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社原创]浅谈民主主义与政治文化

wuyiwen12 收藏 18 183
导读:[B][center]民主主义与政治文化[/center][/B] 随着民主观念的不断深入,对于何种民主形式更适合世界和如何运用民主的方式来治理国家仍然存在着广泛的争议,而这个争议的最终焦点则在于哪一种民主模式更适合某个国家,在劣者看来,这个世界仍然是以民族国家为主体的世界,不论是西式民主制度、社会主义制度或者***文明的普世观念都不可能完全放诸四海皆准,不仅是文明间的差异、国情的差异,甚至连价值观、普遍道德观念的差异都会给相同的民主模式带来不同的下场,如果我们看看世界民主的传播,不论是古代民主或者近代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民主主义与政治文化

随着民主观念的不断深入,对于何种民主形式更适合世界和如何运用民主的方式来治理国家仍然存在着广泛的争议,而这个争议的最终焦点则在于哪一种民主模式更适合某个国家,在劣者看来,这个世界仍然是以民族国家为主体的世界,不论是西式民主制度、社会主义制度或者***文明的普世观念都不可能完全放诸四海皆准,不仅是文明间的差异、国情的差异,甚至连价值观、普遍道德观念的差异都会给相同的民主模式带来不同的下场,如果我们看看世界民主的传播,不论是古代民主或者近代民主制度,基本上除了国情相差不多的外,没有一种民主模式是完全一样的。例如同样的君主立宪制民主,英国和日本就完全不同,议会制、代议制民主中美国和欧洲也有些许不同,所以在劣者看来,如果说某一种民主制度较好,或者其能有效提高社会公平、社会效率的话,那也不能说明他就是真正救世的万金油。在此,劣者所持的观点是,适当的民主模式和适时的开启这种民主模式,会给国家带来十分美好的前景;但是可惜的时,往往这两种条件都不具备或者只是二者选其一,所以为什么非洲国家和东南亚国家在实现了西式民主后,不但无法解决其以往所面临的种种社会问题,甚至带产生了新的社会问题。

关于这方面,劣者在下文中稍后阐述,因为还有一个先决问题未解决,那就是民主权利到底是一种集体权利还是一种个人权利?只有先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够从根本上认清楚为什么民主在西方可以得到良好的发挥而在非洲和东南亚国家却举步唯艰。

劣者拙见,民主权利应该是一种集体权利,虽然其本源是个人对于国家和社会公共事物的参与权利,但是如果没有集体就无所谓“公共”,不仅从权利本身来说,也从民主权利实现的程序和途径来说,一项民主权利的实现需要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如果仅仅是个人的主张和意愿,很难称得上“民主”。不论是现代何种民主形式,从普选到议会、人大的投票,都是遵循着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只有把个人的民主权利:“选举、被选举、游行、倡议、出版、主张演说、政务参与等等政治权利”放在大众当中,并由大众依据自我认识、价值评判,这项民主权利才得以生效(劣者在此所说的生效,并非指程序上的生效,而是一种观念是否能得到大众接受。),所以他要求在得到在一定范围内(范围视民主权利而定)大多数人的参与和认同才可以称得上“成功”的权利,否则,某个人在自家的卫生间内要求“领土独立”或宣称自己是皇帝的诉求只能是称之为“可笑”。

那么既然民主权利是一种集体权利,那么为什么这样的集体权利却无法解决西方世界以外的各种国家问题和社会问题,并且还导致了这些国家被敌视?原因在于一国的政治文化,当然,劣者不否认政治文化和国家的经济水平和民众的生活水平有关,但是这两方面的问题并非劣者在本文中所要讨论之事,故不赘述。政治文化分有:协调型政治文化、服从型政治文化、协调型政治文化三种,当然,社会的多元性导致了这三种政治文化并不会以单一的形式出现,而是二者相互或三者相互的出现,但是就东南亚和非洲民主政治的文化而言,劣者个人认为,仍然是以冲突和服从型政治文化为主。虽然不漠视自身权利,但是由于大众政治权利的诉求得不到满足和对政府的失望情绪不断增长,使得参与型政治文化越来越没有市场,在政治权利实现的过程当中,由于当局腐败和丑闻的影响下双重影响下,人们更期望于过好自身的生活——即将人身权利的重要性放在远远高于自身的政治权利的地位,所以也产生了集体政治参与性的退化。

