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第二章 步入华夏 不堪住事(下)

shuqiuping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size][/URL] “队长,越南人和我们玩起了游击战,如强攻伤亡可能会有点难以接受。”众人虽此时恨不得把越南鬼子杀得个鸡犬不留,但作为久经沙场的铁血战士时刻都还保持着一个清醒的大脑,王虎虽然已经愤怒的双目尽赤,但是他不会笨到率领众兄弟去送死,所以他不得不征求一下陈跃进的想法。 “果然是一群‘好学生’,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


“队长,越南人和我们玩起了游击战,如强攻伤亡可能会有点难以接受。”众人虽此时恨不得把越南鬼子杀得个鸡犬不留,但作为久经沙场的铁血战士时刻都还保持着一个清醒的大脑,王虎虽然已经愤怒的双目尽赤,但是他不会笨到率领众兄弟去送死,所以他不得不征求一下陈跃进的想法。

“果然是一群‘好学生’,学得挺彻的,不过今天我像让他知道谁才是游击战的老祖宗。”陈跃进愤愤地说道,他还真不相信自己这么一大群世界上最优秀的士兵连几个越南民兵也对付不了。他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用火焰喷射器把能看到的东西全部烧毁,同时一见可疑的地方,就投下空气燃烧弹,同时众狙击手全力戒备,我要把他们像老鼠一样一个个揪出来……”

命令下达后,很快那个村庄已成人间炼域,只是可惜那些越南人全躲在地道里面。但是随着一个个出道被发现,及其地道里空气不断被烧尽,越南人开始了漫长的恶梦。几个想冲出去拼了的还刚露了个脑袋,就被准确无误地爆了头。这时,那些特种兵开始用喇叭喊起话来要那些越南民兵放下武器,释放伤员,无条件投降。但是回敬给他们的是从洞里抛出被肢解的尸体,看到被俘战友的惨况,众人已彻底疯狂了,最后的一点人性也彻底泯灭。像地洞里烟熏,灌水,放毒……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还真的很配服那些越南人的忍耐力,呼吸那混浊不堪的空气既然坚持了四五个小时,让那些特种兵都感到不可思议。终于,一群有气无力的人挥着白旗走了出来,他们唯一的心愿是放过那些孩子和老人。这时,陈跃进走到一个长相天真可爱的小孩面前问道:“我们国家给你们吃给你们穿,刚才还是我们救了你们,而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虽然我的国家有百般不是,还有你们国家也给了我们很多小恩小惠,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是一个越南人,从你们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我们不分南北,不论老少,可以担负起了守土卫国之任。想当年,你们国家被日本侵略的时候还不是全民皆兵吗?忘了告诉你,我的偶像就是你们国家的王二小和刘胡南。”那小儿大义凛然的说出这些不属于其年龄所该懂的话。看着这些手无寸铁视死如归的越南老人和小孩表情,特种兵们还有点下不了手,但是想到那些惨死的战友,也都恨下心来,纷纷把枪口对准了他们……

这时陈跃进却阻止了他们,原来他要把那些人全部用用大炮轰死,以慰那些死无全尸的战友。众人虽觉得有伤天道,太这是命令还是机械的执行了。

接下来,反正只要一看见越南的村庄,二话不说,见屋就杀,见人就杀,就连待哺婴儿和身怀六甲的孕妇也没有放过,所过之地,寸早不留。不直有一人问过为什么,可他们的答案也很简单,因为他们是越南人……

众人一回到营地,就被禁闭起来。他们一个个也知道这次闯下了弥天大祸,就算集体枪毙也不是不可能的,不过他们一个个都心甘情愿,为了战友值。不过在怎么处理他们时,却有了两种不同的意见,政府觉得他们一个个已丧尽天良,应该处以极刑,让世界知道华夏军队始终是支文明之师,及华夏自卫反击的正义性;而军方却认为他们所立战功无数,况且为战友报仇情有可原,本是件无可厚非的事,稍稍处罚一下就行了……

军政双方为此争的不可开交,事后军方请出了几个颇有实力的老将军,(中就有陈跃进的老丈人)政府才不得让步。处理结果是所有特种大队人员全部开除军籍,终身不能从政,另外所牺牲的将士不给与烈士的称号……

良久,陈王二人才从回忆中苏醒过来,陈跃进打破了僵局,说道:“本来好好喝酒的,怎么就想起这些不堪住事啊,来就让这些随酒而逝吧,继续喝!”

