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塔利班的真实生活:士兵文盲占大多数

goodgunner 收藏 6 91

解密塔利班的真实生活:士兵文盲占大多数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他们的领导层都接受过良好教育,他们的士兵和老百姓同吃同住,他们靠种植鸦片获得资金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张海波、余智骁发自喀布尔 希亚布走在喀布尔至坎大哈的公路上,被突然冒出来的几名塔利班武装人员拦截,并被查出为外国媒体工作的证件。如果换做其他人,很可能就此被绑架了,甚至被斩首。但希亚布给塔利班发言人艾哈迈迪打了电话,还没等电话接通,塔利班就放人了,并通知下一个拦截地的武装人员也对他放行。

这一幕在希拉布的经历中可谓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希亚布是阿富汗当地少数几个神通广大、能在塔利班控制区自由出入,并向很多外国媒体提供有关塔利班消息的记者之一。就在这次韩国人质危机当中,希亚布就多次发布从塔利班发言人那里获取的第一手消息。7月25日,当一些西方和韩国主流媒体都异口同声地报道塔利班释放了8名韩国人质的时候,希亚布则通过与塔利班发言人取得联系,最终否定了这一说法。

日前,《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特地专访了这位常与塔利班打交道的阿富汗籍记者,通过他的经历,我们了解了许多关于塔利班的秘密。


发言人都受过良好教育


今年35岁的希亚布毕业于喀布尔大学新闻系。他第一次与塔利班取得联系是在3年前,当时他在为一家美国媒体工作。准确说,是当时的塔利班发言人哈基米主动先跟他联系的。哈基米通过卫星电话频繁接受西方媒体的采访,在当时被称为“塔利班之声”。

希亚布与哈基米此后经常联系,成为能够直接与塔利班发言人通话的为数不多的几个阿富汗记者之一。

据说哈基米曾经多次看到过希亚布的报道,觉得“比较客观公正”,所以选择了他。希亚布说:“包括哈基米、后来的哈尼夫以及现在的艾哈迈迪在内,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哈基米还写过4本书。”

2005年10月,哈基米被逮捕后,塔利班发言人不再使用自己的真名,像今年1月被阿富汗政府抓捕的“哈尼夫”以及现在的“艾哈迈迪”其实只是塔利班发言人的一个化名。从希亚布接触到的塔利班发言人的声音来判断,使用“艾哈迈迪”这一化名的至少有两个人。他们很可能都有自己的家庭,有时在电话中还能听到孩子的声音。据说他们现在已经拥有自己的办公室,装备了先进的电脑,还能够上网。


士兵吃住百姓家


希亚布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塔利班最近还拨款100万美元开办了自己的学校。”塔利班组织中大概有3种人,第一种是当地的阿富汗人,占绝大多数。他们大多是文盲,没有受过教育;第二种从国外渗透过来进行“圣战”的,他们平均年龄在20多岁;还有就是领导和指挥层,他们普遍受过良好的教育,笃信自己的信仰,并愿意为信仰而献身。

阿富汗是一个人口正在急剧膨胀的国家,很多人没有工作,因此加入塔利班是一种养家糊口的好办法。塔利班士兵虽然没有固定的收入,但是他们能不定期从上司那里得到一些奖赏,大体上平均每个月能拿到300美元,比阿富汗政府军士兵高出一倍以上。

希亚布说:“塔利班士兵穿着打扮和普通当地老百姓一样,如果放下了武器,一般人很难辨认他们。他们吃住也在老百姓家中,但是经常从一处换到另一处。塔利班纪律严明,从不骚扰百姓,从这一点来说,塔利班在南部一些地区实际比阿富汗政府军和警察拥有更好的群众基础。”


资金大多源于鸦片种植


希亚布总结了一下塔利班资金的三个主要来源:一个是从当地的鸦片种植者和毒品贩子那里征得的“税收”;第二个来自外国的资金;第三是从一些富有的商人那里征收的“保护费”。据说,塔利班领导层经常给一些富商写信,让他们提供赞助,而这些富商从来不敢违抗。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8月27日公布的最新统计数字显示,2007年阿富汗鸦片产量达到再创历史纪录的8200吨,占世界总量的93%,鸦片种植者从中获得的收益高达10亿美元。由此可见,鸦片种植为塔利班提供了丰厚的资金来源。

北约方面估计塔利班人数目前在5000至2万人左右。但希亚布认为这一数字过于保守。据他了解,仅在南部赫尔曼德省,塔利班就拥有8000人左右,在坎大哈省和查布尔省,塔利班也有几千人,而最近塔利班在中部加兹尼省势力发展很快。总的来说,塔利班人数应该在3万人以上。塔利班所在部落地区大部分处于阿富汗南部和东部偏远的山区或农村地区,阿富汗政府和外国军队目前还没有能力控制这些地区。这就使塔利班有了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与“基地”是“难兄难弟”


