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广州拆迁户为多分房争先离婚

误以为离婚分户能多得补偿,广州番禺石楼镇裕丰村村民做出了荒唐事:纷纷拥向婚姻登记处闹着要离婚。更甚的是村民们见面招呼也变成了“离了没?”。不过,广州有关部门的一文公告,可是给这些荒唐的村民泼了水。因为各相关部门召开紧急联动会议后出台了一个安置办法文件,其规定是公告日期为2007年8月7日,在此后分户、离(结)婚的,都不符合安置条件。

【村子被列为2010年广州亚运会选址范围】

在广州市规划局正式公布2010年亚运会亚运村规划的相关技术文件。亚运村选址于广州市南部、番禺片区中东部,规划设计范围面积约2.73平方公里。而发生“集体闹离婚”这一荒唐事件的广州番禺石楼镇裕丰村也被列位规划的范围。

【房子的诱惑被成倍地放大】

按照安置办法,高福海可以不到1350元/平方米的价格购买到安置房,而日后,这个地段的房价至少可以飙升到5000元/平方米以上。

就算不作日后卖安置房的打算,按照安置办法第28条,高福海也可作为可回购安置房而放弃回购的被拆迁人,被给以6万元的奖励。

高福海以种田为生,年收入大概在3000元,6万元的奖励相当于让他可以休息20年了。

疯了:见面您离了没?关键词:集体闪电离婚

【发疯:打招呼“离了没”】

整个村子的人仿佛都发了疯似地讨论起离婚,一些熟悉的朋友甚至连见面的招呼都变成了“离了没?”离婚成了一种风气,按村里老人的说法,一旦有人成功(获赔),那全村人都肯定会跟着离。

【生产队队长闪电离婚】

9月以来,广州番禺石楼镇裕丰村最大的新闻,莫过于第二生产队郭队长闪电式的离婚。郭队长今年54岁,和妻子共同生活了30多年,养育着两个已达结婚年龄的儿女。虽不富裕,但也过得其乐融融。可最近,没有任何征兆,他便和妻子火速离婚。

人们纷纷叹息,郭队长倒是气定神闲。在家门口,他向几位好心赶来调解的朋友透露了离婚的秘密:离了婚,按政策可以算成两户人家,多分一套房。郭队长说的“政策”,是指裕丰村被划为广州市亚运村开发用地,根据拆迁安置办法,明年春节后,拆迁的村民将统一分配安置房。

清水衙门婚姻登记处

冒出红火的离婚队伍

9月5日上午,还不到8点,村口已经聚合十几对准备离婚的夫妻了。

“有二十来岁的,也有五六十岁的,都在商量该怎么说呢”。

镇婚姻登记处是个“清水衙门”,平时冷冷清清,对于突然红火起来的离婚手续。工作人员有些惊讶:

“我们不能阻止别人离婚,可这些离婚双方的责任分配都太极端了,几乎都是房子归我,儿女归你,连儿女的抚养费问题都只字不提!”

集体离婚 意味着什么【犹豫:离婚占房管不管用】

这是一笔看起来十分划算的买卖,但高福海有些犹豫,“毕竟从没研究过政策,不晓得管不管用”。高福海决定,再等一段时间,看看风声再说。

【各部门紧急联动想对策】

实际上,在安置办法出台之前,有关部门就已经估计到村民会想方设法为自己多谋利, “只是没想到会走到离婚这一步”。在向番禺区民政局作汇报后,区民政局派了两名干部下来了解情况。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只好以上午有其他重要事情处理,暂停办理离婚手续为由,将高福海及其他人暂且劝回。随即,各相关部门召开紧急联动会议。

5日下午3时,针对村民离婚一事的告知书匆匆出台:

“由于个别村民对安置办法的认识不深,为了眼前的利益,盲目办理离婚手续。根据安置办法,夫妻离异后,男女双方各自成为一户。由于该文件的公告日期为2007年8月7日,因此,在2007年8月7日后分户、离(结)婚的,都不符合安置条件。为了维护夫妻双方合法权益,请你们三思而行,慎重选择”。

告知书下泼冷水 一场“没有意义的离婚”

5日下午3时30分许,高福海的妻子等位中年妇女冒着大雨,再次来到婚姻登记处要求离婚。她们并不理解有关部门的解释,渐渐争吵了起来。镇政府门口,正在等待妻子的高福海害羞地避开记者的招呼。当记者完整地念完告知书时,他脸色大变,匆匆往派出所方向赶去。因为老朋友郭队长正在那边等待民警办理分户手续,好心的高福海要去阻止这场“没有意义的离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