王虎也从悲伤中恢复过来,回道答:“是啊,住事不堪回首啊,想起那些战死的兄弟,常常是夜不能寝啊,是我们连累了他们,害得他们连个烈士也没弄到。想想我们为了这个国家出生入死,到头来却弄得个这像的结局,队长这都是为了什么?”“老王,这还用我说吗,这不是当年在军营里每天都要学习的吗?”陈跃进想不到这个昔日对祖国和军队最忠诚的特种兵会问出这样一句话,真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什么的保家卫国,保护人民,狗屁,保护的全是那些贪官污吏和那些唯得是图、为富不仁的富人才对,真正的人民还不是在饥饿线上挣扎,而那些官商呢每天声色犬马,纸醉金迷,我对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已彻底绝望了。”

陈跃进听完这话,才仔细打量了这们熟悉而又陌生的战友,他实在想不到二十年不见,王虎会说出这样一番话,这话要是在外面被人听见,对于别人或许只是认为是几句牢骚而已,可以他们是退伍的特种兵,是政府最不放心的一个群体,要是这话传到他们耳里,那不止王虎,很多人都可能都完了。想到这里,跃进不想王虎陷到死胡同中,于是叉开话题说道:“老王,这些年,你又是怎么样渡过的,还有刚才在凯撒的时候,有人叫你堂主,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王虎刚从那伤心住事中清醒进来,又马上回到了另外一个不堪住事中。

离开军队以后,回到家,在家人的要求下娶妻生子,日子也虽然平淡,但也一帆风顺。但自从儿子降生以后,却不得不为生计忙活起来。孤身一生来到西安,面对这座千年古都,及其新生事物的不断涌现,他迷茫了。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在军队里除了打仗的打架什么也不会,更加上不知江湖险恶,被人把身上仅有的钱和衣被全部骗走了。这时他真是上无路,入地无门,只好露舍街头。北方的严寒让这个虽然身体强健的准特种兵也吃不消,连日的饥寒已迫使他躺在火车站外的广场上,浑身连动一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了。就在他闭目等死的时候,或许是上天对他的恩赐吧,终于出现了奇迹,一个和他年若相似的神秘青年救了他,把他带到当时最好的饭店里饱吃了一顿,使他一下子有了天上地域的感觉,在几经相处和几经波泽后,王虎终于同意和那神秘青年共同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二十年不断的打拼,从原来的二人到了现在直属帮众四五万人,这些年来身份也不断漂白,对内是天龙帮的堂主,对外是天龙集团的执行总经理……

王虎喝了口酒,继续说道:“这从有了身份,有了地位,像那种打打杀杀的事也不再参于了,挂着个总经理的牌子,每天过着的那些富人一样的生活也渐渐知足了。可以这时,我又开始担心起来,照说帮主(那个神秘的年轻人)有了今天这成就也应该知足了,可是他却还在不断的招兵买马,还在各地创建分部,像凯撒那样的酒店,我们公司在全国还有很多,要是把各地的分公司合并,就算与那些世界上顶尖的跨国集团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所有的黑道实力就算当年上海滩上的三大袅雄黄金荣、杜月笙、丁力三人实力加起来也无法与之相比。信这仅仅是我们集团的冰山一角,还有很多连我也不知道的力量,而且和那些重要官员也住来密切,其中不少高官还是我们的直系帮众。我不止一次的像帮主提到叫他停下脚步,好好享受一下人生算了,可是他丝毫不以为然,而且很多事现在都不和我商量了。任何事都是物极必反,盛极必衰,真是担心这一切有天会被政府报察觉,要是派来军队剿灭,到时玉石俱焚,就后悔莫急了……”

