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 密 第三章 线人 2

枪火之火 收藏 4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


周和平闭上眼,战火硝烟就会在眼前恍惚。

有些事情,穿过多少年硝烟,愰如眼前,有些事情,在昨天发生,留不下一点痕迹。生活和情感,如南飞雁,留在心中的,是永恒的一抹别离。

从战场上下来后,他就不是为自己一个人活着,他身上溶进了战友的鲜血,肩负着多少战友的重托!在和平的环境里,他却始终怀念那些离开他的战友,这不能不说是一件让人伤感的事。

79年,周和平带领的尖刀连向703高地冲锋,703是一片雷区,誓死拿下高地后,必须迅速排雷让后方部队通过。排雷未完毕,敌方后续部队已跟进,上级命令必须在我大部队赶来之前,死守703。

敌人正发动新一轮冲锋,周和平半蹲扫射,他听不到左右枪弹声,只机械般的扣动扳机,战火迷离了他的双眼,四周一片炸响,他觉得肚子上被盯了一下,有东西下滑,他右手端枪,垂眼下看,肠子就在眼前,铺满一腿,他左手兜住肠子,顺势往肚里塞,塞进去一丁点,又喷涌而出。

他右手端枪狂射,左手压住弹片剥开的伤口,继续往前爬行。

“轰”,前方又有一片雷区炸响,一个身影压在了他身上,前面黑土掀起一片瀑布。

“连长,你不能再往前冲。”五班长史长青狠狠贴在他的脸庞说。

周和平吼:“让开,战场上没有不能。”

史长青并排趴在他旁边,两眼直闪:“你受伤了连长。”

“没事。”

史长青一把抱住周和平,将他右臂搭于肩上,往安全处匍匐。

枪弹密集,带着哨音从耳边划过,周和平侧脸看着旁边史长青:“你放开我。”

史长青不答话,黑着脸继续往前爬。

周和平声音急迫而虚弱:“这里到处是雷区,这样做太危险,史长青,你快将我放下。”

史长青居然转过头来朝他嘿嘿一笑,满嘴白牙映衬在脸上,史长青的态度坚绝,周和平只得配合他往安全处撤退。

为了救周和平,史长青拿自己的生命在探雷,他先往前探,安全后,再拖住周和平往前爬,两米、三米,战场上两个身影一会儿一前一后,一会儿又重叠在一起,周和平低头,泪水融进了泥土。

遇到了一小股增援部队,史长青将周和平交给友邻,转身再次冲进703。

敌方兵力大增,成纵深状向703挺进,整座高地布满敌情。周和平的肚皮被弹片割开一个近15公分的口子,他咬牙将伤口简单缝合包扎,再次咬牙投身战场,战场上不能没有指挥者。

全连和增援部队的人员所剩无已,最多只一个班的战斗兵力,在高地北面的石头岗子后面,周和平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史长青,他的胸口起伏,眼睛紧闭,距离周和平10米左右。

周和平用点名的声音叫:“史长青!”

史长青努力睁眼却未打开,但他已明显听出是连长的声音,有些埋怨的说:“连长,你怎么又来了!”

周和平的喉结直颤:“史长青你怎么了你坚持一下史长青我马上救你。”

史长青满足的笑了:“连长,你、你不用管我。”

周和平抬头,前面的枪林弹雨正密,子弹奔腾,打得青石直冒烟,他忍住伤痛,深吸一口气,用冲锋的劲头快速跃进,俯冲到了史长青旁边。

史长青感觉连长来到了他旁边,脸上竟是焦躁的神情,他咬着牙说:“连长,我、我已经不行了,救我只、只会拖累你。”

史长青的腿已经被炸断一只,身上还有弹伤,周和平深情的打量史长青:“不会的不会的,我还要等你站起来,站起来往前冲、往前冲。”

史长青好象发现了这是一个美好的谎言,竟然孩子般的笑了。

周和平上去搀扶他,他怎么也不肯动,周和平急了,吼道:“史长青,你是怎么了,你甘愿当一个孬种死在敌人的枪口下,你是我的兵就给我挺住!”

远处的炮火一阵阵打断史长青的声音:“连长,我在往前冲,我的魂还在往前冲,我不能拖累你,我要留下你往前冲。”

周和平热泪满眶:“好你个史长青,我不要你为我考虑。你知道我,我是不会丢下战友的,你不是怕拖累我吗,好,今天要么我们都活着出去,要么一块儿倒在这里。”

史长青绝望的睁开眼:“连长,你是来还我刚才救你的人情吧,这是战场,你还有伤,自救都艰难,我不需要你的人情。”

周和平急了:“史长青,战友情份,不用还,我一辈子也还还不了,我必须要你跟我一块儿走。”

703高地眼看失守,上面宣布撤退的命令,号声一响,周和平不由分说,背起史长青就跑,刚缝合的伤口又一次迸裂而出,周和平的脚下踉跄。

史长青大喊:“连长,你放下我,你一个人走,要不然我们都得死。”

周和平的头脑里一片空白,他的喉咙里像灌满了风,嗓子如同灼干了一般,他大叫着规劝:“史长青,你要坚持、要坚持,我们一定能安全突围。”

周和平感觉自己体力完全透支,他拐弯进到一片树林,后面追兵马上发现有人,迅速跟进。

周和平还在安慰史长青,他希望他能活下来,他把所有能说的话都说完了,他害怕史长青没有听见,他不停的说不停的跑,风声灌耳。

后面追兵穷追不舍,周和平不能回头,再次忍住伤痛往山下撤,他叫道:“史长青,听见我说的了吗?”

没有动静,“听见了吗?”背上的人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周和平只觉得一阵寒冷从心底袭来,他扭身将史长青放下,摇他:“史长青、史长青。”

史长青没有动,周和平的眼睛却模糊了,史长青的一把尖刀插在了自己胸脯上,他为了不连累周和平,宁可自己放弃生命,那把尖刀一直插进周和平的眼睛,他感觉到了呼吸急促。

后面传来稀落的枪声,周和平看着眼前兄弟,说:“史长青,连长对不起你,就当我死过一次,让我在这里陪着你。”他抽起史长青的尖刀,“唰”一下,胳脯上血流如注,丝丝滴到史长青胸口,渗进去,融为一体。

透过看守所铁栏,周和平的眼睛再次模糊了,他想,好多话,我在战场上都说完了,那些说过的话都活在了死去战友的记忆里,对于活着的他来说,还有一些话,说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