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 第六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22)

zzfu2008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李二爬子捋了捋袖子道:“咱们在这跟后娘养的样,还要受大老黑的气,我早就想溜了。回到咱们徐家堌墩,想什么时候打鬼子了,就‘啪啪’来几枪,闲暇之余,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那小日子才叫美呢!”

刘阶民慢吞吞地道:“张大楼一仗,他冯子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李二爬子大咧咧地道:“管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反正咱们不跟他干了!”

刘阶民反问道:“咱们不跟他冯子固干了,哪天溜了也不是什么难事,可他冯子固会对咱们善罢甘休吗?”

李二爬子不以为然地道:“咱们不跟他冯子固干了,他还能攻打咱们不成?我看他冯子固不会打这不义之仗的,他冯子固是抗日力量,咱们也是啊!再说了,他冯子固能不考虑森协和王善人的教训?”

郑守义见刘阶民不语了就道:“卖豆腐点了河滩地,汤里来,水里去。那就这样定了!”稍一停又道:“这样一来,咱们可就有点对不起胡团长和吴参谋长了……”

真要离开郝寨了,郑守义却又有点恋恋不舍,再见小芳可就更不容易了。虽然前一段时间见小芳也不容易,可毕竟在一个不大的圈子里,三五天也能见一面。或远远地看一眼,或面对面说上几句话。郑守义就想和小芳见一面后再走。

在菜市场,郑守义见到了小芳,就把要离开郝寨的原因给讲了小芳。小芳听了冯子固的行为很生气,对郑守义要离开郝寨很是赞同。但是,却要郑守义今后在打仗时多几个心眼子,好歹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别不把命不当回事,要多宝重。郑守义也要小芳多保重。

分手时郑守义流着泪掏出二十块大洋,要小芳送到孙围子去,小芳含泪接了过来。

在一个夜晚,趁着浓浓的夜色,郑守义带着弟兄们回徐家堌墩了。

冯子固正得意扬扬地要吴迅祥写一份呈文,把张大楼战役的实际情况上报给董铎,忽听郑守义把队伍拉走,勃然大怒,大骂道:“郑守义,你他娘的真不识抬举不识时务不是东西,老子和你没完!”

吴迅祥咬牙切齿地道:“冯司令,留着郑守义也是块心病,不如大兵压境,把徐家堌墩荡平。”

冯子固沉思了半天道:“现在郑守义能不防范?再者说了,那徐家堌墩深藏在微山湖里,郑守义那帮狗杂碎在那可是如鱼得水,能是容易剪灭的?森协和王善人不是被他们咬了一口嘛!这事只能智取。我看这段时间你和郑守义的关系不错,这事就交给你来办吧。”

吴迅祥领命,马上写了一封书信,叫人送到了徐家堌墩。


郑连长:

见字如面!

张大楼一战,未能把日部全歼,甚是遗憾,此乃冯氏之罪也。仁兄以抗日为重,把队伍拉走,此乃义举,令愚弟甚是钦佩。现如今,愚弟身在曹营心在汉,有心随你们而去,共谋抗日救国之大业。今定农历二十六日晚在沛城南鹿湾望湖饭庄一聚,敬请仁兄光临。

礼!

安祺!

愚弟:吴迅祥

农历十八日


郑守义看后道:“也真难为迅祥弟了。”

刘阶民看后却道:“我敢说吴迅祥没安好心。”

“何以见得?”郑守义被泼了一头雾水,问道。

“吴迅祥可是冯子固的心腹之人,正春风得意,凭什么屈尊跟咱们干?我看里面有文章。”

“能有什么文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