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声明,本文绝对不是对教师的诋毁,因为本人就是一名教师,已经从事教育事业12年了,而且是在最基层的教育战线上工作。对于文中的一些教师的行为,并不代表所有的教师,只是我本人周围所接触的占教师全体绝对一小部分的教师。我在一乡村小学工作,接触的小学最多不过十来所,接触的老师最多不过几十人,但我所说的每一件事都是我亲眼所见,其中我也做过不少。本来这篇文章是想参加教师节征文的,但人家要求歌颂教师的文章,我这篇明显不合规定,只好发到社会杂谈来了。

好了,言归正传。

恶习之首:鼓励、指使学生作弊。

诚实,是一个人的基本道德标准。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做一个诚实的人。然而这一基本道德标准在孩子进入学校后便被亲爱的老师击得粉碎。每到考试时候,老师们便亲力亲为,鼓励、指使学生作弊。从座位安排到抄袭方法,无一不是老师亲自教授,没有哪个学生天生会作弊,还不准学生回家说(但大部分都回家说了的)。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的第一要务是“传道”,这个“道”,应该是做人的道理吧?要教给别人做人的道理,首先自己就得有做人的样子。我个人认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要老师本人保持以前那种甘于清贫,乐于奉献的状态已不再可能,哪怕私下男盗女娼,但在学生面前,应该保持一个正人君子的样子。道貌岸然辛辛苦苦一学期,结果被最后一道关口卡住,落得个学生、家长一提到老师就撇嘴。

当然,老师鼓励学生作弊也是上级主管部门错误的考核制度逼迫所致,但老师为何不能坚守呢?舍弃一定的利益,至少站得正。

恶习之二:把学生当成工具。

这里的把学生当成工具,是指一些老师把学生当成自己成功、成名的工具或者达到自己私利目的的工具。前者教书教得很好(主要是指学生考得好),但对学生特别严厉,甚至是苛刻、粗暴,用近乎高压的手段来逼迫学生学习,学生只要一两次考好了,老师就可以上位或拍屁股走人到好学校去。这一类人还勉强可以接受,至少学生学到了东西。后者就是主要利用学生家长的人脉资源为自己办事情,如果办得好,一切都好说,如果办不好,哼哼,小鞋有的是!调整一下座位啦,有点小错就请家长啦,反正够你受的。在这类老师眼里,学生只不过是达到目的的一种工具。

恶习之三:不爱学生。

这句话看起来有点像大道理,我记得我们小时候读书的时候,那老师就跟妈一样,头疼脑热,吃喝拉撒,都可以找老师。而现在,除了学习,老师其他似乎什么都不管。遇到学生有点病,立即电话通知家长,像我们这里农村,没办法通知家长的,就派两个学生送回去,反正不能摊在自己手里。要是遇上有可能担责任的学生事情,更是将学生推得远远的,生怕自己沾上边。遇到家庭困难的学生,倒是有帮助的老师,但那都是要宣传的,评优选模,工资晋级,这是要挂钩的。但还有很多类学生是需要老师的爱的,并不一定需要物资方面的帮助,如留守儿童,父母离婚子女等。

恶习之四:赚学生的钱。

这里的赚学生的钱,是指赚那些不该赚的钱,主要是兜售各种教辅资料。你卖就卖吧,偏偏要到非正规书店去买盗版书,以低于原价四、五成的价格买回来,再原价卖给学生,赚取百分之百的利润。盗版书啊,质量没保证,缺页,重页很多,印刷也有问题。还有错别字和拼音错误。如果买来学生把资料作了,老师也批改、评讲了,也还不错。最可恶的一种就是纯粹为了赚钱的,每个学生花了三四十块买一大堆资料回来,一学期只做了几张,其余的全都没做。放在老师那里等到期末再次发挥余热卖成废纸,让老师再赚一笔。

当然老师还有很多为人所不齿的很多恶习,但都只是听说,就不能当真了,也就不说了。

下面说说我自己。

关于作弊,我有一个“不做——做——不做”的过程。记得刚从大学毕业时,分到一所中学,任三个班的历史。要期末考试时,我在一个班历史课上强调了考场纪律,但后来就有班主任说谁跟他过不去他就对谁不客气。当时没有当班主任,历史也不是主科,就没当一回事情。一年后调到一所村小,当了班主任,还教语文主科。到了考试,科任老师叫我安排学生座位,我不明白,科任老师就说要优生和差生搭配坐。我不干,但科任老师坚持,总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就跟科任老师闹矛盾,只好照办。这时只算鼓励与暗示学生作弊,还谈不上指使学生作弊。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习惯了,就要指使了。先找学生谈话,再安排座位,到学生的手怎样摆放,都要教学生。说实话,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的心都是忐忑不安的,担心学生会怎样看待你这个当老师的。因为这一时期我教的都是高段,学生比较大了,懂得起。当我一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有学生笑,他们一笑,我的心就虚了。这样过了四五年,后来我教低段了,从一年级起,一个人语文数学全部教完,包班,一个人说了算。我就不再干这个了,每次考试都把学生课桌拉得远远的,单人单桌,又是还请家长来看自己的孩子考试。当然,这样一来,我班的成绩一直都是倒数的,但一张白纸没让我涂黑就差不多了。

第二大恶习,由于我没有什么进取心和物资上的过高追求,这一点是我唯一敢拍胸脯保证没做的事情。

关于爱心,这是我唯一做得比较好一点的方面。学生都不怕我,爱跟我玩,有啥事也要跟我说。他们有什么困难我也会关心他们。菜钱丢了,米倒了,磕着了,碰着了,我都会亲自过问解决。学生的饭盒丢了,很多老师只是淡淡的说一下,我则会亲自跑到厨房去找,找不到就让全班同学一人一勺先把这个同学的饭解决了,再带着学生一个教室一个教室的去找。有一次野外活动回来,外班一个学生不知怎么的鼻子流血不止,连脸色都变了,老师赶忙叫他回去,自己则搭车走了。但这个学生已经没有力气回家了,坐在校门口。我只好把他带到大队医生那里,用棉纱把他的鼻子堵住。再找了个学生通知这个学生的家长,把他接走了我才离开学校。唉,教书不行,总要做点事吧!

关于赚钱,我也偶尔做过。但现在不敢了。至少有三四年没有买过资料了。关键是现在的考试体制下为了提高学生成绩你不买资料不行的,如果让家长去买,农村上,很多学生父母在外打工,都是婆婆爷爷在照顾,很多都不识字,让他们去买,很容易出错。前年要求班上学生购买字典,统一要求商务印书馆的《新华字典》,结果买回来全班有七八个花样,有字典,词典,大辞典等等,人都气死了。只有老师统一买,这就有机会赚钱了。


本文内容于 2007-9-8 9:36:29 被网络卫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