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III 血色回忆 第一章 汉奸 第十七章热血

红色海盗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4/[/size][/URL] 当马广晃着脑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躺在一个柔软的沙发上面,身上还盖着一条军用毛毯。 他感觉到脑袋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转动一样跳跳的痛,眼前金星乱转,看东西也一个劲的旋转。他努力的想坐起来,但是却发现全身发酸发痛。 “醒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4/



当马广晃着脑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躺在一个柔软的沙发上面,身上还盖着一条军用毛毯。

他感觉到脑袋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转动一样跳跳的痛,眼前金星乱转,看东西也一个劲的旋转。他努力的想坐起来,但是却发现全身发酸发痛。

“醒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接着一个人把他扶的坐了起来,一个带着吸管的饮料罐凑带了他的嘴边:“慢慢的,喝点饮料。”

他叼起吸管喝了一口,是熟悉的“红牛”功能饮料,立即大口的喝了起来:他的嘴里干的难受。

一罐饮料很快就喝完了,马广的精神也好了起来,头痛的感觉轻了点,眼前也可以看清东西了。

他首先看到的是迷彩服上的领徽:是自己人的。然后是两张和气的看着他的脸:平常,但是带着一种从心底感觉到的亲切。

“你们??”马广有些疑惑,还在发响的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忘记了。

“中国军人,”一个看上去年纪大些的军人放下了手中的饮料,坐到了他的对面的一张沙发上“我和我的战友”他指了下扶着马广的一个军人“把你救了出来,兄弟,你的爆炸搞的不坏呢。”

“哦~哦~爆炸?”马广晃晃脑袋,好像有这回事。他努力的回想着。

“哦!我记起来了,我是制造了爆炸,但是我好像被鬼子攻击了啊?”他想了起来“我当时正对着鬼子开火呢,好像有什么的东西在我旁边爆炸,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 了。难道是你们救了我?”他迷惑的看看对方。在他已经回复了的记忆中,鬼子很多,还有装甲车,这两个人怎么把自己救出来的??

“其实啊,我们已经找你两天了,前天你在街口搞爆炸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你了。”刘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也没有办法回答。“潜伏计划”还不是现在可以让他知道的。

“当时开枪掩护我们的是你们?”马广惊讶的看着他们,他记起了第一次爆炸的时候被敌人火力压制住,然后被意外的火力掩护的事情。

“是的,是我们。我们还失去了一名战友。”想到了战死的辛平阳,刘建的声音低沉了。

“对~对不起。”马广有些结巴了,他没有想到为了自己还让一名战士失去了生命。

“没什么,战士少不了阵上亡。走上了战场我们就有了牺牲的觉悟。怕死我们也不会去和敌人战斗了。”刘建掏出香烟,抽出一棵递给了马广。马广接过来在他打着的火机上点燃。

点上烟,刘建思考了下,不知道该怎么和对面的年轻人说让他加入潜伏计划的事情。他隐隐有些担忧:万一这个年轻人不愿意加入的话,下场也许是不看想象的。毕竟“潜伏计划”牵涉到了许多抵抗者。

倒是甘新华解开了这个难题:“你叫什么名字我们还不知道呢?”甘新华其实并不太了解“潜伏计划”。因为他并不是预定的人员,计划执行者们对他非常的不了解。但是现在每个战斗力量都是宝贵的,所以他才得以参加计划。但是为了安全他知道的只是一些浅浅的东西。

当然,刘建也明白自己知道的其实也不多,他知道自己的地位不过是颗棋子罢了,充其量比甘新华大上那么一星半点。但是他同时也知道,自己的第一个身份是士兵,是军人!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为了国家民族,明知道前方是地狱军人也要毫不犹豫的跳进去!

