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李师师

无量 收藏 1 115
导读:在《水浒传》里,李师师是个极其重要的人物,有关她的章节不多,但作用不小。宋江想招安,的确是花了不少心思,费了不少银子,走了不少后门,结果这一切都像打了水飘一样,石沉大海,看似热闹,毫无收效。最后还是通过燕青去打通关节,走枕头风,才得以实现。这里面的关键人物,便是李师师。没有李师师,宋江的招安是个梦,而且是个永久的梦。 宋江最后是否被招安,正史里大多是这么记载的,如《宋史•徽宗本纪》中曰:“淮南盗宋江等犯淮阳军,遣将讨捕,又犯东京、江北,入楚海州界,命知州张叔夜招降之。”而《宋史•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水浒传》里,李师师是个极其重要的人物,有关她的章节不多,但作用不小。宋江想招安,的确是花了不少心思,费了不少银子,走了不少后门,结果这一切都像打了水飘一样,石沉大海,看似热闹,毫无收效。最后还是通过燕青去打通关节,走枕头风,才得以实现。这里面的关键人物,便是李师师。没有李师师,宋江的招安是个梦,而且是个永久的梦。

宋江最后是否被招安,正史里大多是这么记载的,如《宋史•徽宗本纪》中曰:“淮南盗宋江等犯淮阳军,遣将讨捕,又犯东京、江北,入楚海州界,命知州张叔夜招降之。”而《宋史•张叔夜传》又说:“贼径趋海濒,劫巨舟十余,载卤(掳)获。于是募死士得千人,设伏近城,而出轻兵距海,诱之战。先匿壮卒海旁,伺兵合,举火焚其舟。贼闻之,皆无斗志,伏兵乘之,擒其副贼,江乃降”。这些记载,均未提到过有招安之事。但在《靖康要录》中又有“侯蒙上书未若师师进言”一句。这《靖康要录》是南宋汪藻编纂的编年体史书,记载北宋末年,起自钦宗即位之前,迄于靖康二年五月。按此系年,以宋金和战诸事记载最详。“侯蒙上书未若师师进言”一句,也就是说,李师师是为宋江招安帮过忙的。此事孰真孰假,我就不得而知了。

不管宋江招安,李师师是否帮过忙,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就是历史上确有李师师其人。

李师师是中国古代十大才女之一,东京汴梁人,本姓王。据《东京梦华录》载:她父亲叫王寅,是官营染局的染匠,母亲生师师时因难产而离开人世。师师四岁时,父亲被诬为图谋不轨罪入狱,在狱中被折磨而死。失去父母后,师师成为孤儿,被青楼鸨母李妈妈看中,收为义女,改姓李。四岁开始学艺,到十二岁已成名,可到勾栏去压台。李师师唱的是“新曲”,多为文人学士填词,因此李师师与这班人的关系密切。张先(北宋著名词人,又号张三影,《天仙子》是其代表作)还为她特别创了词牌,曰《师师令》。李师师与秦观的关系更为密切。秦观有《调笑令》十首,用诗词结合的方式创作而成。每首咏一个女子的故事,其中的《生查子》,就是咏李师师的,诗中有“看遍颍川花,不如师师好”,就是赞颂李师师的。他在贬谪郴州时,在旅舍写下《踏莎行•雾失楼台》,据说是为怀念李师师而作。李师师还写有和诗,诗的末句“为我流白潇洒去”,就回应了秦观“为谁流下潇洒去”的问号,可见友情非比一般。周邦彦有首《一落索》词,曰:

眉共春山争秀,可怜长皱,莫将清泪滴花枝,恐花也,如人瘦。清润玉箫闲久,知音稀有。欲知日日倚栏愁,但问取、亭前柳。

据宋人陈鹄《耆旧续闻》中说,这首词就是周邦彦写给李师师的。周邦彦为什么要写这首词呢?据说由于宋代新旧两党的斗争,苏轼一贬再贬,秦观也被贬谪至郴州,周邦彦也外放去庐州。朋友们一个个被逐,李师师痛苦不已,出现周词中所说的容颜“长皱”、“玉箫闲久”、“倚栏愁”的状态。周邦彦回京见李师师如此情况,便写下《一落索》以劝慰。李师师也有不少佳作传世,这在宋代张端义的《贵月录》里还可看到,这里不一一列举了。从许多宋代文化名流都与之交往这一情况看,也可旁证李师师的才学。

