草原孤独狼日记 孤独玛多 第四十一章 政府拆迁

我热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size][/URL] 玛多孤独日月 41 第四十一章 政府拆迁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五日 父亲来信了,寄来了住院报销发票。信中说,调动工作不成,胡无权,得找正的。为我介绍的对象去看了也不成。姐夫调县人大财经科,姐姐调县粮食局第X门市部。嫂子春花生一女孩,一龙一凤了。二哥为上闫庄粮站主任(正职)。对三哥在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玛多孤独日月 41 第四十一章 政府拆迁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五日


父亲来信了,寄来了住院报销发票。信中说,调动工作不成,胡无权,得找正的。为我介绍的对象去看了也不成。姐夫调县人大财经科,姐姐调县粮食局第X门市部。嫂子春花生一女孩,一龙一凤了。二哥为上闫庄粮站主任(正职)。对三哥在家表现不满,因与他吵了架。回去十来口人连啥也未解决,只有不去想家之事,维持现状,由他去吧。不知何时回家看一看,“受罪”。身体很虚,杨师做饭,吃不下。怎么办呢?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六日


三月底听岳占福说民政局有新婚性教育磁带,一心想买一盘。昨天给了岳十元钱,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原为《新婚夜话》,四十分钟,分四部分:性生理、性心理、爱的艺术、避孕。与所购之两本书相得益彰。听了几遍,过了瘾。晚电灯不亮,不知何故,去那边看电视,中央台改版节目。上班梅“官迷”、牛、蒲均醉,叽叽叽,让人讨厌之极。在台球场打了三把,一把未赢,不要再打了。花死大半,才回来咋整呢?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七日


上班统计黑河乡儿童计免接种数字,下午完成。牛科长介绍一打杂女工,去何桑杰饭馆察看,大失所望。原指望先谈一谈。后牛又给了逆子。晚与马思想去电影院看印度电影《孔雀女》。今天彭、张等上房又将后边线接上了,电压不高。听说,政府家属院维修,好多人开始搬家,前三排,左、右计六排。哥要迁至气象站,牛粪房也要拆,听说盖好后再不给住了。我这边也要拆,去哪找房子呢?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八日


早上,辛策来还书,将《金瓶梅》让张学善给撕掉了,很气愤。鉴于搬家,可去将自己书籍整理装箱。下午起来,洗发收拾。熬稀饭,下饭馆,范起鹏家一刀削面宰了七元。晚去探听搬家事宜,听嫂子说,要搬迁了,气象站收拾了两个单间房,明后要搬,全部东西,煤、杂物等。我这边也说要拆,往哪搬,防疫站只有小苟之房了。见了早问一声,到时措手不及。无固定住所,多年来飘泊未定。九四父退休,政府即住不稳了。回单位去吧!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九日


十一点多,哥与辛策来敲门,让起床。当时正值播放性知识讲座。中午下了一阵冰雹,去哥处,四处找车搬家。因政府家属院让搬迁重建,建好也不可能再有新房。问小苟要房,未答应,让问一下才让,他要放东西。从近四时起,用邮电局车搬了一趟家具,其他牛粪房煤砖、大煤及杂物由赵昆波找医院修建民工5人,手扶两辆,拉了八趟始完。将政府老爷子留下来的东西全部移交至气象站。才让等已来,明按时上班。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日


才让回家两月后返县,提心吊胆上班。对花未多加指责,倒是“官迷”添油加醋找我之不是。去气象站,见无人收拾,即回去了。晚才去帮了忙。将杂物收拾堆放。听才让卓玛说,这排房子不拆,明年才拆,可安心住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一日


积极按时上班,才来之早。收拾办公室,买了办公用品等物。晚去气象站,未搬煤,看电视《花帜》,梁凤仪著,香港、中央电视台拍摄,反映九七香港回归前众人心态。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二日


上班值日,打扫收拾办公室。天气较好,现已分上、下办公室上班,我在下面,负责办公室卫生、收发、日常事务。惯以“主任”之称。要房子,才让住小金放煤之房。安装有线电视收费350元,要求每户必装,可能要交钱。那边住了七八年的房子要拆了,东西已搬完,须拆牛粪房。搬走政府即不让回来住了,告别了。学习业已搁置多日,不可吊儿郎当了。刘小虎由西宁看“媳妇”返回。既然不搬房了,收拾设计房间里外,再住一年。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三日


