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七.铁血之路. 201.为了标准世界[上]

7821144 收藏 4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URL] [内容简介] 先不谈重兴皇帝的决定,知道YF要求的其他高层人物个个都气坏了,不乏脾气暴燥之辈提议不惜一切与YF开战.既然混成高级官员,理由倒不鲁莽,中华帝国只要对采取守势,YFE三国还能怎么样不成? 没有谁去支持这几位说气话的人,众人对重兴皇帝的眼光均钦佩至极,重兴皇帝在大计上从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先不谈重兴皇帝的决定,知道YF要求的其他高层人物个个都气坏了,不乏脾气暴燥之辈提议不惜一切与YF开战.既然混成高级官员,理由倒不鲁莽,中华帝国只要对采取守势,YFE三国还能怎么样不成?

没有谁去支持这几位说气话的人,众人对重兴皇帝的眼光均钦佩至极,重兴皇帝在大计上从来没错过.他说石油的消耗量将越来越大,最终会达到一个天文数字.看到耗油机械[如汽车]前景的高官们都能估计到石油的宝贵.说中华帝国的石油资源并不丰富,众人在为子孙后代担心.说中亚是世界油库之一,众人又为子孙后代心痒难搔.所以,为了资源与E国在中亚决出胜负已是帝国大计之一,不能轻易改变.这要是与三大强国动起手,必然要忙着自保,敌人吃再大的亏,自己也是个亏,这种战争不能打.

不过,绝大多数人虽然不愿走极端,却不可能不生气.他妈的,以为中华帝国还是满清吗?还提无理要求,不怕撑死你个孙子?

国家战略决策委员会,在京委员齐聚商讨对策.出于民族习惯,大多人选择与YF有策略的针锋相对,三点要求一个也不能答应,强大的中华帝国丢不起这个脸,不能一受压迫就低头,底限是可以与YF进行一场战争,目的是让YF知道,中华帝国有实力不怕威胁.当然,策略性要把握好,战争规模一定要控制好.

众人或愤怒或激昂,虽着毫无益处的官场规矩越来越少,载镔从来不认为皇帝就该第一个发言,帝国官员不再刻意隐藏自己,各种建议纷至沓来.多数建议根底都是决不妥协.不走极端不代表中华帝国怕了战争.

这不是冲动,实在是刚刚结束的满清受到太多欺侮,而在坐诸人都是从那时代过来之人,有了底气后,对无理要求有着无比强烈的排斥感,甚至于有些病态.原史中国建国几年后出现了”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之言,其实也来自于这类病态排斥性.载镔对此有几分欣赏,但不值得鼓劲,评价是”不正常的正常”.很好,在坐者没有全部患上这种”不正常的正常”的病症.最信任载镔的翁同龢曾国藩是其中之二.一直若有所思,甚尔几次欲言又止的科技部门领头人徐寿是另外一位.

接着,侃侃而谈的众人也发现了皇上一直笑而不语,渐渐停止了探讨与争论,眼光转向主位,等待着一向知真见灼的皇上发言.

一见冷了场,载镔开口了:”怎么了?诸位继续啊,我很想再听下去!”

刚才侃的最凶的一位赶忙起身回道:”请皇上恕罪,臣等刚才妄言了.还请皇上指点.”

“指点谈不上,诸位建议都很好,都有可取之处,只是我国还不能与YF翻脸,忍辱负重一次还是有必要的……”

话音未落,众臣齐呼:”恭听皇上教诲!”

“好啦好啦,又来这一套.我的才识能教诲诸位吗?”

曾国藩起身说道:”万岁此言有对有错,却肯定过于谦虚了.要说谈吟诗作对,您的确无以教臣等.但谈到国家政策,”教诲”二字您当之无愧.”

“曾帅过奖了,与诸位一样有可取之处而已……”

翁同龢笑道:“非是臣等恭维,是万岁定要谦逊.万岁,对YF之要协,您心中定当有了对策,不说教诲,您就给臣等解惑,臣等洗耳恭听.”

