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睡着的水 第十章 铜墙铁壁 122

狼牙2005 收藏 12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size][/URL] "宝哥,大陆公安真的那么厉害吗?"一个长头发问。 "大陆公安?!"墨镜宝哥扶扶自己鼻子上的墨镜,"想当年我在大陆,那是把公安打得屁滚尿流啊!我在大陆犯第一个大案子的时候,那是出动遍城警力追捕我啊!公安拿着冲锋枪,我拿着手枪,那是一场混战啊!最后怎么着,你宝哥我不还是全身而退?!" "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


"宝哥,大陆公安真的那么厉害吗?"一个长头发问。

"大陆公安?!"墨镜宝哥扶扶自己鼻子上的墨镜,"想当年我在大陆,那是把公安打得屁滚尿流啊!我在大陆犯第一个大案子的时候,那是出动遍城警力追捕我啊!公安拿着冲锋枪,我拿着手枪,那是一场混战啊!最后怎么着,你宝哥我不还是全身而退?!"


"宝哥你好厉害啊!"另外一个黄毛激动地竖起大拇指,"那大陆武警呢?武警你怎么对付的?他们可是有小炮的,还有火箭筒?"

"武警?!"墨镜宝哥激灵了一下,随即咽口唾沫声音有点发虚:"武警啊?--宝哥,宝哥全毙!"

"对了,大陆还有国安呢!"长头发又着急了,"国安厉害不厉害?"

墨镜宝哥额头都出汗了,声音更虚:"国安……国安……"

"是啊,国安!国安厉害不厉害?"黄毛也着急了。

墨镜宝哥刚刚鼓足勇气想吹牛,一辆黑色奔驰径直开来停在他们身边。所有的蛊惑仔都惊讶了一下,随即围上去。车窗慢慢滑落,露出王斌戴着墨镜的脸。他冷冷看着这些蛊惑仔,墨镜宝哥腿都软了拉住黄毛和长头发:"你们别过去!惹不起的……"

"喂!你混哪里的?这里不许停车!"一个花衬衫拍拍车头,"谁让你们到这儿来的?"

"大路朝天,不是让人走的吗?"王斌下车冷冷看着他们。

"我们社团在开会,你们赶紧走!"花衬衫起脚就要踹车门,王斌突然色变一个弹踢直接踢在花衬衫膝盖上。花衬衫捂着膝盖惨叫一声倒地,所有的蛊惑仔都围上来拔出刀子铁棍。戴着墨镜的雷鹏下车,直接一拳打在对面冲过来的蛊惑仔脸上,劈手就夺过对面人的铁棍,他是专业格斗运动员抡起来呼呼带风。一片噼里啪啦,四面都是倒下的蛊惑仔和乱七八糟的械斗武器。雷鹏收手,把铁棍丢在地上不屑地冷笑:"就这个也敢出来混?--你们是黑社会?我比你更黑!"

站在楼道口的一个冷峻的壮汉慢慢走过来,从背上慢慢拔出雪亮的西瓜刀。王斌看着他过来,突然抽手从怀里拔出乌黑的手枪对准他的鼻子。壮汉一愣,这破坏了香港社团之间的游戏规则。西瓜刀自然当啷一声落在地上,他举起双手:"兄弟,玩大了。你们混哪里的?"

"这个答案,你没资格知道。"王斌嘴角挤出一丝冷笑,"带我上去,我要见侯伯。"他翻过来这个壮汉,枪口顶着他的后脑勺:"让他们都闪开一条道,不然我让你脑袋开花。"

"兄弟,拿好你的枪小心走火。"壮汉语气平缓,"你最好想明白,你在招惹谁。"

"就是华山天险,今天我也要辟开一条道!"王斌抵住他的后脑厉声喝道。

"这里不是阎王殿,胜似阎王殿!"壮汉冷冷地说。

"那么就让我来跟阎王爷过过招,痛打黑白无常--走!"王斌一推他,壮汉慢慢往前走。两边的蛊惑仔都闪开:"九叔,九叔……"王斌推着壮汉进了楼道,雷鹏抱着肩膀站在楼道口,冷冷看着他们:"谁想上去,先干倒我。"

墨镜宝哥往人后面躲,还是被雷鹏看见了。雷鹏冷冷笑了一下:"乌龟配王八!"墨镜宝哥不敢说话,雷鹏也没搭理他。

临时指挥部的别墅,冯云山系着领带下楼:"让雷鹏开车出来,我要去见个客人。"楚静为难地:"冯局长,雷鹏不在。"冯云山脸色一变:"王斌也不在?!"楚静只好点头:"是!"

