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三卷 铁血征程 第23章 突袭银行3

flxlrh303 收藏 37 4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内容简介]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恐怖分子的身子刚转出转弯角,身形刚消失在他的两个同伴视野的时候,骤然见到五个身穿黑色紧身作战服的武装人员,嘴一张,想叫,手一动,想开枪。 这时候,站着的冷剑一吹铁管,铁管口激射出一件微小的东西,快捷无伦地钻进恐怖分子张开的喉咙里。恐怖分子的瞳孔马上放大,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冷剑分配完任务后,他悄悄摸向地下保险库,听到地下保险库恐怖分子的巡逻的脚步声了,冷剑在拐角处坐下,把软管偷窥镜缓慢地伸出去。

从冷剑这儿通向地下保险库有一段长约30米的走廊,从银行的立体图可以知道,这是进入保险库的唯一通道。

在这条唯一的通道上有三个全副武装的人在守卫这着,他们都蒙着头,只露出两只眼睛,都身穿丛林作战服,手持M16步枪,还是可以挂榴弹的那种步枪,腰间挂着几枚手雷。

两个武装人员在三十米的走廊里不住相向走动巡逻,在中间的地方碰头,然后又转身,分别走动。保险库的门口站立着的那一个,双脚叉开,抓着手中的枪纹丝不动。

从这些恐怖分子的身高可以看出他们都是外国人,从这些恐怖分子巡逻的安排,走动和站立的姿势,他们绝对是训练有素,作战经验丰富的职业军人。

冷剑知道遇上劲敌,看来这些也是神秘组织兵部的人。

怎样才能一举击毙三个武装人员而不惊动在保险库里的一到二个的恐怖分子呢?冷剑在设计着最佳的进攻方法。

“嘚,嘚。”耳麦传来队友的敲击声,冷剑在队友身上安装了特别仪器,在热成像上有一个绿点,冷剑很容易分清敌我。

刘乐友已经就位,方熊子和郭华德也已经就位。这是传来钱中信小声的报告:“头儿果然英明,发现炸弹,但炸弹源却在地下保险库。从仪器上来看炸药的量非常大,可以把这间银行彻底粉碎。我想炸弹是遥控炸弹,可能还有红外线装置保护。恐怖分子应该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能确定昨晚大量恐怖袭击的目的是银行,炸弹的设计应该不复杂,拆弹应该不难,只是需要时间。不过我有微型电子干扰机,可以完全屏蔽放置炸弹的这个保险库,使遥控炸弹失灵。攻入保险库后,即使我不能及时拆下炸弹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冷剑用指甲敲一敲喉咙上的通话器,表示明白。再用指甲两重一轻地敲敲通话器,表示可以进攻。

方熊子他们脚穿的厚底软靴作用非常大,方熊子叫郭华德监视营业部的两个家伙,他自己悄无声息地潜到监控室。

刚好监控室的一个身材矮小的家伙在骂骂咧咧,用英语骂该死的停电。他可没有想到,这可是他们的功劳,昨晚这么厉害的爆炸,不停电才是怪事呢?

矮小的家伙可能想趁着没有电偷偷懒,或是想找到银行的发电机发电,拉开监控室的门就往外走。

突然,一只大手从旁边伸过来,捂住他的嘴。矮小的家伙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脖子一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方熊子把脖子已经软绵绵地耷拉着脑袋的恐怖分子的尸体放下,然后拖回监控室,藏好,跟着就直奔营业厅。

郭华德正在那儿监视,他向方熊子打着手语,告诉方熊子营业厅里面的两个人一个在九点钟方向,一个在12点钟方向,都背对着他们站着,他们还听到这两个恐怖分子在用英语无聊地聊着天。

方熊子和郭华德打过手语,抽出安装了消声器的92式手枪,在行动前,郭华德再用小镜子向里面照照,向方熊子点点头。

两人突然一起无声地滚进营业大厅,滚向各自的目标。两人几乎同时举枪,同时扣动扳机,两个恐怖分子头上同时飙出一朵血花。

方熊子和郭华德的动作一致,干脆利落,配合默契,如在作演习表演。这就是战友间经过长期艰苦磨练,才会有如此的默契配合。他们在执行任务时,可以不用语言交通,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手势,或者嘴角一个轻微的动作,他们之间就能心领神会。

只一瞬间,两个恐怖分子没有受一点儿活罪就向阎王报到去了。方熊子嘴里小声骂骂咧咧,说便宜了这两个家伙。

恐怖分子的狙击手隐藏在四楼一间房间的角落,窗户已经拉上厚厚的窗帘,窗帘拉开一道小缝隙。狙击步枪缠着和窗帘一样颜色的布块,他也披着同一种颜色的窗帘布,趴在一张桌子上,用狙击步枪的狙击镜无聊地望着外面远处军警忙碌的身影和市民慌张的步伐。

他趴在这儿已经三个多小时了,非常无聊地想:“昨晚凌晨四点点多,我们行动开始进行,早已安装的炸弹几乎同时爆炸,煤气和天然气、供水的管道也在同一时间爆裂泄露。幸亏大老板说这次的目标不是以杀人为目标,而是到银行找一件要紧东西为目标,所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挑选没有人员的目标动手,否则明天世界的报纸都会在头版头条报道海滨市的恐怖袭击造成多少人员伤亡。

