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睡着的水 第八章 下一站,香港 93

狼牙2005 收藏 8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size][/URL] 在那个风声萧索的黑夜,安全机关的天罗地网开始逐渐收拢。老赵头刚刚把那本装着菲林的书交给前来接头的交通,黑暗当中隐藏的猎手们在那一瞬间一跃而出,枪口和有力的手将他们按倒在地面上。不需要他们交代什么,因为没什么需要他们说的,这个早在安全机关其余单位监控当中的情报网其余组成部分在一夜之间就被连根拔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


在那个风声萧索的黑夜,安全机关的天罗地网开始逐渐收拢。老赵头刚刚把那本装着菲林的书交给前来接头的交通,黑暗当中隐藏的猎手们在那一瞬间一跃而出,枪口和有力的手将他们按倒在地面上。不需要他们交代什么,因为没什么需要他们说的,这个早在安全机关其余单位监控当中的情报网其余组成部分在一夜之间就被连根拔起荡然无存。

蜂鸟也没有沿着另外一条交通线顺利撤离,当她刚刚踏上来接她的轿车,数辆马力强劲


的轿车已经卡头断尾将她和她的交通堵截得严严实实。来不及开枪自杀,有力的手揪住她的头发直接就从打碎的车窗拽出去。她绝望地挣扎着,然而更多的有力的手将她死死按在地上。冰凉的手铐结束了她的谍报员生涯,蜂鸟撞进了早已在等待她的鸟笼子。

短短几个小时以内,以坦克研究所为中心,从北京郊区市区一直延伸到沿海渔村的两条地下交通线被全部摧毁。在安全部的统一指挥下,相关各地安全厅、安全局展开的如同狂风扫落叶一般的突击行动铲除了这个隐藏在共和国健康肌体上的毒瘤。

打鱼行动顺利结束,而这个时候大多数人们还在梦乡当中。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在这个普通的黑夜发生了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上演这些的故事的都是些什么样的普通人,他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也不需要他们知道,只要他们可以笑着面对每一个共和国的黎明,就足够了。

看着陈光自杀的详细报告,冯云山苍老的脸颤抖了一下。他缓缓地将报告放在桌子上,低沉嘶哑地说了一句话:"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办公室里面,一向对上级的命令不折不扣执行的王斌铁青着脸第一次和魏处长拍桌子:"我们的报告不能这么写!陈光不是畏罪自杀!"

"那他难道是烈士?"魏处长叹口气,"王斌,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陈光和敌特发生关系并且同意加入组织是事实,虽然他有自首行为,但是他是军人!你明白吗?军人在战时如果这样做就是死罪啊?!在和平年代,如果他不自首那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啊?!起码是10年徒刑啊?!这是政治原则问题,政治是来不得半点含糊的!"

"但是陈光绝对不是畏罪自杀,他不怕死!"王斌怒吼,"他是受不了那种耻辱!他是个真正的军人,一个视荣誉比生命还重的军人!"

"那你说怎么写?!"魏处长也着急了,"你说说怎么写?!他不是畏罪自杀那是怎么自杀?!问题性质怎么定?!"

王斌被噎住了,但是他随即怒吼:"陈光不是畏罪自杀!他是在完成协助国家安全机关办案的任务当中牺牲的,是为了完成任务牺牲自己的!"

"王斌啊王斌,亏你想得出来啊!"魏处长无奈地苦笑,"你以为这是好莱坞拍电影啊?我们想怎么篡改事实就怎么篡改?我们要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我们不仅是情报干部,还是政法干部!"

"我知道!"王斌拿起桌子上的行动报告草稿,"我去找局长!"

"你就是找部长,这个性质也没法改啊?"魏处长叹息道,"冯局长的脾气你难道不知道?"

王斌已经夺门而出了。

冯云山坐在椅子上,手中的烟在燃烧。王斌在门外高声喊:"报告!"冯云山回过神:"进来。"

王斌进来急促呼吸着:"冯局长,我有事找你。"

"你们处长知道吗?"冯云山问。

"知道。"王斌说。

"那好,你说吧。"冯云山点点头坐好了,"说,什么事情?"

"陈光同志的死不是畏罪自杀!"王斌说,"他是为了协助我们国家安全机关办案,为了完成党和国家交给他的任务牺牲自己的!"

