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梧桐苦旅

libinc 收藏 31 138
导读: 我一直不理解《文化苦旅》的作者是如何体会到苦旅的,特别是《寂寞天柱山》一篇中写道“有一阵怪异的凉风吹在脸上,微微睁开眼,不好,云在变色,像要下雨……赶快返回吧,天柱峰在哪儿,想也不敢去想了”。对于这位见了一点乌云,就立即撤退的名人我们不能有过多的非议,毕竟保重贵体是件重大不容疏忽的事情,但需要形神一体的文章却大打了折扣。真正的苦旅古来有之,当然未必一定非要和文化扯上干系,或许只是一种另类的愉兴,或许只用来发泄富余的精力,就如时下日益增多的“驴友”。首次登梧桐山就让我做了一次“疯狂驴友” 着实地体会


我一直不理解《文化苦旅》的作者是如何体会到苦旅的,特别是《寂寞天柱山》一篇中写道“有一阵怪异的凉风吹在脸上,微微睁开眼,不好,云在变色,像要下雨……赶快返回吧,天柱峰在哪儿,想也不敢去想了”。对于这位见了一点乌云,就立即撤退的名人我们不能有过多的非议,毕竟保重贵体是件重大不容疏忽的事情,但需要形神一体的文章却大打了折扣。真正的苦旅古来有之,当然未必一定非要和文化扯上干系,或许只是一种另类的愉兴,或许只用来发泄富余的精力,就如时下日益增多的“驴友”。首次登梧桐山就让我做了一次“疯狂驴友” 着实地体会了一把真正的苦旅。

对于山水我有着与生俱来的融入感,又或者是中国的山水有着太多历史的承载,就如磁石一般具有强大的吸引力,让我不得不心神所往。终于盼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休息日,约上公司同事同去登梧桐山,这两个人一路自诩曾无数次登顶,如同覆手,从他俩一贯“浮夸”的作风来说,我很难凭此做出什么准确的判断,只是看着窗外,想着雨什么时候能停。 终点站是梧桐山村,下车时雨还在下,我们三个人心里都在琢磨着一个问题——要不要上山?后来集体做出一个决定干脆先在山下狠狠的吃上一顿,不能上山也不算枉来一次。菜是农家菜,据说豆腐都是自己做出来的,小鱼都是附近水库的,鹅都是从来不圈养的,无论如何最后大家用全光来表示了对此顿大餐的认可。吃完饭,就这么巧合,雨突然停了,准确来说是暂停了,这让我们毫不犹豫的冲上山去,其实那在大多数人看来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因为雨很快又下了起来。

上山的路称为泰山涧,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伴溪而行,只不过雨中的泰山涧所流淌的再也不是温柔恬静的涓涓细溪,而是奔涌而下的滚滚巨流,落差稍大的地方都构成了一幕幕多叠的银帘,轰然震颤,气势如虹,驻足而立,无语长叹。继续上行,山路徒陡,很多地方必须四肢并用,脚蹬手抓,而且渐有些疲惫的感觉,很多路都被大水冲阻,必须要把鞋脱掉拿在手里趟过,这也是让人精神振奋的事情,但后来遇到这种情况再也不需脱鞋了,因为那时鞋已全湿,走起路来鞋里的水还扑哧扑哧的,毫无必要再脱了。

雨越下越大,加上山风也大,浑身透湿,雨伞这时也只能做个摆设了,小毕的那件雨衣让我和李勇甚为艳羡,为了自得其乐,李勇扯起了破嗓子唱起了一首影响一代中国人的歌曲——“唱支山歌给谁听……”,那还能给谁听?我和小毕。 在路上看到了一只小螃蟹,受到了惊扰,爬的飞快,钻进石缝里,想必它也知道,大凡在这种环境下看到它的人,都会惹不住一试身手,虽然它的体型还构不成一顿佳肴,但也少不了会被性好山水者装在一个小瓶里带回家,被作为一个鲜活的纪念品。后来还遇到了一条小青蛇,在水里快速的游往岸边,小毕看到后,捡起一个树枝就想去挑起它,可能是小蛇跑的太快,或者太滑,小毕并没有如愿以偿,我倒是很高兴,毕竟自然和谐才是最好的意愿和终结,想到这里我自己笑了一下,都赛唐僧了。

路走到一个大平坡,分了两条路,一条继续向上到峰顶,一条向右至好汉坡停车场,他俩终于不愿意继续向上,而且力劝我不要去,危险雷击之类的警示牌又赫然而立,让我也偃旗息鼓随他们来到好汉坡停车场,我们进入了停车场旁一个屋子里,里面已坐了几个登山者,是从另一条路上来的,也没有上好汉坡,正在犹豫,我一听又来神了,“走,一起上!”在我的带动下,一群有犹豫的,有不情愿的人又出发了,绕到房子的后面就看到了好汉坡,抬头望去,一个长长的陡坡直伸黑重的雨云之中,因为风大,云也飞快移动,很有些电影中恐怖造势的感觉,让人不禁心生怯畏,伞这时已经不能用了,我低着头扶着铁链继续往上,几分钟后,能见度越来越低,几米的距离都很难看到,后面的人也不见踪影,后来才知道差不多都中途折返了,此时你能真切的理解什么是疾风劲雨,疾风:人都很难站住,要紧紧抓住铁链;劲雨:雨打在脸上,痛如刀割,眼睛也睁不开,手要不断地象汽车的刮雨刷,抹去脸上的雨水。最可拍的就是不断的看到近在咫尺谨防雷击,谨防悬崖,谨防山洪之类的警示牌,好像这些事情会随时发生。都到这里了,不能多想,继续向前,疲劳这时也忘却了,你的心中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信念——最高点,因为能见度低,我几次把那有些稍高的地方当成峰顶,当最后我看到一个分叉口的时候,我意识峰顶就要到了,因为这个分叉口已经写着下山的路了,绕过天池还有一个小小的山头,这就是峰顶,不错这就是,我兴奋至极,用尽最大的力气高声呐喊,“我登顶了”。

当然那样的天气让我无法领略一览众山小的情景,但这种会当绝岭顶的心情或许只有那时站在那里的人才能体会。 下好汉坡时,碰到了被我甩了老远的小毕,看到我后长舒了一口气,说了句“疯了”。下山的时候走的是凌云道,雨已渐止,云也渐散,空气异常的通透清净,深圳这个城市一览无遗,从盐田开始向西延伸,甚至蛇口都清晰可见,因为有些逆光的原因城市的轮廓显得格外明朗,纵深立体,城市的生命和光彩在这一刻凝固,在我记忆的片库中又存储了一个绝美的瞬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