“呵呵,好好,我就谈谈自己的看法和建议供诸位参考补充.这看法吗是对在坐诸位的看法,我很高兴看到诸位强烈的民族自尊心.没有这种自尊心,就会认定谁强谁弱,对强者退步,对弱者骄狂.其实,世上哪有强弱呢?奋勇抗争,弱者不弱.屈服退让,强者不强.而今我中华帝国,既不弱,也不缺勇,何事不可为……但是,自尊心过强,就有刚愎自用之嫌了,就会忘掉不该忘的策略,陷进死胡同,诸位说呢?”

众人大多沉思起来,思索着什么是过强的自尊心.刚才也有与YF策略性开战之心的原大学士文祥迟疑着问道:”万岁的意思是……满足……哦不,部分满足YF之愿?”

“对,部分满足.文大人这四个字用的很恰当.人家说什么是什么,与我中华强国身份不符.完全不同意又得不偿失,现实可比面子重要.当初,咱们不也帮着D国打F国吗,还搞到了几亿战争赔款.世上没谁无懈可击,这不,人家来找中华帝国麻烦了……嗯,部分满足四字出来了,以诸位之才,心里肯定有个打算了……”

“是满足YF一个要求还是两个要求?还请皇上明示.”

“那就让我们一一分析.其实,诸位的确是自尊心过强,也有时间舒缓怒气.也许过几天等气消了就一切都看明了.YF只是选了最敏感的时间发难,就那三个要求本身,虽说无理却不过份,还是有商有量的,这是因为YF不敢把中华帝国逼急了.我国真要鱼死网破,YF当会退让,因为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不做亏本儿买卖,这一点上,西方人的算盘更精.”

第一责任人翁同龢奏道:”万岁此言也不尽然,YF要求延长琉球合作期是想维持一个敌对中的交流窗口,并更好的维护在倭利益,这情有可原.要求购买我国最先进的军事技术,虽然贪婪,总算是购买,也说的过去.但YF竟要求我国退出克什米尔和北越,此等要求怎能说不过份?为此,我国绝对有与YF打一仗的必要.”

“哈哈哈……翁师傅,这个问题太简单,您不过是要从我嘴里证实而已.咱们不可能答应YF的就是这个要求.不过,照我说,完全可以为了华Y友谊或者世界和平需要什么的,让咱们的军队适当退个十几里路吗,啊!”

众人轻笑声中载镔继续说道:”至于说到琉球问题,可以说是个实力问题.不像陆地上,帝国国防军打陆战怕了谁?我们想退缩,那冯老将军和韦司令也不同意,因为我军已是中南半岛的主导者之一,何况小小克什米尔,驻印Y军根本翻不了天.可是,黄翼升等海军将领只要脑袋没发昏,不会有陆军那么大的信心.战胜了E国远东舰队又怎么样?E远东舰队只是数量不少,综合实力不过与F国远东舰队实力相当,比Y国远东舰队差了最少一个档次.而实力仅是其一,中华海军是首次利用新思维新战术加新武器系统战胜E国海军,占足了出其不意的优势.可现在,出其不意已经不存在了.

不错,YF海军拼着损失占领琉球群岛,从长远来看,他们也没有坚守的实力.可这又何必呢?我们完全可以答应续约两年的要求……”

“可这有损国体……”

“是啊!”载镔一声长叹:”不论怎么自我解释都有损国体,也许是我太注重利益了,总觉得YF难以利用琉球针对我国,不过是拉着我国做同伙维护在倭利益.自尊,自尊,我不知道怎么定位自尊!要不,退出北越和克什米尔?”

老帅曾国藩立刻出言反对:“不行!万岁,如您所言,就将琉球协议续签两年.除了自尊之外,琉球是中华领土,其它一切问题可以自我消化.但退出北越则有失信于人之险,对我国在中南之主导地位有碍,日后再获取信任就难了.万岁,巨大的利益……比过份自尊重要.为自尊丢掉太多,将来想维护自尊也没实力维护了.”

翁同龢表式赞同:“万岁,曾帅说的对,臣等愿为将来有限放弃自尊.那YF也没在琉球问题上咄咄逼人,除了续约,没提其它条件,说来说去不过是为了拉我们当帮凶.而我们要压制倭国,何尝不需要YF当……这个帮凶呢?”