陈跃进始终在默默倾听着,其实身上早已吓得一身冷汗,要是真如王虎所说他们帮有那么强大的实力和如此深厚的背景,那么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还有王虎说他们那个帮主还隐藏了实力,并且还在不断招兵买马,难道他们不仅仅志在江湖?想到这里,陈跃进已不敢再想下去,全身早已出了不知几身冷汗,无论如何明天都得像上头汇报,虽然这样会让王虎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但是为了不让更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更何况自己身为一个政府官员,觉不能隐而不报,大不了事完之后,和王虎到阴间再叙战友情缘罢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样安置自己的妻儿,明天把他们送到岳父那里就去像国安局汇报。

想到这里,陈跃进开始敷衍了起来,同时也希望从王虎口中得出更多关于他们帮会的事,可是王虎或于是刚经历了大喜大悲,说完了这些再喝了几口酒既然醉了。陈跃进只好把他扶回了房,同时开始连夜写起了书面报告。

直到天快亮时,才算把这一切写清楚,做好了这些,一丝倦意传来,趴在桌子上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王虎睡来已是日上三竿了,当他悠悠醒来,看见趴在桌上熟睡的陈跃进时,不由得想起了昨天喝醉后不知道吐露了多少的真言,走过去看见桌子上的报告更是毛骨悚然。这时,他不得不面对一个十分难以抉择的难题,要么把陈跃进悄悄干掉,要么就让自己和那数万帮中兄弟面对军队的剿灭。他当然会选择前者,他分得出孰轻孰重,但是怎么也下不了手,心里不由怒骂陈跃进喜欢乱管闲事,放着一个好好的局长不当,偏要来淌这混水,弄得自己左右为难。

就在他准备摸出匕首准备动手之际,却在怀中摸出了一瓶药,原来是他们帮里刚研究出来让人失忆之药,看到这里,心里不由一阵暗喜,总算找到了稍微圆满一点的办法了。

接下来,陈跃进始酲来后始终觉得有什么事不对,但总想不起来,想来想去,也就算了,看到王虎当然一阵惊讶,众人出以为他是昨晚酒喝多了的缘故,也没有太过计较。王虎也不再理会陈跃进一家苦苦挽留,害怕夜长梦多,飞似的逃离这个恐惧之地……

刚到车上,手机就响了,一看号码,马上把车开到一个无人之处,下了车,叫王浩母子开车先走,这才小心翼翼的回拔的电话。

“喂,帮主,这么急打我电话有什么事吗?”王虎谨慎地问道,他绝不会想到帮主会知道他差点泄密之事。可事实住住都出人意外,才一两个小时的事,帮主竟然真的知道了,王虎不由重新衡量一下那帮主真正的神通,看到是在自己身上装了什么监控装置。可那帮主的话更是让他大吃一惊:“你最后做的很好,要是你可以看到今天的头条绝对是《局长夫妇聚会惹黑帮,凯撒老板杀人放火以报复》。另外你一定在想,我一定是在你身上安了监控设备是吧?我很肯定的告诉你,没有。不过任何事都不能躲的过我的耳朵和眼睛,我们帮里有众多奇人异士,未卜先知也不是什么难事,另外,你以后说话也注意一点,我不希望再次发生这样的事。”

王虎一直把陈跃进和那神秘帮主当成自己此身最配服的对像,一直以来,认为自己对他们算是最了解的,不但陈跃进他现在不了解,这个神秘和帮主更是难以知悉其庐山真面目。看来人与人是不能完全了解的,有时连自己都不能完全了解自己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