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炮兵某部在炮击金门前表决心

焦点在空中

1958年7月18日,北京城华灯初上。在京的元帅和各军兵种领导人齐集怀仁堂。此际,由于美军、英军入侵伊拉克、黎巴嫩等地,中东形势骤然紧张,成为世界矛盾的焦点。世界进步舆论都在声援中东人民的反侵略斗争。而蒋介石集团却企图乘机扩大事态,在金门、马祖和台湾先后举行军事演习,同时加强空军对大陆的侦察和袭击,并于7月17日宣布“特别戒备”。

在军委这次紧急会议上,***作出炮击金门的决定,他说:炮击金门,意在击美。


声援中东人民的反侵略斗争,不能仅局限于道义上的,还要有实际行动。金门、马祖是中国的领土,打金门、马祖,惩罚国民党军,是中国的内政,敌人找不到借口,但对美帝国主义有牵制作用。

为保护炮击金门的地面部队安全,空军航空兵须紧急进驻福建、粤东作战机场。对金门大规模炮击过后,国民党空军定会大举出动,对大陆前沿炮兵部队及重要目标进行轰炸,因此,解放军空军必须提前行动。

***指令空军要组建一个强有力的前线指挥机构,并幽默地问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你准备派谁做先锋,是赵子龙还是林教头?

刘亚楼推荐指挥过朝鲜空战的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大手一挥,定下人选:就让聂凤智去!

***提前告辞,把具体计划部署像一份考卷留给众将领。

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彭德怀继续主持军委会议,决定7月25日为炮击金门时间。他对坐在前排的刘亚楼说:这次作战虽然主要是使用炮兵,但焦点在空中,除非复杂气候限制,空军一定要在7月27日前进入福建、粤东的作战机场。

刘亚楼一挺胸脯,大声回答:请军委首长放心,我们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早日入闽作战。

此时,人民空军经过抗美援朝战火的洗礼和航空工业发展的“补氧”,1957年又合并了防空军,羽翼渐丰。战机大部分为米格-15、米格-17。歼击航空兵有13个团(每个团有飞行员35至45名)能全天候作战,有20个团能在白天一般气象、部分能在白天复杂或夜间一般气象条件下作战。轰炸航空兵一个杜-4中型轰炸机团和一个伊尔-28轻型轰炸机团,能全天候执行任务。其余的11个团全部能在白天一般气象、部分能在夜间一般气象条件下执行任务。

新中国成立9年了,“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这句歌词在紧靠台湾的福建却仍然唱不响。因为福建没有空军,国民党的飞机可以随便进出,神气活现。

1954年,空军入闽大事提到军委日程,并打算先把杭州的空十团转移到福建。空军行动,要比陆军麻烦得多,没有机场不行,没有油库供不上油料就跑不动飞不了,没有通信和雷达只能成为聋子瞎子,还有指挥线路、气象线路和调运线路的设置等。而此时福建只有一个福州义序机场,显然无法满足空军入闽之需,急需抢修几个机场。1955年初,政务院、中央军委下达修建福建机场的指示后,刘亚楼命空军工程部部长亲率地勤机构入闽,负责勘测机场及修建等事宜。两年内共抢修了福清、龙田、莆田、惠安、泉州、厦门、漳州等几个一线机场,数量之多,占全国之首。还打算在闽西、闽北修两三个二线机场。

后因情况有变,空军入闽行动暂且搁置。

1957年7月15日,空军电转国防部6月12日批示,将由福州军区代管的防空第一军改称空军第一军,并划归南京军区空军建制。但这时的空一军,只管高炮、雷达、探照灯和机场修建,没有飞机,基本上是个“空”军。

朝鲜战争结束后,中国空军完全可以腾出手来尽遣猛师劲旅南下,在东南沿海上空与台湾国民党空军展开一番争夺沿海制空权的较量。但空军入闽行动一波三折,主要缘于夺取邻近海峡西岸福建、粤东的制空权,不仅是军事问题,同时也是复杂的政治问题。

从军事上讲,此时国民党空军共有6个联队,下辖8个大队,拥有飞机646架,空勤人员全系美国训练,飞行员大都飞过四种复杂气象,具有一定的战斗力;而且美军在台湾还保持一定数量的航空兵力量,装备有最新式的F-100型战斗机;从日本、菲律宾以及第七舰队航空母舰起飞的飞机,随时可至。它们既可撑起台湾上空的保护伞,又能作为台湾空军进入大陆作战的后盾,以使国民党军毫无后顾之忧地倾全力与红色政权作战。从政治上讲,由于美国海、空力量进入台湾海峡庇护,而人民空军进入邻近台湾海峡的福建沿海作战,弄不好就会给美国人以进行军事干涉的借口。

***对空军入闽作战极为慎重。1956年,彭德怀曾策划过空军入闽行动,有的空军部队都已出动了,但临时被***否定,要刘亚楼紧急召回部队。

1957年岁尾,当蒋介石公开叫嚣“反攻大陆”时,***于12月18日指示“请考虑我空军1958年进入福建的问题”。空军入闽的各项筹备工作,迅速、紧张而又极其机密地展开。

1958年1月,刘亚楼率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吴富善、武汉军区空军司令员傅传作及空军副参谋长张廷发,并邀到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前往福建前线,向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兼福州军区政委叶飞等负责人传达***的指示,共同研究空军入闽的各项问题。

为了对福建交通有个详尽了解,顺便察看地形地貌,刘亚楼率领这个高规格的将军团特地坐火车南下。他欣喜地看到:在各方群策群力下,福建地区的机场网已初步形成(二线机场还不足);连接江西鹰潭和福建厦门之间的鹰厦铁路已通车,这极大地提高了福建前线的国防运输能力;连接省会的南(平)福(州)铁路亦将通车,对空军入闽后的物资供应提供了便利条件。

空军入闽是项牵动各方神经的重大行动,刘亚楼、叶飞等人,首先论证了空军入闽在政治和军事方面的利弊,并制定作战计划,后来形成“彭总并报中央军委”的报告。

会议还提及作战指挥问题,意见是:“在福建地区陆海空军的作战行动统一归福州军区首长指挥,福州军区速即组成军区空军司令部,由现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担任司令员,其余干部配备另行报告。”同时建议军委“加强福州军区炮兵司令部,并抽调一部分炮兵部队加强福建地区”。

为期4天的军事会议,经过民主而热烈的研讨,在1月19日结束,形成报告,由空军最高首长、福建省委和福州军区最高军政领导共同联署。据参与此次军事会议的人说,空军入闽报告,刘亚楼贡献才智最多。空军根据刘亚楼意图草拟报告后,刘亚楼字斟句酌,有时文件都已誊写好了,但为了一个措词,半夜三更他还要把聂凤智、张廷发他们从床上喊起,重新推敲商定。但报告署名是叶(飞)、韩(先楚)、刘(亚楼),盖为尊重地方之故。

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后来战事的发展、结局竟与报告的预测惊人吻合。炮击金门,在空军入闽作战报告拟定的半年后实施,其运行路线并没有离开6个月前设计的方案框架,因此有人把它看成是指导这场行动的纲领性文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