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 第二卷 龙战于野 第一章

韭菜煎鸡蛋 收藏 48 1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size][/URL] 第一章 空气中还弥漫着层层的雾气,雾气混合着森林中特有的昏暗,让视线变的模糊,让能见度变的很低,森林中的每一个人都紧张的观察着周围,视野的缩小带给他们层层的压力。黄猛静静的趴在地上,身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树叶,黄猛瘦了,黄猛不再像以前那样结实的如同小公牛一般,不过黄猛整个人比以前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


第一章


空气中还弥漫着层层的雾气,雾气混合着森林中特有的昏暗,让视线变的模糊,让能见度变的很低,森林中的每一个人都紧张的观察着周围,视野的缩小带给他们层层的压力。黄猛静静的趴在地上,身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树叶,黄猛瘦了,黄猛不再像以前那样结实的如同小公牛一般,不过黄猛整个人比以前多了一种彪悍的气息,深邃的眼睛不断闪现精光,露在外面的肌肉浑圆的,有一种淡淡的金属光质,看着黄猛那浑圆发亮的肌肉,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肌肉中蕴含着恐怖的力量,这是一种集爆发力与耐力为一体的肌肉,而让黄猛有如此大的改变,只用了仅仅三个月的时间。

钢盔的迷彩伪装网上插着些许树枝树叶,手握突击步枪的黄猛低着头看着地上,脸上涂着重重的迷彩,身上深绿的丛林作战服让他如同一旁的青草绿叶,看不出一点破绽,黄猛原本微微上翘的嘴角使得别人一眼看上去感觉他在微笑,十分的亲切,但是此刻涂满迷彩以后,则显得诡异。

黄猛低着头看着地上在辛苦爬行的小甲虫,看着甲虫在杂草,泥土上吃力的爬着,黄猛觉得非常有意思。小甲虫你要爬向哪里呢?你的目标在哪里呢?

黄猛右侧后方10米距离,林雨握着狙击枪一动不动的瞄准着前方,经过伪装,林雨整个人仿佛融入了大自然一般,如果是在远处,你很难发现,那块在森林之中略显平坦,几有些许小草的地方会埋伏了一个狙击手,林雨整个人沉稳的与他的年龄不符,从早上开始到现在,林雨右眼贴在瞄准镜上一直就没有离开过,透过林雨的瞄准镜,十字瞄准参考线压在一处灌木丛中,一处让林雨感觉最危险的地方。

一想到林雨在他的身后方,黄猛就郁闷无比,这对冤家对头,尽然能分到一个班,一个组,真让黄猛哭笑不得,而且黄猛不会玩狙击,班长告诉黄猛,你这个性格不适合练狙击步枪,你太活泼了。黄猛不信,于是和班长打赌。

他们赌的很简单,班长就是让黄猛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时间一天,结果2个小时,黄猛就忍不住了,而当黄猛看到林雨真的能趴在那里1天一动不动的时候,黄猛真的死心了,自己真的不是当狙击手的料,自己只能玩玩突击步枪,冲在前面当炮灰。又一次被林雨比了下次,让黄猛无比郁闷。

黄猛左侧后方是班长杨天照,正后方守卫着他们背后的则是许成功,许成功的手里有一把微声冲锋枪,身上挂着大大小小的零件,腰间缠着鼓鼓的爆破手专用包,背上还背着装满C4的背包。

森林里面很阴暗,快6月了,森林里面的植物疯长,郁郁葱葱的大树,密密麻麻的树枝树叶长的充满了森林的每一寸空间,天空中的阳光被隔离了开来,光线被挡在了树顶,林子里只有几缕从树叶缝隙漏下来的阳光,给昏暗的森林带来了一点点光亮。

这里是连江县北部昆仑山脉一处较为平坦的森林,福建多山,人口居住相对集中,浓密的森林如同原始森林一般终年无人靠近,教导队特战集训分队最后一项课目——实战考核正在这片森林中进行着,全旅参加特种作战培训的学员,20个小组,80名士兵正在森林中厮杀,他们以一小组为基础,面对的是其他19组与他们一同接受了3个月培训的战友,除了自己小组的战友,无论碰到谁都是敌人,也让整个考核显得异常艰难,20个小组最后只有一组人能代表全旅参加省军区特战分队培训。最后获得胜利者将会得到省军区直属侦察大队统一组织的集训。每个人都渴望着得到这种难得的机会。只有一个人例外,那个人就是趴在那里闲的无聊,闷的发慌的黄猛。

黄猛此刻很是无聊,今天是第三天,前两天激战不断,森林里面枪声不停,枪里装配的演习专用弹,虽然不能伤人,但是声响效果却是一点不差,就在今天凌晨,黄猛他们还与另外一组激战半天,结果两方一个人都没有挂掉,双方似乎有默契一般互相妥协后撤了,他们知道再打下去,他们将成为别人枪底下的猎物。

黄猛来部队本就是打算混个两年,回家好向身为师长的父亲交待,可按现在的情况看来,不说别的,光光这两年要吃的苦头,恐怕是不会少了。黄猛轻抚着枪身,轻轻吭道“当尖兵,打突击,老伙计,我们俩这炮灰是当定了!”

