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个机关里政治小爬虫的真实生活

大象蚂蚁 收藏 1 305
导读:从一次权力斗争看“领导艺术”及其他   在下厕身机关多年,亲眼见到各种各样的政治动物和光怪陆离的现象,对机关的生活感触良多。看到天涯的朋友们各施所长,把个杂谈搞得好不热闹,不禁心痒,遂把我在机关生活的所见所闻,点点滴滴,记录在此,或能博君一笑,在下心已足矣。   虽然哲学家阿Q说过,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但是我所记下的这些现象合不合理,还是不太好说。有些现象是无法解释的,比如说,我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看我贴子的一部分人,都在不久后做成了如下事情:1、恋爱成功了;2、生意谈成了;3、升官发财了;4

从一次权力斗争看“领导艺术”及其他


在下厕身机关多年,亲眼见到各种各样的政治动物和光怪陆离的现象,对机关的生活感触良多。看到天涯的朋友们各施所长,把个杂谈搞得好不热闹,不禁心痒,遂把我在机关生活的所见所闻,点点滴滴,记录在此,或能博君一笑,在下心已足矣。


虽然哲学家阿Q说过,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但是我所记下的这些现象合不合理,还是不太好说。有些现象是无法解释的,比如说,我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看我贴子的一部分人,都在不久后做成了如下事情:1、恋爱成功了;2、生意谈成了;3、升官发财了;4、心情舒畅了;5、家庭和睦了;6、身体健康了;7、万事顺意了。这部分人就是先顶再看,看了还顶的兄弟姐妹们。另一部分人,看了我的贴子,不久以后,却糟之极矣,糕之极矣,具体表现是:1、恋爱失败了;2、生意破产了;3、贪污被抓了;4、心情糟透了;5、家庭破裂了;6、身体不行了;7、事事受阻了。


这部分人就是那些看贴不回的小气鬼。毛主席教导我们:“看到好贴一定要顶!”毛主席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回个贴就那么难吗?


是为序。


一、一次完美的夺权


1、觉察


那时我是办公室主任。


这一天,我陪单位头儿下乡。在小车上聊起了单位里的近期工作。头儿问我对近期工作有什么意见。我想了想,司机是我的部下,也是我的铁哥们,这个时候,我讲什么都没关系。鱼鲠在喉,此时不吐,更待何时?


我提醒头儿,“要注意啊,领导班子里有人在搞小动作。”头儿回过头来,一脸疑惑,“啊?”我的铁哥们司机马上附和,“对啊对啊,头儿你还没有注意到吗?”就这样,我和司机唱起了双簧,你一言我一语,把那个搞小动作的陈某人的嘴脸给勾勒得活灵活现。


罪状一:单位新设立了一个下属单位,陈某人主办其事,神不知鬼不觉就把这个单位的法人代表报成他自己了。(头儿想了想,是啊,好像没上会。他事后汇报,我也没太在意啊。)


罪状二:陈某人利用这个下属单位收费,收据嘛,不用财政的,用税务的,这样就不用和财政结算,游离于单位财务之外,收了多少,他掌握。(头儿脸色凝重起来,确实咧,我不晓得倒底这个中心收了好多钱。嗯……)


罪状三:陈某人利用收到的钱收买人心,(头儿问,“怎么收买人心法?”)是这样的,不是快过年了吗,按照惯例,要发点年货撒,陈某人这几天到各个科室都说,“我的服务中心要发点东东给各位弟兄,聊表心意……”那些正准备购年货的人听了这话,这几天都在议论,在盼着呢!但是奇怪的是,怎么是他发点东东给我们呢,原来,他是要用服务中心收到的钱来做人情。钱虽是服务中心收的,但这个中心还是机关管的嘛,独立了撒?经过分析,原来这样做可以一箭三雕:默认他对服务中心的财务权,此其一也;使他暗渡陈仓得来的名义中心负责人合法化,此其二也;收买单位人心,让人觉得他大方,此其三也。这三个结果,必然导致头儿权力在不知不觉中架空……


头儿所以能当头儿,总是有过人之处的,没等我们讲完,他呵可笑了起来,“同志们提得很好,很及时,很必要,谢谢两位。”又说,“你这个办公室主任要随时提醒我,当好领导的参谋嘛。这阵子工作多,这个中心的事我就交给他去运作,没想这么多,不是你们提醒,真可能会闹出什么事来,那就不好了。看来要迅速整改,使服务中心走上正轨。”


其实我哪里想和头儿参什么鬼谋,权力在谁手上,关我屁事,我是实在看不过眼了,陈某人太过分了,逮个机会让他接受党的先进性教育,有何不可,有何难哉?这小子不厚道,我辛辛苦苦把办公室的破打印机给换了个新的,他一句话,呃,怎么这个新打印机不放到我那个办公室呢?搬过来搬过来!他那台打印机还用得过去,凭什么要搬过去?没道理,气愤!但没道理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他是领导(刚升的,一个月以前还不是和我一样),他牛逼,你难道硬起脖子跟他抵?没办法,我只好又用那台破打印机,不过我也使个小计,干脆叫那破打印机彻底罢了工,管他娘的,大不了效率低点,又不是和兔子赛跑。此类事情举不胜举,总之陈某人对同事不厚道。有一回他和我讲:“我早就想整宋某人了!”宋某人就是司机,我的铁哥们,他听了我的转述,气得当场拍桌子,吊他妈的!整我,我整哪个?一个单位的,成天想整同事,什么狼心狗肺嘛!哼!走着瞧……


下乡回来,头儿不露声色的找另一个副职王某商量工作。顺便讲一下,我们这个单位,一正两副。商量的结果,当然是在共同关心的重大事务上取得了一致意见。头儿决定:事不宜迟,下午就开党组会。


我这个办公室主任一看头儿去找王副,知道有好事了,在通知陈某人下午开会的时候,忍不住从屁眼里笑出声音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