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买房,百姓无奈“节衣缩食”

房价迅速高企打击消费者信心


8月29日公布的8月份新华财经e兆消费者信心指数(CCCI)调查结果显示,迅速高企的住房和商品价格降低了人们对未来的预期,因此,8月份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掉头向下,滑落至100.7,下跌了1.3点,这是5月份以来的最低值,仅略高于4月份的初值100。


8月份的预期指数与上月相比下跌1.7点,为101.2点,也是4月份以来的最低值。消费者对未来一年家庭经济状况的预期尚可,虽然是连续第三个月下降,但仅微跌0.3点;消费者对中长期宏观经济的信心则受到了目前快速上涨的房价的打击,对未来1年、5年宏观经济的信心值本月与上月相比分别下跌了3.5和3.0点,如此大的跌幅在4月份以来还是首次出现。


上海消费者的信心指数连续第二个月下跌,比上月下降1.5点至96.7点,是4月份以来的最低值,同时也是四大地区和三个一级城市的最低值。随着上海房价新的一波涨势来临,越来越多的受访者开始担心高房价将会损害本地未来的经济发展潜力,因此开始调低对本地未来经济成长的期望。


高房价成经济运行不稳定因素


不断攀升的房价不仅成为居民全部消费中的一项巨大的现实或预期的支出,更是当前经济运行中一大不稳定因素。飙升的房价如果得不到有效遏制,广大中低收入群体拥有一套房子的愿望如被彻底击破,则房子将是将来社会生活中一个最为突出的焦点问题,对此应引起高度重视。


近年来,我国城镇居民居住消费在居民总消费中的比重提升很快,人均居住支出占总消费支出的比重由1990年的4.8%提高到2006年10.4%,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4%提高到7.7%;农村居民居住支出自1993年以来一直维持在13.9-16.4%的高水平,是农村居民消费支出中仅次于食品居第二位的主要支出。


需要强调的是,在统计口径和统计方法上,与人们的想像中居住支出有很大的出入。这里的居住消费支出并不包括居民的购房支出,只包括与居住相关的日常性支出,如房租、水电煤燃料、房屋装修等,而居民购房支出是作为固定资本形成来处理的。由于我国住房租赁市场不发达,因而房屋租赁价格始终维持在较低水平,上升慢于商品房价格。


过重购房负担挤压居民其他消费


自2000年以来,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涨。因此,我国房屋销售价格的增速明显快于租赁价格的增速,城镇居民的实际购房支出要远高于调查中的住房消费支出。2006年城镇居民收入中有超过1/4的部分被用于购买住房,预计2007年这一比重将达到30%左右。


过重的购房负担,不仅挤压了居民的其他消费,而且容易产生畸形的消费结构。1998年至2006年,以现价计算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平均增长8.9%,而现价住宅销售额的增长却达到32.6%。


由于预期房地产价格将会继续大幅上升,许多家庭会抑制其他消费,以积攒首付款和支付月供款。绝大多数购房者纷纷削减了其他商品和服务的消费。这严重削弱了我国刺激内需的政策效果,成为扩大居民消费需求的重要障碍之一。一般而言,家庭每月的住房消费应当在30%以下,如果住房消费支出超过了30%,那么通常认为这个家庭就不具有住房的支付能力。


如果将所得税、社会保险、医疗保障、日常生活支出、子女教育等各种必不可少的开销加在一起,城市普通老百姓居住成本所占家庭收入比重过高是毋庸置疑的。对这一民生问题有关部门应引起足够重视,并加大力度解决房价高企的问题。


(摘自《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