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五十一章 超级军阀

wyu1111 收藏 4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URL] 山东省府 “小三,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几个破地咱要它干嘛?除了沙子就是石头子” “破地?”周天顺撇撇嘴“你知道什么,什么话,那几块地富的冒油,盛产黄金和石油,知道玉门么?” “知道,怎么了?难道玉门有石油?” “答对了加十分” “你怎么知道的?” “那你别管,我知道的海了去了” “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山东省府

“小三,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几个破地咱要它干嘛?除了沙子就是石头子”

“破地?”周天顺撇撇嘴“你知道什么,什么话,那几块地富的冒油,盛产黄金和石油,知道玉门么?”

“知道,怎么了?难道玉门有石油?”

“答对了加十分”

“你怎么知道的?”

“那你别管,我知道的海了去了”

“那,那就干翻他们,不过么这些回回的骑兵还真不错……”周富贵、周传强一阵奸笑

……

马鸿宾的一个小军官带着几个弟兄在街上调戏了一个妇女,本来这算不上什么事,但早已准备好的便衣们立刻围上来狂殴一顿,被打急了的小军官掏出枪打死一个便衣,然后撒Y子逃回军营,没想到,不少于一个排的宪兵在后面紧追不舍,‘呼啦啦’从兵营里出来一大票,一阵乱枪打跑了挑号的宪兵,周家的兵哪里是吃素的,没半个时辰,兵营外就架起了几十门大炮,一顿炮火覆盖,一个团硬生生的叫炮弹砸得连毛都没剩一根。周天顺早想干掉老马家了,现在终于逮找机会,找了个借口哪还不死掐。周传强的二师、四师、黄雨明的独立旅直接从宝鸡方面杀向甘肃,直捣兰州。

老窝被抄等于断了老马家的后路,马鸿宾和马鸿逵坐不住了,一面派出马步芳进行交涉,一面向中央紧急求援。周天顺方面更是搜罗了几百份‘血泪状词’历数回回军在河南的累累罪行,并发出告全国人民的通电。

马步芳,字子香,甘肃河州(今临夏市)人,回族,陆军中将加上将衔。1926年随父马麒投西北军。1928年后,任副旅长、旅长、师长。1932年1月兼青海省政府委员,旋又兼青海南部边区警备司令。1934年起,历任陆军新编第二军军长兼第100师师长,青海省保安处处长,青海省政府代主席,西北“剿匪”第一路军第五纵队司令。其间曾派兵“围剿”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抗日战争爆发后,任陆军第八十二军军长,派兵参加抗日战争。1938年3月,任青海省政府主席,直至1949年。1943年任第四十集团军总司令,1945年5月当选为中国国民党第六届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1949年5月代理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7月正式任职,积极参加反共内战。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击败后,由新疆逃往印度。1950年,移居埃及,曾任台湾当局驻沙特阿拉伯‘大使’,1975年7月在沙特阿拉伯病逝

蒋介石认为这正好是中央插手河南、陕西的好时机,一面告诫双方保持‘克制’,一面以调解为名指派东北军进驻郑县,可没想到的是东北军被周部打怕了,再听说‘兵营事件’和了解到105MM大炮的威力后,更是以蜗牛的速度消极怠工。

马步芳被周天顺赶了回来,马鸿宾脾气暴躁“这个周天顺也太不给人留余地了,他要打就打,让他尝尝马家的厉害,别因为咱好欺负”

马鸿逵拦都拦不住,心说:要打你去打吧,姓周的连铁甲车现在都能造,你这几万人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马鸿宾和马鸿逵面和心不合,私底下一直斗。对于马鸿宾要强出头,他也没什么好办法,虽然也知道‘兵营事件’只是个引子,周天顺早有心想染指西北了,打是绝对打不过的,人家能和老蒋对抗那么长时间,逼得老蒋谈判,比那个冯老将带种多了。因此马鸿逵暗地里和周家兄弟曲通,周天顺也对的起他,除了答应保他做青海省主席外,还送了不少‘特效药’。说实话周天顺多少也怕马家军——毕竟马家军也是一只劲旅,不然红军也不会死得那么惨,另外马家军在西北没什么好的产业主要是靠鸦片和金矿,同阎老西换装备,同苏联换装备。可现在不趁着马鸿宾、马鸿逵分兵河南剿匪,那以后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马鸿宾是恨死周天顺了,现在哪个军阀不欠军饷,就他能能,坏了道上的规矩,每月3个大洋雷打不动,当官的还拿美金。周天顺玩起了老蒋的那一套‘银弹’、‘肉弹’加‘烟弹’,而且周天顺居然明码开价:一条枪多少钱、拉来几个人算多少钱等等。反观马家军,也是相当的穷,基本没有兵饷发,全靠士兵自揽,而且他们带的兵全靠两样:连坐和鸦片。有这几样东西开道,还能打出什么意思,刚开始是几个兵拖枪跑,到后来是当官的带头跑。

周传强方面也很顺利,打起‘民族平等’、‘民族共和’的大旗,沿路打劫所有的富商、地主,开仓放粮,烧地契,平均土地……,并下命令:回汉平等,有擅杀者抵命。山东总工会和红星会紧随大军,帮助甘肃人民,大力宣传周版的‘三民主义’,这些措施有力的争取到了民心,很快得到了大部分穷苦人的支持,不少人争相要求加入这一‘人民的军队’,队伍像滚雪球一样迅速的膨胀,一路上可以说是所向披靡。