有意思的是,人们一方面乎视自身政治权利参与的重要性,却仍然很关心国家的发展。从具本的表现看来,就是人们一方面对腐败和政治丑闻深恶痛绝,却从心理上放否决了行使自身政治权利而改变这种局面的义务,所以劣者在上文中所提及的“集体的政治权利”永远无法发挥作用。便产了生以下一种更有意思的局面:正如很多时代一样,社会问题的激剧增压,将会导致社会集权主义的回归,例如前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和俄罗斯的普京,特别是后者,可以说是在民主模式下集权主义的完美回归,自叶利钦所创下的超级总统制以来,西方一直诟病俄罗斯政治是“自戈尔巴乔夫时代以来民主的倒退”,但是俄罗斯人却似乎十分赞赏这种集权主义的回归。当然,劣者并不认为这种现象具有普遍意义,一个曾经存在于人们脑中的“强大国家”的印象,在西式民主无法帮助俄罗斯人实现他们所想像中的一切时,寡头政治、经济疲软、外交形象软弱、贫富差距拉大等等社会现象加剧了人们对“强大中心”的期盼,所以普京的种种对外强硬姿态、对内打击寡头政治、恐怖主义和分裂势力的政策或多或少使得俄罗斯人找回了“安全感”。

谈了这么多俄罗斯的集权主义,和东南亚有什么关系呢?相比于俄罗斯,东南亚很显然并没有集权主义产生的土壤,而更多的则是军事政变和政治独裁的土壤。虽然经过许多年的自我努力和美国的民主改造,可是很显然东南亚的政治土壤里关于真正民主的成分并不多,所以为什么菲律宾阿罗约自2001年上台以来,就化解了两百多起军事政变、泰国他信政权的倒台等等不一而足,所以可以相信,在军人干涉政治如此“习惯化”的国家内,政治家的力量是何其有限,更妄论民众对于政治的态度。所以协调型和服从型政治文化就成了东南亚政治文化的主流,近闻越南正在实行普选,不知道其结果如何,劣者拭目以待,希望能为东南亚民主政治打开一个新的篇章也说不定。

扯完了政治文化,再把政治文化同民主主义结合起来,劣者拙见,只有良性的政治文化才能形成一个良好的民主政治的前提,仅仅是前提而己,除此之外还需要有相当的力量才能够实现组织民主的力量、形成系统的结构、实现民主化的目的,虽然这个前提十分脆弱,但却是一个民族国家实现良性民主政体所不可或缺的。一个民族国家可以没有强大的政权机构、先进的军事科技、众多的人口、高度发达的社会组织体系,但是只要他的国民拥有良好的政治素养和大多数参与型的政治文化,那么这个国家就是有希望的国家。虽然劣者认为“政治文化和政治环境两者之间究竟那个更重要些”的争论有些类似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各执己见自成一家,但是如果没有一个最终的结论,就很难解释民主主义的根本内容应该以哪个做为先导:是增强民众的自我政治意识觉醒?还是通过外力促成民主模式的再植?或者是两者共同作用?又或者两者都不起作用?

很显然,如果我们看现在的世界,西式民主无疑更具有代表性也更让人向往,但是如果看到近年来西式民主政策在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乌克兰、苏丹、土耳其、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伊拉克的失败,应该认识到,仅仅依靠一个空有民主构架的组织形式,是很难实现国家民主化的进程并最终实现国家的民主化。所以劣者在上文中强调“不仅是文明间的差异、国情的差异,甚至连价值观、普遍道德观念的差异都会给相同的民主模式带来不同的下场”,如果一国的国民习惯于用血腥的“石刑(参照前段时间遭受石刑的伊拉克女孩)”、血亲复仇、部族仇杀,而不习惯运用政治和法律上的手段来解决问题的话,那么空有警察局、军队、法院、议会也是无法保障该国在有序的情况下推行其政策、民主改革方案的,所以更妄论实现什么国家民主化。劣者所持仍然是从内部提高人民的民主意识,即参与型政治文化的发展,以实现良性的民主改革的进行。不论这个国家是什么国家,实现民主化的最终结果是要使人民充分地享受到民主权利所带来的“福利”。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