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军-缅甸之王 作品相关资料 张学良收回中东路权 引发中苏三江口大战

d0youself 收藏 0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2/[/size][/URL] 中苏海军的三江口富锦之战前言 同江,位于黑龙江和松花江的汇合处,邻近中苏两国的分界线。1929年,中苏两国军队曾在此发生了一场开始于三江口、终止于富锦的江上水战,也是自清政府一八九四年和小鬼子之间的甲午海战之后中国的首次水上对外用兵。这场战争,是由“中东路事件”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2/

中苏海军的三江口富锦之战前言

同江,位于黑龙江和松花江的汇合处,邻近中苏两国的分界线。1929年,中苏两国军队曾在此发生了一场开始于三江口、终止于富锦的江上水战,也是自清政府一八九四年和小鬼子之间的甲午海战之后中国的首次水上对外用兵。这场战争,是由“中东路事件”引起的。

中东铁路是1897-1901年间沙俄强迫清政府同意在中国东北修建起来的,与俄国境内的西伯利亚铁路相连,通过黑龙江、吉林直达海参崴。1924年5月,苏联与中国北洋政府经过长时间协商,决定中东铁路由中国赎回,在没有赎回之前,铁务业务由两国共管。但是,苏联在具体执行中,并没有完全按协定办事,双方矛盾不断,奉系军阀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先后收回了许多按规定应交还中国而苏联未主动移交的权利和设施,苏联大都予以默认,奉系由此轻视苏联,以为软弱可欺。

1929年东北易帜,中国在形式上统一于南京国民政府后。随着中苏关系趋于恶化,而东北军中的一些少壮派受东北境内沙俄流亡势力的误导,以为苏联内部空虚,边境武装不堪一击,战端一开,必然土崩瓦解。这些都促使张学良对苏采取强硬态度。

1927年5月27日,张学良按照蒋介石的电令,派军警搜查了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逮捕了苏联驻哈总领事等30多位苏联公民,封闭了苏联职工会,并强迫中东路苏方正、副局长停职。29日,哈尔滨特区长官张景惠下令封闭哈尔滨、齐齐哈尔、海拉尔等地苏联领事馆。31日,苏联政府向南京政府提出抗议。6月5日,海参崴当局要求释放其在哈尔滨领事馆被捕人员,表示愿意以缩小中东铁路局长权限作为交换条件。但东北当局却在7月10日查封苏联公司,将中东铁路管理局苏联高级官员全部免职,解散苏联职工联合会等团体,逮捕苏联人200余名,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中东路事件”。

一、黑云压城

苏军针对中东路事件,于8月6日迅速成立了苏联特别远东集团军,布柳赫尔元帅任司令,下辖的海军部队是阿穆尔河区舰队(Амурская Bоенная Флотилия,阿穆尔河即俄语黑龙江),该舰队当时有3个舰艇大队、1个扫雷舰中队、1个航空队(14架飞机)和1个陆战营。接到命令后,舰队全面转入战备,从主要基地哈巴罗夫斯克(中国称伯力,位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汇合点)直接驶向国境线。

阿穆尔河区舰队的主力是七艘“列宁”级浅水重炮舰,该级舰是沙俄于1907年开工建造、1910年服役的“风暴”级浅水重炮舰,除了在革命战争中被白军带走和被日本干涉军掠走的外,其他的都加入了红海军,其中参加了中东路冲突的有四艘,舰名分别为“列宁”号(Ленин ,原“风暴”号)、“斯维尔德洛夫”号(Свердлов,原“暴风雪”号)、“红色东方”号(Красный Восток,原“飓风”号)、“孙中山”号(Сунь-Ят-Сен,原“风雪”号)。

“列宁”级的主要数据为:长70.9米,宽12.8米,吃水1.41米;排水量965吨,4个蒸汽锅炉能提供1000匹马力,最大航速11.5节,续航力3726海里/8节。甲板装甲38-76毫米,炮塔装甲25-76毫米,炮座装甲51毫米,司令塔装甲51毫米。武器装备方面各舰并不一致,“列宁”、“红色东方”、“孙中山”号为安装在4个双联装甲炮塔内的8门120毫米炮,85毫米高射炮2门,37毫米高射炮2门,20毫米高射炮6门,7.62毫米高射机关枪2门;“斯维尔德洛夫”号则为4门152毫米炮,2门37毫米高射炮, 6门20毫米高射炮, 4门12.7毫米高射机枪,5门7.62毫米高射机枪;“列宁”级除了参加中苏冲突外还参加了1945年8月的苏联对日战争,1958年3月全部退役。

