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生活的“野味食品”

8854039 收藏 5 152
导读:吃饭,是很多脱下军装的人经常提起的一个部队生活话题,而且说得最多的是“抢饭”。但是,我对部队生活关于“吃”的美好记忆并不是“抢饭”,而是吃野味,绝对的“纯绿色美味”! 在部队,吃过野猪肉,狍子肉,黄羊肉,还有其他一些“山货”如蕨菜、松蘑、榛籽、松子。但能让我今天想起来都还“馋涎欲滴”的,却是下面的几道野生美味。 美味之一:草蘑菇炖鱼汤。有一年,在吉林和内蒙交界的呼伦贝尔草原执勤。到过草原的人都知道,草原上生长着一种草蘑菇,味道很鲜美,而且这种草蘑菇很奇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吃饭,是很多脱下军装的人经常提起的一个部队生活话题,而且说得最多的是“抢饭”。但是,我对部队生活关于“吃”的美好记忆并不是“抢饭”,而是吃野味,绝对的“纯绿色美味”!


在部队,吃过野猪肉,狍子肉,黄羊肉,还有其他一些“山货”如蕨菜、松蘑、榛籽、松子。但能让我今天想起来都还“馋涎欲滴”的,却是下面的几道野生美味。


美味之一:草蘑菇炖鱼汤。有一年,在吉林和内蒙交界的呼伦贝尔草原执勤。到过草原的人都知道,草原上生长着一种草蘑菇,味道很鲜美,而且这种草蘑菇很奇怪,它不象山蘑菇那样一簇簇一个个的长在树边林地上,而是一圈一圈的生长在湿润的草地上,小的蘑菇圈有澡盆那么大,大的蘑菇圈则足有半间屋那么大,只要发现一个蘑菇圈就够你好好的丰收一次了。草地上还有一种很有趣的情况,那就是可以在洼地里的积水凼中抓到鱼。开始我也不明白,一望无边的草地上,怎么会在孤伶伶的洼地里有鱼呢?后来问牧民才知道,这是春天山上的积雪融化了,小河的水漫上草滩把鱼给带到了这里。“桃花水”一退,鱼就留在了洼地的水凼里边,一个坑里少则三五条鱼,多则一、二十斤鱼。执勤期间,我和战友们好几次发现了这样的水凼------好事情啊!几个兵哥哥脱得光溜溜的下到水里,用盆把坑里的水桴干,那鱼就乖乖的成了你的“战利品”。拿回来剖好洗净,和采来的草蘑菇放在一起炖好,再加上一点草原上采来的野葱野韭菜,那就是一顿不可多得的美味啊,绝对的“纯绿色食品”!


美味之二:清炖蛇汤。 我是南方人,从小就不怕蛇。有一年部队埋设军用通讯电缆,逢山过山,逢水过水,从长白山区一直通往沈阳。埋电缆得先挖一条两米深的地沟,挖上十多公里长的地沟再往沟底布缆。可到了布缆的时候,很多战士都不敢下沟里去,因为沟里到处是蛇。其实想一想也很简单:电缆沟挖好以后,一到晚上,山林草地里的蛇爬出来寻食,只要掉到沟里就再也爬不出来。我就不明白,东北三省怎么也会有那么多的蛇:灰褐色毒性很强的蝮蛇、红绿相间斑斑点点的锦蛇、黑油油的乌梢蛇,还有极其少见的白蛇。遇到这种情况,我这个“鬼胆大”自然要“露一手”了哦------拎着一把步兵锹下到沟里,只要见到蛇就把它砍死,然后抓起来扔到够沟外。可是有那么一两次以后,我们几个南方兵就觉得这样做太可惜了,多好的东西给浪费了啊,这可是不可多得的美味啊!于是,我们改变了方法,还是我下沟,湖南兵小谷和江苏兵田忠在沟沿上拎着一条麻袋。我用步兵锹把蛇按住,然后抓住蛇的头颞部,把蛇放到麻袋里。这样一路下来,小蛇不要,光是一米多长的大蛇就十多条,足够炖上一大锅了。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次我在沟里发现一条大蛇,足有我小臂那么粗。用步兵锹肯定把它按不住,把它砍死吧,死蛇炖出来的汤就不好吃了。想了一阵,我让田忠给我找来一个铁桶,我先用步兵锹撩它,把它撩得绻成一团,突然用桶把它扣住,然后把桶边的泥土掏了个小洞,等它刚从小洞里钻出头来就死死的一把掐住脖颈扔进麻袋。把回到驻地以后,我们就到炊事班要来生姜、胡椒和盐,然后剐蛇、清肠、净血,熬汤。炖蛇汤的关键是必须把蛇血清洗干净,洗净之后还得用盐水泡上个把小时再下锅;而且还必须把第一遍刚烧开的蛇汤倒掉不要(主要是为了把蛇肉的腥味去掉),然后再把姜片和胡椒放进锅里,把水一次添够(烧开以后就不能再添凉水,只要添了凉水汤就炖不白了),用小火慢煨,煨上两三个小时,这样炖出来的蛇汤又浓又白,蛇肉又软又腻,香极了!虽然现在也能在大酒店里喝到蛇汤,但都是一条蛇炖一锅汤,清汤寡味的,实在是吃不出感觉。我们那时候,可是一、二十条蛇炖一大锅啊。开始,连长指导员还说我们“南方兵太野,什么东西都敢吃”,可到后来也经不起诱惑,偷偷跑到我们这里来喝蛇汤了。