"胡闹!"冯云山大惊失色,"他们是不是去找老侯了?!"

"是。"楚静低声说。

"不知道轻重!"冯云山急了,"无组织无纪律!那是什么地方,能随便闯的?!你赶紧去开车,我们马上过去!"

"雷鹏的身手不该有事吧?"楚静小心地问。

"我不是怕雷鹏出事,我是怕他们惹事!"冯云山气得手发抖,"给老侯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他们俩!但是江湖中人最看重的是个面子,今天我们不给他们面子,就等于把他们往军情局那边推了一把!这是我们要争取的稳定香港社会政治稳定的重要因素,他们怎么这么糊涂?!如果出事,那不是我们丢人,是祖国丢人!他们怎么这么不明白?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俩?!"

楚静不敢说话,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冯云山叹口气抓起电话,楚静赶紧出去开车。

香堂里面,额头冒着冷汗的侯伯受刑结束正在冷静地穿外衣。头目们都围着门口站着,显然已经知道有人闯进来了。大飞叫嚷着:"侯伯,你下命令!我砍死这两个放肆的小子!"大家都是群情激昂,侯伯却很冷静。

咣!门开了,壮汉被推进来。王斌戴着墨镜拿着手枪顶着他进来,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大飞想冲上来,被几个头目抱住,他声嘶力竭地喊:"我操你妈!老子干死你!"王斌冷冷地看着他枪口慢慢放下,环视着香雾缭绕的房间。侯伯一个眼色,都安静下来。

"这位兄台,敢问有何贵干?"执法长老开口了。

"我有几句话,想跟这里的兄弟说。"王斌把枪扔在桌子上淡淡地说,"枪里没有子弹。"

"关公在上,敢问兄台闯我们香堂是什么意思?莫非真的把我们社团的规矩当成纸糊的?"执法长老冷冷地说。

"你们都拜关公,我想问关公保的是哪一家?"王斌问。

"汉室正统--"执法长老扯着嗓子说。

"何谓正统?"王斌看着执法长老问。

"皇叔刘备刘玄德!"执法长老厉声说。

"刘室为什么是正统?"王斌淡淡一笑,"汉朝以前呢?秦始皇嬴政算什么?汉朝以后呢?那些历朝历代的皇帝算什么?到底哪个朝代是正统?你能告诉我吗?"

执法长老被噎住了,他瞪着眼睛半天:"谬论!关云长忠心护主,千里走单骑!是人之武圣,千古英雄!"

"对,我没说不是!"王斌看着大家,"关云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英雄,永垂青史!--但是,他为什么保汉?仅仅因为汉室是所谓的'正统'?我以为不是!--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军阀混战百姓受难,国家安定统一是民心所向,关云长挺身而出桃园结义是顺乎民心的大义!而不仅仅是为了保护某个所谓'正统'统治集团的利益,民心才是真正的正统!"

头目们静静听着,大飞叫出来:"一听你就是共产党!你这是在给我们洗脑!弟兄们,上!"

"我看看,哪个敢动我?我今天来,就是打算闯一闯这个香堂!"王斌淡淡一笑,"不错,我是共产党!而且我们一家都是共产党!--但是我问你,我说了一句共产主义的口号了吗?我还是在这里给你们灌输什么政治理念?完全没有!我在跟你们说道理,我不知道你们社团是不是根本容不得别人说道理?如果是,那么你们就干脆不要叫什么社团了,你们跟街头的混混没任何区别!"

"现在香港还是英国的,不是你们共产党的!"大飞怒火中烧,"你不要在这里如此放肆!"

