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绝境中的遗憾(下)

iji5000 收藏 7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URL] [内容简介] 绝境中的遗憾(下) 山下的敌人排成了散兵线继续向山上慢慢的搜索着,陈人芳手里的机枪由连发改成了单发,弹壳一个接着一个蹦跳出来,每一次枪响敌人的散兵线都会爬下隐蔽,然后再次慢慢的起来,向山上搜索的速度越来越慢…… 显然,敌人知道山上那两个被追击的人已经没有退路了!弹药看样子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绝境中的遗憾(下)

山下的敌人排成了散兵线继续向山上慢慢的搜索着,陈人芳手里的机枪由连发改成了单发,弹壳一个接着一个蹦跳出来,每一次枪响敌人的散兵线都会爬下隐蔽,然后再次慢慢的起来,向山上搜索的速度越来越慢……

显然,敌人知道山上那两个被追击的人已经没有退路了!弹药看样子也没有多少了,要不然机枪为什么要单发射击。

“来吧!兔崽子们!”陈人芳狞笑着耸了耸顶着机枪枪托的肩膀,从机枪的准星里看着下边的散兵线,不时的单扣一下扳机,狙杀着敌人,根本不在乎自己机枪上的弹链在一点儿一点儿是缩短,也没把身后的悬崖放在心里。仿佛在玩一场射击游戏一般。

康健慢慢的从悬崖边儿上爬过来,在距离陈人芳不到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后面是几十米的悬崖!而且下边全是荒草,看不清具体情况!”

“去他妈的!反正都是个死!打死一个算一个!”陈人芳头也不回,继续扣动机枪扳机。

“用你说!”康健慢慢的把冲锋枪伸出去,敌人距离自己也就四十多米的距离,磨磨蹭蹭的不肯上来,显然是在等陈人芳手里的子弹消耗干净了上来抓活的。康健伸手晃了晃示意停止射击。

陈人芳放下了机枪,转过身子躺在地上,做着深呼吸,脑袋上慢慢流淌出豆大的汗珠子,左胳膊上的伤口传来麻木的感觉,松开捆绑在伤口靠上的布条儿,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活动活动手指头,让血液流通一下,陈人芳马上又接着在伤口上把布条捆好,然后又从衣服上撕扯下一块儿,给整个伤口包扎上,用牙配合了没受伤的手把伤口重新包扎好。然后慢慢的转过身子,继续趴在机枪前面,看了看弹链的长度。

“还有不到200发子弹!奶奶的!快要弹尽了。“陈人芳骂骂咧咧的从敞开口子的背包里小心摸出一包罐头,为了方便食用,陈人芳总是把罐头事先撬开一半儿,把里边的肉汤倒赶紧以后放到背包里,吃的时候直接用手扣一块就扔嘴里。

“弹尽总是伴随着粮绝!妈的!死也不能去当饿死鬼!”陈人芳用黑忽忽的手扣出一块罐头,胡乱的赛进嘴里,大口的咀嚼着,然后把罐头扔给康健。

康健还没有来得及看去拿罐头,手指刚想有离开扳机的想法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敌人正猫腰向上跳跃着移动位置,正好倒霉跳到康健的准星里,康健没有任何犹豫,轻轻的扣动扳机,三颗子弹飞快的打了出去。

刚刚移动位置的敌人嗷的一声倒了下去,在土坡上滚动着到了一个石头后边儿,紧接着传过来鬼哭狼嚎一样的哭声,敌人没有被立即击毙,而是受了重伤。

“要是三八步枪就好办了!可惜!”康健叹了口气,三八步枪打光了子弹被扔在刚才自己掩护陈人芳的那个地方,口袋里还剩下二十多颗子弹。听着敌人隐约的嚎叫哭爹喊娘。康健把罐头拿过来,皱着眉头看了看陈人芳那黑手,略微犹豫了一下,也从里边用手扣出一块放在嘴里。

“不是参加过特种兵训练么?没吃过生肉?”陈人芳接替康健用机枪警戒着下面的敌人,敌人也似乎懒得再进攻了!两下在四十多米的很短距离里居然对峙起来,刚才战斗还你来我往的射击,现在突然冷寂了下来。

“吃过生肉!不过!”康健笑了笑!“你那大手也未必太脏了吧?”

“扯淡!命都快没有了!去了那边干净不干净的又怎么样?”陈人芳知道康健是闲开心。

“我还有两个弹匣40发子弹,枪里还有40多发!”康健看了看陈人芳手里的机枪!“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坚持到援兵来!”

“援兵?我们哪来的援兵?”陈人芳哼了一声!“你们娘家现在估计还在熙川城里折腾呢?天晓得我们要坚持到什么时候”

“能坚持多少时间就坚持多少时间!总不能便宜了那群跟着我们跑了这么远的混蛋!多带走一个是一个!”康健看见陈人芳大大咧咧的很自己发着牢骚,并没有多少恐惧的表情,知道这个到朝鲜来才算是真的认识和了解的机枪班班长也是条硬汉子。

“万一敌人上来了!你选择什么?”康健还是小声的询问着陈人芳。

“废话!当然是去选择死了!”陈人芳撇了撇嘴,活动活动有些发麻的肩膀,然后继续稳稳的顶着机枪的枪托。“难道你叫老子选择投降去当叛徒不成!”

“我的意思是这个……”康健摸了摸武装带上的木柄手榴弹,里边的拉环已经被拧开了。然后又指向了他们两人身后的悬崖。

“操!呸呸!晦气!晦气!”陈人芳才明白康健居然是问自己选择什么样的方式牺牲。“你狗日的!咱俩加起来好歹有个三百来发子弹!我看下边最多有不超过五十个敌人!就着急赶死去了!”