作为一个色艺双佳的名妓,既是“歌舞神仙女”,又是“风流花月魁”,《水浒传》第七十二回,是通过燕青的眼睛来看她的貌美。书中用了“端的有沉鱼落燕之容,闭月羞花之貌。燕青见了,纳头便拜”。为什么拜呢?有诗为证:

少年声价冠青楼,玉貌花颜世罕俦。万乘时垂睿卷,何惭壮士便低头。

宋江是个“不近女色”的人,见了李师师,也大为心动,心猿意马,忘乎所以。先是口滑,揎拳裸袖,指指点点,很失理;后是“大丈夫饮酒,何用小杯”、“连饮数锺”,乘酒兴,索得纸笔,献词一首,很失态,也得意忘形,难怪李逵看见宋江和李师师喝的那么尽兴,会气的“头上毛发倒竖起来,一肚子怒气正没发付处”。

李师师的才艺、美色当然也使宋徽宗心动,据《青泥莲花记》载:“东京角妓李师师,住金线巷,色艺冠绝。徽宗自政和后,多微行,乘小轿子,数内臣导从往李师师家”(到了《水浒传》里,作者更是丑化这位嫖客皇帝,去李师师家不是“乘小轿子”,而是从皇宫挖了一条地道,走起来更方便,又不招人耳目)。到后来,据史料载,宋徽宗也不乘轿去李师师家,干脆把她招进宫中,册封为瀛国夫人(一曰李明妃,见《大宋宣和遗事》)。这些在宋代无名氏写的《李师师外传》中也都写的很详尽。

李师师与宋徽宗有一腿,这点基本可以肯定,而且关系甚笃。如果宋江走过李师师的后门的话,那么《靖康要录》中“侯蒙上书未若师师进言”就完全有这个可能。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宋江是一支流动性很大的起义武装,他有可能去走这关节,去乞求招安吗?再说,他起义的目的,无非是想夺取政权。政权还未夺,就想到招安,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就小了。强大时,在到处流动,弱小时,想招安,人家也不允。

李师师还是宋代风尘女杰之一。她很富有正义感。上面写到的同情秦观、周邦彦就是一例。旧闻稗史中还有一例。说金人逼近东京时,李师师将宋徽宗赐的御酒都转赠给抗金将士,请主帅梁师成效仿李广把酒倒入泉井,让每个将士都能喝到。这梁师成本来就是“六贼”之一,也是个坏种,他将御酒截下自己受用了。李师师又出白银三千两,央梁师成买酒,慰劳士兵,不料又被梁师成落入了自己的腰包。李师师一怒之下,用重金买刺客去刺杀梁师成,不幸刺客被擒,从此李师师以侠名震京师。

李师师最后的下落,永远是个迷。因为是迷,所谓的谜底就特别多。宋代无名氏的《李师师外传》中说:宋臣张邦昌投金后,按金人主帅的意思,抓住李师师,欲献给金人。李师师大骂张邦昌后,用金簪刺喉不死,后又将金簪折断吞下而亡,后人赞誉李师师为国殉节,夸其“饶有烈丈夫概”(清人黄廷鉴《琳琅秘室丛书》)。而《青泥莲花记》又有另一说法:“靖康之乱,师师南徙,有人遇之湖湘间,衰老憔悴,无白时风态”,“从操旧业,以卖唱为生”。《大宋宣和遗事》中又说,李师师最后“为商人所得”。还有的野史中说:汴京失陷后,师师被虏北上,嫁给了一个身有病残的老军人为妻,了结一生。也有资料说汴京失陷后,李师师削发为尼。

总之,这么个传奇女子,又与亡国之君有染,她的结局,人们有多种的期望,也正因此,她最后的归宿也就众说纷纭,成为一个难以破解的谜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