还说中国警方的能力如何强,我们就是在警方实施戒严的前一天隐蔽地潜入海滨市的,爆炸案已经发生这么长时间了,警方还没有发现我们这么做的目的。我靠,说中国军警厉害的报纸全部是吹牛的,中国的军警简直不堪一击,我们完成任务还可以从地铁进入下水道全身而退呢!我现在真想射杀街上的一个路人,试试中国军警的厉害。”

狙击手正在心里把中国军警贬得一文不值的时候,刘乐友已经无声无息地来到这个狙击手潜伏的房间。刘乐友将身子轻轻蹲下,拔出匕首,将匕首伸在门边,匕首贴在地面探出一个头,相信里面的人不会发觉这地下的小物件。刘乐友微微转动匕首,一条盖着窗帘的人体趴在一张桌子上的影子映照在匕首光滑的匕身上。利用匕首的映照,刘乐友在不露痕迹间就将房间里的一切探察了一遍。

狙击手听到房间的门轻轻一响,他扭转头想看究竟。“卟”的一声轻响,他耳中听到他非常熟识的、装有消声器的枪声。他刚想进行规避动作,就觉得自己的头上一疼,全身就像被抽干空气的麻袋一样,没有一点儿力气,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继而就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去见西方特有的上帝了。

刘乐友满脸不屑,心想:靠,还说是狙击手,一点儿的警惕性也没有,这么一个菜鸟也敢到我国作威作福?

方熊子他们会合在冷剑身边,冷剑又把软管摄像头伸出去,那两个武装人员还是按以前的标准巡逻。冷剑对他们两个人碰头时共走多少步,需要多少时间碰头也知道一清二楚。

冷剑他们不能不行动了,因为他们听到走廊的武装恐怖分子在用英语大声说在一楼营业厅的两个同伴没有回应,说要去看看。

机会来了,冷剑从背囊取出一根笛子一样的铁管,含在嘴里,向方熊子和刘乐友打个手势,再向钱中信和郭华德摆摆手。钱中信和郭华德向后退几步,手持手枪,作出跑步比赛运动员预备跑步的姿势。方熊子持着微冲点点头,刘乐友持着装有消声器的92式手枪颔首。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恐怖分子的身子刚转出转弯角,身形刚消失在他的两个同伴视野的时候,骤然见到五个身穿黑色紧身作战服的武装人员,嘴一张,想叫,手一动,想开枪。

这时候,站着的冷剑一吹铁管,铁管口激射出一件微小的东西,快捷无伦地钻进恐怖分子张开的喉咙里。恐怖分子的瞳孔马上放大,眼睛立时变成诡异的绿色,持枪的手顿时耷拉下来,恐怖分子一声不吭地去和他们的狙击手下国际象棋去了。

冷剑为了使行动能够隐蔽地进行,打恐怖分子一个措手不及,他竟然使用了剧毒浸泡过的暗器,这种暗器中的剧毒见血封喉,零点几秒就彻底麻醉中暗器人的神经系统,只需一秒,中暗器的人就立刻死亡,端的霸道无比。这么短的时间,中暗器的人即使经过最严格的训练也作不出条件反射,即使能在零点几秒钟之内作出反应也没有用,他的手脚在中暗器时就已经彻底麻木,已经不听大脑的指挥了。除非执行非常重要的任务,冷剑轻易不用这种暗器。

冷剑在恐怖分子的身体将倒未倒之际,已经很“温柔”地搂着恐怖分子,静静地站在走廊的一边,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冷剑和这个恐怖分子正在握手言欢呢。

冷剑的整个行动只用了一点几秒,一点异样的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在冷剑“亲热”地搂着恐怖分子站立在一旁时,方熊子和刘乐友也动了。

他们两个心有灵犀,动作整齐划一地、悄无声息地滚出转弯角。不同的是方熊子紧挨这墙边,右膝盖跪着地,而刘乐友趴在地上。

方熊子手中的微冲喷出长长的火舌,发出微冲特有的轻微的枪声。持枪依靠在保险库门口一动不动的恐怖分子的头立即被打烂,像一个摔得四分五裂破西瓜,红的白的流满一地,恐怖分子的身躯靠着保险库的门慢慢滑向地上。

在方熊子开枪的同时,刘乐友手中的92式手枪也喷出收割人类灵魂的钢弹。“卟,卟”两声轻响,在走廊中间刚想转身的恐怖分子的双眉之间赫然爆出两个血洞,就像人骤然间多了两只血红的眼睛一样,这个恐怖分子也是一声不吭地去找地下的同伴聊天了。

在方熊子和刘乐友开完枪时,两条黑影已经“嗖”的一声从方熊子的身旁掠过,在刘乐友的身上飞过。那是钱中信和郭华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保险库,在武装分子的尸体倒地发出声音后的最短时间里冲入保险库,攻其一个措手不及,把损失减少到最低。

