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童年的那座山

napin8008 收藏 19 159
导读:我的童年留在了家乡小镇北部边缘的小村庄里。这个小村庄坐落在大山的脚下,背靠着大山,面朝着河川。出了我家的门向北向南都不到100米,就有上这座山的小路。从我能记起事情开始,一直到初二时我们搬家到平川地区居住,我们一起的伙伴的快乐时光几乎都是在这座山上度过的。 比较小的时候,我们是很喜欢打野菜吃的。每到春天,我们都会提着自己的小篮子去山上采荠菜——这项活动其实是一举两得的。因为山上都是麦子地,我们这里主要种植的是冬小麦。每到春天,野草、野菜就和麦苗混生在一起,而野草野菜的生长速度是很快的,对麦苗的生长极为不利

我的童年留在了家乡小镇北部边缘的小村庄里。这个小村庄坐落在大山的脚下,背靠着大山,面朝着河川。出了我家的门向北向南都不到100米,就有上这座山的小路。从我能记起事情开始,一直到初二时我们搬家到平川地区居住,我们一起的伙伴的快乐时光几乎都是在这座山上度过的。

比较小的时候,我们是很喜欢打野菜吃的。每到春天,我们都会提着自己的小篮子去山上采荠菜——这项活动其实是一举两得的。因为山上都是麦子地,我们这里主要种植的是冬小麦。每到春天,野草、野菜就和麦苗混生在一起,而野草野菜的生长速度是很快的,对麦苗的生长极为不利,所以开春之后除草成了大人们的必修功课,大人们会在除草的时候将野菜收集起来拿回家经过精心烹调之后大家一块品尝。时间长了我们也认识了荠菜等野菜。而这些野菜中荠菜其实是最好吃的,对于我们这帮小馋猫的吸引力也就最大。所以每年春天有事没事的我们一群伙伴都会经常在一起去打野菜——主要还是冲着荠菜去的。这样,大人们在除草时因为没有发现而放过的野菜就成了我们的目标,所以我们在挖野菜的同时实际上也是进行了一次除草。这样的一举两得不会持续很长时间,随着麦子的生长,我们这些孩子就不再会被允许随意进入麦田了。这时候实际上也会因为剩下的野菜已经长大而不宜食用了。

除了野菜之外,我们还会在很多山崖边上搜寻一种地衣,这种地衣我们这里土语叫做“地软”——也可以算作野菜的一种吧。一般我们将这些东西捡回来先放下来,等到这东西积累到一定量的时候,就可以洗净了拌在包子馅或者饺子馅里面,这种苔藓(?)吃起来是非常爽口的。这也算是我们喜欢的一种“野味”了吧。当然在今天看来,80年代中后期,我们这里的生活水平其实并不是很高,很多家庭也就是刚刚达到温饱水平,蔬菜很多时候还是作为奢侈品享用的——即便是那时候蔬菜价格便宜得让今天的人们感觉不可思议(据老人说,那时候5毛钱就可以拎回家市场上所有的蔬菜品种,而且重量不会少于10公斤。但是那时候人们就是舍不得花钱)。让孩子们打野菜,更多的时候实际上是家长改善生活的一种手段。只是我们在今天也怀念那些日子,简单的快乐……

由于经常在山上玩,再加上这里是我们村子的责任田所在地,所以我们这帮孩子也就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座山应该是属于我们这帮孩子的。所以排他性的与邻村的孩子隔三差五的“打仗”,几乎成了我们的“主业”。记忆最为深刻的一次战斗是这样的:我们只有三个伙伴结伴上山,上山不久就有邻村的孩子站在高处看着我们,本来那块也不是我们村的责任田,所以我们也就打算不招惹是非了。但是事情的发生总不是全部由我们的主观意愿决定的,这一回是他们先发起了“进攻”。你想啊,田地里面的土块总是很多的,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和地形优势开始向我们发起“猛攻”,我们三个处在低处,人家可以很轻松的将土块仍过我们头顶,但是我们的“还击”就显得很是“火力不足” 了。于是我们决定后退,但是对方看上去很是得意,也可以说是“仗势欺人”的竟然冲下山来追我们,于是我就让我们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赶紧回去叫我们的伙伴,我和另外一个准备边“阻击”边“撤退”。所谓事有凑巧,我们的“通信兵”还没走几步,恰巧遇到我们其他的伙伴上山来找我们,这下我们在人数上虽然不占绝对优势,但是由于我们地形熟悉,而恰巧他们又追到了平地里,再加上平时“打仗”时我们已经练就的默契配合,我们的反击迅速扭转了“战局”。对方开始“后撤”,我们开始追击,对方退到了刚才向我们发起“进攻”的高台,企图利用有利地形“打击”我们,但是我们一部分从正面吸引,另一部分早就从后面绕上去了,当他们脑袋上飞过从后面扔过来的土块的时候已经晚了,我们已经对他们形成了“钳形包围”。于是被打中的哭着喊着往回跑,没被打到的丢下其他伙伴自个先逃跑了,我们一路追击,还抓到了一个“俘虏”——一个被吓得哭喊不止的小孩——比我小得多了。最后,我们把他留给我们村的小一些的孩子“看押”,就继续“追击”那帮大孩子一直到他们村子。这时候那个村子的大人们看到我们了,就开始吓唬我们,我们这才“逃离”了人家的村庄。刚回到关押“俘虏”的地方,这个小孩的父亲就已经得到消息追过来了,于是我们又不得不丢下这个哭得死去活来的孩子逃离了这个大人的“愤怒的威胁”!快回到我们村子的时候,我们还是时不时地回头看那个大人追过来没有……不过从那以后,周边村子的孩子都不敢对我们这帮“野孩子”怎么样,我们的活动范围也因为这次“战斗”而扩展了近三倍!

再大一些之后,年长的孩子都依次去念书了,而我也很快成了一年级的学生。去山上的日子少了很多。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这帮孩子的眼界也在迅速的扩大,慢慢的我们发现就算是我们通过“打仗”扩展出来的那一片活动范围也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我们的“远征”开始增多,但是无论怎样的“远征”,我们始终没有找到这座山的主峰在哪里。而去山上的日子也进一步与年龄成反比的迅速减少……

1994年,我们家搬离了原来的村庄,迁到了地势平坦的小镇的南部居住。

十三年了,我再也没有像童年那样与伙伴们一同去“巡游”“我们的”那座山,而这座山的记忆也在逐渐的模糊。有时候,我可以在梦里回到那座山上,在梦里和儿时的伙伴们一同“保卫”“我们的”那座山……可是我的伙伴们现在在哪里?他们现在也应该为人父母了。也许他们和我一样,纪念着这座“我们的”山,纪念着我们在这座山上的“辉煌战果”。抑或他们心中纪念的是自己在这座山上比这次“胜利”更值得纪念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

童年的那座山依然屹立在小镇的北端,童年的村庄应该依旧是那么宁静的。而且,村里的孩子可能也依旧和我们一样的淘气,而且也许也和我们一样每天“巡游”着“他们的”这座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