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夏,朝鲜内战局势因美国的出兵干预而趋于复杂化。战火开始向中国边界蔓延。刚刚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面对兄弟国家的危难,挺身而出,不畏强敌,毅然作出出兵抗美援朝的重大决策。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在人民解放军众多璀璨耀眼的战将中,谁能够承担起赴朝抗美这一重任呢?***和中央军委进行了精心挑选、全面思量。


***点了粟裕的将


在朝鲜内战爆发后,***、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冷静地分析了朝鲜战局,认为美国可能进一步扩大战争,有攻击中国东北的可能,中国人民不能不有所防范、预作必要的准备。


7月7日和10日,周恩来总理先后两次召开保卫国防问题会议,讨论朝鲜局势和我国国防问题,组成东北边防军,担负保卫中国东北边防,并准备必要时支援朝鲜人民军作战的任务,同时任命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萧劲光为副司令员、萧华为副政治委员。后来***又派陈毅向粟裕传达,明确要粟裕担负抗美援朝作战指挥任务。


粟裕能征善战,在解放战争中,组织指挥了一系列彪炳青史的大仗,经略中原,驰骋华东,运筹大兵团作战得心应手,一个战役几万人、十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地消灭敌人,令人叹为观止。无怪乎***点了粟裕的将。


可这时,粟裕身体状况很不好,但仍在坚持工作。当年指挥水南战役时,他被敌人一发炮弹击倒,虽然经抢救脱险,但有3块弹片一直留在他的头颅内,此后常常头痛头晕难忍。当得知毛主席亲自点将,他深感这是党中央、毛主席对自己的信任,义不容辞,立即着手进行担负抗美援朝作战任务的准备,要华东军区司令部选配指挥部的参谋、通信班子,要华东空军调查研究侵朝美军空军的飞机数量和作战能力,并向中央军委建议增调三野9兵团参战。


不料他的病情日益加重,头疼眼晕得非常厉害,不仅难以坚持工作,甚至不能左右环视,吃饭时只能把饭菜摆在正面一条线上。他不得不向毛主席报告病情。后经中央军委批准,他专门到青岛疗养。半个月后,病情仍不见好转,他心急如焚,特地托到青岛的罗瑞卿带信给毛主席,再次报告自己的病情和心情。


***看到粟裕的信,立即复信:“粟裕同志:罗瑞卿同志带来的信收到了,病情仍重,甚为系念。目前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养,直至病愈。休养地点,如青岛合适则在青岛,如青岛不甚合适,可来北京,望酌定之。问好!”后来,中央经与苏联协商,安排粟裕到莫斯科继续治疗。可是,他在那里治疗数月后,仍没有完全解除头疼的痛苦。


由于身体原因,粟裕最终也没能到东北边防军的领导岗位上赴任。7月23日,中央军委决定东北边防军归东北军区司令员高岗指挥。8月26日,周恩来在北京主持召开的东北边防军准备会议上,说明了等正式开战时再派出高一级的指挥员。


林彪委婉拒绝率兵出征


10月1日夜,北京国庆一周年的焰火还没燃尽,天安门前欢乐的人群还未散去,中南海颐年堂的会议厅里,***和中共中央领导人已在紧张严肃的气氛中讨论出兵朝鲜问题,一直到天亮。就在当夜,麦克阿瑟命令南朝鲜军队首先越过了“三八线”向北进攻。


10月2日凌晨2时,***电召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来京面商朝鲜局势,并下令东北边防军随时待命出动。下午,中共中央书记处在颐年堂开会。***、朱德、刘少奇、周恩来、高岗及代总参谋长聂荣臻等人到会。会前,***已经和政治局常委们探讨了挂帅人选问题。毛说,原拟选粟裕,但粟裕因病正在青岛休养。考虑到第13兵团是四野的老部队,朝鲜又毗邻东北,而且一旦出兵援朝就可能不仅是一个东北边防军的问题了,各个野战军都会有部队参战,需要一个有能力的挂帅者。林彪曾在解放战争时期,指挥四野转战大江南北,因此林彪成为人选之一。


但林彪以自己身体不好,委婉拒绝了。***想到林彪身体虚弱多病也是实情,“出兵援朝万分火急,既然林彪为难,我的意见还是请彭老总出马”。***向大家征询意见。朱德首先表示同意。中央书记处遂决定改派彭德怀来挂帅。


这担子还得彭德怀来挑


10月4日近午时分,西安。


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兼西北军区司令员彭德怀正在办公室里审阅开发和建设大西北的计划,准备赴京向中央汇报。这时,中央派来的两名干部进去请他立即乘飞机去北京开会,一刻也不能耽误,还要严格保密。彭德怀来不及向部属交代一下工作就匆匆上了飞机。他没有料到此去北京会使他到朝鲜去指挥一场恶仗。


下午4时左右,彭德怀到达中南海颐年堂会议厅。这时,他才知道开会是要讨论出兵援朝的问题。这次会上,彭德怀没有发言。晚上,彭德怀回到住处,辗转难眠,耳边老是回响着***说的那几句话:“你们说的都有理由,但是别人处于国家危急时刻,我们站在旁边看,不论怎样说,心里也难过。”


第二天上午,***受***委托约请彭德怀到中南海。***是想听听彭德怀的意见。彭德怀表示赞成出兵援朝的决策。***又问:“你看,出兵援朝谁挂帅合适?”彭德怀问:“中央不是已决定派林彪同志去吗?”***谈了林彪的情况后说:“我们的意见,这担子还得你来挑。你思想上没这个准备吧?”彭德怀沉默片刻,说:“我服从中央的决定。”***略带感慨地讲:“这我就放心了。现在美军已分路向‘三八线’北冒进。我们要尽快出兵,争取主动。今天下午政治局继续开会,请你摆摆你的看法。”


在下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对是否出兵援朝问题再次进行讨论。彭德怀说了自己的看法: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如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它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如美国占领了朝鲜半岛,将来的问题更复杂,所以迟打不如早打。会议最后取得一致意见:“中国人民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同时决定参战部队由彭德怀挂帅!


散会后,在中南海畔,有人走过来拍了拍彭德怀的肩膀说:“还不服老哟!”彭德怀仰天长笑,说:“我到死也不服老……”14天之后,彭德怀率军入朝,踏上了硝烟弥漫的抗美援朝新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