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睡着的水 第七章 Dark Hunter 91

狼牙2005 收藏 9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size][/URL] "老赵头,把这个垃圾运走!"小钱把一纸箱子垃圾从兵楼搬出来扔在三轮车上。老赵头笑笑,点着一颗烟,摸身上没火。小钱就把火给他点着,低语:"还差俩箱子,完事就赶紧收手吧。现在所里面抓得紧,差不多得了。" 老赵头嘿嘿笑着:"钱给你打帐号上了,我走了。"他慢悠悠蹬着三轮车走了,一路高喊:"收垃圾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


"老赵头,把这个垃圾运走!"小钱把一纸箱子垃圾从兵楼搬出来扔在三轮车上。老赵头笑笑,点着一颗烟,摸身上没火。小钱就把火给他点着,低语:"还差俩箱子,完事就赶紧收手吧。现在所里面抓得紧,差不多得了。"

老赵头嘿嘿笑着:"钱给你打帐号上了,我走了。"他慢悠悠蹬着三轮车走了,一路高喊:"收垃圾啊!收垃圾啊!"


楚静在楼里放下望远镜,对着耳麦说:"黑鱼和小黄鱼已经会面了,黑鱼游出去了。二组接手,完毕。"

老赵头慢悠悠地骑着三轮下车,推着从小门出门。陈光正好回来,老赵头嘿嘿笑:"陈参谋,回来了?"陈光挤出笑容点点头:"啊,你又来收垃圾啊?"老赵头嘿嘿笑着,骑上三轮车:"闲着也是闲着,也帮部队搞搞营房卫生不是?"

陈光没再说话进去了,老赵头嘿嘿笑着骑三轮走了。小钱拿着文件夹去打字室,看见陈光就嘿嘿笑。陈光黑着脸没搭理他,小钱凑近了说:"陈参谋,怎么样?'按摩店你按我我按你你我安逸,洗头房洗大头洗小头头头轻松'啊!"陈光没搭理他过去了,小钱在后面摸摸脑袋:"你牛个什么啊?脱裤子干的时候不牛了!"

陈光径直走向资料室,保管员看见他笑笑:"陈参谋,您要借什么资料?"陈光拿出借阅证:"猛虎坦克的设计说明书,最详细的。我写训练大纲草案有几个需要核实一下数据。"保管员登记在册,然后去拿手册。陈光脸色铁青,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保管员把手册给他:"在这儿签字。"陈光反应过来,笑着签字。

晚上,陈光又找孙珍珠到山上。"你要的东西在我手里,但是太多了我抄不完。"陈光黑着脸说。孙珍珠笑容可掬抱住陈光:"没关系,明天你来找我。我给你相机,你拍完把胶卷给我就可以了,别的你不用管。陈大哥,你真聪明,我要报答你……"

"你别碰我!"陈光一把甩开她,"你是毒蛇!你毁了我!"

孙珍珠笑笑:"我知道你恨我,我也只是执行任务。明天晚上这个时候,我们在这里见。我给你相机,然后你给我胶卷,我们从此各奔东西。"

那边镇上,老赵头在阴暗狭窄的房间里面打开小钱给他的箱子。取出上面的垃圾以后,里面是一个包裹好的笔记本。打开来,取出里面的微缩菲林笑眯眯地放好。

另外一组侦察员在镇子的一个大车店的二楼房间里面看着监视器。他们化妆成地质勘察队包了整个旅馆的二楼,老板收了钱也就懒得过问他们的事情。楚静走进房间:"还是那么处理的?"一个侦察员努努嘴:"那不,装起来了。看来是要结束了,准备等人接头。"楚静拍拍他的肩膀:"仔细点!这肯定是个老狐狸!"

第二天,陈光按照约定拿了烟盒照相机。他忍着性子学习了使用方法,孙珍珠本来想给他点鼓励,但是看他铁青的脸色还是算了。陈光默默的回去了,孙珍珠看着他的背影苦笑,心里如释重负--终于要完成了!

