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长日记


一天,电话那端传来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有一文工团要下到连里慰问演出。消息传开,兵们就象要过年。

那天,两台大巴车驶进营区时,兵们锣鼓擂得振天响,掌声象爆竹,口号声更是如春雷一般。连长奇怪:平时怎么没这么响啊?

代队团长说要在连队住两天,让演员体会一下边关的艰苦与寂寞。连长犯愁,这伙食怎么调剂呀?兵们却说,让演员们吃最好的,我们馒头就咸菜。连长感叹:精神食粮比猪肉炖粉条还诱人嘛?

下雪了,早饭前连长布置扫雪任务。一回头,文工团宿舍前早已干干净净,雪型如切。连长纳闷:比出早%还早啊?

连务会,连长要临时对兵约法三章,猛抬头发现几个排长都换上了平时舍不得穿的冬常服,笔挺的马裤尼洁白的衬领崭新肩章,把小伙儿们打扮得又帅又酷。连长不解:平时都是肥肥大大的作训服呀?

卫生检查,连长挨班搜索。所见之处,窗明几净,内务如玻璃平整,军装板板正正,床垫下不见了臭袜子和脏衣服,有的室内甚至还洒了香水。连长心想:以前没见过这么高的标准呀?

巡逻回来的兵得到了演员们的欢迎,每个人都握手,问寒问暖。兵们疲劳与寒冷一扫而光,代队排长更是被热情所烘托,竟然出了一头大汗。平时很麻利的四川话这时却变得结结巴巴,连长恨恨:真给我丢脸!

%课后,几个排长总是找借口往文工团那儿跑,说是每个班要成立文艺小组,每个班要培养文艺骨干,每个人都要学会唱歌云云,云云、、、连长挠头:我下过这样的命令吗?

、、、、、、、

息灯号响了,下回再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