退路被切,马鸿宾又被挤压在河南与陕西交界处,看着手底下的兵被周天顺轻描淡写的分化,不得以只好再次求和,周天顺直截了当的告诉来使“不投降就坚决的镇压”。

被逼无奈的马鸿宾打起了白旗,周天顺也没杀他,把他送到了甘肃,然后以他的名义命令甘肃和宁夏的守军投降。灭掉马鸿宾后周天顺又以开会的名义扣押了马鸿逵等人,并包围了马鸿逵的驻地,回回的骑手们也够硬起,夹着炸药包就往外冲,被外面的装甲车打成碎片。在大炮和坦克的逼视下,马步芳投降。自此青海继甘肃、宁夏后也被周天顺所占。对于老马家的人,周天顺只是把他们集中在山东养起来,每天好吃好喝的,特效药也管够,要什么只要说一声就会有人送来,只要别想着跑就行,高墙上也架起了铁丝网和机枪。

蒋介石也没想到,周天顺居然一个月就把马鸿宾、马鸿逵解决掉了,还占了三省之地,地盘比他蒋介石还大。等知道的时候想阻止也来不及了,鉴于以既成事实,蒋介石命令周部退回山东、河南,三省另由中央派人接管,而周天顺则搬出马鸿宾等人召开记者招待会。蒋介石也没想到周天顺没杀马鸿宾、马鸿逵,并且他现在正被朱毛弄的苦不堪言,哪有闲心再管这些破事,因此在砸掉几个茶杯后,想到那几个地方反正是穷的兔子不拉屎,民族矛盾激烈,他周天顺愿意接手正好可以削弱其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不过也开始恨上了东北军——要不是他们动作慢,姓周的怎么可能这么快。老蒋看不上西北苦地,可周天顺当它是宝啊,打出了‘建设大西北、开发大西北’的口号,并且得到了英美等列强的支持——抵制红色的俄国。

自周家兄弟接手西北后,开始大力的发展西北,各种民办工厂如雨后的春笋般的出现了,纺织厂、布厂、肥皂厂、火柴厂、鞋厂、牧场等都出现了,投资这些人很大部份是山东的商团。由于受周天顺放出的种种诸多利好消息的影响,晋商们也开始加大在西北的投资力度,重点投资商贸和轻工业,在重工业和矿业方面避开周天顺这头凶猛的大鳄。他们主动避让,周天顺当然就使用‘联合银行’大股东的身份给他们提供一年期的无息贷款,因此受到了广大在西北投资的商人们的拥护。拥护归拥归,周天顺可不会把钱就这么白白借出去一年,这一年其实就是一个测试期,对于那些借款后仍处于亏损状态的直接消灭,对于借款有所发展的企业先把它们养的肥肥的,到时候再出台个政策,嘿嘿……

可是赚再多的钱没有粮是屁用,农业生产上虽然取得一点点成绩,但是要保持这个势头可没有那么容易,临泽、张掖等地虽然历史上称是富饶之地,但是在现在看没有数月时间根本就恢复不了农业生产,只能从山东等地往里调,首先祁连山引水渠的工程就是一个大问题,虽然可以不修,但等它积水后就要发山洪了,这是一笔不小开销,好在现在的百姓都比较单纯,几句和一点粮食就能把他们给煽动起来,不像现代人贼精贼精的。3月底周天顺分别在甘肃、宁夏、青海召开了农村工作会议,县、乡、镇以及大批农民代表到会,在会上周天顺发表了重要的指示,他要求各地向山东学习组织工会、农会,农民、牧民应在政府的统一指导下进行农牧业生产,鼓励拓荒并对植树造林进行政策性补贴。为了加强农田水利建设,周天顺在四月初第一期投资一百万元,并且计划在五年之内建立一道西北防沙林,为此在1931年成立的甘肃农业改进所,每年提供二十万元的经费,其计划是保护住森林不被砍伐,防止水土沙漠化,建设防护林等等,周天顺对这是下了硬指标的,并且还宣布将引进从俄国的冬小麦、棉花良种,政府同时将大量的为西北农业提供机械化生产工具。

在对付西北的马匪上,周天顺也是剿抚并用,敢于抵抗的坚决镇压。除了这些,他还积极的提倡妇女解放运动,没想到却遇到了空前的阻力,就连宗教领袖马哲诚也坚决的反对,组织起民众冲击政府部门。为此周天顺经常在各种场合提出:妇女解放、女娃上学是时代的进步,我们应该紧随时代的脚步。而且不止一次的对为此来访者说“同志哥,我们应该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现在西北的劳动力不足,妇女不参加工作,我们的社会就得不到发展,现在我都打算征召妇女参军了”来人被噎的够呛“不光这些,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宗教人士也要与时俱进,我们要提倡妇女解放,思想上的大解放,妇女要在今后顶上半边天。而且现在我要求的是:宗教要服务于我,而不是我去服务于宗教,如果这些宗教派别不支持我,我就坚决的抵制他,对敢于再次冲击政府的要坚决的镇压他、乃至消灭他!”

来访者们可都被吓的不轻,周天顺的言论在他们眼里太激进了。说实在的周天顺可并不指望马哲诚也会支持他搞妇女解放运动,支不支持无所谓,只要他马哲诚别再闹事就成,有时候做事是要靠恩威并置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