冯云山没说话,伸手。王斌把报告草稿双手递给他:"我愿意证明,是我找到陈光要他协助我们办案,去打入敌特组织的。"

冯云山没什么表情,翻着报告。他摘下老花镜,看着王斌久久无语。王斌急促呼吸着,看着冯云山:"陈光是一个好同志,他是革命军人!他热爱军队,热爱祖国,他不是叛徒,更不可能畏罪自杀!我愿意证明,他是按照我的安排和敌特接触的!所有后果我一个人来承担!"

冯云山看着报告草稿,半天才说:"通知参与打鱼行动的同志,半小时后到会议室集合。"

半小时后,冯云山准时出现在会议室。他步履稳健地走到首席坐下,看着一屋子的干部们。王斌看着他,呼吸还是那么急促似乎马上就要站起来说话。冯云山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让他钉在椅子上了。

"今天叫大家来开会,还是因为打鱼行动。"冯云山声音洪亮地说,"有一个情况我一直没有告诉大家,是为了保密起见。现在我必须告诉大家,因为事关重大!"

大家都精神起来,注视着局长。王斌也诧异地看着冯云山,难道他另有什么安排我们不知道?

"我要很严肃地告诉大家--陈光同志,是受到我的秘密委派去和敌特接触的。"冯云山缓缓地说,"他直接和我个人联系,没有通过任何组织。他是我亲自掌握的情报关系,他的任务就是引诱敌特蜂鸟露头,使得我们可以掌握第一手的证据顺利完成这个案件!"

王斌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酝酿。大家都看着局长,局长的话是不容置疑的。在这个作风严谨的机关,你对上级的任何一个怀疑都是犯错误,想都不能想的。严密的纪律铸就严密的工作作风,不能怀疑自己的同志是他们从受训开始就养成的严肃纪律--即便有内奸,那也是内保部门的事,不该你过问的永远不要问。他们相信自己的局长,为了他的一句话就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冯云山下面的话,所有的干部都明白过来局长真正的意思了。

"陈光同志在完成我交给他的任务中,不幸以身殉职。"冯云山还是那么洪亮的声音,"涉及他的那部分报告内容,我要亲自过目。就是这个事情,散会。"

大家默默无语地起身离开会议室,没人说一句话。王斌默默擦去眼角的泪水,冯云山坐在座位上看着他无语沉默。很久,他浮起一丝苦笑:"不是因为你找我,你永远记住--你的上级说的都是真实的。"他起身缓缓走了,王斌看着养父的背影哭出声来。

崭新的军装穿在了陈光的身上,田小梅的眼泪落在他的脸上。她轻轻吻着陈光的脸颊,给他扣好风纪扣。杨雪虽然万般挽留,但是她已经买好了回那个普通的山沟的车票,是两张。田小梅将自己的脸贴在陈光冰冷的脸上:"咱们回家,回家……城里太危险了,不是咱们的家……"

林涛涛和杨雪站在站台上,对远去的田小梅和陈光挥手。抱着骨灰盒的田小梅站在门口泣不成声,默默看着远去的城市。

王斌冲到入站口出示自己的警官证,大步跑向外面的站台。林涛涛和杨雪站在那里注视着远去的火车,王斌大步跑过来:"已经开车了?!"

林涛涛不看他,也没说话。杨雪转向王斌,红着眼睛点头。王斌拿出公函:"这个我还没来得及给她呢!"

杨雪拿过来,是盖着国家安全部大印的证明。证明陈光同志接受国家安全部秘密任务,不幸以身殉职,望地方民政机关按照有关政策处理善后事宜。杨雪哭了:"为什么你早不告诉我们?"

王斌低头无语,林涛涛拿过公函直接就撕成碎片扔向空中。他转身对着王斌怒吼:"人都死了,你拿这张纸有个屁用?!秘密任务秘密任务?!你王斌对我们到底有几句实话?!滚蛋!"

林涛涛大步走了,杨雪看着王斌低下身子一点点捡起这些碎片。她鼻子一酸:"你不该瞒着我们的,你也不该让陈光去执行这些任务。他不是那块料子啊,他就是个只知道打仗的军人啊……"

王斌不说话,只是一点点把那张公函凑齐拼接起来。杨雪擦擦眼泪,转身去追林涛涛。王斌终于快凑齐了,却刮来一阵风。

公函重新化成碎片,飘舞在风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