战斗力仅次于“列宁”级的还有二级内河炮舰,其中一级是“Vorul”级内河炮舰,是Sormovo造船厂在1905年建造、1909年7月服役的。全长54.5米,宽8.2米,吃水1.1米;排水量244吨,马力250-270匹,最大航速10节,续航力1700海里/8节;武备有2门45倍口径的120毫米炮,1门122毫米陆军榴弹炮,4挺7.62毫米机关枪;有12.7毫米的船舷装甲和9.5毫米的甲板装甲;舰员编制为63人。阿穆尔河区舰队中有三艘,分别是“红星”号(Красная Звезда,1955年8月9日退役)、“红旗”号(Красное Знамя,1958年3月退役)、“无产者”号(Пролетарий,1959年5月25日退役)。

另一级是“布里亚特人”级内河炮舰,包括“布里亚特人”号(Бурят,1958年3月13日退役)和“蒙古人”号(Монгол,1948年2月28日退役)。该级舰也是由Sormovo造船厂于1905年开始建造,1907年5月23日服役。全长54.5米,宽8.2米,吃水0.61米;排水量193吨,马力250-270匹,最大航速11节,续航力1100海里/10节;武备有2门50倍口径75毫米炮、2门47毫米高射炮、4挺7.62毫米机关枪,还有2门64毫米榴弹炮;有12毫米的装甲,人员编制40人。

另外,阿穆尔河区舰队还有其他一些炮舰、布雷舰、扫雷舰和摩托装甲艇,虽然都是沙俄时代的产品,但在黑龙江上却是一支强大的力量。

阿穆尔河区舰队在进入战备状态后,把主力集中在同江附近的三江口,与东北军隔江对峙。所谓三江口,乃松花江与牡丹江会合后,在同江汇入黑龙江处,故又名混同江口。该地位于吉林省的东北角、黑龙江的东南角、苏联阿穆尔州之南。江口有一块三角洲名为莫力洪,洲北为苏联领土,江口以南属于吉林省的同江县,江口以北属于黑龙江省(现在皆属黑龙江省)的绥东县。如果溯松花江而上,沿途为富锦、桦川、汤原、依兰、方正、通河、宾县、木兰、巴彦、呼兰、滨江(哈尔滨),滨江是中东路的中心,也是东北的军事政治重镇,其地位之重要不言而喻。三江口距滨江七百二十华里,军舰往来只需要12个小时,如果三江口有失,则苏联舰队可在数日内抵达滨江城下。所以当时的有识之士认为,三江口的地位,与满洲里、绥芬河并重。而苏联人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布柳赫尔元帅的计划就是以陆军从东(绥芬河)、西(满洲里)两个方向对滨江相向对攻前进,阿穆尔河区舰队则支援一部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占领三江口,从中路直取滨江。从苏军的布置来看,阿穆尔河区舰队配置于三江口外三角洲以北400米的苏联江岸,海军陆战队配置在江岸上,陆军则部署在纵深地区,这一切都没有刻意地隐瞒,清楚地向中国方面表明了作战意图。

另外,阿穆尔河区舰队还有其他一些炮舰、布雷舰、扫雷舰和摩托装甲艇,虽然都是沙俄时代的产品,但在黑龙江上却是一支强大的力量。

阿穆尔河区舰队在进入战备状态后,把主力集中在同江附近的三江口,与东北军隔江对峙。所谓三江口,乃松花江与牡丹江会合后,在同江汇入黑龙江处,故又名混同江口。该地位于吉林省的东北角、黑龙江的东南角、苏联阿穆尔州之南。江口有一块三角洲名为莫力洪,洲北为苏联领土,江口以南属于吉林省的同江县,江口以北属于黑龙江省(现在皆属黑龙江省)的绥东县。如果溯松花江而上,沿途为富锦、桦川、汤原、依兰、方正、通河、宾县、木兰、巴彦、呼兰、滨江(哈尔滨),滨江是中东路的中心,也是东北的军事政治重镇,其地位之重要不言而喻。三江口距滨江七百二十华里,军舰往来只需要12个小时,如果三江口有失,则苏联舰队可在数日内抵达滨江城下。所以当时的有识之士认为,三江口的地位,与满洲里、绥芬河并重。而苏联人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布柳赫尔元帅的计划就是以陆军从东(绥芬河)、西(满洲里)两个方向对滨江相向对攻前进,阿穆尔河区舰队则支援一部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占领三江口,从中路直取滨江。从苏军的布置来看,阿穆尔河区舰队配置于三江口外三角洲以北400米的苏联江岸,海军陆战队配置在江岸上,陆军则部署在纵深地区,这一切都没有刻意地隐瞒,清楚地向中国方面表明了作战意图。

