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满洲镶黄旗“俄罗斯佐领

元帅的元帅 收藏 3 573
导读: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由山海关进占北京,建立起对全国的统治。与此同时,不断向东方扩张的沙俄势力侵入了黑龙江流域。随即,清朝军队与沙俄势力在黑龙江流域发生了武装冲突。一些被清军俘虏或投诚的俄罗斯人,被陆续送到北京安置,并编为镶黄旗满洲第4参领第17佐领,史称“俄罗斯佐领”。 关于该佐领的形成,清朝官修史书《钦定八旗通志》记载说: “第4参领第17佐领,系康熙22年(1683年)将尼布绰等地方取来鄂罗斯31人及顺治5年(1648年)来归之鄂罗斯伍朗各里、康熙7年(1668年)来归之鄂罗斯伊番等

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由山海关进占北京,建立起对全国的统治。与此同时,不断向东方扩张的沙俄势力侵入了黑龙江流域。随即,清朝军队与沙俄势力在黑龙江流域发生了武装冲突。一些被清军俘虏或投诚的俄罗斯人,被陆续送到北京安置,并编为镶黄旗满洲第4参领第17佐领,史称“俄罗斯佐领”。


关于该佐领的形成,清朝官修史书《钦定八旗通志》记载说:


“第4参领第17佐领,系康熙22年(1683年)将尼布绰等地方取来鄂罗斯31人及顺治5年(1648年)来归之鄂罗斯伍朗各里、康熙7年(1668年)来归之鄂罗斯伊番等编为半个佐领,即以伍朗各里管理。后二次又取来鄂罗斯70人,遂编为正佐领”。


这些人被送到北京后,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安置。户部建议将他们分散编入八旗满洲正白旗下各佐领,而康熙帝考虑到罗刹(俄罗斯)归顺人颇多,认为应该把他们集中编为一佐领,“令其彼此相依,庶有资济”(康熙起居注)。结果,他们被编为镶黄旗满洲第4参领第17佐领。并任命35年前(1648年)归附清朝的俄罗斯人伍朗各里负责管理。


按八旗兵制,旗以下是参领,参领以下是佐领,佐领是由壮丁编成的基层单位(俄国文献中称之为百人队)。康熙年间,八旗满洲佐领的标准丁额为100人。在北京的俄罗斯人达到百人,正好符合编设一个佐领的条件。


对于俄罗斯降人,康熙皇帝一再谕命给予宽大,妥善安置,并赏给衣帽,授予官职。宜番,授给骁骑校;鄂噶番、席图颁、机里郭礼(吉礼过里)、鄂佛那西、马克西木,俱授七品官。而伍朗各里身为佐领,官居四品。


当然,康熙帝优待俄罗斯降人,也并非简单地宽大为怀,而是着眼于当时黑龙江流域对俄战争的需要。这些俄罗斯人在编入八旗后很快告别北京,被送往黑龙江前线。在前线,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侦察敌情和招降。如前面提到的骁骑校宜番,先曾招降俄罗斯,后受命进入雅克萨城侦察敌情。他们的任务还包括在阵地前向自己的同胞喊话,号召他们投降博格达汗(指清朝皇帝)。这种攻心战在康熙25年(1686年)第二次雅克萨之战中收到了奇效。正是在他们的招降下,固守雅克萨的哥萨克最终决定放下武器。据史料载,这些俄罗斯人不仅参加了雅克萨之战,而且在关键时刻立有殊功。


康熙28年(1689年)中俄两国《尼布楚条约》签订,条约划定了两国疆界,又规定凡定约以前,已在中国的俄国人和已在俄国的中国人均不必遣返。从此,这批俄罗斯人便在中国世代定居下来。


按照清代制度,旗人与民人是社会成员的基本分野。民人即隶属省府州县之人,以人数众多的汉族人为主体;旗人则是被编入八旗组织之人,地位优于民人。而在旗人内部,满洲地位又优于蒙古和汉军。来自遥远异国的俄罗斯人,不仅被编入八旗满洲,还且还是上三旗中的镶黄旗。这样一来,在清朝多民族的等级架构中,他们就被置于了与满洲人基本同等的地位。


清代北京城内的八旗驻防,各有一定方位。镶黄旗位于北京城的东北部,这样,俄罗斯佐领便被安置在属于镶黄旗地面的东直门内胡家圈胡同。清政府对俄罗斯人在生活待遇方面还予以照顾。“他们完全和满洲人一样受到尊重。给他们安排了住房,派了佣人,还规定每隔三年发给他们四时所需的衣服,将步军统领衙门收押的女犯配予他们为妻,还给他们当中的某些人匹配了大户人家的妇女。”他们与其他旗人一样,以当兵为基本职业,并领有粮饷。一些人被授与官职,一些人则在衙门中担任翻译工作。清朝的内阁档案多次提到:将“俄文书交罗刹人希图班,鄂果番、侍卫罗多浑等翻译”;或者将致俄罗斯国书,交俄罗斯佐领小领催库西玛、雅稿、伊凡、尼坎等译成俄文。


在入居北京并编入八旗满洲后,俄罗斯人由表及里,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足以令来到北京的俄罗斯使臣深感惊愕。道光25年(1845年),俄国外交官叶·彼·科瓦列夫斯基曾造访北京。事后,他这样回忆与俄罗斯人会面的情景:“中午前我们来到了南馆,大司祭和传教士团成员们已在恭候我们,还有阿尔巴津的男女老少近百人,几乎都来了。看到这些俄罗斯人的后裔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们的服饰、语言、容貌一点都不像俄罗斯人……”。


然而,对于清朝人来说,上起皇帝下至普通旗民,对此并不会感到有什么奇怪。因为在八旗这个多民族的“大熔炉”里,除满洲人外,其他民族成员几乎经历过同样“脱胎换骨”的改造。这些俄罗斯人娶了中国妻子,有些人还抱养中国孩子为养子。其结果只能是加速了与异民族血缘融合与文化交流的进程。


俄罗斯人定居北京后,人口一直没有增长。繁华都市环境和奢华风气的侵蚀,使一些俄罗斯人习于酗酒和挥霍浪费。有人死于酗酒和斗殴。一些人经济破产,变得赤贫如洗,甚至死于饥饿。这些因素均制约了其人口发展。


进入晚清,满洲统治者日益衰朽,政治腐败,官贪吏黩,八旗制度出现种种流弊。旗人子弟为了争取当兵食饷的资格,必须向长官行贿,这种现象在俄罗斯佐领中同样愈演愈烈。“俄罗斯佐领中如果有谁死了,他的儿子不能立刻被接受为俄罗斯佐领的士兵。要想使自己能补上父亲的遗缺,非花费很大力气和大量银钱不可。为此,必须向领催和其他5位副领催求情送礼,求他们把谋求遗缺的人推荐给主管长官,因为主管长官总是根据他们的推荐来批准谋缺者的请求的。”


进入民国,八旗制度被废除,俄罗斯旗人断了粮饷。一些人靠做小生意、当工人、任巡捕,维持生计。为了谋生,不断有人离开世代居住的东直门内胡家圈胡同一带。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罗、何,姚、杜、贺等姓后裔,已散布在北京,天津、哈尔滨,海拉尔等地,据说总共还有100多人。近年来,随着北京城市建设加速和老城区大片拆迁,想当年满洲镶黄旗中俄罗斯佐领的后裔已完全湮没在茫茫人海中,无从寻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