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兄弟生异

妙心幻玉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吉福马虽然已热血沸腾,但还未到是非不分的地步。东方印德目前没有子嗣,但保不准将来会有,那么,自己如果跟了他,岂不是白忙一场? 东方印德似乎早料到吉福马会作此设想,便道:“话已至此,本王对你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你或许对本王一直没有子嗣感到奇怪,实话告诉你,本王年轻时为练‘狮子吼’,竟答应师父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吉福马虽然已热血沸腾,但还未到是非不分的地步。东方印德目前没有子嗣,但保不准将来会有,那么,自己如果跟了他,岂不是白忙一场?

东方印德似乎早料到吉福马会作此设想,便道:“话已至此,本王对你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你或许对本王一直没有子嗣感到奇怪,实话告诉你,本王年轻时为练‘狮子吼’,竟答应师父绝后的要求。在武林四种绝技中,只有‘狮子吼’有这种要求,但又最为霸道。本王为了自己能够称霸天下,最终选择了这种功夫。一个人要成大事,必须要做出牺牲。”

要是在以前,吉福马按第五第醉的逻辑来看这件事,一定会认为东方印德蠢不可及;可今晚被东方印德一番“教导”后,竟对他肃然起敬。

他的双眸此时透出的是种敬仰的神情。

东方印德眼看时机已到,便趁热打铁:“你要趁第五长醉刚接过乞丐门之机,控制住乞丐门,让所有门徒都听你的。”

吉福马喃喃地道:“他们怎么才能听我的?”

东方印德笑道:“本王给你提供大量财物,叫花子们都目光短浅,物质享受就是他们的最高理想,你要牢牢控制住长老们,他们现在毕竟还没有对第五长醉死心塌地。”

他拿起令牌塞进吉福马手里,接着道:“有十万大军和三百死士护着你,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吉福马看着手里的令牌,那只手竟有些微微颤抖。

东方印德道:“驭鸟经在九龙人手里,你要劝说第五长醉陪着隐玉一起去,把乞丐门交给你管理。”

吉福马攥紧拳头,第五长醉已经将乞丐门交给他管理了,他感到心里一阵刺痛。良久他回过神来,道:“驭鸟经在九龙人手里?”

东方印德微微一笑,道:“这是我们除掉第五长醉最好的机会,为父会帮你处理好一切。”

吉福马还没答应当他的干儿子,但他却已经以父亲自居了。


第五长醉斜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两条长腿架在另一把椅子上。

隐玉轻手轻脚地从他面前走过,来到院子里,深深地吸了口气。昨晚她睡得很好,一个梦都没做。

东边的天空布满鲜红的朝霞,清新的空气里暗浮花香。

长羽从枝叶繁茂的木槿花丛中飞到她面前,欢快地鸣叫着。

隐玉笑道:“长羽,打听出九龙人住在哪里了吗?”

长羽鸣叫道:“他就在附近,你要去找他吗?”

隐玉回头看了看第五长醉,却发现他正睁着眼睛凝视着自己。

她温柔地一笑,道:“早!”

第五长醉走到她面前,笑道:“早。”

隐玉道:“我想去找九龙人,跟他说让你陪着我去神秀山。”

第五长醉深深地吸了口略带凉意的空气,道:“他会同意吗?”

“去问才知道,他若不答应,我就不去了。”

“好,我们去问问他,你若自己去,我还真不放心。”

隐玉跑回屋子找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下几个字,随后卷成小卷绑在长羽的腿上,道:“长羽,一定要送到九龙人手里才行。”

长羽鸣叫道:“明白了。”它张开翅膀飞向天空。

隐玉道:“我师父呢?他好像没在。”

第五长醉道:“天没亮他就走了。”

隐玉道:“去哪了?”