单兵战术电台里面传来班长杨天照轻轻的呵斥声“黄猛你小子老实点,嘀咕个啥呢!小心暴露位置!”。

黄猛刚想还口,忽然几声尖锐的鸟鸣声打破了原有的沉寂,小鸟们惊慌失措的拍打着翅膀飞向远处,匆忙之中翅膀绊在树枝上,扯断两根羽毛,羽毛在天空中飞舞,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慢慢的往下飘。不远处传来突突突突的突击步枪声音,原来宁静的森林里面顿时热闹了起来,随着突击步枪的枪声响起,林子里面枪声顿时大作,偶尔还夹带着一阵爆炸声。黄猛小声嘀咕到“哪个丧心病狂的王八蛋还在突击枪上加了榴弹发射器,一个训练场爬出来的,有必须搞的这么认真!”

趴在地上的四个人没有动,黄猛警觉的观察着周围,没有了刚才的浮躁,原来无聊至极的黄猛听到枪声响起就如同打了一针兴奋剂,全身的细胞都活跃了起来,大脑飞速的动转,不断的分析着四周传来的情报。

枪声不远,经过刚才激烈的交火,森林里面顿时又平静了下来,除了间或着几声鸟鸣外,就只有一些小昆虫的轻鸣声。黄猛兴奋的握紧手里的突击步枪,等候着班长的命令,如果部队还有一样东西能让黄猛感觉有兴趣的话,就是射击,黄猛低头看了一眼装在突击步枪上那个装有50子弹的弹鼓,一想到这50发子弹能“击毙”一群一群同期训练的战友,黄猛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张了开来。

面对枪声处的许成功忽然以几乎蚊子叫一般的声音说道“班长,我正前方4点钟位置,发现目标”。

“不要乱动”杨天照谨慎的说道,2天下来不知道还有多少组人还“活着”,不知道还有多少组敌人在暗中潜伏着,暴露了位置可能就是被看不见的敌人“击毙”。

黄猛前面6点钟位置突然发出一声清脆的枪响,是狙击步枪的声响,小组的身后不远处,顿时响起几个声音“操,最后一个人也挂了”,那人一边骂着一边起身,4个如同黄猛他们一般装束的人,不同的是,他们身上不同部位上有一大团鲜红的血色,那是演习弹击中目标的效果,四个人不甘的拿下迷彩头盔,看着指北针退出森林,郁闷的接受失败的结局。

“行动”。杨天照看看时机成熟,立即下达作战命令。

半天没有一点动静的林雨沉稳的扣动板机,刚才6点钟位置开枪射击的对方狙击手顿时被击毙,黄猛蹭的一声就窜了出去,“突突突突”突击步枪一阵扫射,子弹泼水一般的射向黄猛,黄猛的身体在运动中不断的变换着姿势、位置,子弹全部落空,黄猛双腿用劲,一个侧翻,凌空挥枪朝着对方扫了出去,一侧的林雨同时开枪,对方的尖兵顿时“牺牲”。

隐在树后的狙击手几次想开枪射击暴露了位置的黄猛,但是黄猛整个人如同猎豹一般,动作迅捷无比,始终处于高速运动状态,正当狙击手犹豫的时候,胸膛之上微微一麻,狙击手低头一看,胸前红了一大块,又是林雨,沉稳的3枪,一击克敌的三枪。

对方的爆破手一看情况不妙,在前面迅速的布置了几颗诡雷,慢慢的往后撤退,忽然背后响起一阵“突突突突”熟悉的突击步枪的声音,爆破手感觉到背后一阵酸麻,回头一看,黄猛似笑非笑的丢过来一包烟,如狡兔一般一闪便逝,击毙他的正是黄猛。

其他三个“阵亡”的一看小组最后一名也阵亡了,顿时破口大骂起来“我操你大姐的,又是黄猛你小子。”一起集训三个月,彼此熟悉无比。爆破手捡起黄猛丢过来的红狼,每人发了一根,对着森林深处大声喊道“黄猛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我在教导队等你”。四个人拿下钢盔,叼着烟走了,又是一组被淘汰的人。

