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改变远东局势乃至世界局势的日俄战争(日露战争,The Russo-Japanese War ),是东北亚地区的第一场血腥的现代战争。作为满清政权“龙兴之地”的中国东北(Manchuria),自满清入主中原后,便成为独立于中国本部十八行省之外的禁区,受到了严厉的特殊保护,直到光绪末年,河北、山东人才可以出关开垦。这么块富饶肥沃的“圣地”,两百多年来一直没怎么遭到刀兵的侵扰,直到甲午年间日本军队侵入。甲午悲剧刚过了十年,这块土地便又遭受了一轮更猛烈的灾难。

沈阳(奉天)就是这场灾难的中心。1904年至1905年,日俄在此大决战,死伤人数合计高达16万人,史称奉天会战。沙河就是此次奉天会战的主战场。

1904年10月16日,日军第四军山田支队等部进攻沙河南岸(今苏家屯沙河乡魏家楼子村)制高点万宝山。此前,俄军在各个战场连续失利,旅顺俄军已陷于困境,沙俄政府非常渴望扭转战局。沙俄从远东、中亚甚至欧洲抽调大批部队开往前线,以沙河为屏障,将部队在河的北岸一字排开,先守后攻。俄军的这次出击,由于准备不足,士气不振,在伤亡四万多人之后败退回沙河北岸。双方在沙河边进行了长达一冬春的“拉锯战”。

1905年2月下旬,日军侧翼迂回进攻奉天(沈阳),正面的日军第四军野津司令(Kawamura)所属的第十团队大久保支队,第六师团集结于万宝山附近。27日开始向万宝山俄军发动猛攻。经过七昼夜的激战,击败俄军,占领了万宝山。3月1日,日军总攻沈阳,第三军占新民。俄军退出怀仁。 3月8日,日军截断沈阳俄军北路。9日,日军占抚顺。10日,日军攻占沈阳,俄军大败。

奉天大会战俄军集结了11个军,组成3个兵团,日军集结了5个军。会战中俄军伤亡9万人,日军伤亡7万人,双方均已打得精疲力尽,陆战接近尾声。

日俄战争在中国历史上,是一场十分独特的战争,也可以说是我们这个民族最为屈辱的战争。无奈也无力的清政府宣布“局外中立”。划出“指定战地”,供日俄军队“战时之用”,交战双方在中国土地上对中国人杀戮无算。当时颇有影响的《东方杂志》说:“吾中立国之民生息于其地者,掷生命数十万。死亡之数,过于(日俄)两军。”这样的战争,比起那些我们历史上的所有败仗都要屈辱----因为,作为这块土地的主人,我们甚至连抗争的名义都放弃了!

日俄战争在国际政治均衡中的作用十分巨大,也成为东西方势力激烈碰撞的第一声巨响,日本人至今还将此作为黄种人战胜白种人的伟大胜利,以及从欧洲殖民者手中解救亚洲的圣战肇始。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L.s.stavrianos)在他那部好称全球史潮流奠基之作的《全球通史》(A Global History: From Prehistory to the 21st Century)中,这样评价日俄战争:“回顾起来,这场战争是远东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毫无疑问,它确立了日本的强国地位,改变了远东地区的力量对比。但更有意义的是,历史上第一次一个亚洲国家战胜了一个欧洲国家,而且是一个大帝国。这对整个亚洲产生令人振奋的影响。它向诸殖民地民族的千百万人表明,欧洲的通知并不是神圣的、命中注定的。自征服者时代以来,白人第一次被打败,全球所有的非白人民族都充满了令人激动的希望。从这种意义上说,日俄战争是近代历史上的里程碑,是非欧洲民族充分觉醒的序幕;这种觉醒今日正震撼着整个世界。”(第十六章《中国和日本》) 这场战争的结果,在欧亚两洲都引起了连锁反应,震荡所及,至于今日中国人的日常政治生态(俄国战败推动国内革命,最后导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一大堆承受至今的各种事物)。

战后,以死相搏的两军,却奇迹般地惺惺相惜,并不断地加强合作以应对新的国际势力均衡。作为战胜方的日军,自然是要大肆纪念的,1912年在万宝山的南峰,日军用花岗石建造了灵塔形状的“奉天会战日军第四军战绩碑”;出乎意料的是,日本也同意了沙俄政府为战死的俄军军人树立一座纪念碑,同年,俄军的十字架形纪念碑也竖立在北峰之上,碑身正面刻有俄文“献给为沙皇的信仰而英勇为国捐躯的俄罗斯军人们1904-1905”,在碑额圣母头像下有横刻的俄文“纪念1904年日俄战争沙河会战中死亡的俄军将士”;侧面刻有“立于1912年”。于是,万宝山一南一北两个山头上,分别立起两座异族军队的纪念碑。2004年,日俄两国都为此战争举办了大量的官方纪念活动,征战中国的士兵们在两边都被尊崇为民族英雄。而这块土地的主人,在这场血腥战争中遭受更大的血腥牺牲的主人,却被世界史学界遗忘,我们可以在心中为死难的先民们立块碑,但这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