“康健偷偷的笑了笑!探头看了看敌人的散兵线,敌人还是没有什么动静,继续埋伏在荒草堆、树后、和山石等可以利用的地形上。扭头看见了陈人芳边儿上放着的一颗手榴弹,显然也是给自己准备的。

“要不是为你们娘家的破事儿!我现在没准就在云山哪条山沟里架上机枪正他娘的对美国大兵开荤呢!何必现在这样倒霉样儿!都怪李头儿……”

就当陈人芳对康健和康健的老部队表示不满意的时候,下边很安静的敌人突然炸了锅。

几乎同时,一颗炮弹从天而降,在康健和陈人芳的满前炸响,炸起的土蹦了两个人一脸。

“操!迫击炮!”

“混蛋!有本事你们上来!”陈人芳吐出一口混合着口水和土的唾沫,手里的机枪也吼叫起来,十几发子弹呈伞面向刚刚爬起来的敌人散兵线压制过去。

怎么办!如果敌人冲上来还好所!如果真的就拿迫击炮和自己较量,自己就只能等死!康健一边用冲锋枪和陈人芳一起压制敌人,一边在考虑该怎么处理下边的那门迫击炮。

敌人见上边的只有两个人,便再次隐蔽起来,显然在等着迫击炮的再次发射。

“轰!”爆炸声再次响了起来!

不过这次!爆炸的位置不在康健和陈人芳所在的山顶,而是在他们的身后,几乎同时,子弹从自己的平行位置瓢泼般飞了过来,

下面敌人的哇啦哇啦的的朝鲜话虽然山上的两位大军爷们听不明白,不过两个人却看到了敌人四下奔逃,枪声同时大作起来。似乎十几只冲锋枪在呼啸着倾泻子弹,敌人不断有人被打倒,原本一直和陈人芳对射的敌人一挺机枪也掉转了枪口向自己的平行的方向开始压制射击。

“老陈!来救星了!”康健看到和敌人平行的位置上,穿着和敌人同样衣服的十几个人依托着树木,山石、土包儿在向敌人射击,康健一眼看到了带着钢盔的谢志涛肩膀上正扛着一枚巴祖卡对着敌人。只见火箭筒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屁股猫出股白烟,火箭弹跟长了眼睛一样飞向了敌人的机枪阵地,在爆炸声中,敌人的机枪阵地成为了碎片,本来就慌乱的没有节奏的机枪干脆哑巴了,两个正副机枪手也飞上了天。

“老陈!是政委他们!”康健端起冲锋枪冲了下去!“包了这些混蛋的饺子!”

“奶奶的!兔崽子们!爷爷来了!”陈人芳平端起机枪,任凭弹链在机枪上逛荡着,子弹飞一样向敌人撒去。

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弄蒙头转向的敌人见迫击炮和机枪都被人端掉了!伤亡在敌人的强大火力下不断的增加,终于抵抗不住,开始撤了下去。

康健没有让敌人撤走的想法!狗日的棒子们把老子逼到那么个死地叫老子都提前准备后事儿了!说走就走!不叫你留下点精神赔偿费你甭想离开。

很快康健和谢志涛在敌人刚才隐蔽的地方会合了,谢志涛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康健,康健拍拍屁股表示没问题。两个人顾不得说话,眼神交流了一下以后马上对撤退的敌人进行追击。

刚才是康健叫人追着跑,这次是康健追的敌人跑,不过康健追击的速度明显比敌人要快多了,几个跃进康健就追上了剩下的七八个敌人。

“哒!哒!哒!哒!”

康健扣死扳机,弹鼓里的子弹痛快的打了出去。几个敌人嚎叫着被子弹打翻在地,全部是背部中弹。

等康健冲上去,一个仅仅受了轻伤的敌人挣扎着站了起来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向康健冲了过来。康健打算补上一枪的时候,听见去枪机喀哒一声!挂机了!子弹已经打没有了!

刺刀很快就要到了胸口了!康健侧身子躲过刺刀的刀尖儿,然后扔掉冲锋枪,顺手一把抓住步枪的枪身,挥起另外一只全都打算照敌人的头部来一拳,争取抓个活的。

叫康健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居然松开了步枪的枪托,两只手借着康健夺枪的力量伸开抱住了康健的身子!!

康健没有犹豫,本来要挥出去的拳头伸到身后摸到了自己给自己准备的木柄手榴弹,用力一拉,被系在腰带上的拉线脱离了手榴弹,兹兹的冒着白烟儿!顺手塞进敌人低着头抱自己的时候露出来的后脖领子里。膝盖同时用力垫在敌人的肚子,趁着敌人一松劲儿的自然反应,顺势抬脚踹在敌人的前胸,把敌人踹出去三米多远。

那个家伙被康健一连串儿快速的动作折腾够戗,又感觉什么东西被塞进了脖领子,刚刚被踹倒在地后又站立不稳,向山下骨碌下去。

康健同时马上跃到一个树后隐蔽。

“轰!”

“轰!”

敌人连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手榴弹就爆炸了!在爆炸声中敌人的躯体被炸的四分五裂,同样听见爆炸是两声的时候康健也暗自吐了一口气。原来抱着自己的敌人同样准备了一枚手榴弹也要自己同归于尽。

“康健!怎么样?”谢志涛扛着巴祖卡跑到康健的身边儿。

“没有事儿!”康健看着敌人的尸体,自己终于暂时脱离被赶下悬崖的危险了!“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就只能收到我的党费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