二、针锋相对

眼看战争的不可避免,中国东北当局也随即建立了“抗俄军司令部”,东北海军代总司令沈鸿烈奉命督率东北联合舰队的江防舰队在同江和三江口布防。

沈鸿烈,字成章,湖北天门人。曾留学日本学习海军,加入了同盟会,参加过辛亥革命,1920年通过留日同学的关系结识了张作霖的心腹杨宇霆,并因此获得张作霖的信任,于1922年任东三省保安司令部航警处少将处长,负责筹办东北海军。俗话说“天上有九头鸟,地上有湖北佬”,沈鸿烈确实是个如九头鸟般精明强干的人物,只用了五年时间,就让东北海军从无到有,成为拥有舰艇二十多艘、总吨位一万八千八百余的中国第二大地方海军。南京国民政府下辖的闽系海军,虽然在舰艇数量、吨位上都强于东北海军,却在第二次北伐战争时期让擅长袭扰的东北海军占尽优势,这也使得沈鸿烈获得了“能将”的称号。

沈鸿烈先是把江防舰队原来分段巡防的八艘江防小炮舰集中到三江口,后来在了解了阿穆尔河区舰队的实力后,感到实力不敌,便自同江南岸到绥东北岸用铁锁连接起来。铁锁每隔五丈就挂上钢砣,每隔十丈就坠以铁锚,使铁链下沉,不露出水面。又在铁链内外布设水雷,并在同江和绥东两岸修筑临时要塞,配置海军陆战队,并拨给3英寸炮两门,又派“江亨”、“利捷”、“利绥”这三艘正式军舰驻扎同江,是为第一道防线。

第二道防线设置在富锦,“江平”、“江泰”、“江安”三舰轮流巡防同江——富锦的松花江段,江面狭窄紧要处均敷设了水雷。

第三道防线设置在桦川,“利济”、“江通”二舰巡防富锦——桦川江面,也在要道敷设了水雷。而从此向上游至依兰江中,有暗礁“满天星”、“麻嘴”等,也可以成为苏联舰队进攻的障碍。

虽然层层设防,沈鸿烈仍然担心这些挡不住实力强大的苏联舰队,于是借用东北航政局商船六艘,改装配炮,布置在滨江,以防不测。

陆防方面,沈鸿烈手下有四个海军陆战团,每个团除了三个步兵大队外,还有机关枪连一、迫击炮连一。在同江、绥东、滨江各配属一个团,三江口外的三角洲、富锦各配属一个营,桦川、依兰各两个连。东北军的陆军第二旅、第九旅也分布于抚远、同江、绥东、富锦、桦川、依兰一带。

空防方面,有十门高射炮配置在同江、绥东;另有战斗机二架、侦察机两架驻防同江。

“江亨”号

如果说在陆军方面,东北军在数量上还略占优势的话,海军则是完全不成正比。八艘江防炮舰中,只有“江亨”、“利捷”、“利绥”是正经八百的军舰原装货,其他的都是商船改装。其中旗舰“江亨”号最大,是日本川崎造船厂在1907年的作品,舰龄已经二十二年,对战舰来说,已经算是花甲之龄了。钢制的舰体全长180英尺,宽28英尺,吃水7.9英尺,排水量550吨;马力950匹,最大航速13节,人员编制90人;武备有57倍口径的4.7英寸(120毫米)阿姆斯特朗炮一门,3英寸(75毫米)日本仿阿式炮一门,上海制造的47毫米哈乞开斯炮四门,7.9毫米马克沁机关枪四门。可以明显地发现,它远不是“列宁”级的对手。