“他没告诉我。”第五长醉又深深地吸了口气,“福马一夜没回来。”

隐玉道:“珊瑚到底跟他说什么?用这么长时间。”

第五长醉忽然苦笑了一下,在他心里,他隐隐感到将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但他却不想让隐玉担心,便笑道:“但愿珊瑚没有对福马又哭又闹。”

就在这时,院外传来脚步声,他们同时扭头看过去。

只见吉福马满脸疲惫地走进来,他身后跟着绿罗。

第五长醉笑道:“福马,绿罗,早啊!”

吉福马虽然面色疲惫,但一双眸子却闪着奇亮的光彩,当他与第五长醉四目相对时,那奇亮的光彩瞬间黯淡下来。他躲闪着他的目光,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最后他扭过身看着绿罗道:“绿罗,你先去歇息吧。”

绿罗点点头,她经过第五长醉和隐玉身边时,轻声道:“第五公子,隐玉姑娘,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

第五长醉笑道:“不要说这种话,若是不嫌弃就留在乞丐门吧。”

“谢谢。”绿罗垂着头。

隐玉道:“我带你去梳洗,一会儿吃早饭。”她拉起绿罗的手走进东厢房。

院子里只剩下第五长醉和吉福马。

突然之间,整个院子里的气氛变了,仿佛有团强大的气体在包围着他们。

第五长醉漆黑的眸子直视着吉福马,他的眼神明亮清澈,仿佛能洞察世上所以最细微的事物,包括人心里隐藏得最深的情感变化。

吉福马想迎着他的目光,但却总是不自觉地垂下眼帘,他轻咳一声,抬起手轻抚缠在腰间的清剑上。

第五长醉忽然笑了笑,道:“珊瑚没有对你百般折磨吧?”他走到石桌边坐在椅子上。

吉福马也跟着笑了笑,似乎暗中舒了口气,道:“没有。”他也走到桌边坐下,将手臂放在石桌上,半握成拳头,另一只手攥成拳放在膝盖上。

他略微低着头,也许第五长醉根本没有察觉到是东方印德找他,刚才那一丝异样的气氛,也许是因为自己不喜欢他的妹妹,伤了他妹妹的心,抑或是他感觉到自己也喜欢隐玉。

他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第五长醉笑道:“珊瑚和绿罗,你准备怎么办?”

吉福马苦笑道:“能怎么办?这种事又不能勉强,况且我的心思也没在这上头。”

第五长醉叹了口气,道:“她们俩若能和平相处就好了。”

吉福马抬眼看着他道:“她们俩?不可能,珊瑚会把绿罗欺负死。”

第五长醉苦笑着叹气道:“一山难容二虎。”

吉福马的眼中透出种很奇怪的神情,沉默了一会儿,他忽然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布包放在桌子上,道:“这是乞丐门的令牌和小册子,还给你。”

第五长醉没有半点吃惊,眸子里却掠过一丝欣慰之色,他淡淡地道:“不愿意操练乞丐门?”

吉福马道:“听珊瑚说驭鸟经在九龙人手里,他是不会让你去的,你是门主,令牌当然得要还给你。”

第五长醉拿起小布包沉思了一会儿,刚要开口,突见隐玉站在门口喊他道:“长醉,我感应到长羽在跟我说话。”

第五长醉笑道:“它说什么?”

隐玉道:“它说九龙人在镇外,纸条已经交给他了,问现在去不去?”

第五长醉看了看吉福马,道:“我和隐玉现在去找九龙人。”

吉福马轻轻嗯了一声,道:“小心点。”

第五长醉冲他笑了笑,随后站起身对隐玉道:“我们现在就走吧。”

这时,一个叫花子出现在厨房门口,高声道:“门主,早饭做好了,吃完再去吧。”

第五长醉道:“小四你过来。”

那个叫小四的叫花子走过来,道:“门主有何吩咐?”

第五长醉道:“我不在的时候,一切都听吉公子的,记住了吗?”

小四看了看吉福马道:“记住了。”他面带微笑地冲吉福马微微一鞠躬,“吉公子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