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七十章 雾夜抢亲(下)

辽西老戟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你给我拉倒吧!”大黑说道:“也不是耗子娶媳妇,半夜成亲!” “可请帖都撒下去了,亲戚朋友得天亮才来呀?”马金龙说完,转念一想,啪地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我听段叔的!夜长梦多,事急从权。不管他是游击队、马青李良相、还是娘家亲戚、远方朋友,不管他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打他个措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11.html


“你给我拉倒吧!”大黑说道:“也不是耗子娶媳妇,半夜成亲!”

“可请帖都撒下去了,亲戚朋友得天亮才来呀?”马金龙说完,转念一想,啪地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我听段叔的!夜长梦多,事急从权。不管他是游击队、马青李良相、还是娘家亲戚、远方朋友,不管他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打他个措手不及!生米煮成熟饭,谁再整事儿都是白搭!对!马上迎亲!”

“好!”段铁珠站了起来:“那就听我的!大黑、小红招呼人跟我走,马上抬着花轿去迎亲,老蓝张灯结彩、摆花堂,二肥张罗后厨开席。大少爷,你把昨夜里来的沈老板那些朋友请出来,屯里人就不找了。”

“对!人多嘴杂,王八多了乱爬!”大黑说道。

“好!就照段叔说得办!”马金龙来了精神。

段铁珠、大黑、小红带着迎亲的十几个打手、抬着花轿刚走到北街夹道前,就与夹道里冲出来的几个人动起手来,一声锣响,大街两旁的胡同墙角的雾气中涌出了不少拿着棍棒锄头的人。

马家大院来的打手们装备精良,人人都背着三八大盖、腰里别着盒子枪、手里拿着单刀。当下,大黑暴喝一声,舞动泼雪双刀冲进人群,逢人便砍。小红护在轿旁吹起口中吹管,射出细如牛毛的钢针。其余的打手抡起手中单刀,呼喝喊叫着扑向人群。

段铁珠清楚地知道,从老爷在世时起,从未在屯里闹过事、杀过人。现在少爷办喜事,更不能伤及人命、引起血光之灾。于是,举着盒子枪砰地向天上开了一枪,威吓着喊道:“咳!都给我听着!马爷迎亲是个喜事儿,懂事儿去药场喝酒吃肉,不要命的往前面来!”

枪声一响,人么惊慌地四散分开,段铁珠连忙催促着打手抬着花轿走进了夹道。

马青爬上临街的房顶上对侯三姑说:“三姑,乡亲们顶不住了。你看,东西两面的人站着不敢上前,夹道里良相他们也挺不了多大工夫。要是段铁珠他们再向人群里开起枪来,出了人命,咱可没法交待。你快下去,让良相他们撤吧,我去告诉小敷子他们!”

李良相带着人一撤,花轿跟着段铁珠就来到了小敷子的院门前。大黑刚一举手敲门,院门开了,小敷子爷爷举着一把铁锹冲了出来。立刻被大黑扭身一抱、夺下了铁锹,扔给了身后的打手,两个打手马上把他按在地上。

“松开、松开!”段铁珠喝道:“这是马爷的爷丈人!快扶起来!不象话,哪有这么迎亲的!”打手们一松手,小敷子爷爷便气呼呼地蹲在了墙根下。

“迎亲?迎啥亲哪?,”院门口走出一位乱发环眼的汉子,看着段铁珠说:“我看你们这是抢亲!”双手环胸,目光烁烁地看着打手们。

“嘿嘿!失敬失敬!在下段铁珠,敢问这位是……”段铁珠别起盒子枪、上前一拱手。看到来人穿着一件紧巴巴的白布褂,硬绷绷的胸脯随时都有把胸前的白褂绷开的可能,双眼如环、臂如铁柱。站在门前,像一尊雾中的金刚!

“我是小敷子二叔!”

