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503重装甲营战史(1)战斗在库尔克斯

zardgirl 收藏 5 1004

是休整,更是备战


在经过43年年初斯大林格勒和乌克兰一带的激战之后,已经精疲力竭的503营在马里波乌尔度过了近两个月相对“悠闲”的时光,4月14日部队又通过铁路转移到该城7公里以外的博戈杜霍夫(Bogoduchow)。并在一个名叫西蒙约夫贾亚(Semenjofjar)的小镇安营扎寨,同时还接收了从后方调运过来的新造好的虎式坦克。许多官兵还借着空闲时间在营地里玩起了足球,可好景不长,几天后,部队又奉命起拔,沿着从哈尔科夫到别尔哥罗德的公路行军,并抵达了距离别尔哥罗德后方30公里的地区,以准备应付那个地区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在那里,营里对受损或有机械故障的老虎进行了充分的维护,并且又有不断一批新来补充的虎式坦克抵达(4月11日在马里波乌尔有10辆、下旬在博戈杜霍夫有14辆),而大量的伤员也在这段时间里回到了前线,部队的状况每况愈佳。其所属的3个连也交出了之前临时为凑数而编入的三号坦克,全额补入了这24辆虎式坦克,这使得每个连都有14辆虎式坦克(每个排3辆,连部2辆),外加营部3辆,共45辆。此时,实力强大的503营除了3个满编虎式坦克连之外,还有相当数量的辅助车辆。


1943年的5月初,计划中的对库尔斯克发起的攻势(又称堡垒作战计划)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希特勒为等待被他寄予厚望的新式坦克而推迟了原定的进攻时间,5月10日,503营转移到哈尔科夫,部队进行了高强度的训练,特别是潜渡训练和炮手的针对性训练。为此,所有部队都以排为单位在顿涅茨河一带进行了反复的训练。之后的战事证明,这一训练是非常有远见的。在那里,营里的侦查兵已经奉命前往苏军后方摸清了对方在这一战线的火力点、反坦克炮的位置以及机动部队的情况,做到了知己知彼。


到6月初,双方都加紧为即将开始的库尔斯克会战做准备。503营当然也没闲着,部队协同有“魔鬼之师”之称的国防军第7装甲师在哈尔科夫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操练。而此后在6月27日,部队又在前来视察的南方集团军群司令冯·曼斯坦因和一批受希特勒指令前来东线观摩的高级将领面前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演练,部队在演习中表现出的极高的军事素养获得了将军们的交口称赞。大约就在此时,陪伴全营官兵多时的营长赫海瑟尔中尉由于表现突出奉命前往位于帕德尔伯恩的坦克兵训练营地担任虎式坦克训练的教官,H.G.卡根内克上尉成了营里的新任指挥官。


在即将开始的“城堡”行动中,503重型坦克营奉命接受第三装甲军。这个军有第6,第19和第7三个装甲师组成。尽管在编制上仍受营部领导,但为了战斗需要,503重装营不得不在战前以连为单位分散到这三个师中。尽管营里很多人对这一安排持有不同的意见,这三个装甲师的师长还是一致认为凭借着虎式坦克强大的火力和坚固无比的装甲,如果以它们作为箭头部队就能轻而易举地突破敌人强大的防线,毕竟虎式坦克的战斗力不是那些装甲贫弱的三号和四号坦克能比的。



结果,第一连奉命去加强第6装甲师,而第2,3连分别调拨到了第19和第7装甲师。其中,第三连接受了第25装甲团的领导,团长舒尔茨,一位钻石骑士十字勋章的获得者。而在这次规模宏大的战役中,第三连的表现也没有辜负他们“传奇连队”的美誉,是全营三个连中作战最为抢眼的一个。


战斗还未打响,作为每个师先头部队的虎式坦克连便奉命开赴北顿涅茨河的河岸边,并奉命对河对岸进行隐蔽性侦查,以寻找能够让虎式坦克成功渡过的浅滩,入夜,各连又先后派出了由战斗工程人员和掷弹兵组成的侦查人员前往河对岸进行侦查,第一连和第二连很快便找到了渡口,而第三连所有突破的战线上的河床太过陡峭而不得不让工兵预先进行爆破以便坦克登岸,因此,该连的抢滩方案便成了先让掷弹兵渡过抢占桥头堡,工兵完成爆破并架桥之后坦克再过河,而在此期间河对岸的火力支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在7月4日晚,三个连全部进入了战斗位置,负责掩护的迫击炮部队也占据了河西岸具有良好的观察视野的炮位,而每个连队时不时派出一些侦查兵力过河进行试探性经,以摸清河对岸苏军防御的火力点,全营的每个战士都明白,他们即将参加的是一场永载入史册的伟大战役,甚至可能决定整个帝国以及他们个人的命运。每个人的内心都被既兴奋又恐惧的错杂心情占据着。


【503营战斗报告,部队于4月前后共接受了24辆新到的虎式坦克,总数达到满编45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