其他两舰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中国北洋政府对德宣战后缴获的德国在华钢壳浅水炮舰。“利捷”号原名“水獭”(Otter),1909年由德国Tecklenborg造船厂建造。全长177.6英尺,宽26.7英尺,吃水2.7英尺,排水量266吨;1300匹马力,最大航速14节,人员编制45人,水线处有2英寸的装甲;武备有2门日本造的仿哈乞开斯式6磅速射炮和3挺大沽造的仿哈乞开斯式机关枪;“利绥”号原名“祖国”(Vaterland),由德国Schichau造船厂建造。全长158英尺,宽26.3英尺,吃水2英尺,排水量170吨;1300匹马力,最大航速13节,人员编制45人;有1门3.4英寸炮、1门4磅炮和2挺机关枪。这两艘军舰的火力也就能对付对付海盗什么的,为此,沈鸿烈在战前用3英寸炮换下了原来的小炮,以加强火力。

在江防舰队的改装炮舰中,“利济”号是1920年江防舰队成立之初从中东铁路局拨借的第六号巡逻艇,排水量250吨,有1门哈乞开斯五管速射炮和2挺机关枪;“江平”(原名“江宁”,1898年英国建造,350吨)、“江安”(原名“同昌”,1904年英国建造,380吨)、“江通”(原名“江津”,1908年俄国建造,250吨)、“江泰”(1897年俄国建造,255吨)、“江清”(1897年俄国建造,255吨)都是由内河明轮商船改造。排水量小,舰体弱(多为木壳),航速迟缓(4.5节-7.5节),武备最强的也只有2门英国维克斯47毫米炮和2挺机关枪,而且都有二三十年的船龄,这些军舰如果正面交战,只是苏联军舰的靶子而已。

沈鸿烈深知这些乱七八糟的军舰根本不是苏联舰队的对手,为了加强自己的火力,又打起了改装军舰的主意。因为各舰吨位小,无法加装大口径海军炮,在一艘已经报废的商用驳船“东乙”号上安装了二门4.7英寸(120毫米)海军炮,并把“江亨”号上的员兵配备到驳船上*炮;由于“东乙”号没有动力,又由“江安”舰拖带,成为了一个秘密的流动水炮台,并被拖往江口附近的沼泽区,隐藏在那里以便提供炮火支援,可以根据战局的需要随意拖往任何地区。隐蔽工作做得很好,官兵们忍受着沼泽地里肆虐的蚊虫,耐心等待苏军的进攻,虽然苏联的飞机在战争准备阶段就开始进行侦察,但他们没有发现隐蔽的船队。

三、血祭大江

从7月28日苏军首先占领满洲里十八里小站开始,两个多月的时间,苏军在国境线上多次使用至多不超过一个团的兵力,对东北军进行袭扰,企图迫使东北军做出让步,东北军则企图以俄制俄,在中东铁路中大量用起用反苏的流亡白俄,并召集白俄人入伍,其中许多都是曾在国内战争中与苏联红军交过手的白军残部,此举更加激怒了苏军,战事的扩大遂不可避免。

在黑龙江国境线上,那些受到东北军援助的白军残部,如兹里亚诺夫、维尔霍图诺夫、安东诺夫、纳扎诺夫等,不断袭扰苏联的轮船、快艇、哨所和居民点。因此,阿穆尔河区舰队一直没有对距离甚近的东北江防舰队做出过什么挑衅行为,舰队主要用炮火和水兵支援边防队和陆军镇压渗透到苏联境内的白军武装。这也给东北江防舰队造成了麻痹心理,认为苏联人在把白俄彻底打败之前,是不会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的。因此在9月初,沈鸿烈和江防舰队舰队长尹祖荫都离开了同江前线,同江的海军陆战队削减为一个大队,“江亨”舰也开往富锦休整。“江亨”舰长尹祚乾代理舰队长一职,以“利捷”号为旗舰,留在同江指挥舰队。

苏军经过两个多月的时间,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集结了超过八万人以上的强大兵力,后勤补给也没有问题,而同时奉苏谈判完全破裂,苏联政府决定对东北军发起致命性的攻击,以促使东北当局回到谈判桌前。而阿穆尔河区舰队的任务则是消灭东北江防舰队,并协同2个步兵团、1个炮兵团、1个飞行大队、1个通信连和1个工兵连沿松花江推进。