杨天照早已指挥着小组撤离,这里已经暴露,再不转移,必死无疑。

四周依旧被雾气与昏暗包围着,层层密密的灌木丛给了黄猛很大的压力,作为尖兵,黄猛负责在前突击,扫除前进的障碍,黄猛走的很慢,不时的停下来静听四周的声音,4个人每人负责90度的警戒超过45度战术规定的一倍,走在最后面的是许成功,许成功一边走一边利用地形地物布置陷阱,设置诡雷,埋放86式反步兵地雷。

忽然前方一处灌水丛有轻微的响动,黄猛紧张的冷汗直流,单兵战术电台中,传来黄猛一声轻扣的声音,4个人几乎同时卧倒在地,林雨的狙击步枪第一时间瞄准了那处有动劲的灌木丛,其余3人警戒着四周,灌水丛还在轻微的抖动,一只灰灰的兔子忽然就从里面窜了出来,黄猛重重的吐出一口气,4个人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虚惊一场。黄猛擦去额头上的冷汗,继续前进。

黄猛停了下来,昏暗的森林里面,虽然能见度很低,但是黄猛闪着精光的眼睛,一眼就看出草丛中有一根绊索,那是一个绊雷,黄猛朝身后三个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隐蔽警戒有情况,许成功迅速的走了过来,黄猛退了开去仔细的观察着四周,他们要掩护许成功排雷。

许成功双眼紧盯着那根绊索,并没有急着剪断,许成功轻轻的在绊索前面20厘米的位置作了一个标记,然后顺着绊索慢慢的向一旁摸索过去,绊雷在树后的草丝中,许成功看着那颗绊雷轻骂一声“你大爷的,真够变态的,这帮家伙对战友还这么凶狠,还改装地雷。”

战术电台里面的黄猛听到许成功的话吓的全身冷汗,刚才他差点忍不住就想一刀把绳子给切了,靠,还好忍住了,这帮子搞爆破的,真不是一般的变态。在绊雷原来装拉爆杆的孔里有一个细细的铁棒一头连着细线一头连着一条弹簧。这样绊发雷变成了双发雷了,要是按照排绊发雷的老办法剪断拉线,地雷靠弹簧拉力抽出铁棒地雷一样会起爆的。

警戒着四周的黄猛看到许成功解决掉了那颗雷正在向原先的方向移动,想继续带头前进,远处的许成功回过头来,冲黄猛挥挥手,示意他退后,黄猛不解,这小子到底要干嘛。

许成功移动到刚才做标记的位置,绊索前方20厘米的位置,轻轻的挖着,果然刀尖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许成功感觉自己全身一阵阵冷汗,果然还有第二道,那个王八蛋弄的。

四周的泥土被清了开来,露出一颗反步兵地雷,许成功没有匆忙的提出来,他现在有点不敢确定下面会不会连着另外一颗地雷。

不远处,杨天照机警的看着四周,一侧相距10米左右的林雨,隐藏在一颗树的后面,四周一片杂草,狙击步枪通过瞄准镜不断的搜索着远方。黄猛趴在地上看着许成功的方向,感觉无聊的很。

许成功又沿着地雷边缘挖了下去,果然发现了连着的第二颗地雷,排雷的人如果挖完第一颗雷就冒失的提起来,粘在上面一颗雷底下的引线经过扯动将会引爆下面一颗,看到第二颗雷,许成功依旧耐心的往下挖着,刀尖不断的碰到硬物,许成功的心理不断的接受着挑战,直到挖出第四颗雷,那里已经被许成功挖出一个小坑,第4个雷下面再没有引线了,许成功狠狠的骂了起来“我操,6连的人,也就那帮变态才能布置这种玩意了,先是双发绊雷,再是4个子母雷,太缺德了”电台里面3个人听着许成功的话,感到浑身直冒冷汗,布置这种雷的人,绝对是个变态。

原来沉默无比,连话都不肯多说一句的许成功,经过三个的训练现在也变的如同老兵油子一般,他,终于解开了那道横在他身上的枷锁,回复了自我。

这个时候许成功才有空抬头看天,抬头一看,真吓他一跳,原来天已经渐渐黑下来了,根才排雷花了将近1小时。

“原地休息”杨天照看看时间,6点,天快黑了,得进行休整,否则疲劳很容易让他们失去警觉性。

而一旁的许成功又忙了起来,不断的在树梢、草丛、灌木等地设置诡雷,作为预警之用,他需要用这些东西来掩护战友,让他们能够安心的睡觉。

黄猛抱着突击步枪趴在一处草丛中,林子里面渐渐的黑了下来,黄猛收到班长的命令,立即休息。但是黄猛怎么也睡不着,回想起这3个月来的生活,黄猛觉得跟梦一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