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 第六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25)

zzfu2008 收藏 3 6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郑守义大喜,遂令人设宴款待彭守清、陈有瑞弟兄两人。

刘阶民在一旁一直一言未插,不一会,就暗暗地把四个精明强干的弟兄叫到了一边,一一作了安排。

郑守义和李二爬子、刘阶民人等正陪彭守清和陈有瑞弟兄饮酒,觥筹交错,那酒鬼气喘吁吁跑到徐家堌墩,就把郑守义和李二爬子、刘阶民叫出来,道出了彭、陈两人的来意。

郑守义大惊失色。

刘阶民一挥手:“把彭守清和陈有瑞给我拿下!”

彭守清、陈有瑞和人饮得正酣,糊里糊涂就被人拿下了。

彭守清见郑守义和李二爬子、刘阶民进了屋,就道:“郑司令,你这是演的哪出戏?”

郑守义疾首蹙额:“我险些上了你两位狗东西的当。”

彭守清装腔作势地道:“上我们什么当?”

李二爬子啐了一口吐沫道:“是谁派你俩来的?”

彭守清见被人点破,就低下了头,只好说是吴迅祥。

李二爬子凶神恶煞:“把这两个狗日的给我拉出去砍了。”

彭守清和陈有瑞虽爷爷长爷爷短的求饶,还是被人砍了头。

当天晚上,郑守义回到家里就把白天徐家堌墩发生的事告诉了玉芝。

玉芝大惊失色,道:“好险啊!”

郑守义叹了口气道:“这个吴迅祥……”

玉芝睁大眼睛,道:“吴迅祥?”

“就是以前收编我们的吴参谋长。”

“他咋了?”

“就是他派来的杀手。”

“为什么?”

“还不是我把弟兄们带回来不跟冯子固干了。前段时间他曾约我到鹿湾的望湖饭庄喝酒,其目的也是要杀我,幸亏被我们识破。我怕你担惊受怕的就没告诉你。”

过了一会子,玉芝沉着脸自言自语道:“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郑守义有些愕然,道:“你这是念的啥经?”

“他一定知道了咱俩的关系。”

“我在他家喝酒时,他问过你的姓名,我告诉他了。你认识他?”

“从前我就是和他订婚的。”

“噢!原来是这样。我说当他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后咋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呢。”

“他这人咋能这样,自己做错了事咋能怪罪别人?”

“看样子他心里还有你。”

“有我就更不该杀你了。”

郑守义心里想,吴迅祥要是知道自己和小芳的关系,不知又该怎样下毒手呢。

玉芝心事重重,道:“今后你可要多留小心。”

“你现在应该劝我把他杀了,了却这块心病。”郑守义笑道。

玉芝摇了摇头,道:“虽然他做错事,可我也没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啊!”

这一夜,郑守义彻底失眠了。想到小芳从郝寨来徐家堌墩报信,跑了这么远的路,既感激又内疚,眼睛不禁潮湿起来。他现在很想替小芳做点什么,可又无从下手,再想想也只能在石头那多尽些心了,更何况石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呢。想起石头的身世,泪水夺眶而出。

次日,彭守清和陈有瑞的人头挂在了郝寨的寨门上。

吴迅祥闻讯后大骇,心想,经过自己精心策划的计谋咋就又被郑守义识破了?过去,郑守义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介村夫而已,现在看来是自己小看郑守义了。但他坚信,他吴迅祥的智谋绝对不在郑守义之下,终有一天,他会置郑守义死地而后快的。

夺妻之恨刻骨铭心,没齿不忘。

吴迅祥去见冯子固,道:“冯叔,小侄不才又没有把事情办好……”

“不是你不才,是郑守义太狡猾了。”

“冯叔,我想带一干人马去踏平徐家堌墩,取郑守义的首级来,以雪彭、陈之耻。”

“郑守义已成惊弓之鸟,会有防备的,不如过段时间另图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吴迅祥俯首称是。

正当吴迅祥刀不见血刃誓不罢休的时候,却不知自己将要大祸临头。

道不合,不相为谋,吴迅祥的行为早触怒了李二爬子。

李二爬子心里清楚,吴迅祥设“鸿门宴”想杀他们未果,紧跟着派来了杀手,看来,吴迅祥想杀他们的心是铁了。俗语,明枪好躲,暗箭难防!万一哪天被吴迅祥钻了空子,后悔岂不晚了?与其被动设防,不如先下手把吴迅祥杀了,彻底根除隐患。

杀了吴迅祥!李二爬子拿定了主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