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抗战烽火 第五节 收服马贼

wuyanlai 收藏 85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由黑山堡到玉门关一线是整个西北商路上最不平静的一段,短短的几百华里几乎成了行商们的死地,大大小小的几百股马匪平时甚至不用劫道,直接派几个人在路上设几道卡子收费,俨然成了当地的土皇帝,有实力一点的行商还好些,苦就可了那些靠小驼队来维生的的商人们,往往一趟下来不光没挣到钱连本钱都折了进去,更有甚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由黑山堡到玉门关一线是整个西北商路上最不平静的一段,短短的几百华里几乎成了行商们的死地,大大小小的几百股马匪平时甚至不用劫道,直接派几个人在路上设几道卡子收费,俨然成了当地的土皇帝,有实力一点的行商还好些,苦就可了那些靠小驼队来维生的的商人们,往往一趟下来不光没挣到钱连本钱都折了进去,更有甚者把性命都丢了.

可是在民国二十七年的秋天的西北商路却有了一些显著的变化,路上的卡子几乎在一夜之间消失了,小股的马匪根本就看不见踪迹,大一些的绺子也都尽量少也写出活,因为最近几天的西北商路上出现了一个比马匪还凶悍的家伙,这伙人的人数不多可是装备精良,战斗力极强,在不到二十天的时间里就打垮了大小三十多支马匪,为首的一名双抢怪客更是了得,弹无虚发,枪枪夺命,被打死的三百多土匪里边至少有两百人是死于他手,一时间大小马匪闻风丧胆,过路行商们却是欢喜雀跃主动交纳保金要求结伴同行,气的关外绿林送给了那个怪人一个绰号“双枪索命客”,可以说是名镇西北。

尽管如此也不是所有的马匪都买“双枪索命客”的帐。这就是盘踞在玉门关外小白山被人称做“关西匪王”的江海涛,这个江海涛是今年只有二十几岁,手下也只有一百多人,怎么说也让人无法与“匪王”联系起来,可是关西绿林道上混的人都知道,这个江海涛是家传的土匪,他的爷爷在同治朝的时候就是河西走廊上的悍匪,就连左宗棠正西的时候都出重金聘其“保护”粮道,等到了江海涛这辈,虽然家道中落了,可是凭借着六七十年的积累,还是轻松的拉起了一百多人的绺子,装备就更别提了,人人有枪不说,更是轻重机枪齐全,就连大炮都有,俨然就是一支正规军,别说是一般的马匪不敢招惹,就连一般的小军阀都不愿意去惹这样一个刺头。在听说一支几百匹骆驼组成的大商队正在朝着玉门关赶来的时候,江海涛急忙派出喽罗打探,自己更是集结好队伍准备大干一票。

这时候我们的“双枪夺命客”薛枫正在考虑着到了前边那个李刚口中所说的小白山的时候是不是要留下点买路钱,要知道靠着自己七个人加上几十号的枪手想要对付配备了重武器的准军事化土匪还是有些困难的,再者说自己和兄弟们这二十几天里打退了三十几股马匪,更有几股马匪被连根拔起,打死了大约三百多人,缴获财物就不用说了,光是好枪就一百多条,现在可好自己的七个人每人两把二十响盒子炮,胯下是一等一的西北战马,驼队的后边还拴着大约五十匹的备用马匹,至于那些行商也都乐坏了,土匪的财物除了金银珠宝好马好枪之外都被薛枫便宜卖给了这些行商,一只套筒只卖十个大洋,一匹骆驼五个大洋,上好的丝绸是个大洋一匹,这些在西北可都是无法想象的价格,以至于很多行商的加入根本就不是为了寻求保护,而是为了可以第一时间买到咱们薛枫大老板不要的东西。

“少爷,刚才一个三十匹的驼队来加入咱们,想要和咱们一起到酒泉去,我每驼收了他们两个大洋,还把他们的四个枪手也要了过来帮咱们,您看行吗?”刘雨天自从当上了跟班头目可以说是勤勤恳恳,薛枫见他能写能算索性就把账目交给了他来管,这不又赚到了钱的刘雨天来报功了。

