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睡着的水 第八章 下一站,香港 95

狼牙2005 收藏 15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


莲蓬头哗啦啦喷出水流。

王斌站在洗手间的帘子后面,仰起头闭着眼睛扶着墙上的瓷砖无声地在热水当中哽咽着。泪水被热水冲刷着,心却冰冷……他再也忍受不住这压抑,放声大哭。被割裂的心一片片终于在这哭声当中破碎,长久的痛楚随着这哭声释放出来,竹笋一般刺穿自己把心包裹起来的坚强的外壳。


他哽咽着,呐喊着,含糊不清地叫着那个早已消失在自己视野的女孩和刚刚离开这个世界的兄弟。是的,贼鸥被打死了,蜂鸟也被抓住了,自己算是报仇了……可是真的一切都好起来了吗?没有,根本就没有。这场艰难的情报战从未停止过,也永无止境。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敌人,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悲剧,还在黑暗当中激烈地上演着类似的故事。情报战没有赢家,同样也没有输家,"取得彻底胜利"那是扯淡的话,最多只能说"取得阶段性的胜利";而在这个阶段性胜利的下面,是不是也是对手阶段性的胜利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是一个秘密的世界,到处都是秘密。充斥着阴谋、谎言、诡计,不仅是斗勇,更关键的是斗智。你走的每一步、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是你错过的每一个眼神都可能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安危与未来--这种巨大的心理压力,无论对于王斌还是对于任何一个从事情报职业的官员来说都是非同一般的。情报官员不是超人,也有常人一样的脆弱、情感或者说弱点,而这些必须被压抑在一个神圣的信仰下面不能爆发出来,你必须坚强必须冷漠或者说……必须冷血,具有铁石一样的心肠。

是所谓--无私奉献。

你要面对多少悲剧?你要忍受多少误解?你要承受多大压力?你的一生到底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假的?你自己想得出来,说得清楚么?但是你必须去做这个工作,因为你已经把一切都交给了党的情报事业,交给了那个朴素的信念--"对党绝对忠诚,精干内行"。于是你只能打碎了牙合着血往肚子里面咽,品品滋味再对着所有人说味道不错说得过去……

是所谓--为人所不为,为人所不能。

在热水的冲刷下面,王斌放声哭泣着,这个时候才会有人想到--他还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彻底发泄着自己压抑已久的悲情,这个机会在抓住蜂鸟以前不曾有过。也许以后也不会再有,因为隐蔽战线的战斗永无停止,他的一生都要在这种的斗智当中度过,体味着"无私奉献"、"甘做无名英雄"和"为人所不为,为人所不能"这些口号下面隐含的酸甜苦辣。

王斌在热水下面哭泣着,仰起自己年轻的头颅哭泣着。哭到自己虚脱,哭到站不住腿一软栽倒,哭到跟那个八岁孤苦伶仃来到北京参加父母葬礼的孤儿一样无助地蜷缩在浴室的角落……

楚静敲着冯局长家的门。冯局长出差了,她当然不是来找冯局长。她带着一个生日蛋糕,也许只有她会那么细心记得王斌的生日。门居然没有锁开了一条缝,楚静紧张起来。她放下生日蛋糕,拔出手枪闪在门边。她不敢相信细心的王斌会那么马虎没锁门,也不敢相信居然会有敌特敢秘密潜入这个家属院--但是那种本能反应让她第一瞬间想到的是可能遇到的复杂情况。她闪在门边静静听着,屋子里面只有水声。她疑惑地用左手轻轻推开门,于是看见屋子里面一地的水。

楚静右手持枪在前左手推开门,敏捷地闪进去。当然是踩了一裤脚的水,但是这个时候她是顾不上了。她的眼睛在屋子里面敏捷地扫了一遍,没有什么异常,只是衣服什么的都扔了一地全湿了。楚静利索地搜索整个房间,最后目光落在洗手间。水是从里面流出来的,里面也隐隐约约有哭声。

楚静紧张起来,积蓄力量突然起脚咣地一脚开门:"出来!开枪了!"

里面都是水气扑面而来,楚静闪躲到门侧躲开可能发生的攻击。一切都没发生,只有那种隐约的哭声更加清晰。楚静待水气散去,敏捷地闪进洗手间。帘子拉着,她一把拉开举起手枪对准里面。

王斌赤身裸体蜷缩在角落哭泣着,就是一个可怜的孤儿。他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只剩下他自己在角落哭泣。