美味之三:炖哈什蚂汤。哈什蚂也就是长白山林蛙。这哈什蚂可是长白山一宝啊,现在要想吃到鲜活的母哈什蚂,最少也得5、6元钱一只,中药店里卖的林蛙油大概是3000元一公斤,据说是难得的滋补佳品。而我当兵的时候,一锅下去,少则7、8斤,多的时候一锅就煮上2、30斤。有一年,我们在长白山腹地驻训,住的是地方上一个林场的房子,当时我们的邻居是一个叫“老林头”的大爷。这老林头是个护林员,一辈子和山林做伴,没有老婆孩子,只有一个“相好的”。和我们这些当兵的在一起,他就有说不完的野史俗话“俏皮嗑”。但最让我们叫绝的是他“拿山货”的本事------就是打野猪、套狍子、套野鸡和采集山珍野味的知识。在初冬的日子里挖哈什蚂就是他教给我们的一项“绝技”:等到十月上旬,东北的初冬降临,蛇类和蛙类都钻到地下温暖的不冻层开始了冬眠,这就到了挖哈什蚂的好时候。老林头告诉我们,沿着刚下过雪的小河山麓向阳一面的坡地树林边,能在积雪上发现一些很小的气洞,仔细观察就可以看见气洞口边上凝结了很多细小的雪绒丝-----这就是那些钻到地底下还没“凉透”的哈什蚂发出的热气凝成的气霜。由于哈什蚂喜欢钻到一起来冬眠,所以,顺着气洞挖下去,往往可以挖到一大堆蜷缩在一起过冬的哈什蚂,运气好的话,一个洞里就可以挖出一大桶哈什蚂。挖回来以后,把哈什蚂放到大木盆里用水泡上一阵,这些绻成一团的家伙们便“苏醒”过来,在盆里“伸胳膊蹬腿”。这个时候,再往水里洒上一把盐,不一会这些哈什蚂们就开始把肚子里的脏东西都吐了出来。换上几次水之后,这些哈什蚂就“从里到外”干干净净。于是,烧火热锅,先把油盐姜葱花椒辣椒炝得香喷喷的,再加上水熬出香味,就把哈什蚂从盆里捞出来,一下子倒进锅里,盖上锅盖添柴猛煮------也就半个小时吧,一大碗乳白色浮着红油的美味哈什蚂汤就端到了你的面前~~~那汤那个鲜啊,那肉那个细嫩啊,那滋味就别提有多美了,现在想起来都还流口水!!


哎,说来也怪,人这记忆就象一个筛子,很多年过去了,军营生活中经历的那么多艰难困苦都慢慢淡去,能想起来的都是那些日子中的美好回忆------象珍珠,在我的记忆深处晶莹闪烁,串连起我对军营生活的无尽思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