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熊”和“五十凶”

白糖 收藏 4 995
导读: 1950年12月31日黄昏,我志愿军三个炮兵师在连遭敌机空袭损失惨重的情况下,尽了最大努力赶到前线,集中一百多门火炮在主突击方向上进行了火力准备,一发发炮弹猛烈地轰击敌阵,火光映红了天际,敌军阵地上烟火升腾,泥土、钢筋夹杂着人体的残肢四处飞溅。 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军队第一次大规模使用炮兵,可惜火炮太少,炮弹也太少,没门炮只有一百多发炮弹。尽管如此,入朝作战以来饱受霉菌炮火之苦的中国步兵们仍然高兴无比地跳起来:“我们的炮兵!我们的炮兵!” 短暂的炮击一结束,顶着零下三十度的严寒,中国将



1950年12月31日黄昏,我志愿军三个炮兵师在连遭敌机空袭损失惨重的情况下,尽了最大努力赶到前线,集中一百多门火炮在主突击方向上进行了火力准备,一发发炮弹猛烈地轰击敌阵,火光映红了天际,敌军阵地上烟火升腾,泥土、钢筋夹杂着人体的残肢四处飞溅。


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军队第一次大规模使用炮兵,可惜火炮太少,炮弹也太少,没门炮只有一百多发炮弹。尽管如此,入朝作战以来饱受霉菌炮火之苦的中国步兵们仍然高兴无比地跳起来:“我们的炮兵!我们的炮兵!”


短暂的炮击一结束,顶着零下三十度的严寒,中国将士扑出战壕,英勇地冲向敌阵。


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打响了,这一天刚好是除夕.........


1950年的除夕是中国战神的节日,仅仅一个小时,志愿军38军、39军、40军、50军全线突破临津江,左翼的42军、66军也同样进展顺利,志愿军就全部突破了李奇微的防线,试图用铁锹铲土挡住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李奇微放弃了努力,汉城以东南韩部队的溃逃,使汉城地区的十余万联合国军处于被中朝部队从右翼实施深远包围,在汉城以北背水作战的危局。


激战到第四天,志愿军司令部的无线电侦听部门截听到一个极重要的机密:刚于1950年12月23日接任霉菌第八集团军司令的李奇微不守汉城了。霉菌要跑!


彭总立刻命令39军、50军和朝鲜人民军一军团攻击汉城。


在碧碲里,冲向汉城的50军干净利落地打跨了霉菌一个营的阻击,除了死的伤的,这个营的霉菌全部溜了,把他们的兄弟部队扔下不管了。50军当即围住留下的敌军一阵狠揍,哈,是英国人!


英国军队仿佛是为了替他们曾横行中国土地的前辈们偿债,在朝鲜战场上吃尽了败仗,没打胜一次。狡猾、缺德的美国人不是叫他们掩护霉菌撤退当替死鬼,就是叫他们打先锋充炮灰。这下掩护李奇微逃跑的英国29旅被50军截住了。虽然大部分英军在坦克飞机的掩护下逃跑,但还是有一支分队永远回不了英国了,英国军队的一支王牌装甲部队-----29旅皇家重坦克营被50军死死围住了!


毕竟是同胞同种,一千多英军拼命回头援救重坦克营,却被打得尸横遍野。眼看霉菌越跑越远,再不走主力就要搭进去了,29旅的官兵纷纷开始在胸前画起十字,为坦克营的兄弟们祷告,然后也溜了。


入夜,50军围歼皇家重坦克营的战斗开始了。山道上,到处都有中国兵提着爆破筒、扛着炸药包冲向五十吨重的英国坦克,有些战士离炸点太近,竟被震得吐血。一个叫李士禄的士兵扛着炸药包干掉了一辆五十多吨重“百人队长”式坦克,自己也被炸晕,醒来后又冲上了一辆巨型喷火坦克,炸得这个庞然大物当真四处喷火,这还不算,第二次醒过来的李士禄居然挣扎着爬过去炸掉了第三辆装满汽油的坦克。。。。。。一夜下来,皇家重坦克营三十一辆坦克都被50军用最原始的手段干掉了!


50军是一支在长春起义后改编的部队,前身是国民党60军,属滇军系统,被蒋介石嫡系蔑称“六十熊”。 50军大破英军的消息传到北京,据说***哈哈大笑:“这支部队在蒋某人手下是六十熊,在我毛某人手下就是五十凶了。。。。。。。”




再说说“五十凶”


“美国人的炮弹真TMD的多!”


50军军长曾泽生狠狠地骂了一句。


为攻一个小小的修理山,仅仅一个营的霉菌就得到近百门无后座力炮、迫击炮、二十一辆坦克和十辆自行高炮的营级火力支援,这还不包括团级、师级、和航空兵的火力加强。


曾泽生相貌威武干练,一看就是个典型的职业军人,虽然加入解放军才两年,但已被人民军队这大熔炉重新锻打了一遍。他的部队在改编后补入大批共产党的优秀干部、知识分子和工农成分的新兵,战斗力急剧增强,部队面貌焕然一新,随即奉命南下参加入川作战,一路迭立战功。


接令赴朝时,曾泽生正率部在湖北修筑汉江大堤。入朝后,50军作战勇猛,屡有斩获,尤以歼灭皇家重坦克营一役名垂军史。三次战役更是一直冲到水原附近,是志愿军在朝鲜打得最远的部队之一。曾泽生一直随队靠前指挥,在国民党饱受蒋介石中央嫡系白眼的曾泽生由衷地感到自己的路走对了,他有用战功表白自己的忠诚。


“砰”曾泽生捶了一下桌子:“我相信我们的战士,我们一定能守住!”


50军的官兵没有辜负军长的信任,在漫天钢风铁雨中,他们在硝烟与烈火中坚守修理山主阵地整整七天,把美25师打得头破血流,再一次杀跨了土耳其旅。。。。。。


在给霉菌以极大杀伤后,曾泽生奉命率部撤出修理山阵地,退回汉江以北。


满身硝烟的增泽生来到志司复命,彭德怀紧紧握住这位前国民党中将的手:“50军打得好,你指挥得好,我给你补兵,苏式武器来了,优先给你们50军换装!”


曾泽生闻语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在国民党军队混了二十年,作为滇系部队的一名军官,他和部下受尽了蒋介石中央嫡系的歧视和白眼。不要说补兵换武器这种好事,蒋介石是几次要下他这支云南部队的毒手啊。


仅仅两年前,他还在率部和解放军血战东北。。。。。。


曾泽生含着眼泪说:“我们尽力了,我们能在兄弟部队面前抬头了!”


彭德怀闻语动情:“这是什么话?就因为50军是国民党改编部队吗?我彭德怀和你一样,也是旧军队的杂牌湘军,彭德怀从没有把你们当后妈养的,50军有很多共产党员了嘛,你回去告诉部队,彭德怀向50军的同志们鞠躬致敬!”


彭德怀当真想曾泽生鞠了一躬。


胸怀博大的中国共产党人啊!


曾泽生热泪横流,向彭德怀端端正正地敬了一个军礼。。。。。。


1955年在怀仁堂,曾泽生和那些身经百战的老红军老八路站在一起接受***、周恩来的授衔。他位列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百七十七名中将之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