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睡着的水 第七章 Dark Hunter 90

狼牙2005 收藏 1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size][/URL] 陈光的意外出现使得安全部门监控目标范围扩大了,市局侦察部门开始介入。更多的干部被派来,将孙珍珠、陈光等可疑目标完全彻底监控起来。整个小镇和坦克研究所内外都变成了安全机关的一个透明的大鱼缸,而孙珍珠和陈光就变成了两条在我安全干部密切注视当中的金鱼。正如镇派出所长所说--"一切尽在掌握"。 变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


陈光的意外出现使得安全部门监控目标范围扩大了,市局侦察部门开始介入。更多的干部被派来,将孙珍珠、陈光等可疑目标完全彻底监控起来。整个小镇和坦克研究所内外都变成了安全机关的一个透明的大鱼缸,而孙珍珠和陈光就变成了两条在我安全干部密切注视当中的金鱼。正如镇派出所长所说--"一切尽在掌握"。

变得憔悴也变得严肃的王斌一丝不苟地在完成自己的工作,陈光熟悉的身影和声音此时


此刻变得那么遥远。那个曾经在一起度过少年时代的"虎牙",那个立志从军报国投身疆场的装甲兵军官,那个从山沟回来还拐了一个民办女教师的陈光--似乎都变得那么遥远,变得那么陌生。在王斌的面前和耳朵里面,只有代号"比目鱼"的这样一个监视目标。

也许在这不断的打击之前,王斌没有倒下反而变得成熟--但是,他却付出了巨大的常人难以忍受的代价。这个代价除了爱情的破灭,还有友情的死亡,除了这个工作他几乎已经一无所有。他不知道事后该如何面对田小梅,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林涛涛和杨雪,总之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他们这个无情的现实--也许他不需要解释什么,只是一句"案件需要保密"就可以搪塞过去,但是他内心的痛楚该如何面对呢?

一切都是保密的,一切都是黑暗中的。

只是他身边原本在光明当中的爱人和兄弟,一个一个被拉进了这个黑暗当中的世界。

一个本不属于他们的黑暗世界。

"我在黑暗中,是为了守护光明。"这是王斌在参加工作以后写在保密工作本扉页的一句话,他曾经为自己少有的艺术才思激动不已。--守护光明?自己身边的人却一个也守护不了,甚至是要眼睁睁看着他们下水!--对于从事国家安全工作的王斌来说,这真的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真正地理解为什么冯云山不愿意他从事这个工作。你可能目睹很多悲剧的发生,却什么都不能做,不能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静待后果严重到需要你出手的一瞬间;你内心深处隐藏着很多痛楚,却不能对任何人提及,因为很简单的原因--保密。--你工作的一切都是秘密,甚至是你的名字你的单位,你经常要改头换面,没有人会问你是不是还具有一个完整的正常人的生活,因为你是一个情报干部。

你要对党--绝对忠诚。

什么是绝对忠诚?王斌现在已经逐渐理解了,那就是除了这个工作,什么你都可以放弃。情报工作不是只有那么多的惊险刺激和豪言壮语的,更多的是一种默默的牺牲,一种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的牺牲。

在这个等待的时刻,陈光的电话意外地进来了。

"喂。"王斌竭力抑制住自己波澜壮阔的内心世界,"陈光?怎么了?有事儿?"

"斌子,你现在方便吗?"陈光的声音嘶哑。

眼泪默默的从王斌眼中流出来,他闭上眼睛,用干涸的嘴唇努力挤出平静的话:"怎么了?方便。"

"我有话对你说,要当面见你。"

王斌睁开眼睛,已经是热泪盈眶,语气却依然平静:"我现在在开会,等会我给你打过去好吗?"

电话挂了,他闭上眼睛默默的哭了。片刻,他拿起保密电话:"我要冯局长。"

两个小时以后,陈光坐公车辗转到了市区的一个茶馆。王斌已经在那里等他,陈光穿着便装背着军挎脸色憔悴。王斌竭力装出笑容:"坐,怎么了?什么事儿那么重要,非要见我?"

陈光默默的打开军挎,拿出军官证、帽徽、领花、肩章一一放在桌子上。王斌正在给他倒茶的右手停在空中,陈光抬起头看着他很平静:"斌子,我犯罪了。"

眼泪一下子冲出王斌的眼睛,他放下茶壶捂住自己的脸,让激动的泪水痛快流淌。陈光看着他,逐渐明白过来了:"你早就知道了?"

王斌虽然设计了两个小时的台词,但是在陈光面前他已经不能再伪装。他捂着自己的脸点头:"你没让我失望……"

"真的是什么事儿也瞒不过你们安全部啊?"陈光惨惨一笑,"我犯罪了,你抓我吧。"他对王斌伸出双手。

王斌擦擦眼泪,把他的军官证什么的都推回去:"抓不抓你,什么时候抓你都不是我说了算。你今天能来找我,我真的很激动,真的很激动……"

"我不配做个军人。"陈光苦涩地说,"我对不起党,对不起祖国,对不起军队。我答应参加特务组织,我对敌不坚强……"

"别说了,是我的错。"王斌痛楚地说,"我本来应该提醒你的,应该经常提醒你,你就不会走错这一步了。"

"斌子,我该怎么办?"陈光脸色发白。

"冯局长--也就是我干爹说,可以给你立功的机会。"王斌擦去眼泪,认真地看着陈光的眼睛:"这身军装你可能穿不成了,但是我要尽我自己的全力保住你,不让你进监狱。你一定要配合,明白吗?"

陈光脸色更白了:"我不能当兵了?"

王斌点点头:"你有叛变行为,不可能再在部队了。"

"我真的不想叛变……"陈光咧开嘴哭了,"我喜欢部队,我不想离开部队……如果是在战场上,我杀敌绝对不会犹豫的……斌子,你相信我……"

"这也是战场啊!隐蔽战线也是战场啊!"王斌心在滴血,"军队的纪律你比我清楚,你已经触犯了军法和国法。如果不是你在关键时刻悬崖勒马,你的命都可能保不住啊!"

陈光伤心地嚎啕大哭,从未这样伤心过。

王斌并不阻止他,让他一个人静静地哭。他抬起头点着烟,捂着眼睛默默的抽着。

一个年轻有为的优秀军官,没有倒在战争时期的热血战场,却倒在了和平年代的隐蔽战场。从此要永远离开自己心爱的部队,脱下自己心爱的军装,成为一个和军队彻底无关的老百姓。

这,不足以让他伤心地哭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