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短篇小集 YY荷锄书生:书生和四个女人的罗曼史(2)

东风几度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size][/URL] 穿过黎明静悄悄的大街,循着那呛人鼻子的河水味儿一路前行,书生来到了河边,找到了原来安营扎寨的那个桥洞。还好!他暗自庆幸,自己的这个窝没被别人占据,铺在桥洞里的废纸箱也还留着,泛着潮湿而又熟悉的味道。躺在纸箱上,回想起两个月来的经历,书生越想越觉得郁闷。刚到这个城市时,起码还背着一个包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穿过黎明静悄悄的大街,循着那呛人鼻子的河水味儿一路前行,书生来到了河边,找到了原来安营扎寨的那个桥洞。还好!他暗自庆幸,自己的这个窝没被别人占据,铺在桥洞里的废纸箱也还留着,泛着潮湿而又熟悉的味道。躺在纸箱上,回想起两个月来的经历,书生越想越觉得郁闷。刚到这个城市时,起码还背着一个包袱,鞋底还藏着张百元大钞,而今却一无所有,只留下一身的伤痕和内心的痛。不知道自己的媳妇怎么样了?还有小怡,看到给她留下的100块钱,会不会也很伤心......书生突然有了想哭的冲动。


天渐渐亮了,书生的肚子开始咕咕乱叫,抗议他不作为。书生从废纸箱上爬起来,揉了揉睡得红肿的眼睛,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胳膊和腿脚,踱到河边想洗一把脸。河还是老样子,水红红的,翻着白沫,时不时还有一些塑料袋子、快餐盒子、残羹剩肴之类的东西从水面飘过,散发着任何人闻着都想窒息的味道。书生听人说过,这是条排污河,这座城市的所有工业废水、生活污水统统汇聚到这里,湍湍地流向下游。书生遏制住想吐的念头,用手拨开白沫,匆匆撩水洗了一巴脸,顿时觉得脸上烫烫的。娘的,脸皮这东西就是娇嫩,几天不用这水洗,立马就不适应了!书生悻悻的骂了一句。


是该吃点东西了,书生自言自语道。到哪找点吃的?看着远处的玉米地,书生心里开始犹豫。去掰几个玉米吃?那不成了偷?君子连嗟来之食不接受,何况去偷?可不去掰,烙饼没有了,钱也没有了,不去讨饭就只能活活饿死。书生想起一句话——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充其量只是拿而已,自己怎么说也曾经是个读书人……想到这里,书生豁然开朗,飞也似的向玉米地冲了过去。


掰下几个玉米,急匆匆把皮扒了,书生张嘴就咬。玉米才刚刚灌浆,一嘴下去,白色的汁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还带着涩涩的苦味。太饿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味道,狼吞虎咽中不知不觉三个嫩嫩的玉米棒子下了肚。


就在书生啃的正香时,突然身后响起一声大吼:“好个贼,看你往哪里跑?”书生扭头一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手持一根大棒气势汹汹向他冲过来,书生见势不妙撒腿就跑。在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逃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玉米叶子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在他的脸、脖子和所有露出来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划痕,生疼生疼的。小伙子在后面穷追不舍,书生也只得没命的逃,玉米叶子与大棒比起来,书生宁愿选择被划而不是被打。


好不容易,身后的小伙子追得累了,一屁股坐在地埝上,虽然放弃了追赶,但是嘴里却没闲着,继续骂骂咧咧。书生长长吁了一口气,对小伙子的骂他倒并不介意,拿了人家的劳动果实,让人家骂几句出出气也在情理之中。


----------------------------------------------------------------------------------------


来到街上,书生把目光停留在街头的招工广告上。对于砖窑,打死他也不敢再去了,要找也得找个对技术要求不高的工厂,实在不行就去建筑工地。就在书生聚精会神浏览时,身后一声“救命啊”的叫喊,又把他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穿裙子的女孩坐在地上,怀中紧紧抱着一个坤包,一个身材矮小的男青年一手扯着女孩的头发,一手在抢夺女孩怀中的包。


“抢劫了,救命啊!”女孩撕心裂肺的喊着。可街上本来就没有几个人,就是看见了也全然当作没看见,根本就没有人上前干涉。


书生看不下去了,冲过去用双手搂住了男青年的后腰,没费什么力气,就把矮小的男青年摁在了地上。


“臭要饭的,少管闲事,放开老子!”男青年骂道。


“不行!”书生回答的斩钉截铁。


“那老子就不客气了!”男青年说罢,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向书生捅去。


书生只觉得背上凉了几下,隐隐约约听见女孩更加惊恐的叫喊,就昏了过去......


------------------------------------------------------------------

书生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旁站着那个被抢包的女孩。


“你醒了,真把人吓死了!”女孩满脸笑意。书生发现,原来女孩长得挺漂亮,苗条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黑黑的长发,尤其是一笑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很讨人喜欢。


从女孩口中得知,他被歹徒刺中了4刀,已经在医院昏迷了整整3天。姑娘叫晓冰,是一个公司的出纳,刚从银行取钱出来,就被那个歹徒盯上了,不由分说上去就抢包,要不是书生出手相救,几万块钱的公款说不准已经被抢走了......晓冰语速很快,说话就像是蹦豆子,脸上的表情也很丰富,一看就是个性格开朗的姑娘。


“谢谢你,让你受苦了!”晓冰不笑了,望着书生,眼里含着泪花,“你不知道,这几天我担心死了,真怕你醒不过来了。”


“没事,我这人福大命大,死不了的。”书生脸上痛苦地挤出一丝笑。


“是啊,好人会有好报的!”晓冰格格的笑了,笑容像花一样在晓冰脸上绽放。


------------------------------------------------------------------


有晓冰在身边的日子过的很快,书生甚至希望自己能永远这样躺下去,听晓冰打机关枪似的给他讲一些有趣的事儿,给他喂饭、喂水果......最有意思的是每次帮书生方便时,晓冰红着脸、扭着头,等书生方便完了,总要轻轻在书生背上捶几下,发泄一下不满和无奈。有时候一不小心正好捶在书生伤口上,书生疼得呲牙咧嘴,晓冰先道一声“对不起”,继而格格笑着说“活该!”


伤口在渐渐的愈合,书生的身体也在一天天的恢复,渐渐的能下床了,但书生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最近几天,晓冰一直在和他谈他们之间的事。晓冰说已经在单位和老总说好了,等书生一出院,就到他们公司去做保安。听到这个消息,书生是高兴的,但晓冰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晓冰红着脸说她已经爱上书生了,即使一起去要饭也要跟着他。书生告诉晓冰,他在老家已经有老婆了,但晓冰说她不在乎,反正这辈子是缠上书生了。看着晓冰满怀憧憬的样子,书生实在不忍心再说什么。


老实说,书生从心里也是喜欢晓冰的。但他明白,如果没有那次抢劫和自己受伤,一个年轻漂亮的白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看上自己这个流浪汉的,这个善良的傻丫头所说的爱,充其量不过是一种感恩罢了。再说了,自己是个有妇之夫,如果答应了晓冰,不仅是对晓冰不负责任,也对不起家中的佳佳。晓冰的这份感情太重,重的让他承受不起。于是,书生暗自拿定了主意。


就在一天早晨晓冰从街上买饭回来时,病床上的书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