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勒,其实不是人(转)

尽管罗迪克已经很努力了,但他还是逃不过连续第10次被费德勒屠杀的命运。而在这场“屠宰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位美国女球迷恶狠狠地叫了一句:Federer, you're unreal!(费德勒,你太虚幻了!)


这一叫,引发了美国资深网球专家Petet Bodo的深思——费德勒真的存在吗?他是不是一些唯物主义学家刻画出来的幻想?或者是瑞士钟表厂商生产出来的一个机器人?抑或是日本电子游戏界鼻祖SEGA精心设计出来的完美游艺程序?


罗迪克昨天的发球令人不可思议,可是,就算是2003年夺取美网冠军、世界排名第一的那个“罗迪克”附身,最终结果仍无法更改。“我认为自己已经让他使出了全力。”罗迪克赛后这样说道。如果你认为这样一句话还不够证明费德勒是机器人、是一个程序,是一幅幻想或是其他超自然的东西的话,那么Bodo以下的一番论证会让你越来越相信——费德勒,其实不是人。


1、头发


你有没有注意到费德勒的头发一直很完美,从来不会乱,就像被理发师用大头针钉住一样。他的头发就像是画家画出来那样充满色泽,柔软得就像是玩偶,闻上去太酷了。你看到过纳达尔的头发吗?那就是普通人的头发了,既潮湿又很粘,他跑动一多,击球一用力,头发就会散开,那仅仅是因为他动作太大的缘故吗?不,因为这是普通人的头发。再看达维登科,oh,我的天,他没有头发!


2、出汗


你有没有发现费德勒很少出汗?昨天和罗迪克的第三盘瑞士人的前额和脸颊出现了一些汗水,但通常情况下冷酷的费德勒就像是一部制冷机那样永远不会让自己热度过高,而他昨天的那些汗可能只是为了防止机器热度过高而散发出的小水滴,他绝对不会像其他一些球员那样汗流浃背。问题是,他是怎么做到和常人不同的呢?因为他是一部机器。


3、情感


机器人只在一些怪诞的电影中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在现实生活里,机器人没有情感。这就跟费德勒一模一样,从不会在脸上表达出什么,顶多就是握紧拳头安静地来那么一句“YES”。


4、神秘


你接触过费德勒的身体吗?你知道谁真正触摸过他的身体吗?费德勒太神秘了,他从没有透露出一点古怪以及与众不同的个性(隐喻费德勒把自己隐藏得很好)。他的脸很光滑,有点像狐狸,很英俊,五官比例也很恰当,这是张会让你情不自禁把玩偶放上去的一张脸,而不是放上一个大鼻子。每个人都说要在当今的男子网坛生存至少具备一项武器,但费德勒的所有技术都非常完美,所以你不能说他有一种特别强的武器。因此从逻辑学来讲他不可能在当今的男子网坛生存,也不可能统治网坛这么久,除非有一种神秘可怕的力量在支撑着他。


5、费德勒超乎常理的言论


请看下面的摘录:


----------------------------------------------------


(美网第四轮费德勒VS菲-洛佩兹赛后的新闻发布会)


Q:菲利西亚诺-洛佩兹并没有意识到你在自己的发球局中赢得了多少分,当你拿下那么多分的时候你意识到这点了吗?是35分吗?


费德勒: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Q:自从你在第三盘0-40落后以后就没有在你的发球局里丢掉一分,直到一次误击。


费德勒:这棒极了,不过那是最后一局还是什么?


-----------------------------------------------------


好了,费德勒怎么会不知道,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只有被创造出来的非人类或是没有情感的制成品才会对自己刚刚参加的比赛那么健忘,而模仿人类那句“棒极了”的“程序”显然非常精明且足以迷惑所有人。


(II)在对阵伊斯内尔前,有记者问费德勒怎么应付对方炮弹般的发球,费德勒回答说,“我看过他的发球,他的二发也相当好,看看我到时候会怎么应付他的发球,这一定会很有趣,因为个子高的球员的发球轨迹是不同的。”


请注意,费德勒将自己的兴趣表达为“看看‘费德勒’如何处理伊斯内尔的发球”,这让人们想到这个‘费德勒’是被外部的某个人所操控的(很可能是IMG内部),而这个人似乎对他自己设计的机器会怎么处理一个身高达到6尺6的人的发球感到特别的好奇。


(III)还有一次,有人问费德勒如何在赛场之外减压,费德勒说,“我怎么减压?我就放松一下,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是轻松地呆在城市里,然后吃饭,治疗,按摩、做身体放松、陪我的朋友和家人。”


好了,我们继续说下去,那些声控软件的生产商们听好了,你们除了安装一些默认的回答之外,还必须考虑到一些附加的反馈问题,一定会有记者反问“你一点都不关心纳达尔的kick serve或是德约科维奇动不动就申请伤停的伎俩吗?”这时候你还怎么编写默认的回答呢?


(IV)费德勒曾经有一次说“我很满意自己的表现,坦白地说,自从我抵达北美的那一天起,我的发球就一直很出色。”费德勒还漏说了半句话,这句话的真实意思其实是指为了避免违反布什政府的反机器人法例,“费德勒”只能被装在集装箱运货船内被私运至纽约的港口。


在费德勒击败伊斯内尔后,有人问费德勒从今天的比赛中得到了什么乐趣,费德勒回答说,“是的,我非常享受今天的比赛,无论你相信与否。”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我们会不相信?难道他很清楚我们人类知道,机器人不可能感受到人类的七情六欲?


(VI)当费德勒昨天击败罗迪克后有人问他为什么对罗迪克的球路了如指掌,费德勒冷淡地说,“能看穿他的心思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那么现在谁能告诉我究竟有多少常人能够看穿另一个人的呢?


至此结论已出--费德勒不是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