10月12日凌晨,阿穆尔河区舰队的舰艇驶抵松花江口,包括“斯维尔德洛夫”、“孙中山”、“红色东方”号浅水重炮舰,“红旗”号、“无产者”号炮舰和四艘武装轮船。6时12分,“红色东方”号首先向江岸上的炮垒开火,其他苏联舰艇也同时发动,来往江面,以全部火力轰击东北江防舰队;中国的旗舰“利捷”号也发出信号,要求全舰队起锚并还击,集中所有火力打击敌舰。中苏海军之间仅有的一次战斗正式打响。

苏联海军的准备异常充分,他们按照中国军舰的战斗力大小有效地分配了火力,其官兵训练有素,士气亦十分高昂,所以“斯维尔德洛夫”号的第一群齐射就命中了中国的旗舰“利捷”号,第二群齐射又击中“利绥”号炮位,炮手4名和上士陈岱祥以及司号兵都被炸飞,尸首无着。中国海军官兵也表现得十分英勇,用各种轻重武器猛烈还击,苏联资料中也提到“密集的炮弹在周围爆炸,弹片象冰雹一样散落在甲板上”,其中表现最好的就是“东乙”号水炮台,它因为船体低小,炮弹难以命中,而临时安装的大口径炮又能对苏联的浅水重炮舰形成很大威胁。“东乙”号的主要目标是苏军的旗舰“斯维尔德洛夫”号,该舰多次被击中,但由于船舷和甲板都有良好的装甲防护,未受严重损伤,只是甲板上的作战人员伤亡较大。有一个炮塔的全体炮手都伤亡殆尽,只剩军士长布拉霍夫一人*纵炮塔射击。

在江面上发生激战的时候,十八架苏联战机凌空飞入,分为数组,一组飞富锦、一组飞绥滨,分别进行轰炸,有三架飞机,盘旋在三江口上空,投掷炸弹,协助苏联舰队作战。中国舰艇本来就抵挡不住苏联舰队的火力,现在更是手忙脚乱。“利捷”号被炸穿船底,逐渐下沉,前主炮已被击毁、失去战斗力的“利绥”号赶来救援,将船员救出,退往富锦。

“红色东方”号在压制了江岸上的炮垒后,转移火力轰击“江平”号炮舰,很快就将该舰击沉。苏联浅水重炮舰集中攻击对其威胁最大的“东乙”号,而“东乙”号仗着矮小的个头躲过了大多数攻击,苏舰遂将炮火集中在拖曳它的“江安”号身上,该舰很快就船舷中炮,甲板碎裂,起火燃烧;不久又被击中锅炉,引起爆炸,舰体断成两截,官兵死伤惨重。“孙中山”号击中“江泰”号后舱,将舵轮炸飞,无法机动;接着“江泰”号主炮又被击毁,代理舰长莫耀明亦阵亡,终被击沉。

开战仅仅一个半小时以后,唯一还在江面上战斗的只剩下不是军舰的“东乙”号了,它失去了拖曳船,无法机动,在苏联浅水重炮舰的猛烈攻击下,船体被炸坏,火炮也被击毁,已经无力再战,被迫自沉。其幸存官兵转移到广州商船上,撤往富锦。

当江上作战正在激烈的进行时,在两艘炮舰的掩护下,“劳动”、“卡尔·马克思”、“马克·瓦良金”、“巴维尔·茹拉夫列夫”号四艘武装轮船上搭载的第二步兵师沃罗恰耶夫团的一个营四百多人在同江县城以东约10华里处登陆,进攻中国军队驻地。守卫该地区的东北海军陆战大队和陆军第九旅的孟昭林营协同抵抗,击退了苏军的首次攻击。但是苏军炮火猛烈,又有两千多名援兵从三江口下游登陆,迂回袭击中国守军侧翼。至下午三时,陆军除了配合海军陆战队作战的一个营外全部退走,海军陆战队和陆军营大都阵亡,大队长李润青以下70多人被俘。

正在哈尔滨开会的沈鸿烈听到噩耗,星夜赶到富锦,把带有铁架的驳船一艘、商船三艘沉在富锦下游14公里处的航道上,形成堵塞线;并在附近设置了坚固的炮兵阵地和长达13公里的掩体线,破坏了从同江到富锦公路上所有的桥梁,以防苏舰来犯。但是苏联军队攻占了同江县城后,于次日撤出,东北军第九旅的路永才、张佐臣两个团在18日苏军撤回国境后,才“收复”了同江城。