这就是经过千万次千锤百炼的磨合训练后,才能有这种天衣无缝的默契配合。

方熊子马上站起向前冲刺,刘乐友双手双脚在地上猛地一撑,矮小的身体如安装了弹簧似的猛地弹起,双足一落地,就像旋风般向前狂冲。他刚才弹身而起那一招是向冷剑学的,可以艺满出师了。

冷剑也把恐怖分子的尸体放下,冲向目的地。

冷剑他们穿的厚底软靴确实发挥了非常巨大的作用,当冷剑冲进保险库时,钱中信和郭华德已经击毙了一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恐怖分子。

在布满密密麻麻的保险柜的走廊中间,钱中信不见了踪影,而刘乐友跪着据枪和一个也是蒙面的恐怖分子对峙着。这个恐怖分子身材魁梧,和方熊子相若。他的左手箍着一个身穿银行服装的人的脖子,右手缩在背后,眼睛闪着妖异的狂热的目光,只有那些狂热的宗教分子才能有的目光。从他的眼中绝对看不出丁点儿的恐惧,相反还有一种解脱的兴奋。

他用英语大声喊:“哦,中国军警果然名不虚传,有中国的朋友陪我面见亲爱的真主,我也不寂寞了。”语言冷然沉着,声音嘶哑低沉,绝没有一点儿紧张和害怕的迹象。

这是一个不畏惧死亡的恐怖分子,是一个非常难缠的人物。

冷剑冷峭地说:“你是军人,放开人质,我们公平决斗。”

“哈哈!你们能够无声无息把我的兄弟送去和真主会合,证明你们的本事确实比我强多了,嗯,你们应该是中国最神秘的特种部队吧?”

“是,我们都是军人,应该以军人的方式解决问题。”冷剑道。

“哈哈,想不到我能和中国最神秘、实力最强大的军人去见真主,真主肯定会夸我,你们看看这是什么?”恐怖分子说完,把右手举起来,他的右手缠满绷带。

恐怖分子得意地说:“你们能猜得到我的手掌绑着什么吗?手掌绑着一块木块,可惜我不小心在木块上面绑着一个遥控器,更可惜的是遥控器不是遥控电视的,是遥控炸弹的。哈哈!我已经在客户地下保险库安装了足以炸毁这座大楼的炸药,你即使能打死我,我也能在临死前按动遥控器,我已经把遥控开关和手指紧紧地绑在一起了,哈哈……”

疯狂的笑声回荡在保险库里,那个人质看来就是分行的行长,早已吓得没有一点儿反应。

冷剑说:“你不怕死?”

“我是组织的死士,死士你能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死士就是可以为我们组织奉献出一切的最伟大的士兵,能为组织而死,是死士最大的荣誉。”

“那你就死吧。”冷剑说完抬手举枪就射,“卟”的一声枪响,这个恐怖分子的双眉之间留下一个血眼,在不相信地流出红色的液体。

恐怖分子在临死前挣扎着按动遥控器,炸弹没有预期般爆炸,他又用尽最后的力气按开关,炸弹还是一声不响,他再想按开关时,他的手脚和思维已经不受他控制,他带着疑问,携着遗憾去见真主了。

冷剑和恐怖分子说话只是拖延时间,当他看到钱中信突然在恐怖分子身后远处冒出来,向他举起大拇指,他已经知道炸弹已经在钱中信的掌控之中,所以他才毫不犹豫地开枪射击。

“你们快点把银行职员的尸体搬到保险库,行长你锁好保险库的门,钱中信,把炸弹移上一楼,设计好能炸毁上面四层楼而不波及地下层的炸药,关掉电子干扰机,我要和杨厅长通话,执行烟雾计划。”

各人嬉笑这执行冷剑的命令。

冷剑找到828号保险柜,输入黄菲的生日日期,保险柜开了。冷剑取出放在保险柜里的一个精致的盒子,含着泪水,从怀中取出黄菲的半截大拇指,继续输入黄菲的生日日期,然后把黄菲的大拇指按在指模扫描仪上,盒子弹开。

盒子里面孤零零地躺着一个U盘,就是为了这个U盘,冷剑几次出生入死,还差点命丧苍山,可惜黄菲终归离他而去,不能亲眼看到冷剑破解了U盘上的秘密后亲手抓捕董王了。

一切就绪,冷剑拨通杨厅长的电话,说:“执行烟雾计划。”

和杨厅长通话之后,马上就有两个警察和一个由警察装扮的银行职员去拍银行的门,跟着就发生枪战,然后就是武警特警和公安特警的精彩进攻表演。

随着剧烈的爆炸和惊天的巨响,银行刹那间灰飞烟灭。那两个董王的密探和所有市民,以及绝大部分的军警都被冷剑和杨厅长上演得非常逼真的苦肉计——“烟雾行动”蒙骗了。城市特警和武警特警携带的是演习用的空包弹,他们身上的鲜血就是用了拍电影的红色液体。进攻的军警当然安然无恙,他们正会合了冷剑他们,在那个特殊通道——臭气熏天的下水道秘密回到军方神秘的地下指挥所。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