“雨田我说过多少次了,这种小事你自己做主就好了,哥几个最近辛苦了,这个月的月钱照双倍发,等到了玉门关找一间大一点的馆子让弟兄们放开了造”

“少爷,您就放心吧,自从跟了你,天天管饱不说还顿顿有肉,就算您不给弟兄们月钱,哥几个这辈子也跟定您了”

“对了雨田,叫大家警醒一些,不用一天就到玉门关了,可不能出什么事情,听说这一带有个叫江海洋的非常的厉害。”

“少爷,我听您的,这就去通知弟兄们。其实以您的枪法根本不用怕他们,现在‘双枪夺命客’的面子谁敢不给?”自从跟了薛枫以后刘雨田突然有种感觉,自己这辈子如果说真的走运的话也就这一次了,跟着这么厉害的老板,别说被人欺负,自己不欺负人就不错了,吃得好,穿得好,月钱拿得也多,这种好事上哪里去找啊?

“雨田,小心使得万船,你下去吧。”

薛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远处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所有的枪手都下意识的端起了枪,因为这枪声太密集了,看样子对方至少有几百人还配备有机枪火力,而现在薛枫这边的枪手加在一起也就八十多人,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就算是最专业的军人也不例外,薛枫拍马走到众人面前:

“所有人都在原地戒备,这里交由雨田负责,我带着李刚到前边看看。”说着便扭转马头向前奔去。

两个人跑出去不到五百米就可以看到不远处弥漫着的硝烟了,“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在打仗呢?”带着疑问,薛枫带着李刚纵马跑到了附近一处土岗之上,仔细的观察面前的战场。

双方大约有四百多人,人数少的一方盘踞在盘踞在附近的一片高地之上,凭借强大的火力依险据守,另一方进攻的队伍似乎并不急着攻下山头而是将主要的通道用机枪封死,以骑兵游骑于远处狙杀,同时配属的两门迫击炮也在准确的敲掉山上的火力点,守方虽然也有火炮,但是炮手的技术显然不是特别的好,所以威力并不是很明显,照这样下去,用不了一下午高地上的一百多人就得全玩完。

“前面小高地上的是江海涛的队伍,附近的人都知道他手里有几门当年左大帅正西的时候没有带走的炮,而且看见山上那面‘左’字大旗了么,那是当年江海洋的爷爷留下来的,据说是江家的骑兵救了左大帅一命,所以大帅收他们做了左家的亲兵,这面大旗就是他江海涛地位的象征,至于山下那帮子人,我没见过,还没听说这附近有这么强大的马匪呢!”

“他们根本不是什么马匪!”

“不是马匪?那是什么?总不会是官兵吧?”

“对!他们就是官兵。”

“官兵?官兵剿匪也不用全穿着便衣吧?”

“他们是老马家的兵。”

“马家军?他们怎么,对了,他们就是那些传说中抢劫从不留活口的马匪!”

“不是不留活口,是不能留,官兵抢劫,传出去这西北马家在穆斯林心目中的地位就全没有了。”

“可是他们怎么会和马匪打了起来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先看看再说吧。”

“那我回去叫弟兄们上来?”

“好的,快去快回,对了让雨田把那两挺机枪拿来,这回咱们可是发财了。”

原来是江海涛带着弟兄们出来跑到平时打劫的官道附近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一伙人在那里等着了,江海涛可是不干了,绿林道上哪有到别人家的地盘上做买卖的道理,传出去自己的浆糊地位就全完了,所以不由分说,带着弟兄们就把对方的队伍打了个对穿,虽说是趁其不备占了便宜,撂倒了对方一百多个,可是自己的弟兄也折了三十多,不愧是老江湖,一看对方不简单江海涛带着兄弟们就要撤,可是谁知道对方反应过来以后居然黏了上来把自己堵在这小高地上,江海涛真的后悔没把所有的兄弟都带了出来,此时此地连一个接应的人都没有了,“难不成江家的大旗要断送在自己的手里?”想到这里江海涛不由得心中一紧。

江海涛着急,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对面的山岗上有人比他更着急,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咱们的薛大老板,一边和李刚下着象棋,一边听着刘雨田汇报者战场上的情况。

“雨田,马家军的迫击炮没有炮弹了吧,怎么没有响了?来,报报他们的损失。”

“少爷,这都半个时辰没有打炮了,估计是双方带出来的炮弹都没有了,江海涛最多还有四十个兄弟,山下的马家军多一些,差不多还有一百五十多人。”

“你觉得是不是我们该上了?”

