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妻子和情妇竟成“好姐妹”



有关部门在查处那些风流贪官时,切莫忽视其后院那个“藏娇”的金屋,特别是不能将贪官的情妇都视为受害者而怜悯之,对其参与谋利的行径应作为同伙严厉查处


丈夫有了情妇,妻子大哭大闹,甚至大打出手,最后闹到妻离子散的地步。这样的事情并不新鲜。

但某些贪官的家庭并非如此——丈夫有了情妇,妻子却不声不响、不哭不闹,而且还能友好相处,俨然一个和睦的大家庭。反常吗?


广东省深圳市公路局原局长黄亦辉把年轻漂亮的刘妍调到局机关后二人成了情人关系。黄亦辉的妻子钟桂英知道后由开始的哭闹变为后来的妥协。原因是刘妍比较“善良”,没有“野心”,更重要的是二人可以相互“照应”。黄亦辉当局长7年共收钱1600余万元,用60万元给刘妍买了一套住房。刘妍对情人也忠心耿耿:把黄亦辉的1300万元巨款和许多重要资料都藏到她的商品房里,而且还专门买了个一米多高的大保险柜。从此钟、刘两个女人非常默契,竟然还成了一对“好姐妹”。黄亦辉感叹不已,称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据2006年第5期《知音》)。


浙江省交通厅原厅长赵詹奇的儿子赵广宇发现其父与年轻女子左宁颖有情人关系。他经过一番暗中调查发现,左宁颖性格比较“温顺”,并将调查结果告诉了母亲李蓉。李蓉在与儿子进行一番交流后表示,愿意与左宁颖友好相处。于是,老婆、情妇、儿子组成了稳定而默契的家庭“铁三角”——左宁颖负责交通厅的项目规划,出面拉业务,赵詹奇进行项目审批,然后左宁颖收下好处费并把钱打到赵广宇公司的账户上(据2007年第7期《恋爱婚姻家庭》)。


在一些人看来,贪官包“二奶”、养情妇只是贪恋声色犬马的生活。但这只是问题的一面,心有灵犀、言听计从则是某些贪官养情妇的另一面。比如安徽省宣城市委原副书记杨枫一共养过7个情妇,他最青睐、最重用的是那个办事牢靠的“首席情妇”邹某。因此,贪官在垂涎情妇美色的同时,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利用情妇为自己服务,这也是贪官敛财总目标的一个组成部分。贪官认为,自己和家人一起下手捞钱太明显,于是就把“二奶”、情妇这些“外人”纳入到自己的团队之中,让她们掩人耳目以聚敛更多的非法钱财。可见,贪官的夫人和情妇这一对“天敌”之所以能“化敌为友”、“化干戈为玉帛”,其实是为了一家之私。


而一些甘愿充当“二奶”、情妇者,为什么费尽心机傍大款、愿把青春赌明天?也是贪恋钱财。有的情妇如刘妍、左宁颖等人在贪官面前刚开始善良温顺、没有野心,但归根结底,其目的仍是为钱而来。上述二人哪个没有从情夫手里拿到过巨额好处?类似的情形还有很多,笔者还看过这样的案例:某贪官为情妇又买高级楼房,又买高档衣服,一掷千金,但情妇始终都在提醒自己,她费尽苦心伺候情夫真实的目的是什么,她不能有真感情,二人是各取所需走到一起来的。看,情妇说得多么直白——原来贪官和情妇是各取所需、互相利用,他们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走到一起来的。


因此,有关部门在查处那些风流贪官时,切莫忽视其后院那个“藏娇”的金屋,特别是不能将贪官的情妇都视为受害者而怜悯之,对其参与谋利的行径应作为同伙严厉查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