在同江之战中,据沈鸿烈报称,东北海军伤亡500多人(包括海军陆战队),军舰被击沉4艘,重伤1艘,“海骏”号炮艇(45吨)被苏军俘获,改名“Pobieda”号。陆军阵亡营长孟昭林以下军官17名、士兵350名;中方公布的数字苏方飞机被击落2架(也有资料称是1架),军舰被击沉3艘,伤4艘,人员伤亡300余名。苏方实力出于压倒性的优势,这样的“战果”实在是匪夷所思,击沉的敌舰要么说不出名字,说得出名字的如旗舰“斯维尔德洛夫”号并未沉没,甚至未受重创。至于击毙苏军司令、参谋长、旗舰舰长云云,没有其姓名、军衔资料,苏联资料也没有反映,皆系捕风捉影,疑为掩饰作战惨败之辞。

凭心而论,沈鸿烈在三江口的布防仓促之际而成,大纵深、多层次设防,水雷、拦江铁索密布,已经难能可贵,而中国海军官兵的战斗意志也无可厚非。但是双方海军的实力差距过于悬殊,苏联人在实际战斗中只有三艘浅水重炮舰参战,却能在自己损失不大的前提下,几乎全歼驻防同江的五艘中国军舰,由此可见一斑。实际上,鉴于中苏关系的逐年紧张,早就有人建议在三江口和抚远(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汇合处,哈巴罗夫斯克对岸)建设永久式要塞炮台,安放重炮、高射炮、探照灯、长波电台,配合水雷区,形成对江口的严密防护。但东北当局却过于轻敌,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肆意挑衅,激起不必要的战端,三江口的战败理当由东北当局的决策人负责。

四、悲惨结局

10月15日,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被捕之苏联人员被东三省特别区法院判刑。19日当局以‘有接济共党嫌疑’,对苏联远东银行实行监管。21日南京外交部电令驻德国公使蒋作宾中止与苏联谈判,这一系列事件对于苏军的全面进攻起了火上烧油的作用。

阿穆尔河区舰队司令Я·И·奥佐林少将由苏联远东特别集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授权,负责指挥进攻并消灭富锦一带中国军队。他把所辖的兵力编为两个组,第一组为突击队,由他亲自指挥,包括浅水重炮舰“红色东方”号、“孙中山”号,炮舰“红旗”号、“无产者”号、“布里亚特人”号,布雷舰“有力”号,装甲艇“巴尔斯”号和两艘扫雷舰,其任务是歼灭停泊在富锦的江防舰队残部。第二组由第二步兵师师长И·奥奴弗里耶夫指挥。该组编有浅水重炮舰“斯维尔德洛夫”号,炮舰“贫民”号和运输队的轮船,负责运载沃罗恰耶夫团和第五阿穆尔河团登陆,攻占富锦;另有“列宁”号浅水重炮舰,任务是掩护突击队,派遣水兵占领同江,并负责掩护舰队主力后方。

中国方面,陆军集中了两个步兵旅、三个骑兵团和一个警察队;海军方面,“江亨”舰驻守富锦,“利济”舰驻守绥滨,“利川”号拖船在富锦以东30华里的高家屯,“江清”舰和舰队长尹祖荫在依兰。沈鸿烈之所以把残余的军舰做这么一个分散的部署,显然是通过三江口的惨败吸取了教训:敌我战斗力对比悬殊,战败不可避免,但把军舰分散配置,让苏联舰队无法一次全歼江防舰队,可以减轻损失。这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不得已而为之。

10月30日,苏联舰队溯松花江而上。因为冬季到来使黑龙江、松花江的水位都急剧下降,因此在舰队前方的扫雷舰可以轻松地清除掉露出江面的水雷。唯一使苏联人感到烦恼的是需要不停地测量水深并布设航标,以免舰艇搁浅。虽然中国陆军的一个团和海军陆战队余部在防守同江,但是由少量突击队和水兵组成的苏军登陆部队还是轻易地攻占同江。