"你再说一次,香港是英国的?!"王斌怒视大飞,"关公在上,你告诉他--香港是英国的?!你们哪个现在站出来告诉关公,香港是英国人的?!"

大飞被打了一下一样,呆了。侯伯脸上也被刺了一样,肌肉哆嗦一下。所有人都不说话,看着王斌。王斌看着侯伯:"侯伯,晚辈斗胆闯香堂,就是想问诸位弟兄一句--香港,到底是不是中国人的?!"

"是。"侯伯开口了。

"我们脚下的土地,和大陆、澳门、台湾一样都是中国人的!都是中华民族的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丢失一寸都是愧对列祖列宗!也愧对关公!"王斌冷冷地看着大家说,"民心,什么是民心?--我以为香港的民心和大陆澳门台湾的民心一样,那就是祖国统一,安居乐业!其余的都是后话,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国,兄弟闹家务还谈什么安居乐业?!"

侯伯看着王斌,淡淡地说:"年轻人,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是杜先生的门生,要遵从杜先生的教诲!--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军情局是我们的老朋友,戴老板和杜先生的关系那是雷打不动的!"

王斌笑了:"但是杜先生自己是怎么说的?侯伯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吗?军统利用杜先生作了多少事,可谓说立下汗马功劳!但是关键的时刻,谁抛出来作替罪羊?!--杜先生怎么说的?--'我就是国民党的一个夜壶,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用,尿完了直接踢到床底下!'"

侯伯脸上的肌肉又抽搐一下。

"远的不说,刺杀江南案,军情局又是怎么对待为他们手上染血的江湖社团的?"王斌冷冷地说,"你们难道不知道?!竹联帮是岛上数一数二的江湖社团,本来可谓是如日中天!结果呢?为军情局当杀手,去美国杀一个无辜的作家!然后呢?竹联帮在一夜之间被扫荡,几乎荡然无存,帮主等弟兄全部被扣押判刑当成替罪羊!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竹联帮吃饱了撑的去美国暗杀一个华裔作家干什么?!诺大一个竹联帮,那么好的一个局面,全部烟消云散!--而这,就是你们念念不忘的江湖同盟军情局干的好事!"

侯伯不说话,眉头紧锁。王斌环视着满屋子的江湖人物:"你们都是出来混的,出来混的都是一个义字当先!试问你们哪一个换位想过,如果你们也为军情局卖命遭到这个下场,你们该怎么面对'义'字?!真的在共产党的地头闹事,军情局管得了你们吗?!先不说他们到底有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我就问--你们哪个跑得了?!我且不说共产党的手段,你们就是跑到天涯海角背井离乡,即便可以逃掉法律的制裁,但是你跑得了你自己的良心谴责吗?!--别忘记,你们都是中国人!--我不作什么共产主义宣传,但是大陆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就是祖国统一大业的一部分,这是在哪个角度都站的住的!现在香港要回家,有什么事情等回家以后一家人坐下慢慢谈,不要阻挠香港回家!这是大是大非的原则!--你们出来混可能是生活所迫,但是背叛祖国,关公也不会宽恕你们!都自己想明白了!"

侯伯看着王斌,眼中流露出欣赏。王斌转向侯伯:"侯伯,该说的我都说了!香港回归祖国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谁在这个时候闹事,谁就是不顾民族大义!谁就是民族的罪人!不仅我们共产党不容他,凡是炎黄子孙都不能容他!就是死了,他的灵魂也得不到关公老爷的宽恕,将是游荡异乡的孤魂野鬼!"

侯伯看着王斌,淡淡地说:"后生,你的口才很好。"王斌抱拳:"谢侯伯!晚辈闯了社团的香堂,今日之鲁莽必将付出代价!为贵社团的威望,晚辈个人甘愿接受社团处分!请侯伯下令!"

侯伯看着王斌,转向执法长老:"传令。"

执法长老颔首:"请侯伯示下。"

"从现在开始,都给我规规矩矩。"侯伯面无表情,"谁敢在这个时候闹事,按照背叛社团执行家法!"

