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中国首个核武器研制基地

风爱自由 收藏 0 23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石发友告诉记者,轰爆场斑斑弹痕是当年实验时留下的。


5月28日,是我国著名的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王淦昌先生诞辰100周年。


48年前,王淦昌来到西部茫茫高原,与其他杰出的科学家一起,隐姓埋名17年研制原子弹和氢弹,为我国“两弹一星”事业奉献了所有的青春和风华。


4月28日,王淦昌长年工作的地方、被称为“原子城”的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原国营221厂地下指挥所正式解密对外开放。


从1958年开始,先后有1.5万多名共产党人隐姓埋名来到青海“金银滩”建设221厂。在此后不到10年的时间内,这里研制并生产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第一颗氢弹。“金银滩”这片草场从此蒙上了浓重的政治、历史色彩而愈发显得神秘。


日前,广州日报记者在青海、北京、广东三地采访,在现代办公楼和核实验废墟中撩去这块土地的神秘面纱,并揭开王淦昌等两弹元勋工作、科研的历史痕迹。


王洛宾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的美妙音符,让青海湖北岸一块海拔3210米的美丽草场成为了人们神往的浪漫之地。人们开始记住了“金银滩”这个美丽的地方。


但是,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一部名叫《金银滩》的电影悄悄地被禁放,“金银滩”也在地图上神秘地消失了。此后,这里成为了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


金银滩


从地图上消失成为禁区


如今,国营221厂成了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取名为西海镇。54岁的海北州同宝牧场副场长石发友也成了西海镇的居民,这是他半个多世纪以来第二次改变户籍和身份。


很早的时候,石发友的父辈就是“金银滩”的牧民。但上世纪50年代中央作出一个重大决定影响了这个草原小人物的一生的命运。1958年,中国决定研制核武器,而研制生产基地正好选择在“金银滩”这片草场。


此后,世世代代生活在金银滩草原上的1715户牧民也随之迁出,石发友一家就是外迁的牧民家庭之一。从此,“金银滩”周围1170平方公里的草场变成了一个神秘的禁区,岗哨密布,戒备森严。


“当时我只有5岁,从来没看过汽车,但一下子看到那么多军车,觉得很好奇。”幼小的石发友并不知道居家外迁的原因,他只晓得以后这里将成为禁区。


此后, “金银滩”屡改其名,一开始叫“国营综合机械厂”;上世纪70年代初期改叫“兰字839部队”,隶属国防科工委员;上世纪70年代中期才改为221厂。另外,为了保密的需要,国务院批准了青海矿区办事处,对外叫青海矿区。当时,矿区级别很高,跟省会城市西宁平级,公检法司一应俱全。


千里牧场


供应核221厂,掩护核基地


令石发友的父辈们意外的是,外迁4年后他们又回到自己熟悉的草场。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基地粮食供应短缺。于是,基地发扬南泥湾精神,自办矿区牧场自给自足。另外,石发友说,自办牧场也是为了掩护核基地。


就这样,1962年12月,石发友一家又迁回了“金银滩”。这一年,石发友只有10岁,他笑称自己是“穿着开裆裤回‘金银滩’的”。


这一年,石发友第一次改变了户籍和身份,他们一家由牧民变为了矿区居民,虽然工作还是放牧,但也算是“吃商品粮的”,他家每个月都是靠矿区发的粮票和布票生活。


这时,经过几年的建设,221基地已初具规模。但石发友还是不知道基地是干什么的,只知道保密很严很严,部队特别多,炮兵、防空兵、警卫团都有,“晚上探照灯很亮,很远就能看到”。


基地纪律教育,对牧民也不例外,刚到的时候,牧民每个人都会发十条保密条例。石发友如今仍对当年的保密条款倒背如流:“不知道的别问,知道的也别说。毛主席不也说过吗,‘保密工作十分重要,九分九也不行,非十分不可’”


说起保密,石发友还告诉记者,221厂四周分布有6哨位,把整个221厂都包围起来了,“没证件,一只鸟也飞不过去”。其中6号哨进出的人最多,所以也最严,30多年一万多个日日夜夜一直没断过岗。外人要进入221厂,必须先在西宁办好证件。


石发友说,牧民只管放羊,一分厂、二分厂等核心机密区他们从来不去,当然也进去不了。1964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以后不久,国务院、中央军委派了歌舞团来基地慰问,他才知道核武器爆炸的事情,“但不知道那家伙就是在我们这里生产出来的。”


现在,矿区牧场改名为同宝牧场,面积436平方公里,环抱着整个“原子城”,与当年那些核武器实验区紧密相连。


进入原子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耸的纪念碑。碑的正面是张爱萍将军题写的“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背面是600字的碑文。碑高16.15米,象征1964年10月16日15时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的时刻;碑顶镶嵌着和第一颗原子弹形状大小相同的不锈钢圆球,象征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碑的左右两侧分别是原子弹和氢弹爆炸时的蘑菇云浮雕。这座纪念碑是1992年核基地的主人们在撤离前留下的,是那段轰轰烈烈岁月的历史见证和永久纪念。


在石发友看来,牧工也为基地建设做过贡献的。他告诉记者,在被称为六分厂的爆轰试验场,曾经用牧场的羊做过实验,当时,工程师根据角度不同、距离近远(50米、100米、500米、1000米)来观察爆轰对羊的损害程度。当时还叫了一位兽医参加实验。这位名叫黄全云的兽医现在青海省兽医站工作。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爆轰试验场呈堡垒形,面对爆轰方向有2厘米厚的钢板,钢板上留有多个观测孔。如今,钢板已锈迹斑斑,但密密麻麻的弹痕仍让人能体会到当年实验的惊险与震撼。


亚洲第一坑


深埋核工厂全部核废料


离爆轰试验场不远的是被称为“亚洲第一坑”的放射原料深埋地。说起核废料,221局西宁留守处的王钦顺记忆深刻。王钦顺在221场长大,并亲自开火车运过“产品”(原子弹)。“小的时候,大人都会告诉我们,爆轰实验场别去,太脏,我那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脏,大了点,才知道是剂量污染(放射污染)。”王钦顺说。


据了解,“亚洲第一坑”埋着全厂的核废料,221厂撤离的时候,二分厂的墙皮都统统被刮下来了,埋在“亚洲第一坑”,而掩盖用的土是根据国家环保部门的要求,是从湟源县拉来的。


王钦顺还告诉记者,几十年来,221厂发生核污染的事件并不多,只是有一次一个小孩从实验室偷出一块“黄饼”,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带回家了,后来证实是铀原料。


不过,现在的“原子城”是个安全、漂亮、卫生的城市,海北州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李成君告诉记者,在221厂正式移交给海北州前,国家环保总局曾检测过好多次,证实没有任何污染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