“北越和克什米尔是趁机要协,琉球协议是利益需要,让我们出口军事技术是他们的目标.就我想来,YF应该没指望要协能得逞,不过是漫天要价罢了,我们不同意,YF也不至于过多逼迫,毕竟,还要防着D国的YF也不想与中华帝国开战.而续签琉球协议对YF有利,对我国利弊参半,YF当认为我们为了对E战争会做出妥善选择.”

“这个弊是不是YF会趁此控制倭国?”

“不错.但有没有琉球,YF都有控制倭国的能力,我怀疑倭国甘于被部分控制以图发展,因为倭国没能力以YF为敌.它要扩张到大陆,敌人只能是中华帝国.而YF等国,现在是不会直接与中华帝国为敌的,那种战争他们打不起了.”

“万岁不是正希望倭国敢于挑战中华帝国,以有一举降伏倭国的机会么?”

“不错.所以,我愿为了更大利益,为了更有自尊,续签琉球协议.但不能自欺欺人,没有倭国因素在内,以我的性格,也会选择暂时忍气吞声.”

“然后您再找回自尊?”

“哼哼,不找回面子就不是我了……”

翁同龢做为总理大臣及时开口:”万岁的分析极其精辟,微臣钦佩之至.诸位同仁对此两点还有何建议否?”

众人摇头,之后有人发问:”万岁,您只分析了两点,还有那军事技术出口的事怎么说呢?”

载镔不答反问:”诸位对此怎么看?”

纷嚷中有闭口不言的,但开了口的无一例外,全部不同意将自家的先进技术出口.有人说了:”师傅给徒弟留一手不好,对外国人留一手那是天经地义.”

那不是不能说出口的话,所以大家都听到了,绝大多数人颇以为然,包括才干才华一向令人钦佩的翁同龢曾国藩.这又是个民族特性,一时改不了.

需要留一手吗?

当然要留一手.国与国之间的交易并不是传承性的文化,特别是杀伤力极大的科技交流,根本就没有朋友一说.可是,留一手不是死抱在怀里不放.中华民族今几百年之所以落后了,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死抓着老祖宗留下的财富.我们的祖宗是那样的伟大聪慧,给后代留下了太多财富,养出了一群吃老本儿的懒惰后代.后代当然应该为祖先能领先世界几百上千年而骄傲,但虽着世界的发展日新月异,领先世界太多已不可能.中华民族不能再做最前面那道巨浪,应该致力于成为制造浪潮的风.

哎,习惯性思维,聪明能干的中华民族精英一样不能免俗.幸运的是,中华民族的骨子里虽不乏种族歧视,认为自身所有至高无上,却从不排斥外来文化.正是这种宽容吸纳,才有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

载镔看看从头到尾没有出声的徐寿:”徐院长,您怎么闷不出声啊?”

“回万岁,臣是您所称之科学研究者,不懂政治,不敢妄言.”

“呵呵,什么不敢妄言,我看您是胸有成竹啊!”

“哦,万岁过奖了,胸有成竹的是您.微臣的确不敢就琉球北越等地胡言乱语.但您当年坚持在国家战略决策委员会里给科技届留两个名额,微臣有幸成为其中之一,现正等着您关于技术出口的高见呢!”

“是我要听徐先生的高见.”

“不敢,微臣所想应与万岁差不多,但肯定没有万岁的想法高明.”

两人不断打着哑迷,互相从对方眼中看到所想一致.可是其他人不知怎么回事,看着皇帝陛下一脸神秘莫测却不想明说的样子,众人将矛头对准了徐寿.几个急不可耐的家伙几乎要亲身抓住徐院长逼问.

“别别别,诸位大人莫急.其实从我这只有一句话要告诉诸位,那就是咱们肯定要出口军事技术.不但出口,而且对方看中什么咱就卖什么.当然,不能把所有家底儿嗯部抖落出来,哦,这是说质量,不是说数量.也即是说,数量越多越好,就怕人家看不中.而万岁的想法要比徐某细致入微的多,诸大人还是请教万岁更好.”

