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字略读

俯察“无”字,感慨系之,拜以斧正。

《说文》“无,奇字無也。”“丰也。从林,从大,数之积也;林者,木之多也。”此处将“无”作形容词用,表示丰、大、茂等意。“无”包罗万象。

《周子•太极图说》“無極而太極。”周敦颐论证“——太极本无极也。”朱熹云,无极是太极的形容词。 陆九渊云:在太极上摆个无极是“叠床架屋”。不管是谁的注释,共通的一点均将“无”与“太”同等看待,“无”就是“太。”“无”作为一个副词形容“极”的元本性、终极性。“无极”“太极”一般又被看作是道教的术语,并称宇宙的两个境界——阴阳、天地等。“太极”也是易辞的最基本概念,《系辞》:“《易》有太极(也可理解为‘无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无”也能“吉凶生大业”。 总之,“无”与“极”有天生的定语性瓜葛,共同体现出“极”的元本性、终极性,是一可名可道体。

《尔雅•释诂》“——虛、無——閒也。”《康熙字典》注:“虛無皆有閒隙。”《尔雅》解释,间,“代也。”由是“无”即“间”,“间”即“代”,“代”而生更、替、变、化、等意。“无”在这里成了一个动词,演示着一种万物变化更替的过程。

《老子》“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这里的“无”以名词出现,指的是一个本体。依这一命题,下一个逻辑推理应是:“有生于无”则无必生于有,“无”是“有”的另一种人的感官所不及的存在形式,是一种有赖科学实验不断发现和形上学能意会得到的“有”。

王育说,“天屈西北为无。”此处的“无”被组合为名词性词组,表达一种天文景观——日出日落,是一带有规律的变化过程,无与有在不断交替变更。事实上,东半球的“天屈”乃是西半球的“天全”,古人不知,跑到另一端而已。

《书.益稷》“懋遷有無化居。”懋通贸,懋遷即贸易。化居,《史记》作徒居,迁移积居的货物。孔传“勉劝天下,徙有之无,鱼盐徙山,林木徙川泽,交易其所居积。” 晁错曰:“尧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而国亡捐瘠者,以畜积多而备先具也。” 懋遷句最出色的意义在“化居”,将“有”化居为“无”,可人而得之,无而为有,极富资本色彩。今人有将此句臆解为中国最早的平均主义宣言,认为“化居”实为“化平”(大跃进时称一平二调,现在称社会主义有能力集中力量办大事),是耕农对天理的自然理解。

《说文》“无,逃也”。此处将“无”表述为逃跑的动作,但不代表动作本体的消失,只是一种暂时现象或某阶段的结果,或没有的另一会意。

从无”字的产生源头看,一说甲骨文“无”字形像一个人持把在跳舞。卜辞、金文中“无、舞”同字,本义:乐舞。另一说甲骨无字形是右手伸出来就是“有”,把“有”字去掉一半就是不完整的“有”,就成了“无”、“亡”。甲骨文中两个形状不同的“无”字孰与先后?恐怕要测测出土断层或做了碳14才能搞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即那时的先人们已将“无”同两个概念联系在一起,一个是“舞”;另一个是“有”少了一半。

“秦時始以蕃橆之橆爲有無之無” (《艺苑雄黃》)。又《集韵》:“無或作橆。韻會,𣞣本古文蕃𣞣字。篆借爲有無字。李斯變隷變林爲四點。”如此看,将“无”从字型上与“舞”最终剥离当在秦统一文字之时,功在李斯。这又提出了一个问题,在理解先秦的文献时,是否应该注意甲骨、金文“无”的意解?或者至少要顾及到这方面的意思。

先人尚巫,到了青铜晚期国家早熟于中国,“凡国之大事,先筮而后卜。”舞是巫与与上天、先祖沟通的肢体语言,牲以诚奉,舞以灵通,有巫必舞。庞朴先生(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等职)称,他找到一块名为《桓子孟姜壶释文》的铜器铭文拓片,里面有三个“无”字,分别代表三种意思。无有、跳舞和巫,三个“无”字都是用一个字。(网上可查)一字三用,与其说是勤俭节约的好习惯,亦或文字发明速度赶不上趟,不如说是巫(舞)所祭祀的对象就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而又无时无刻不存在的且能决定一切的“无”。这个“无”就是上天或祖先,“无”成了神的代名或神的替身。

巫即祭祀,“凡治人之道,莫急于礼。礼有五经,莫重于祭。夫祭者,非物自外至者也,自中出生于心也,心怵而奉之以礼。是故,唯贤者能尽祭之义。”( 《礼记》)“祀,国之大事也,而逆之,可谓礼乎?”(《左传》)“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膰,戎有受脤,神之大节也。”(《左传》)凡此经典所至,祭祀(巫)无不威风凛然,不仅是国家的头号大事,还是王权的最高象征。将之一切归于礼,子曰“克己复礼,”便不难理解“礼不下庶人”经由此出,仁可施之而权不予之,是故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臣。如此这般连贯下来,那个巫(舞)所祭祀的“无”如何了得?子曰:“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余曰:“舞”尚如此,“无”况其凶?

文景之治被喻为经典式的无为而治,老道之优秀践行代表作。点击扼要,无非:正经界、躬农本、减刑赋、靖四夷,公务费开支删奢就陋,第一夫人不着拖地长裙,霸陵略珍宝以为坚固防盗,曲多嘴挑刺的贾宜于长沙,借削蕃的晁错平七王之乱,再掺以装聋哑、木纳发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而后定制,于是兵不血刃而未央宫固矣。无为乃惠民之策,若水从流,施仁为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