一种母性的温柔涌上楚静的心头,鼻子一酸。她关上手枪保险插回腰间,冲进水雾里面抱住王斌:"别哭了,别哭了,都过去了……"她自己也哭了起来。

王斌在恍惚之间被她抱着,抱紧了。感觉到一种温柔一种安详,王斌苍白的脸上涌起模糊的笑容,却又涌出眼泪。楚静抱住他苍白的脸贴在自己的脸上:"别哭了,王斌。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王斌抽泣着推开她,楚静抱紧他抱得死死的。王斌无力地抗拒着,抗拒着这个陌生的怀抱。楚静抱紧他,吻着他流满泪水的孩子一样无助的脸。王斌逐渐安静下来,哭声渐渐地弱下来。被莲蓬头的水流湿透短发的楚静吻着他的脸颊,他的嘴唇,他的喉结:"都过去了,过去了。我还在你的身边,我在……"

王斌伸出胳膊抱紧楚静,哭泣着。楚静吻着他的眼睛:"傻孩子,别哭了。我还在,我还在你的身边……"

王斌一把抱紧楚静的脖子,孩子一样再次哭出来。

……王斌从昏睡当中清醒过来,看见楚静睡在自己身边跟个可爱的婴儿一样。王斌脑子一下子蒙了,马上坐起来。楚静马上就醒了,赶紧抱住他:"怎么了?怎么了?别害怕,我在!"

王斌急促呼吸着,感受到楚静紧紧抱着自己贴着自己的温暖身躯。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才知道不是梦。他狠狠地打了自己的头一下:"我混蛋!"楚静愣在那里,傻傻地看着王斌。王斌捂住自己的脸抹了一把:"楚静,我,我不是故意的……"

"别说了,我知道。"楚静淡淡地说,开始穿衣服。"是我的问题,不是你的。"

"你别这样!"王斌赶紧回头说。楚静勇敢地看着王斌:"我是爱你,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

王斌看着楚静:"问题是我,我……"

"我知道你不爱我,我说了这是我的问题。"楚静继续穿衣服,"这不怪你,是我自愿的。"

王斌傻傻地看着楚静穿衣服起身,他一把抓住楚静的手。

楚静不回头用另外一只手整理着自己的短发:"我自愿的,说到哪里和你也没关系。如果你不愿意再见到我,下午我就打报告调走。"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王斌着急地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赶紧拿被子裹住自己。

楚静回头,忍不住笑了:"当成男人,我爱的男人。除了你是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国家干部,你还是一个我爱的男人。王斌,你包裹自己的东西太多了,你束缚自己太久了。我都看着难受,你明白吗?"

王斌看着脸上还有红晕的楚静,久久不说话。

"我走了--你不要以为我是随便的女人,我只是愿意把我交给一个我爱的男人而已。"楚静忍住眼泪转身就走。

王斌一把拽住她:"你不许走!"

"那你说,你爱我。"楚静头也不回。

王斌张开嘴,却无声。

"懦夫。"楚静冷冷一笑。

王斌赶紧拉住楚静:"我……"

楚静站住了,等待着。

王斌还是没说出来:"楚静,不用说出来好不好?你心里明白不就可以了吗?"

"不,我要你说。"楚静冷冷地说,"我可以理解你心里有她的位置,但是我不能接受你连说爱我的勇气的都没有。"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王斌着急地说,"楚静,你不要这么说好不好?"

"或者你说你爱我,或者我现在就走。"楚静的眼泪流下来。

"我不能忘记她。"王斌说。

"我理解,我也不强求你忘记她。"楚静抽泣了一下,坚强地说。

"是我对不起她。"王斌低下头。

"但是你没有错,这不是你的错!"楚静断然说,"你把所有的一切都归结到你自己的头上,但是你没有错!"

"但是,那是我的错!"

"那我走了。"楚静要走。

王斌抓住楚静,从后面抱住她流出眼泪:"我们结婚吧,好不好?我想有一个家,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

"你自己说,我会和一个连说爱我都不敢的男人结婚吗?"楚静闭上眼睛。

王斌被噎住了。楚静惨淡地笑:"我不怪你,我说过了,我爱你。如果你连说爱我都不敢,不要来找我谈结婚的事情。"

楚静打开卧室的门。

王斌看着楚静的背影,突然高喊:"说就说,谁怕谁啊?!"

"那你说啊?!"楚静回头。

"我就敢说!"

"那你说啊?!"

"我说了我敢说!"

"那你说啊?!"

"我,我说了我肯定敢说!"

"那你说啊--"楚静几乎是哭喊出来。

"我爱你。"王斌的声音很平静。

楚静哭出来了。

"我们结婚吧。"王斌恢复了往日的冷峻。

楚静扑到王斌怀里,突然又推开他:"有你这样求婚的吗?!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

王斌一把抱住楚静:"谢谢你的包容和理解……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你说结婚就结婚啊?我偏不--……哎呀你干什么啊……救命啊,国家干部王斌耍流氓啊……啊呀你别撕啊!挺贵的呢我自己解……救命啊--二级警司王斌耍流氓啊……呜……能不能别弄我一脸口水……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