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英雄 第二章 让人吃惊的真相 让人吃惊的真相

为自己工作 收藏 3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1/[/size][/URL] 第二章 让人吃惊的真相 就在战斗结束三天后,阳海涛亲自审问了匪首巴尔多。巴尔多长得虎背熊腰,满脸的大胡子。他毕业于兹旭国国家最高军事学院边防指挥系,比阳海涛高几级,算是阳海涛的师兄。为此,阳海涛把巴尔多单独关在一处,但待遇极为优厚。除了失去了自由外,其他的完全是总统级待遇,并派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1/


第二章 让人吃惊的真相

就在战斗结束三天后,阳海涛亲自审问了匪首巴尔多。巴尔多长得虎背熊腰,满脸的大胡子。他毕业于兹旭国国家最高军事学院边防指挥系,比阳海涛高几级,算是阳海涛的师兄。为此,阳海涛把巴尔多单独关在一处,但待遇极为优厚。除了失去了自由外,其他的完全是总统级待遇,并派人重点看护以防其自杀或者逃脱。

但是巴尔多的表现也很奇怪,既没想逃脱,也不想自杀,只是沉默和不尽的叹气。反正每天有人给他吃喝就行了,这令阳海涛很诧异。

“巴司令,其实我应该叫你师兄。我阳某作为师弟,只想问一个问题,你们在磺山地区折腾了一年多,究竟是为了什么?其他的我想也没必要问了。”阳海涛希望通过旧日的校友关系打动巴尔多,以便能得到一点事情的真相。

“阳司令客气了,我在磺山地区折腾了这么久,犯下了滔天罪行。现在成为了阶下囚,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我要自杀那是很容易的事情,我活到今天,除了想见到你这个我一直从未谋面的师弟外,剩下的就是要完成一件事,揭示一个惊天的秘密。不然我会那么乖乖地投降?我早就自杀了。”巴尔多慢慢地站了起来,对阳海涛缓缓说道。

阳海涛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忙问道:“巴司令的意思是?”

“也该把真相说出来了,其实我一年多来,心里一直没平静过,良心受到谴责。毕竟我曾经也是光荣的兹旭国军人啊!如果就让它永久成为秘密,我想我会死不瞑目的。只是不知道阳司令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因为他可能会让你一年多以来所建立的功勋化为乌有,甚至成为天下人的笑柄。而且依你的性格,你绝对会追查到底,那会给你带来无尽的麻烦,让你变得一无所有,甚至遭受杀身之祸。你有这个思想准备吗?”巴尔多像是已经大彻大悟,得道成仙一样,把阳海涛倒弄得像个孩子,不懂他话里的含义。

“巴司令有话不妨直说,难道‘天狼军团’还有更大的幕后操纵者?我阳某人虽身为军人,却不是贪功求名之人。我也很想了解事实的真相,尽我最大的力量去消灭那些危害百姓的人。巴司令也不想天下百姓继续遭受苦难吧?”阳海涛真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以解心中的疑惑,

“我也正是久闻阳司令为人正直,疾恶如仇才一直等到这今天向你说出事情的真相,希望你借助正义的力量,铲除这帮恶魔。”巴尔多像是找到了真正要倾诉心中之苦的人了,他决定要揭开这个秘密,以便用正义的力量铲除那帮只人钱不顾百姓死活的恶魔。于是他又问:“阳司令听说过希伦巴多贸易公司吗?”

“当然听说过,那不是武佑国有名的军火贸易商吗?‘天狼军团’和它有什么关系呢?”阳海涛一听到希伦巴多贸易公司,突然觉得有点耳熟,忙问道。

“‘天狼军团’的武器装备就是由希伦巴多贸易公司提供的,价钱很低,低得可以用送来形容了。‘天狼军团’真正的开支在于人员招募、官兵薪水和日常管理费用,但这笔钱也是有人提供的,你想都想不到是谁?”巴尔多故作神秘地说。

“是谁这么大胆?这不是拿钱来杀人吗?”阳海涛终于听出了点名堂,忙问道。

“提供金钱的也是希伦巴多集团。只不过用来杀人的钱只是少数,大多数钱进入了他们的腰包,使他们迅速聚敛起巨额财富,并维持其骄奢淫逸的生活。他们就是以我们国家国防部副部长扶言孝为首的、以国防部武器采购局长赢浩为骨干,外加财政部负责审批的一名局长、扶言孝的亲信部属以及其他一些官员联合干的,看看他们现在富成什么样子?希伦巴多贸易公司最大的股东就是他们,他们把公司开在武佑,聘用武佑人进行管理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他们才是最大的恶魔,‘天狼军团’以及你们反恐部队都是杀人的工具,同时也是牺牲品。”