老刘骑妇保站摩托,这几日不骑了。原为赵向远兜风,将车子交与赵广远骑下了路边水沟摔坏了。刘让赵赔,真活该,再目中无人否?中午卖废品十来元,交与嫂子。他们将大煤筛了,未去帮忙。目前之事有拆牛粪房、打煤砖及洗办公室浴巾等。才让上来还未发疯,比较安静。让我划考勤,希勤快点。一直未收到省招办报纸、杂志。该给老爹写回信了,与哥要存折四千多元。一定要坚持提前上班,勿迟到,争气!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四日


哥找郑生彬拆牛粪房,将木头竹竿拉至气象站。外面砖块被偷。才让让洗办公室沙发巾,拿回家用洗衣机绞。才让卓玛要去州党校学习,与彭光德也不说话。该给家写回信了,以免老爷子责骂。刘小虎又要下宁买汽车零件,将我骗了一下,说有个痞子,让我拉去玩。他的表演天才不错。打扫了一上午院内卫生。真正到了找媳妇的时候了,很急,常言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吗,全凭姐姐给找了。要巴结好姐夫一家。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五日


中午起床,晒衣服。洗了浴巾等。去政府家属院拆玻璃等,未拉砖块,偷得人不少,门也拿去了。去哥处取了存折,给父写信。明天挂号寄走。学习又多日未坚持了,心中失落,茫然之极。饮食不饱,饥饿难当,找个丫头做饭?“换”得破车子也不行,中轴掉落,吱吱乱响。今年凡事总不随人意,本年难熬呀!已快麦收了,何时回家呢?跟刘小虎消杀,老蒲鼠防,小金化验。负责办公室之考勤,收发。毫无斗志!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去单位送浴巾,老胡处坐了会儿,说武装部何德广周五在饭馆骂了我一顿,有机会整他与赵黑子。晚在邮局分拣室帮马思想分报纸。仍无杂志、信件。自考报也不来。无处吃饭,吃不饱,去饭馆吃了一个凉拌猪耳朵。在武安民媳妇处,钉了两只扣子。经武安常媳妇撺掇,怂恿,做了一条四十多元的裤子。因无裤子穿。穿的没有,将哥的皮凉鞋钉一下穿吧!找人卖家具。明天又值日,早点上班去架火,八点前要到。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七日


上班架火,才已早来。交纳君再来餐馆请客费十元。购蛋糕等,因李伟媳妇骂抠,阿Q,故不再去她处买东西,有好东西也不例外。下班后困,一觉睡至熄灯天亮。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八日


因昨夜睡一夜,今早早早醒来,又迷糊至八时多,上班因才问今天值日怎么样,我答:不知道。才吼了,大骂一通。扬言要整、收拾我,大家看了好看。中午,去武装部南夸君再来餐馆吃饭,不太好吃。扫兴!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九日


才让终于对我进行打击报复了,让我赔他的花,所谓什么“倒挂金钟”,“四季海棠”,“冬青”。只有忍气吞声了,只能咒其早死了,空喊口号枉费了。中午谢老板之心月餐厅请客,因无钱,借钱不上,被才让又数骂一顿,说我人格低下,无脸面,他们蓄意夸大因王明朋给十元钱一事。梅、刘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要认清他们真正的嘴脸,乃真正小人也!中午、晚间又睡数小时。车子快不行了。


一九九六年五月三十日


小金找了一对象,原为电厂小陈的妹妹,三月初曾到她家要了几个花枝,应付才让,无奈全死。至今,全死,才让赔。她将此事已传于金、虎知晓。


一九九六年五月三十一日


早上又因交电视费,才又训骂于我。说我告他的状,人家不但不理,还烦了我。尤以老刘骂我“狼娃子”,牛守玉、王建民是为了当站长,而我得不偿失,使他们变本加厉,事实也如此。以后在这方面加以注意。


一九九六年五月份总结


上旬由西宁返县,梅官迷咋咋糊糊,让人不快。中旬才让回县,上班二周,按时值日。才数骂几次,对我死看不惯,处处刁难。下旬,协助哥哥搬家,原父住房子要拆建。以后修好也住不进去了。这边也要拆,防疫站也无房。才给金之煤房住。因今年暂不拆,所以先住着吧!学习坚持几日后,又因各种因素不能按每天计划坚持。收到父来信,回复。


2007-09-08-10:31 发于行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