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骑士 晨风之卷 第二节 凄惨的抉择,佣兵还是骑士?

lance.lot 收藏 3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8/


紫色的披风由谁吹起

那抚慰露珠的

风之女神

哀怨的叹息

和翻飞在泥土中

践踏朝霞的马蹄

我侵如寒冷的大地

还有

风之女神

在曙光中的叹息

叹息

紫色的长发

为谁飞起


科诺夫城是含特帝国北方的一个自由城邦,也是北方各国之间贸易的重镇。这里的东面是帝国皇帝克威尔.汉特的叔叔拉诺德.汉特公爵的领地拉诺德公国。这是一个沿海国家,有大陆上最大的盐场和最出名的海盗;东北方是汉特北部联邦,是一个冰雪的世界,多山岭,盛产雪狼骑兵和烈酒,也隶属于汉特帝国。而正北和西北则是一望无际的达沃草原,是温斯顿帝国的领土。这里是大陆的最北方,所以与其说是草原还不如叫荒原来的贴切。这从“达沃”这个词就能体现出来,达沃是北部语言,它的大陆通用语的意思是“无比寒冷和荒凉的”。

科诺夫城拥有大陆北部最坚硬的城墙,它的雄伟也是大陆少有。整座城堡由坚硬的大理石和花岗岩建造,内外两层城墙,分别高18米和12米,于五百年前大陆守护战争时修建,耗时十年,是山地矮人族最杰出的作品。科诺夫城在大陆北部广阔的平原上拔地而起,在大陆联盟抵御北部蛮族和兽人族的战争中起了巨大作用,被大陆上的人称为“银甲要塞”,与大天使要塞合称为“大陆双盾”。科诺夫城内最著名的建筑物是光明神殿,这是大陆上最大的祭祀光明神的神殿,所以这里也是神圣教堂的圣城。光明神殿前放置十二圣骑士雕塑的骑士广场更是大陆上无数骑士心目中最最神圣的殿堂。广场

的左边就是神圣教堂,而右面就是大陆骑士工会的总部。

科诺夫城作为一个自由城邦,却拥有着强大的军事力量:除了属于科诺夫城城主(据说是首席圣骑士修.亚当的后代)的三万圣城自卫队以外,神圣教堂的圣殿骑士团是大陆上最大的魔武双修的骑士组织,人数达到了一万人,他们是光明神在中土的守护者。而骑士工会的条顿骑士团是大陆自由骑士团中规模最大的,五万的条顿骑士就是大陆上骑士的正义和仁慈的代表。除此之外,这里还有大陆上最著名的魔法师学校和骑士学校:光辉魔法师学校和狂狮高等骑士学校每年都为大陆培养无数的优秀魔法师和骑士,这两所学校也是大陆上最著名的贵族学校。因为他们最著名的校规就是“这里是优秀贵族的摇篮”。

当然,以上这些也许说的只是以前吧。

兰特刚来到圣城时也不禁被这雄伟的气势所压倒,周围的那些第一次见到圣城的人也一样,甚至他们中有些人的双腿都在打颤。那是一种神圣的雄伟,但着神圣中却透着一丝的阴冷,仿佛那白色的城墙都是由白骨堆砌的一样。但是就在转瞬之间,兰特已经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好雄伟的城墙啊,瞧这石头,白的就像馒头一样,哈哈哈哈”,兰特在马上戏谑道。后面的人栽倒了一片。兰特发现圣城的骑士果然跟地方上那些土包子骑士不一样,他们看人几乎都是不用眼睛的,他们的头总是看着天,他们说话总是用鼻孔轻哼。很快,兰特明白了,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高傲呀,看来自己好不容易学会的标志性d的冷笑也没什么用了。想起原来在学校时自己的剑术老师整天这样笑,兰特本来

以为那是高傲的最强表现了,没想到还是跟人家差一大截呢。

骑在马上的兰特在这朝阳里显的意气风发,大街上到处都是忙碌的人们和匆匆的行者,人人脸上都洋溢着深沉而奇怪的笑容。兰特发现在其他城市里很少见的高等贵族在这里好象遍地都是。而且总是有很多骑士从身边骑着马经过,当然,他们那鲜亮的衣甲绝对不是兰特能比的。那闪耀着黄金和钻石的光芒的索子甲和如镜子般明亮的盾牌,工艺考究的骑士剑和长枪,使的原本很引人注目的兰特的光芒很快弱了下去。看来这就是平民与贵族的差距呀。

兰特就这样在城里转悠了半天,直到他来到骑士广场。当兰特看到这些威武的雕塑时,他再次想起了自己心目中理想的骑士。“就是他们啊,他们才是我所追求的骑士呀。”兰特在心里轻呼着。广场上人头攒动,无数的骑士在给他们心目中的英雄致礼。几个英俊的游吟诗人在广场边上歌唱,很多行人都不觉的驻足倾听。那都是流传多少年的故事了,大陆上的人们有谁不是听着这些英雄的故事长大的,但是人们还是愿意再次回味一遍,仿佛那些故事就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在科诺夫你能学到一切。” 这是年特在科诺夫听到的第一句有意义的话,是一个道具店的老板告诉他的。第二句有意义的话是:“我的店铺兼营床单、卫生纸和刀剑盔甲,兼营各种膳食服务和洗浴。如果你能立即掏出五枚银币就可以得到一间不大的房间住上一个月。于是兰特终于有地方住了。

从杂货店出来兰特就按老板指的方向直奔佣兵工会而去。这也是兰特的最后一个理想了,“虽然我做不成骑士,也做不成诗人,但是做佣兵总可以吧。”抱着这样的想法,兰特一出来就注册了佣兵,可惜的是到现在他还没有接过任务。

“骑士大人,救命啊,救救我可怜的女儿吧……呜呜……”刚走出没几步,一个衣衫褴褛的妇女就从人丛中跑出来抱住了兰特的双腿,倒在地上痛哭不已。

“你要干什么?”,兰特吓的大喊,因为他清楚的看到这个女人的几乎裸陋的上半身,虽然有几个破布片但实在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瞬间他的脸红的堪比血色骑士团的军旗,“快点放开我,放开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