“什么?扶叔叔?不可能啊?他已经任国防部副部长快十年了,一直口碑很好。怎么会这样啊?”阳海涛听说最大的幕后操纵者竟然是很熟悉的扶言孝,心情很激愤。但他还是控制了自己的情绪,静静地听巴尔多说下去。

“是钱让他变得这么坏的,你知道吗?自从前年扶言孝竞争国防部长失败后,就对仕途失意了,他想到自己已经六十三岁了,按照兹旭国的规定,六十五岁必须退休,没有任何条件可讲。他觉得自己没有上升空间了,就想到了敛财,扶言孝开始把金钱作为生命的意义。作为国防部副部长,要想敛财只有在武器采购上打主意,所以才制造了这么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导致上万人的死亡和更多人的伤残。上万亡灵啊!冤屈何处伸?”巴尔多说着说着就开始流泪了。是的,就连他自己也被利用了,成为了工具和牺牲品。

阳海涛也流泪了,他顿了顿,说道:“真是老天有眼,巴兄人性尚存,才让事情真相得以保留下来,我现在才觉得自己真的很惭愧,成了个杀人的工具,什么功勋啊!荣誉啊!全是骗人的,可笑啊!我这个司令当着还有何用?军人存在的真正意义到底是什么?”

“阳老弟不必这样,你有正义之心,应该借助更大的正义力量铲除这群恶魔,只要他们在世间一秒,老百姓就不会有好日子过。”巴尔多不忘鼓励阳海涛振作起来,以便消灭恶魔。

“可我觉得自己没有这个才能啊!以前还觉得自己多了不起,现在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会,真是愧对世人。”阳海涛的心理真的受到了打击,显得有些消沉。

“公道自在人心,只要你一心为民除害,我想老天也会帮你的。下面我给你具体说说事情的真相。”

“看来我要减轻自己的罪孽,也只有通过为民除害了,巴兄请讲。兄弟我听着。”

“两年前,我因为在部队犯了一次错误被强制退役。我心想在部队犯了错,我回家后一定重新振作,开始新的事业。就在我准备收拾行装预备带着妻儿回老家的前夜,我一个人在街上行走。突然一群蒙面人从背后袭来,我在猝不及防中被击昏。

待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周围有很多人,都是西装革履。其中一个坐在靠背椅上背对着我的老者,开始我还没认识,待他转过身来,我吓了一跳,原来他就是当时的国防部副部长扶言孝。扶言孝在我上军事学院时教过我们的边防巡逻课程,所以我有印象。

他当时很亲切地问我:‘还想不想在军队里干?’我老老实实地说:‘还想,可是我的退役决定已经下了,而且是国防部长签了字,连总统都知道的,我没有机会留在军队里了,副部长的意思是?’他说:‘小巴,不要叫我副部长,叫我扶老师吧。我可是教过你的边防巡逻课的哦!’我受宠若惊,说道:‘是的,学生不敢忘记老师的教诲。我也知道老师还记挂着师生之情,可是谁又能让我继续留在军队里呢?’然后他微微闭上眼,又缓缓睁开,说道:‘我能。我不但能让你继续留在军队里,而且还要你当军队的司令。’

我当时确实对军队还怀有感情,听到他这样一说,很激动,说道:‘那我感谢理解我对军队的眷念之情,可是我只是个犯了错误的上校,能继续在军队里当个营长也不错了,哪能奢望当什么司令呢?’他见我似乎动心了,但好像还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似的,摇了摇头,说道:‘小巴,你理解错了。我说的军队是另外一支军队,不是兹旭国的浪费纳税人血汗的无用之师。人员我们会为你招募,武器装备我们会为你提供,资金也会扶持你,你只负责指挥就是了。’我心想,兹旭国的军队就只有一支属于兹旭国民的国防军,哪还有其他什么军队,于是紧张地说:‘老师在开玩笑吧?兹旭国只允许有一支军队,哪还有其他什么军队哦?’旁边的人一听我这样说,很是生气,咆哮道:‘你活得不耐烦了不是?敢对扶老无礼?’我这才意识到我出事了,感到凶多吉少,最担心的是我的妻儿的安全。扶言孝训斥了那些人,说道:‘我和巴团长有师生之谊,大家随便一点,不要见怪。’旁边的人唯唯诺诺的答应了,他才转过来,对我说道:‘小巴,事到如今,我得对你说实话了。我要你加入的是‘天狼军团’——在我的授意下组建的反政府武装,这个司令由你来当,我会在军中挑选一批得力干将辅助你,你们的任务是在磺山地区进行刺杀活动,主要目标是磺山地区的富人和进入磺山地区的富人,同时袭击当地驻军和警察局,以造成恐慌。目的是引起政府的注意,以便派出大规模军队参战,从而促使国防部加大武器采购,我们从中获利。当然,你作为一大功臣,滚滚财源是少不了的。你的军队闹的越凶,发展越快,我们从中获得的利益就高。哈哈,怎么样?’我当时听了,吓得脸都青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向扶言孝哀求道:‘老师,副部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不能接受你的帮助。我加入军队是为了保家卫国,而不是做杀人的凶手。这样做会害死多少无辜的人啊!不行啊!我退役回家种地都行。’突然,扶言孝脸色大变,恶狠狠地说:‘你认为你还有选择的权利吗?你的家人都被我控制在手里了,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是你的老师,我怎么会害你呢?我这是给你建功立业带上发财的机会啊!哈哈!’说完,他手一挥,两名手下带来了我的妻子和我的大儿子和小女儿,尤其是我的女儿才八岁啊。我知道,如果我不答应的话,我的家人肯定得死在我面前,而且是马上。我虽然是军人,但人有七情六欲,我也不能免俗,为了让家人能免遭毒手,我只好昧着良心答应了。只是没想到。哎!”巴尔多说完,叹了叹气。

