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叔、我无限崇敬的二叔

yayawa18 收藏 27 2984
导读: 二 叔 我的二叔是个聋哑人,属于那种又聋又哑的,他是到了三四岁的时候因为生病发烧才变成哑巴的。解放前农村的孩子,得了一场大病,发烧几天几夜还能保住性命,已经实属不易了。 一个聋哑人,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已属不易,要活得有滋有味,有一定成就更是不易。可是二叔做到了,我长到上学的年龄时惊讶的发现二叔竟然不光认识字,还会写字。连村里有人叫个满囤的,他也会写,简直叫我无法想象! 二

二 叔


我的二叔是个聋哑人,属于那种又聋又哑的,他是到了三四岁的时候因为生病发烧才变成哑巴的。解放前农村的孩子,得了一场大病,发烧几天几夜还能保住性命,已经实属不易了。

一个聋哑人,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已属不易,要活得有滋有味,有一定成就更是不易。可是二叔做到了,我长到上学的年龄时惊讶的发现二叔竟然不光认识字,还会写字。连村里有人叫个满囤的,他也会写,简直叫我无法想象!

二叔简直让年少时的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会理发,村里人的头发长了都找他,我小时候在农村时的头发几乎全都是他给剪的。会杀猪,小时候逢年过节,关中农村几乎家家都要杀猪,二叔不知道从哪里学了手艺,杀的猪干净,皮子雪白,用今天时髦一点的话讲:品相好!会算账,有时候,他自己也收一些猪,在逢集时杀了卖肉,没结婚的时候,总是一个人自己去,割肉称称算账,好像没出过一次差错,我跟他去过一次,人家给他笔划“二斤”,他一刀下去,误差不会超过二两。会打铁,打铁是祖传的,他很小就给我爷爷抡大锤了,技艺自然了得,现在,马上都六十岁的人了,依然在火炉前面努力为堂弟挣钱流汗,他仿造的一种叫“草楼”的农具,供不应求,尽管附近也有几家也做这农具,价格比他的还低,可是却卖不过他的。二叔种地更是一把好手,年轻那时候,就像我们在课文里学的《老杨同志》那样,真是一把好木锨!站在人堆里,如果没人说,绝对看不出来他是个聋哑人。那时父亲在秦岭半山腰一个棉花库上班,离家四十多里路。母亲不会骑自行车,每次我和母亲去父亲单位,都是二叔用自行车送我们,我坐在家中自行车的前梁上,母亲做后面衣架上。有时我坐在前梁上睡着了,二叔就用下巴磕磕我的头顶,我就醒来了。醒来后,他正笑咪咪的看着我。由于四十几里路我的小屁股一直在一根细细的钢管上坐着,走上一阵子,二叔就会用手势“问我”要不要下来歇一歇,缓解一下麻木的双腿。细心的很!二叔无声地送了我和母亲三四年工夫,父亲调到咸阳上班,这才结束了辛劳。后来说这事的时候,才想起来二叔送我们要经过310国道和陇海铁路,时候根本就没有立交桥,每次过铁路,公路都是小心翼翼的,接送我们时我们可以看到听见声音给他提醒。而二叔一个人来回时,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平安的穿越铁路和马路的!

二叔到了二十几岁,眼睁睁地看着同龄人都找了老婆,而他却因为没有合适的,依然单身时。二叔无法表达,只是摔了家里几件不值钱的东西,爷爷便命令父亲:“一定要给哑巴找一个媳妇”。后来父亲几经周折,终于从秦岭深处一个叫黑风口的地方,找了一个健全的姑娘,就是我的二婶。姑娘家里的条件是全家移民到山外,那时候生产队里靠分粮食过日子,多一个人就少一斤粮食。村里人同情二叔,开会时竟然一致通过给二叔老丈人家批宅基地,分粮食。这样村里添了山里的六口人后,二叔婚礼才能举办。举办婚礼时,我已经都九岁了,还和山西我四爷家的我叫姑姑的一个女孩子打了一架,仗着人多,把我那个姑姑打坏了,让我母亲把我狠揍了一顿,记忆深刻。

二婶过门一年,喜添一子,就是我堂弟,二叔欢喜的不得了,据大人们讲,二叔那些天简直就像个疯子。

八二年的时候,农村实行了土地划分,二叔靠着他勤劳的双手打拼,很快就过上了白米白面的好日子,不久建了一座崭新的楼房。堂弟也考上了一所师范学校,三年前已经毕业开始教书育人。堂妹现在西安打工卖手机,日子越来越好了,可是他依然努力地打铁挣钱。每次我回家,他总是一脸的笑容,我有了孩子时,他高兴的喝醉了酒......以后,凡是我带孩子回老家,他高兴的抱着孩子东家西家的让人看。和村里别的孩子迥然不同的是:我的孩子竟然也不怕他,和他很亲近。这大概是血缘的原因吧。

我知道,和所有的父母一样,有一天,当堂弟抱上二叔的孙子时,他的心才能放下,才会放心的去休息,这就是我的亲亲的聋哑二叔!



本文内容于 2007-9-8 15:05:24 被yayawa1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