"得令--"执法长老抱拳。

侯伯转向王斌:"按照你的身份,你不应该和我这种人称兄道弟;但是我欣赏你,今日我与你义结金兰!赏脸的话,请!"

王斌一愣,这种事情是必须报告上级批准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是无法报告了,只能自己当机立断。他抱拳:"谢侯伯厚爱!晚辈才疏学浅,不能与侯伯称兄道弟!还望侯伯海涵!"

侯伯脸上有一丝遗憾:"是因为你是共产党?"

"晚辈不是江湖中人,侯伯慧眼!"王斌低声说,"此事未经请示,晚辈自己不敢作主。"

侯伯很遗憾,点点头:"你不是我社团的人,是我终生的遗憾。我若生子如你,社团将不会是今天。看不上就看不上吧,我们不必勉强。"

"侯伯千万别这么说,晚辈心中无比惶恐!"王斌急忙说,"既如此,晚辈斗胆恳请侯伯宽恕晚辈方才无礼!"

"你答应了?"侯伯颔首笑道。

"侯伯,请!"王斌抱拳道。

楼外,两辆奔驰轿车疾驰而至。第一辆车下来的是徐公道,他冷冷看着这些蛊惑仔,用粤语说:"告诉侯伯,老徐要见他。"

冯云山和楚静在第二辆车,他下车以后冷冷看着雷鹏。雷鹏马上跑步过来,低声说:"经理,你来了?"冯云山冷冷看着他:"回去我再收拾你,这里出事没有?"雷鹏低着头:"没有。"冯云山看着楼上:"上面有动静没有?"雷鹏还是低头:"没有。"

过了一会,九叔下来了。他对徐公道满脸笑容:"徐先生也过来了,侯伯在上面。请!"徐公道在前面,冯云山和楚静跟在后面进去了。

香堂里面已经是乐融融,各个头目都在按照辈分见过王斌。侯伯严肃地说:"从此以后,这就是我的拜把兄弟,你们的叔叔辈!按照排行,他就是十五叔!以后在香港,十五叔的事就是社团的事!你们都记住了?!"

"记住了!十五叔的事就是社团的事!"头目们回答。

徐公道满脸笑容抱拳走进来:"哎呀!侯伯,不好意思啊!年轻人缺乏管教,到您这里胡闹!我肯定会严加管教!失礼失礼!"王斌急忙站起来,随即看见冯云山满脸严肃走进来站在徐公道身后,他不敢说话。楚静很无奈地看着他,叹口气。

"哪里哪里,你们人才济济!"侯伯笑着说,"我很羡慕,也很欣赏你们的作风。难怪你们把他们打到了那个岛上,这样的人才都在你们那边,岂有不败之理?"

徐公道严肃地看着王斌:"你赶紧道歉,今天晚上摆赔罪酒!"

"是要摆酒,不过不是赔罪!"侯伯拉着王斌,"今天晚上我请客,祝贺我有了个文武双全胆识过人的十五弟!"

冯云山眼睛眨巴一下,没说话。楚静长大嘴,看着王斌。王斌则一脸苦笑,徐公道看看王斌笑道:"侯伯错爱了,虽如此我们还是要严肃处理他这种擅自行为!"

"转告你们冯先生,我们社团参加你们的宴会。"侯伯正色道,"香港是中国人的香港,香港回家是全球炎黄子孙的大事!我们社团愿意为香港顺利回归做点事情,希望冯先生有什么事情不要见外!"

"我会转告。"徐公道笑道,"侯伯,如果您不介意,这个人我得带回去。我们内部也要对他进行处理,这件事情纯属擅自行动,我事先是不知情的。如若有什么失礼之处,今天晚上我把酒赔罪!"

"你们的人当然听你们的,但是看在我的薄面上希望手下留情。"侯伯抱拳,诚恳地说:"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你们要是开除他,我要。"

徐公道笑道:"开除不可能,但是他肯定是要受到内部处分。晚上见,告辞了!"王斌和侯伯告别,穿过人墙。众头目都低头:"十五叔走好!"王斌苦笑,跟着出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