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 第六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24)

zzfu2008 收藏 1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吴迅祥问小芳一惊一乍的为哪般,小芳这才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忙扯个谎,蒙混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小芳给吴迅祥说要去孙围子看看,吴迅祥说现在兵荒马乱的你瞎跑什么,要不要我派两个人护送你去,小芳笑道我身上的家伙也不是玩具,怕什么?说完,就出了大门。 小芳并没有去孙围子,而是去了徐家堌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吴迅祥问小芳一惊一乍的为哪般,小芳这才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忙扯个谎,蒙混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小芳给吴迅祥说要去孙围子看看,吴迅祥说现在兵荒马乱的你瞎跑什么,要不要我派两个人护送你去,小芳笑道我身上的家伙也不是玩具,怕什么?说完,就出了大门。

小芳并没有去孙围子,而是去了徐家堌墩。

一路上,小芳顶烈日,汗流浃背,累了也不敢歇息一会,惟恐落在了那两个杀手的后面使郑守义的生命受到威协。

可到了湖边,没人高的芦苇棵子沸沸扬扬,阡陌交错,小芳咋也不记得去徐家堌墩的路了,折腾到太阳偏西,才算问到去徐家堌墩的路线。

刚拐进一条小道不远,蓦地,有两个持枪的汉子挡住了小芳的去路,“谁?干什么去?”

飘来荡去的芦苇荡刷刷作响,早令小芳头皮发麻、魂魄出窍了,忽地见到这阵势,差点儿吓趴下。

“噢!原来是你,可让我抓住你了。”

小芳一看说话的是那酒鬼,这才放宽心。

“大叔,是您老,把我吓了一跳。”

“吓了你一跳?你可差点儿要了我的命!”

“大叔,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这不咱爷俩又见面了。”

“托你的福呢?”

“大叔……”

“咋又回来了,是不是想俺二爷了?”

小芳的脸刷得红了,“大叔,我不是来找他的……”

“别装蒜了,走!见二爷去,我也算是将功赎罪了。”

“大叔,我是来给郑守义报信的。”

“来给郑司令报信的?”

“郑守义在徐家堌墩吗?”

“在!正陪人喝酒呢。”

“在陪谁喝酒?”

“有两个冯子固的人,投奔郑司令抗日来了。”

小芳心想,紧赶快赶还是落在了人家的后面,连忙道:“那两个人不是投奔你们郑司令抗日来的,是杀手。”

“什么?是杀手?”

“对!是杀手。我大老远的就是来告诉你们郑司令的。”

两个汉子都被惊得“啊”了一声。

小芳道:“你们还傻站在这干什么?还不敢快回去报信?”

两个汉子撒腿跑走了。

小芳往回走的时候,才感到自己又渴、又饿、又累、又乏,一丁点的力气也没有了。想想今天的举动,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这人哪……小芳感慨万千。

被吴迅祥派去杀郑守义的两个人,一个叫陈有瑞,另一个叫彭守清。陈有瑞三十出头,有武功,三二个人不是他的敌手。彭守清二十七八岁,枪法很准,能百步穿杨,是这次暗杀活动的小组长。两人于半晌午时分到达了徐家堌墩。

两人见到郑守义施了礼,彭守清道:“我们俩为了抗日救国才一块出来当兵的。张大楼一战我们俩也参加了,本来这场战役是可以大获全胜的,可冯子固命令踪伍环临阵脱逃,才使这场战役没有获得根本性的胜利,听说八路军因此伤了不少人。国家民族正处生死存亡的关头冯子固却抗日不坚决,跟这样的人干,既不可能有什么好出路,祖宗脸上也无光。我们俩正考虑着离开冯子固后跟谁干去,就听说你带原班人马又回徐家堌墩了,这让我们俩非常高兴。早就听说你是抗日英雄,我们俩感到只有跟你这样的人干,才能抗日救国,才会有出路,所以,我们俩就偷跑出来,直奔徐家堌墩弃暗投明来了,愿在郑司令帐前听令,虽肝脑涂地,在所不辞,敬请郑司令收下我们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