“只是什么?”阳海涛插嘴问道。

“后来妻子和小女儿都因为我而死了,大儿子也发了疯,离家出走了。估计也是凶多吉少。我这是报应啊!报应啊!”巴尔多说着说着,开始哭了起来。

“巴兄冷静一点,继续说下去!”阳海涛想更详细地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就这样,我被迫当上了‘天狼军团’的司令,扶言孝也真的派出了40名连排级军官,就这样指挥架构形成了。我们带着从武器库里偷运来的武器,乘飞机到了兹旭国与武佑国边境的朵拉市,那里有人接应我们。在接下来的近半年里,我们每天都能得到空降的上百件轻重武器以及大量的钞票,我们用这些武器和金钱招募当地青壮男子加入我们的军队,对他们实行标准的军队训练。为了防止政府军的突然袭击,我们的营房很分散。就这样,不到十个月的时间,一支1,200多人的军队成型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开始了我们的行动。由于当地极穷,我们给士兵们的待遇又相当优厚,所以我们的军队兵员补充都很容易,而且我们是离开当地,进入磺山地区制造血案,所以认识我们的人很少。我们频频得手,当地驻军和警察大为苦恼,所以才组建了反恐部队的。你知道我们的人怎么会越打越多吗?”巴尔多向阳海涛既像是问问题,又不是问问题的地说。

“还请巴兄指点!”

“那是因为我们在磺山地区制造了一些血案和强奸案,然后转嫁给反恐部队,使当地民众对反恐部队产生了抵触情绪。你是知道的,我们是在国防部副部长的授意下干的,要获得你们那反恐部队那种样式的服装并不是难事,我让我的士兵穿着你们的军装去制造惨案,以此迷惑民众,从而孤立反恐部队,争取民心以扩大兵员。到后来,穷人们都站到了我们这一边,说反恐部队和富人是一伙的,专门欺负穷人,他们支持自己的子弟参加‘天狼军团’为亲人报仇。我们在磺山地区都有了民心,后来扩充的兵员80%都是磺山当地青壮男子。也就是说,你们打死的同样是受人利用,但是同样是无辜的人。我们死了这么多人,却给那些蛀虫、那是为了钱不惜让上万人付出生命的恶魔带来了大量的金钱。”

“怪不得有段时间反恐部队屡次遭到老百姓的袭击,有一个班的官兵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情况下被老百姓活活打死,想起这件事就痛心。”阳海涛眼睛都气红了,如果在他面前的不是对他了解事情真相有帮助的巴尔多而是其他匪徒,他肯定得把他吃了,但他还是控制住情绪,耐心地听下去。