塔利班与“基地”组织头目本·拉丹关系密切。希亚布说:“90年代中期塔利班夺取政权的时候,拉丹曾经向塔利班提供过多达上千万美元的资助。”上世纪90年代,当本·拉丹被很多国家驱逐,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塔利班收留了拉丹。据希亚布说,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还送给拉丹一些别墅,其中有一幢就在坎大哈市。

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国各地大规模采用自杀式袭击、路边炸弹和绑架等手段来对付外国军队、阿富汗政府军警和官员,在全国造成了恐慌。这些手法也在某种层面告诉人们,塔利班与“基地”组织关系非同一般。阿富汗官员甚至认为,塔利班在阿富汗的自杀性行为事先一般都得到了“基地”组织高层的批准。


塔利班渗透巴阿边境山区


一些塔利班士兵和高级指挥官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都有自己的产业,经常穿梭往来于地形复杂的巴阿边境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饶博发自***堡 在韩国人质危机事件结束后,“塔利班”作为一个新闻关键词已司空见惯了。可是塔利班究竟起源哪里?他们仅仅活跃在阿富汗吗?

9月1日,在巴西北部落地区发生一起针对巴基斯坦安全部队的自杀式爆炸事件,造成5人死亡,另有8人受伤。同日,巴政府派遣一个代表团继续前往南瓦济里斯坦部落地区同当地武装人员谈判,以解救8月30日遭伏击后又被绑架的100多名安全部队士兵。巴基斯坦西北部部落地区近期安全形势持续紧张,安全部队频繁遭袭的背后似乎都闪现着塔利班的身影。那么,塔利班与巴基斯坦究竟有着怎样的联系呢?


历史渊源长达20多年


塔利班在阿富汗普什图语中是“宗教学生”的意思,也称“学生军”。据说,塔利班的起源与巴基斯坦边境部落地区有联系。时间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1979年苏联为支持阿富汗共产党而发兵进入这一国家之后,数百万阿富汗难民通过巴阿边境进入巴基斯坦境内。当时巴基斯坦国内的“***神学者协会”为这些难民提供福利和军事训练,并为他们设立了很多宗教学校。

1989年苏军撤出阿富汗之后,接踵而来的是一场毁灭性的内战。1994年9月,抗击苏军的游击队员奥马尔,带领宗教学生成立塔利班,此后便不断发展壮大并于1996年夺取了阿富汗政权。当时塔利班领导成员和士兵大多数就是来自于巴基斯坦难民营的宗教学校。

据报道,1997年在奥马尔的要求下,一个宗教学校的毛拉关闭了自己拥有的2500个学生的宗教学校,并将他们送去为塔利班作战。第二年,这个毛拉还说服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25个宗教学校停课一个月,并将总共8000名学生送到阿富汗同塔利班并肩战斗。


躲藏于闭塞的边境部落山区


南、北瓦济里斯坦是位于巴西北部与阿富汗接壤的一片山区,面积为1万多平方公里。1947年成为巴基斯坦一部分,同西北边境的其他五个部落一起被称作“联邦部落地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据报道,即便是巴政府安全部队擅自进入该地区,也会被认为是“入侵”。

而此处多为山区,地理条件复杂。对于武装人员或者塔利班来说,越境相对简单方便。部落地区很多武装分子集团,对塔利班或“塔利班精神”有一种亲近感。另外一些塔利班士兵和高级指挥官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都有自己的产业,经常往来其间。

来自北瓦济里斯坦部落地区的7个自称为“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武装分子集团,2006年9月同政府签订了和平协议。后来该地区袭击和交火事件明显减少。据此有媒体称,巴边境部落地区基本上全部或大部分被塔利班所控制。有西方媒体甚至断言,促成双方停火的就是奥马尔本人。

由于塔利班所奉行的建立“世界上最纯粹的***国家”的教义,一度在巴基斯坦一些地区盛行。直到现在一些巴部落地区激进的宗教学生,即便同塔利班组织没有任何联系,都声称自己为“塔利班”。再加上这些地区相对闭塞,塔利班在该地区的势力存在和影响究竟有多大没有人说得清。但据说,由于塔利班在一定程度上威胁到了部落长老们在当地的地位,因此双方也存在矛盾。


令人恐怖的“无知者无畏”


为限制跨边界的塔利班的恐怖活动,巴基斯坦政府沿巴阿边界部署了8万多兵力,设立了1000多个检查站。在打击塔利班方面,巴方立下了汗马功劳。巴高级安全官员今年3月1日证实,安全部队在西南部城市奎达逮捕了塔利班三号人物拜杜拉-阿胡德。

可是,单凭军事手段只能暂时清除一些极端的塔利班分子。有报道指出,塔利班士兵在宗教学校上学时,他们的老师几乎没有文化,对于真正***教义的精华也不甚精通,这些士兵既没有接受到数学、历史、地理等方面的基础教育,也没有获得传统的农业、牧业或者手工业知识,没有谋生手段。于是他们就希望动荡,排斥安定和平。所以,要想真正平息塔利班,还要依靠包括政治、经济、教育等多种手段。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