“少爷,我猜您是想捞点好处吧,我看还不是时候,估计江海涛顶不住下一次进攻了,看样子他带的子弹也没多少了,我觉得在马家军下一次进攻的时候我们在出手把我会更大一些。”

“好的,你注意观察吧。”薛枫越来越喜欢这个刘雨田了,这家伙居然能和自己想到一块去,在河西走廊打击老马家的队伍,恐怕除了几年前的红军也就是自己了。

薛枫正在正在窃喜自己当年在黑山堡收留刘雨田是多么的英明的时候,密集的枪声再次响了起来。

“少爷,老马家这回动了老本了,除了山地下那几个当官的连炮并都上去了!”

“是吗?这么给面子,弟兄们,上马!咱们也做回马贼!”说着翻身上马,带着八十多个枪手冲了出去。

山下的马家军营长马武正在想着“打下了山头是不是要把这些马匪统统扒皮抽筋来祭奠自己死去的那两百多弟兄,这次出来干了不少大买卖,打算着再干一次就带着弟兄们回兰州去,可是偏偏被一群不知死活的马匪给偷袭了,在这河西走廊有谁能让老马家的人吃亏啊?妈的,这次老子一定要灭了他们!”

马武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距自己不到四百米的地方突然冲出来一支骑兵,转眼间就杀到了自己眼前,把自己和手下的六个军官都抓了起来,至于正在进攻的队伍也突然间乱了起来,一起向山下奔来,原来他们最近抢掠的大量财物都堆积在山下。

江海涛也没有细想是怎么回事,总之自己得救了,抱起一挺带着还能动弹的二十多弟兄跟着马家军的屁股就冲了下来,这一下可好,没有了军官监督的马家军官兵马上就显出了本性,一百多人齐刷刷的跪了下来,把枪举到了头顶,一看就是专业级的人士。

“打扫战场!把他们的枪都缴了!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一起!”薛枫下着命令。

“多谢兄弟救命之恩!”面对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年轻人江海洋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身后的二十多人也都跪了下来。

“兄弟,来,快起来,这是做什么?举手之劳罢了”

“恩公,我江海涛在这西北道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今天这条命被恩公救了,今后鞍前马后全凭恩公差遣!”江海涛心里明白,“不说报恩,自己的队伍残了,还惹上了马家军,今后在西北绿林是混不下去了,眼前这人就是传说中的‘双枪夺命客’,既然自己吃不下他,那就和他一起干,凭自己的本事,不当马匪也不愁没有饭吃。

“兄弟,你这是哪里的话,见外了不是,大家都是江湖儿女,如蒙兄长不弃大家以后就兄弟相称了!”说话间薛枫也在盘算,“这人和他的手下都有一身好本事,要是拉到抗日前线去,个个都是好兵,可是这些人匪气难改,万一将来有跑回来做马匪怎么办?我一定要想一个万全的办法!”

“兄弟,你看我这些弟兄?”

“愿意跟着你我兄弟自然好,不愿意的发给路费遣散,不知兄长意下如何?”

“好!就照兄弟你说得去办。”

“对了兄长,我们带着这么多的‘土匪’俘虏上路是不是不太方便,您看?”说着指了一下不远处一百多马家军的俘虏。”

“没问题,我来处理!”江海涛心里不知把薛枫骂了几遍,“不放心老子!在这西北的地界杀了老马家的亲戚还了得?这样老子以后是回不了头了,妈的!不管了,为了我那一百多死去弟兄,干了”,转身带着手下把那一把多人押到旁边一条堆放死尸土沟前面,架起机枪没用两分钟,沟里就有多了一百多具尸体。看得薛枫也不由得生出几分寒意。

“兄弟!带着弟兄们到我的寨子去休息一下?”办完事的江海涛没事人一样的来约薛枫。

“好!全凭老哥哥安排!”

一行人跟着江海涛上了小白山的江家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