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的日子--当指导员二三事

永远做中国军人 收藏 19 22289
导读:1979年3月对越自卫还击战结束,我们回到营房。当时部队主要工作就是对作战中牺牲的干部战士家属进行慰问、研究进院校学习的人员名单。当时要求参战部队要有2万名骨干入学,所以各连都在忙确定人员,同时,一些伤残干部、战士也面临着转业、复员,一句话,以处理战后事宜为主,同时完成部队日常工作。在这期间,也发生几件事,至今记忆尤新。 一、一排长的生活补助 我们连五个排级干部,有三个都是1968年入伍的老排长了。其中一排长脾气最大,连长、指导员和他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我当时是副指导员,平时和他关系还不错。一天吃完早饭

1979年3月对越自卫还击战结束,我们回到营房。当时部队主要工作就是对作战中牺牲的干部战士家属进行慰问、研究进院校学习的人员名单。当时要求参战部队要有2万名骨干入学,所以各连都在忙确定人员,同时,一些伤残干部、战士也面临着转业、复员,一句话,以处理战后事宜为主,同时完成部队日常工作。在这期间,也发生几件事,至今记忆尤新。

一、一排长的生活补助

我们连五个排级干部,有三个都是1968年入伍的老排长了。其中一排长脾气最大,连长、指导员和他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我当时是副指导员,平时和他关系还不错。一天吃完早饭,他拉着我说“马上要讨论干部生活补助了,你要想法给我”。我说“问题不大吧”。因为当时在连队干部中,他是结婚的人,有家。通常连队干部申请生活补助,都是优先给有家的干部,单身干部基本没有。

当时指导员休假了,所以这个事是我负责。我去营里开会时,营长明确讲:“你们连的XXX不能给啊,有人到团里反映,他在买沙发”。现在的人可能不知道,除了过去干部配发的沙发是很正规的沙发外,70年代末,人们自己做的或买的沙发都是很简易的。买点弹簧一绷,外面弄块布一包,两个扶手是木头的。更有甚者,把靠背、座垫里面填上稻草,也还有发现座垫下填了只小死猪的。这都是那个年代发生的事。坐一段时间后,稻草一碎,靠背就瘪了,座垫也塌下去了。所以中国人做假也有年头了。那时一个沙发不过几十元钱。我们一排长是花了80元买了一对简易沙发。可是不论怎么样,人家反映是买了“沙发”啊。

周六上午要开支委会研究救济的事。我开会前找到一排长,“你这次就算了吧,估计报你也批不了”。“为什么”?他很生气。我说“你也别问为什么,反正评你也批不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把名额给别人。如果上面能批,我肯定报你,但现在是根本不可能批”,我还是耐心的解释。“那我不管,你报我,谁不批我找谁”。这怎么可能呢?我是副指导员,上交矛盾,那上级要你在这干什么呢?作为一个干部,不可能这样处理问题的。我还是耐心解释。他不听,我也不着急,我不说开会就开不了。我慢慢等。几分钟后,他说“那大家评嘛”。我说“那好吧”。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做大家的思想工作,根本不会有人同意给他救济。果然,会人没有一个人提他。从中午开始,这小子就不理我了。我也不着急,心想“我给你三天时间,可以闹点情绪。三天一过还这样,看我收拾你”。到第二天晚上,他开始对我态度好转了。我一看,他也想通了,就算了吧。处理干部的思想问题,要允许别人有个理解的过程,只要情况允许,就不要着急。

二、卫生员上学

按照我们部队的习惯,连队行动时,号兵跟连长,文书跟指导员,通讯员跟副连长,卫生员跟副指导员。在越南作战时,这个卫生员一直跟着我,可以说对我照顾的很周到。在越南时,我就一支手枪,其他什么也没有。出境后还有个挎包、水壶,后来嫌重都扔了。干粮、水,都是卫生员给我背着的。我其实对他也很好。打仗时我都经常盯着他,怕他有什么意外。回营房后,打仗时的上士去步兵排了,连队让他代理上士,负责采买。二个月后,连长要提一个司务长,当时有两个人选,一个是打仗时的上士,一个是他。当时支委会意见相当,全看我的意见了(当时我在连队说话还比较算话,连长负伤没回来,指导员基本听我的)。综合考虑后,还是建议提上士,因为卫生员虚荣心太强,这点别人也有反映,认为他老是跟着我,希望我能帮他提干。坦率的说,他对我的照顾,没二话可说,但说到这人的虚伪,还是比较明显的。所以我当时的意见是提上士为司务长。考虑到人不能一棍子打死,所以建议让卫生员去上军校,如果他确实表现好,改正了毛病,还是有机会的。就这样,否决了他提干的事,但确定让他去信阳步校学习。。

