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七大好色之徒

aqssm 收藏 4 133

好色这个词听起来似乎总是和下流息息相关,实际上食色性也,喜欢美丽、欣赏美色本身并无可指责。古时候有个叫罗敷的女子,简直是人见人爱:“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着肖头。耕者忘其犁,锄者亡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尽管他们甚至忘了本职工作,但我们并不能就此指责其好色为恶。现在我们在大街上看到打扮入时、长相漂亮的女子,也总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漂亮美眉尽管有时候会嗔怪一声,但内心里恐怕也是美滋滋的。色与好之间形成的审美与被审美的精神愉悦,足以让双方都心情大好、步伐轻快。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好色本身并不为过。


在金大侠的笔下,虽然不乏好色不厌的无耻之徒,如人面兽心的所谓大侠汤沛,仗势横蛮的恶霸风天南等,但同样也有一些人,虽好色而令人可解,虽渔色而不令人生厌,甚至好色而不淫的审美主义者。


一、 段誉。此君名列好色这徒之首,完全是因为对王语嫣的表现。对这位一直不把他当回事的姑娘段公子是视为天人,死心塌地甘做裙下之臣,甚至以王子之尊不惜忍受讥讽嘲弄,以手无缚鸡之力为之出入战阵。而一当芳泽微闻,心生绮念之际,又坦然自责,是典型的发乎情、止于礼,可谓好色之君子。当然他对木婉清、钟灵乃至阿朱、阿碧的欣赏也从侧面丰富了其好色形象。


二、 韦小宝。可能有人对此君名列第二持有异议,但纵观韦小宝的立身行事,虽然大老婆、小老婆、亲亲老婆叫了一大堆,但不论是对最亲近的双儿,还是对最喜欢的阿珂,乃至一再骗他的方怡,韦爵爷在理智清醒时都没有搞霸王硬上弓那一套。至于最后在丽春院里的总爆发,实在是出身和儿时的教养在作怪:“一不做,二不休,把你们这批老婊子、假婊子、好姑娘、坏女人,一古脑儿都搬了进来。这里是丽春院,女人来到妓院,还能有什么好事?这是你们自己来的,醒转之后可不能怪我。”他从小就“胸怀大志”,要在扬州大开妓院,更要到丽春院来大摆花酒,叫全妓院妓女相陪,此刻情景虽与昔日雄图颇有不符,对韦小宝而言却也是非同小可的壮举。就是在此情况下,他也将阿琪排除在外,不可谓之为好色之真小人。


三、 段正淳。大理段二一向风流自喜,到处沾花惹草,广结情缘,以致于到最后他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相好的女子了。不过此人虽然秉性风流,用情不专,但当和每一个女子热恋之际,却也是一片至诚,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将肉割下来给了对方,到最后更是以死相报,也算是死得其所了。此人荣登好色探花之位,当无异议。不过淫人妻女,又不相娶,害人不浅,毕竟落了下乘,所以他虽然处处偷香,却也戴了一个大大的绿帽,唯一的儿子不是自己的,教训也算深刻。


四、 田伯光。此人爱色如命,是江湖上千夫所指的采花淫贼,奸淫掳掠、杀人放火无所不为,不过言行如一,一诺千金,倒还称得上磊落两个字。他的好色更多的是生理上的原因,为令狐冲言语所逼后答应只捡荡妇淫娃过瘾,读来不觉其恶。最后终于一刀斩断是非根,不可不戒了。


五、 欧阳克。这也是个天生好色之徒,本身就是个风流种,是欧阳锋和嫂子私通的产物,英俊潇洒,风流自赏,不过为恶不多,只是历年派人到各地搜罗美女,收为姬妾,大享温柔之福。对相中的女子,不论对穆念慈还是黄蓉都不用强,对后者更是用情甚深,不仅央求叔父正式上门提亲,而当黄蓉设计相害变成残疾之后,又在欧阳锋前隐瞒真相,不求报复,多情公子形象隐然可现。


六、 尹志平。说他好色实际上有点牵强,但他作出的禽兽之举却正是登徒子所为。实际上作为一个禁欲主义者,他的行为才真算得上发乎情,只是没有止乎礼而已,看到小龙女的美色后止不住日思夜想,他所受的教育却教他只能压制情欲,他最后的兽行实际上是人的本能压制了后天的教养。此人大节上无亏,后来更一死维护意中人,这也正是他上榜的原因。


七、 云中鹤。此人穷凶极恶,好色无厌,算不上好色之中的上流。唯一可取之处是于极危险处救了轻生的王语嫣,虽然他自称是舍不得这么好的女子轻易就死,“要抓她回去,做几天老婆”,但想见当时情状,能舍命救美,倒也不枉了好色之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