10月31日晨9时,气温下降到零下11度,风力八级,苏舰7艘突然破坏拦江铁索,进入富锦江岸,与中国军队激战。沈鸿烈设置的阻塞线没有起到太大作用,吃水只有一米多的苏联浅水重炮舰绕过水中沉船,用炮火掩护步兵登陆。眼见无力抵抗,已经重伤的“利绥”舰和没有战斗力的“利川”号拖船先后自沉,只有“江亨”舰参战,但“江亨”舰上的炮手多数战死于“东乙”号上,仅发炮三发便被苏联军舰击成重伤,被迫自沉,舰员争相逃命。午后9时,苏联人清除了水中的沉船,苏舰7艘靠近富锦江岸,步骑炮兵约六七百名登陆。东北军不战自溃,11时富锦县城被占。沈鸿烈只得率领海军余部和陆军一起退向桦川的第三道防线。据苏联称:此战有近300名中国军人战死,数千人被俘,而苏军只死亡3人,伤11人。

11月1日晚,苏军步骑炮兵由富锦东门撤走。2日晨,苏舰陆续撤走。以后苏军连续发动进攻,11月24日,苏军攻占海拉尔。由于战事不利,加上得到南满铁路方面日军有异动的消息,张学良决定与苏联谈判。双方于11月22日签订《中苏伯力会议草约》,提出中东铁路为中苏两国之企业,本诸1924年协议经营之,双方战争才得以平息。而中东铁路的问题,直到1952年12月31日,中苏签订《中苏关于中国长春铁路之协定》,苏联将中东路的一切权力及财产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才算圆满解决。

Posted: 2007-08-20 17:22 | [楼 主]

bf1942



级别: 上士

精华: 0

发帖: 421

军功章: 64 块

银元: 609 个

荣誉小锦旗: 0 面

在线时间:385(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23

最后登录:2007-08-26

收回中东路权 引发中苏三江口大战

来源: 《山西法制报》

中方:

“江亨”号

“利捷”号

苏方:

“斯维尔德洛夫”号

“列宁”号

1928年,张作霖在“皇姑屯”事件中被日本人炸死后,其子张学良继承了统治地位,不久宣布服从南京中央政府的领导。随着中苏关系趋于恶化,1929年7月初,张学良宣布收回“中俄共管”的中东路的经营权,并驱逐数名苏方人员。中东路是沙俄侵华的产物,西起满洲里,经哈尔滨到绥芬河。1900年建成后一直由俄国人负责营运。17日,苏俄宣布与中国断绝外交关系,并陈重兵于边境地区。

1929年10月12日早5时,苏军出动飞机25架、坦克40余辆,配合骑兵800余名、步兵3000余人,向同江地区的中国军队发起进攻。苏海军阿穆尔河区舰队则从黑龙江(苏称阿穆尔河)江面提供支援,并袭击中国东北江防舰队,从而爆发了著名的三江口海战(同江城位于黑龙江、松花江与乌苏里江的汇合处,故又名三江口)。

当时,苏方参战舰艇共9艘,旗舰为“雪尔诺夫”号。中方迎战兵力为“利捷”(旗舰)、“利绥”、“江亨”等6艘浅水炮舰和“东乙”武装驳船,由“江亨”舰长尹祚干代理指挥。

苏方在兵力和装备上明显占优,且取主动进攻态势。但中方事先将装备有2门大炮的“东乙”号隐蔽在芦苇浅滩中。战事一启,“东乙”即发炮攻击苏军旗舰。苏军“雪尔诺夫”号当即被击中(中方称苏军司令、参谋长、旗舰舰长等多人当场阵亡,但未得到苏方资料证实),不久即沉没。

上午9时苏军飞机加入战场,战局马上改观。中方5舰相继被击沉和自沉,“江亨”、“利绥”受重伤逃往富锦。午后3时,同江县城失守。

在三江口战役中,东北江防舰队伤亡300余人,舰艇几乎全部损失,东北军同江守军伤亡500多人。苏方飞机被击落2架,军舰被击沉3艘,伤亡700余人。

三江口战役只是1929年中国与苏俄“中东路事变”中的一次战役,其他在满洲里、海拉尔等地区均有激战发生。在这次边境冲突中,中国东北军在苏军的大规模进攻下损失惨重,阵亡多达8000人。12月底,在美英等国的“调停”下,中方全面接受苏方提出的恢复中东路中苏“共管”的原状、双方释放被俘人员的条件,中东路事变宣告结束。

新中国成立后,根据《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苏联于1952年12月31日把中东路管理权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