在这次会议之前,他代理上士工作,有一天,我跟他说上街带点黄瓜回来。下课后,他把洗脚水端来,我边洗脚边问“黄瓜呢”?他说“在床下,已经洗过了”。我拿出来就吃,并问“多少钱”?他说“咳,什么钱不钱的”。我没吭声。第二天,我找到上士,把钱给他,让他记了帐,并告诉他别说这事。卫生员到了信阳步校后,给队部的战士来信,把我骂的一塌糊涂,说他对我照顾那么好,我不够意思。说我既然这么正派,为什么吃连队黄瓜不给钱-----。我也就一笑而之。因为这早在我预料之中。


其实,人与人之间交往,讲的就是坦诚。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要搞小动作,不要好的时候什么原则都没有,一不好了,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后来,听说这个卫生员在信阳步校偷人手表,也被处理了。事后证明,不提他是对的。

三、偷东西的战士

作战回来后,一批战士要复员。有一天,三排长晚上查铺,发现连队仓库门上面的小窗户是开的。就等着,不一会,一个人从上面爬出来。他抓着他一看,原来是一排一个战士,已经确定他复员了,他想在走之前偷别人的小包(那时候,每人多余的东西,都捆成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包,全连统一放在仓库里)。第二天一大早,三排长先告诉副连长了,副连长去把这个兵当着全排的面大骂了一顿。这下不好了,这个兵跳着要找副连长拼命,要自杀。我安排了两个战士看着他,上课也不让他去了,就等着复员走人了。这时离战士复员离队还有一周时间。

他白天坐在床铺旁在写东西,我们那时是学苏联盖的营房,一个排一间大屋子,他写着写着,站起来就出门上厕所去了。一个战士跟着,另一个把写的东西拿给我看。我一看,只有一个简短的开头,标题是“遗书”。战士问我怎么办?我说死不了,这种人故意让别人看,不会死的,但要细心点,看紧点,防止万一。

白天,这个兵就到处找副连长,吓得别连长跑到别的营他老乡那。很晚,部队都熄灯了,副连长回来了。我和他睡一屋,两个单人床在屋两侧,中间是两张简易桌。床头柜在脚那一头的床边。我听到他开抽屉的声音,接着就是压子弹的声音。他早上出操嫌背枪累,就把手枪放在床头柜里(我是都背着的),只背个枪套出操。他压好子弹后,一掀枕头,把枪入在枕头下。我说“你把枪口朝那边啊,别到时他没死,你一走火把我打死了”。因为我们俩头都冲一边,床是一样高,如果那枪走火,没准真把我打死了。老兵走的那一天,他也不敢去送,只是和几个老兵打打招呼,就又不见了。老兵走后(包括那个兵),他又恢复正常了。

其实那个兵没找我闹,主要是我觉得反正他要走了,不用太过分批评他,慢慢讲点道理,同时开导开导就行了。人一时有私心做错事也是难免的,不给处分,不声张,好好教育一下让他回家就是了。

四、胖女人原来是孕妇

在越南作战期间,我们临时补充过一批兵,这些兵都是1973年入伍的广西兵,从部队复员后,在1979年又临时招兵的。我们连有几个。有一个兵,在越南表现还不错,所以打仗回来后没准备让他复员,准备让他再呆一年。

有一天,他的女朋友来了。 我一看,其丑无比,其胖无比。而这个兵长得很精神的。他自己来找我,说想在部队结婚。我说不可能,部队没有这先例。确实,我们部队从来没有战士在部队结婚的。况且,那时战士都喜欢在家结婚,父母亲也愿意在家乡操办喜事。可他说,女朋友来就是准备结婚的,不结回去不好说。我说那也不行。但当时我什么也没反应过来。或许是我也太年轻了。

有一天吃饭时,卫生员说“XXX的女朋友太丑了,那么胖,象个孕妇一样”。我当时一听,觉得或许有其他情况。我让通讯员把那个战士叫来,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呑呑吐吐的说,女朋友怀孕了,如果不结婚,回去不好说。那个年代,未婚先孕还是不太光彩的事。我一想,他补到我们这才二个多月,应该是补到部队以前发生的事,这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他找的是家乡的女朋友,也和部队没关系,也没违反规定。

于是,我到营里,找到教导员,把情况说明,建议说是不是让他休假(一般是不行的,因为他们才来两个多月)回家去结婚?教导员同意了。于是我通知那个战士,第二天休假,让他回家去结婚了。

五、那时战士送的礼

打完仗回营房后,有一天,我正睡觉,早上五点来钟时,我迷迷糊糊感觉蚊帐外有人。我问“谁”?一个战士说“副指导员,我父母来了”,我赶忙起床,一看,他拿来一大堆花生、瓜子堆在桌上,还有一摞新毛巾。那时候国内百姓生活都很穷,农村战士送东西也就是送条毛巾。我一看,我说花生瓜子留下,队部可以吃(队部是指连部,包括连队干部和战士),毛巾拿回去。他硬要留下,我说不能留。说真的,让这些家庭很困难的战士送东西,无论送什么都不能收,收了觉得脸红,觉得自己太差劲了。我一看,副连长没说话,我就说他,你还真好意思收啊?看来好不容易提个干,有人送礼啦!说的副连长不好意思收,也让战士拿回去了。

在连队,干部绝对不能收战士的东西,你一收,你在战士心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