“是啊!这些都是我作的孽,我就是死也还不清的。我满以为我答应了扶言孝的要求我的家人就能平安,万万没想到,我还是付出了可悲的代价。就在半年前,在我们袭击了一个警察局打死了八名警察的一个晚上,我们在喝庆功酒。我因为屡屡和弟兄们干杯而醉了,什么也不知道。就在这个晚上,那些发了酒疯的混蛋们。竟背着我,借着酒兴将我的妻子和小女儿强奸,妻子第二天早上因不堪受辱自杀了,小女儿亲眼看到了她妈妈自杀的血腥场面,吓呆了。晚上开始发高烧,并且开始胡言乱语,两天后,在我的怀里对我说了句‘爸爸,我好怕’,也死了。我当时万念俱灰,也很愤怒。准备下令枪毙那几个作孽之人,但我的副司令却阻止我这样做,他威胁我说‘你以为你真的是司令吗?那几个人是副部长扶老的亲信,你敢动吗?想活命的话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你照样当你的司令,不然小心你的命还有你大儿子的命。’我大儿子十七岁,本该上高中,然后考大学的,现在却被挟持在这支土匪队伍里卖苦力,受尽折磨,而我却不能帮他。因为我也被监视着,就在他妈妈死后半个月,他被几个士兵打了一顿,因惊吓过度而发了疯,从此失踪了。多半是被那帮匪徒给杀了。我想救我的儿子都无能为力,因为我只是个傀儡,不是什么司令。我知道这是报应。这还不算,扶言孝还多次下令要我‘扩大战果’,我为了侥幸活命就拼命制造血案。血债不断累积,我晚上开始作恶梦,梦见我的妻子和小女儿,他们因为我作恶多端被牵连在地狱受折磨,我变得精神恍惚,人也瘦了。但他们每次离去时都不忘提醒,我的大儿子还活在人世,只要我想办法行善,就能积德,能救他脱离苦海,所以我挣扎了半年之久,才找到机会把‘天狼军团’拖到绝路,从而投降于你的。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如果能看上儿子一眼,我死也瞑目了。”巴尔多越说越痛苦,眼泪都流干了,现在只有不断的忏悔了。

“巴兄,我带个人给你看看,你一定会吃惊的。”阳海涛看到巴尔多的忏悔,决心满足他的要求。

“爸爸!我是布陇啊!你的儿子巴布陇啊!”阳海涛叫过来一名年轻的特种兵,那特种兵见了巴尔多,欢喜的喊道。

“布陇,对,你是我的儿子啊!爸爸还以为你不在人世了。没想到你早就已经成了一名反恐特种兵,一定是江叔叔救了你吧?”巴尔多看了半天,才认清这是他的儿子,父子俩抱成一团。

“上士巴布陇,听令!”大约过了五分钟,阳海涛见父子俩也差不多了,命令道。

“是!请长官训示!”巴布陇立即呈标准姿势,向阳海涛敬礼。

“你与匪首巴尔多相聚时间已到,现命令你退出看守所,回到自己岗位上去。”阳海涛命令道。

“是!”巴布陇得令后跑步退出看守所。

“想不到吧?你儿子居然成了反恐特种兵。他很聪明,为了逃离苦难的生活,不惜用苦肉计,故意激怒那些匪兵,被打了一顿后,然后装疯离开了‘天狼军团’,然后步行上百公里到了我们的部队投诚,我问清情况后,把他分配到了空军协调处学习信息处理,他悟性很高,而且很好学,所以不到三个月就熟悉了相关知识和操作技能。他说:‘他这样做是为了能尽快消灭匪徒,因为不消灭匪徒,就救不了自己,救不了爸爸,也不能为妈妈和妹妹报仇。多么好的儿子啊!’”阳海涛待巴布陇出去后,向巴尔多说明了一切。

“哎!也算老天怜惜我巴家,让我巴家还有重振的希望。我也不再愧对巴家世代祖先了。”

“对了,巴兄。我一定会想办法为你澄清罪名,让你重获自由。让世人知道真相。巴兄还应该多为民众做点事啊!”当阳海涛得知巴尔多当上“天狼军团”这一年多的心路历程后,觉得他还是不容易,现在巴尔多设计把“天狼军团”引上绝路,加速了恐怖战争的结束,对兹旭国人民也算是大功一件,他决心劝服巴尔多在获得自由后多为人民做实事、好事,减轻自己的罪孽。

“谢谢了。江老弟!你为犬子找了一条光明之路啊!”

“巴兄,兄弟还有要事在身,得走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向看守的弟兄提吧!暂时还得委屈你。”阳海涛觉得知道得差不多了,该回去整理一下思绪,想想下一步的行动。

“太感谢老弟了。”待阳海涛离去后,巴尔多喃喃自语道:“只要布陇活着,我就没什么牵挂了,我一个作孽之人,也应该到孩子他妈那里去陪她了。哎!”说完,巴尔多拿出藏在身上的纸和笔,开始写遗书,里面详细地写明了“天狼军团”的来历,主要支持者,以及怎样找到那些人的罪证,另外就是托付阳海涛照顾好自己的儿子。因为他准备在这以后以自己的生命来赎罪,以告慰上万无辜亡灵。

阳海涛从巴尔多的表现发现巴尔多并不是天生的坏蛋,是环境的变化和受人利用造成的。他正准备此事上报国家反恐总司令部,希望他们能酌情降低巴尔多的罪责,以肯定他在关键时刻帮了反恐特种部队的大忙这一立功表现。只可惜,巴尔多自觉羞于苟活于世,自行了断了,阳海涛为此感到十分惋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