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回放] <鲜为人知的寂寞男人世界>

邱继军 收藏 1 28
导读:节日“养眼” 当年“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那“枯燥、乏味、单调”的军营生活,现在回想起来是那么耐人寻味! 时针倒拔到1971年的春天。我们部队奉命开赴到吉林省盘石地区施工。我们团的任务是修战备飞机场跑道。 工地坐落在偏僻的山沟里。我们驻扎在临时营建的山坡上,与兄弟陆军及空军地勤技术兵种毗邻。部队驻扎后,战友们环视一下四周,火热的心立马凉了半截。那无奈的小草掩盖不住大山袒露的胸怀;那一眼望不到边的飞机跑道基础,好像吃不饱的巨龙吞噬着刚刚铺就的沙石。兄弟部队的战友们有人竟肆无忌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节日“养眼”

当年“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那“枯燥、乏味、单调”的军营生活,现在回想起来是那么耐人寻味!

时针倒拔到1971年的春天。我们部队奉命开赴到吉林省盘石地区施工。我们团的任务是修战备飞机场跑道。

工地坐落在偏僻的山沟里。我们驻扎在临时营建的山坡上,与兄弟陆军及空军地勤技术兵种毗邻。部队驻扎后,战友们环视一下四周,火热的心立马凉了半截。那无奈的小草掩盖不住大山袒露的胸怀;那一眼望不到边的飞机跑道基础,好像吃不饱的巨龙吞噬着刚刚铺就的沙石。兄弟部队的战友们有人竟肆无忌惮地光着膀子,飞车运送石料……呀!原来这里竟然是男人的世界呀!

健康的战士,也是处于青春期高潮的热血男人,这种“白天兵看,晚上看星星”的“单调”军营生活,潜移莫化地暴露出了战士们心理上的躁动。为此,我还惹过几次大祸。

刚刚施工不久,我就被团政治处抽调到电影组当广播员。主要任务是在工地营区,利用早、午、晚饭前饭后时间广播一些连队战士来稿,表扬好人好事。一个星期天,不少战友找到我,说太寂寞了,这山沟也出不去,你这有没有好歌给我们放一放,过过文化生活。我不假思索地从柜子里翻出一大堆唱片,专找好听的给战友们放。唱片里的歌曲通过扩音器大喇叭,悠扬地传遍整个工地。休息的战士们成群结队坐在山坡上,一边享受阳光的沐浴,一边欣赏着美丽的歌声。我不辞辛苦地整整播放了一天。战友们都感激地说,这一天像过节,太幸福了。晚上,政治处张主任把我喊到他的办公室,严厉地批评了我:“这是用什么思想,影响、带动部队的政治问题!下不为例!”我这个小兵让那么大的官训了一顿,心里不服,但又不敢顶嘴。回来后,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终于寻思明白,原来我播的歌曲大部分是女高音歌唱家“文革”中唱的革命歌曲,歌曲倒没啥毛病,问题是我胆敢把女高音“引进”营房,那不是分散和消磨部队官兵的战斗力和革命意志嘛!

接受这次教训,无论战友们怎么恳求我,我都坚持“革命原则”,一概拒绝。

又是一个星期天。我见实在没啥播放的,就找出毛主席的“老三篇”唱片播放。放着放着,我突然发现我工作的广播室前后窗户围了许多战友,争相向屋里观看。我毛了,他们看啥呀?我赶紧出门,一问,我差点笑抽过去。原来,战友们听到朗读的“老三篇”唱片是个女的,以为广播室来了女播音员,都来一睹为快。我赶忙关掉机器,把战友们轰走。心中窃喜,多亏首长没发现这一幕,要不然,我又要挨训哩。

部队在山上施工,因“单调”生活,没少出笑话。营区如果突然出现一个女人,战友们立即睁大眼球,背地里争相传诵,“葱花来了”。这些少得可怜的“葱花”,大部分是干部或战土家属来探亲、探望的。 这些“葱花”到了营区就“倒霉了”,要超负荷地轮番地甚至重复地接待战友们的“看望”,那热情劲简直让“葱花”们受不了。晚上了,不能及时入睡;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那些热辣辣的眼光……

一次,召开全团指战员大会,团长还下令,封锁各连队望远镜。团长说“拿着望远镜,专门往村里望,没安什么好心……

一晃一年,热火朝天的施工终于让战友们盼结束了。我们回到离县城8华里的营房,正好赶上过春节放假五天,不少战友足足上了五天街。我好生奇怪,部队什么都供给,老上街买啥呀?有战友神秘地嘲笑我:“傻”!连上街“养眼”都不懂。我晕!

部队首长发现苗头,命令各连队控制战士上街。因为那阵子部队备战备荒、反修防修、准备打仗这根弦崩得可紧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