“啊,我叫马广。”马广愣了下,脱口报出了自己的姓名。面对救过自己性命的恩人他认为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我是军区侦查连军士刘建,他是武警战士甘新华。我们是在巷战中认识的。现在被打散了和部队失去了联系。你是用什么制造的爆炸?”刘建对马广使用的爆炸物品非常感兴趣。

“是。。。。。”马广把自己的“发明”告诉了他们。

不懂爆破的甘新华还没有什么,而通晓爆破的刘建却不由的为他的大胆和奇思妙想感到惊讶:“你真是个天才,你用的其实就是电影特技用的汽油弹,但是没有想到你可以把它改造的威力大这么多。如果你使用的容器压力更大的话,威力还会增加的。对了,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去搞爆破?你不怕死吗?”刘建不动声色的开始了解马广。

“死?干掉一个是一个,我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马广狠狠的抽了口烟:“我家也没了,什么都没有了,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其实你们不该救我的,我要是死了,也许还追的上先走一步的家人。”

“对不起,挑起你的伤心了,但是你可以和我们讲讲你的事情吗?”

“没什么不可以讲的!”马广续了支烟,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当伤心和悲痛死死的压在一个人的心中的时候,每个人都想找别人倾诉一下,不为别的,只是想找到些许的认同和安慰。而马广现在刚刚从死亡边缘回来,倾诉的欲望更加强烈。也许在他的下意识中,死亡就在下次。

他的求学生涯,求职过程,自己的家庭。在几乎是语无伦次的叙述中刘建和一旁通过仪器监听的人们了解到了他的一切。

说到最后,马广甚至把住在一起的朱学新和韩丽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隐藏在一边的李大校和赵上校轻声的商量了会,通过耳机把决定通知了刘建。

街道指令的刘建思考了下该怎么和马广说明。但是却发现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告诉的好。因为在马广的言谈中刘建发现对方是个满怀仇恨的热血青年。对于这种人,直截了当的说比绕圈说更容易得到信任。

“马广,你恨鬼子吗?”

“不恨我会炸他们吗?”

“如果说可以让你跟多的杀鬼子但是却要你付出自己的生命,你会去杀鬼子吗?”

马广看了刘建一眼,作为一个大学生,他的智商还是不低的,他敏锐的发现有不对头的地方:“有什么话你就说好了,我已经告诉过你,我现在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只要可以报仇说要我做什么吧?”

“很简单,我们两其实有秘密任务需要潜伏下来,所以我们需要熟悉环境和有社会关系的人来掩护我们。我们选中了你,希望你可以帮帮我们。”

“可以,”马广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想你们也不只你们俩,应该还有别的人。但是我不想知道也不想问,只要可以杀鬼子,需要我做什么,只要说出来,不要命我也要做到!”

刘建无言的望着马广,他知道马广的话等于让自己站到了地狱的门口,他不知道把这个看上去虽然满脸杀气却掩饰不住内在的温雅气息的年轻人拉入计划是不是真的对。他本来有着前大前程和美好的家庭,但是战争却让他进入到血海杀戮之中。尤其是对于一个战士来说,为了抵抗侵略者竟然需要本来要自己来保护的人来掩护自己,不能不说不是战士的悲哀。


但是自己是战士,为了任务,为了大局是不能有哪怕一点的仁慈的。对于大局来说,没有哪个棋子是不可以使用的。正是有了这些无名的为国家民族大义,满怀热血的普通人支撑起了这个民族的脊梁。

他知道李大校和赵上校在听着这一切,不由得为需要对这个平民掩藏她不能知道的秘密感到了一丝丝的抱歉。

他站了起来,对着马广端端正正的行了个军礼:“谢谢您的信任和对我们的支持,我们会向上级报告您的情况并及时为您办理有关证件,从现在起,您已经是中国军队的一员。”

刘建知道自己做出了超出自己权限的事情,但是面对完全信任自己并毫不犹豫的接受自己两个人的马广,他暗下决定一定要为他争取到证明她的贡献的证件。

马广有点拘束的站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实他对于面前的两个人是有点怀疑的,因为他们的出现实在有些诡异。出现的时机和场合实在太巧了。但是他也考虑了,即使对方是怀有什么目的的要接近自己,在一个没有家的男人身上他不信对方可以得到什么好处。最坏的也不过是对方是敌人的特工。但是自己是抱着死亡的觉悟来战斗的,大不了和敌人同归于尽!但是如果真的是自己部队留下的特战人员,那么要报仇就会方便很多。自己也不需要什么大义。什么贡献。要的就是报仇!报仇!还是报仇!!为了报仇他愿意把自己献给魔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