总体来说,在场者个个都是老狐狸,其中最嫩的是十七岁的载镔,最木的是科学家徐寿,却偏偏是这两人最明白技术输出的内在涵义.不过,既然是一群老狐狸,回味儿的时间也快,一时无法理解透彻,但能抓住一丝苗头.就如翁同龢转着眼珠问徐寿:”徐院长,给个重要提示先.”

嗨,中华帝国高层人士间的言谈都给载镔带坏了.连翁师傅如此文化大家,偶尔也在破坏语法,不管主谓宾了.

徐寿忍着笑说:”诸位都知道科学院里有个国家标准委员会……”

翁同龢等人闻言即再次沉思起来,徐寿接着点题:”我国要成为国际标准的领导者,不输出技术,哪来的国际标准?怎么控制对手?”

曾国藩老当益壮起来,三步并做两步窜到徐寿眼前:”怎么控制?”

徐寿伸手示意载镔:”那您就要去问万岁了,此等阴人之术,再下......”

大家的目光齐齐转到皇帝身上,载镔赶紧主动起来:”诸位可别全听徐院长的.以我国目前的科技水平,走在别人前面搞个所谓国际标准出来并不难,怕就怕在那”国际”所含范围太小.至于说到控制谁,那可就难了.弱小控制少了没大用,强国不一定跟着咱们走.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对不对?”

有人提出异议:”万岁,微臣愚钝,对”标准”二字理解不透.只知无论如何是先将我国之先进技术输出,却不知道如果将对手限制在此标准之内.最难办的事,您如何使对执行我国所定标准,难道他们不能制订自己的标准吗?”

“这问题问的好,应该是大家共同心声吧?”

话音刚落,连徐寿都点了头.是啊,如何才能使中华标准通行世界呢?

众人满心期望中,载镔却一盆凉水浇下:”其实,只要世上不止一个强国,只要其它强国不愿受到控制,那么世界上就不会只流通一个标准……哈哈哈,诸位似乎很难受?不必如此,只要世界上还有国家形式存在,一个标准就不可能实现.可强大标准却能控制弱小标准.但此中有个必然前题,那就是强大何以强大?”

“强大何以强大?”

“对,一定要搞清强大何以强大.还有,不谈所谓标准,只说输出技术后,我们会失去什么?会得到什么?又怎样利用得失?”

仓 又是翁同龢成为代表:“臣等对失去什么倒是知道一些.列强得到我国先进技术后,军力会有所增长是其一…….”

“翁师傅,先进武器能代表一切吗?”

“自然不能,还要知道怎么用?”

“那您认为以YF的军事与科技实力,会不知怎么用先进武器?会研制不出先进武器?”

“时间而已!”

“是啊,不过是一段时间而已.就造船业而言,我国的基础主要来自内战中的M国.军用船舶制造技术主要来自于D国,但我们现在超越了他们,所以,YF等国需要得到我们的技术.如果我们敝帚自珍,不愿交流,以YFD等国的工业与人才基础,难道就不能再次跃居我国之上吗?反倒是交流起来才能使各国跟着处在领先地位的思路走,使主流技术控制在我们手中.大家要知道,现在不是我们领先世界几百年的古代,中华帝国不再是那个连背影都难以看到的被追赶者.事实上,我们的总体科技水平还比不上另几大强国.占了先机并不能领导标准世界,我们必需就是先进的代表……”

翁同龢的话半开玩笑半认真:“呵呵,万岁,您的话一如际往,总是那么……杂乱.不过,微臣听懂了,想来各位同僚也懂了.现今想听听万岁对技术输出有何策略?”

“我说了,YF等国要什么给什么,但怎么给?给多少?什么价?如何执行?等等等等,要我们说了算.当然,制订一个国际标准,不能一蹴而就.对手不答应我们的条件也无需强求.完全可以让YF这样的强国与我们对等交换.”说着话,载镔在尴尬的苦笑,自己的发言的确做不到条理分明,好在听讲的都是举一反三的精明人,不算大毛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