陈光坐在床上坐了半夜,设计说明书和烟盒相机都扔在床上。他呆呆坐着,始终没有去碰那个相机。快天亮的时候,门被人轻轻地敲着。陈光很警觉一把拿被子盖住东西问:"谁?!"

"我。"王斌在门外低声说。陈光起身开门,王斌站在门口。陈光没说话让他进来,王斌低着头:"我是来帮你的,我知道你下不了手。"陈光忍着眼泪:"你都看见了?"王斌点头,陈光无语。王斌压抑着自己的眼泪:"陈光,你听我说!……"

"别说了,这是你的工作。"陈光苦笑推开他,"你开始吧。"

王斌忍着眼泪掀开被子打开台灯,拿起烟盒照相机翻开设计说明书一页一页开始拍摄。陈光胸闷,闭上眼睛眼泪流出来:"我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背叛这支军队……我太爱这支军队了,这几天我脑子里面都是我上军校以后走过的每一个正步,打过的每一颗炮弹,甚至是穿坏的每一双胶鞋……我怎么觉得都跟做梦似的?我做了一场军人梦,好几年的军人梦,现在梦怎么就那么突然醒了呢?"

王斌的眼泪啪嗒掉在说明书上,他轻轻拂去,想说什么又都说不出来。

"如果是在真刀真枪的战场上,我会是一个好军人的。我不怕死,我勇敢,我立场坚定!我技术娴熟,我心理稳定,我还会带兵,我会把战士们带得嗷嗷叫!"陈光转向王斌睁开泪眼,"王斌,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王斌哽咽着说。

"我现在每天穿上军装,都觉得是最后一次。我原来也跟别的干部一起骂,说我们的军装太土,太难看……可是,我现在觉得这军装是这么好看,这么好看……王斌,这军装真的很好看……我舍不得!我真的舍不得!我恨不得穿着这身军装去死!……我宁愿去死我也不愿意脱了军装啊,王斌……"陈光哭着说,"可是我为什么就出卖了这身军装呢?为什么呢?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呢?我可以去为了这支军队去死啊,我绝对不眨眼啊!……我在军校是第一名,我在部队带的连队是第一名,我什么都是第一啊!可是我为什么就把这一切都毁了呢……"

王斌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还有小梅,她那么爱我。她是那么纯洁,那么纯洁的一个女孩,一个乡村女教师……她把一切都给了我,无怨无悔……我带她来北京,她以为可以开始新的生活……"陈光痴痴地说,"我该怎么面对她?怎么告诉她这一切……"

王斌捂住自己的嘴不哭出声。

"还有我的父母,我怎么告诉我爸爸妈妈我叛变了解放军?"陈光哭着说,"我一直是他们的骄傲啊!他们都是普通工人,我是他们最大的骄傲啊!他们把我穿迷彩服戴着坦克帽蹬着坦克靴站在坦克上的照片放得和我真人一样大啊!挂在客厅,谁来了都要看见,都要告诉他们我儿子是坦克兵……那满屋子都是我的奖状和奖杯啊,还有军功章……我还有军功章啊,现在我要他们把这些都拿下来……"

"陈光,你原谅我!原谅我没有在你最关键的时刻把你拉出来!"王斌哭着说,"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我们之间的兄弟情意!"

"别说了,那是你的工作……我能理解。"陈光脸色苍白闭上眼睛。

王斌咬着嘴唇流着眼泪继续拍照,一页一页地翻着。

天边逐渐显出鱼肚白,王斌熟练地取出菲林交给陈光:"你记住,把这个交给她。千万别演砸了!"

陈光点点头,眼睛红透了。他突然问转身要出去的王斌:"我还是党员吗?"

王斌心都碎了,他闭上眼睛:"起码现在还是。"

陈光点点头,惨淡地笑笑:"我知道了,你去吧。"

王斌出了屋子,后面的屋子里面陈光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王斌戴上墨镜坚定地走着,可是眼泪已经从墨镜下面流出来。他走着,每一步都在撕裂着自己的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