“啊!二叔!幸会、幸会!”段铁珠拱拱手。段铁柱听说小敷子有个叫赵连璧的叔叔,住在喇嘛营子,没想到是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愣爹。

自称二叔的人说:“听说马金龙要逼婚抢亲,我和小敷子的表哥、表妹连夜赶过来了。小敷子看马金龙还算是个正经买卖人,咬文嚼字、还会说两句唐诗宋词,可就是把荐春盘说成摊煎饼啦!不过这也不善了,一个山沟收草药根子的,还能知道苏东坡的诗,肚子里还算有点玩意儿。我寻思着,算啦,老马家有钱,嫁过去吃穿不愁,也用不着我三天两头的操心了。再说,马家财大势大,我们小门小户的也整不过你们。让我们说合着,小敷子算是勉强同意了。可我这一看,你们这也太不讲究啦!还没到时辰呢,提刀带枪的、半夜就来抢亲啦!这让乡亲们看着,也太不像话啦?你们当着我们老赵家没人啦?”

“二叔误会、二叔你误会啦!”段铁珠看着环眼汉子虽然一脸不高兴,可一听话里有门儿,忙说:“二叔你不知道这屯里的啥人都有,有几个穷棒子搅局、整事儿,刚才还有几十个小子拿着铁锹、小镐子跟我们打起来了呢!大少爷怕夜长梦多、耽误了喜事,就提前让我们迎亲来啦!”

“啥搅局整事儿啊?那是乡亲们怕小敷子嫁过去受委屈!”二叔看着蹲在墙根下的小敷子爷爷说:“我爸他还是不同意!”

“分开过、分开过!让你爸跟你去,二百大洋的聘礼够你们过一辈子的了!不够的话,我们马爷还可以加码,再添二百大洋!”

“你这是迎亲来了、还是买人来了?”

“呸呸!你看我这张臭嘴!”啪啪!段铁珠扇了自己两个嘴巴,“二叔你多包涵!咳!人老话多,说话啰嗦,你看我说话一点把门子的都没有!看看,你还有啥要求?尽管说出来!”

“到了马家,虽说续的是三少奶奶,可得小敷子说了算!她要是在马家受了一点欺负,我随时取人!”

“是是是!三少奶奶说了算!谁要欺负三少奶奶,不等二叔来取人,我先一枪崩了他!”

忽然,院子里走出一个细高清瘦的汉子和一个短发姑娘,清瘦汉子望了一下众人:“还叽咯啥呀?上轿不上轿啊?”

环眼二叔介绍说:“这是小敷子表哥,这是小敷子表妹。咳!一个山沟小子,说话不讲究……”

清瘦表哥不耐烦地打断二叔的话,说道:

“你问没问哪?他们带新娘子嫁衣来没有哇?咱们一个穷庄稼人,不怕丢脸,浑身打浑身的上轿,他们不怕磕碜,咱们可不在乎!”

“带来了、带来了!都是现成的!”段铁珠忙回身喊道:“小红!快拿着嫁妆聘礼,进去侍候着三少奶奶,化装打扮,好快点上轿!没看见吗?娘家人都等着急了吗?”

“好了!”小红是个二十多岁的妖冶女子,红衣红裤,高盘的发髻上斜插着一只珠花。当下带着两个打手、抬着聘礼妆盒,在表妹引导下进了院子、走进了后院的屋子里。

二叔和表哥劝解着蹲在院墙下的小敷子爷爷,段铁珠也上来笑嘻嘻地说合着。可小敷子爷爷抱着双膝,阴沉着脸,还是一声不吭。

“白说,我爸耳聋,啥也听不见!”二叔无奈地摇着头。

“行啦!我把他整到前屋锁起来,”表哥一把抱起小敷子爷爷,“要不的话,等会儿小敷子出来,他又得急眼轮铁锹!”

小敷子爷爷挣扎着、厮打着,还是被手脚麻利的表哥抱进了院子里。

须臾,蒙着红盖头、穿着新娘嫁衣的小敷子,在小红和表妹的搀扶下,走出院门、上了花轿。

“我说,咋没有鼓乐呀?”走上大街,二叔向段铁珠问道:“一个喇叭都没有,这不成耗子娶亲了吗?”表哥也说:“都说马家是个大户,咋一点规矩都没有呢?这太不讲究啦!”

“嘿嘿!深更半夜的,怕惊扰了乡亲们!”段铁珠拔出盒子枪,向四周的雾团逡巡着,心想,只要小敷子上了轿,走进马家大院,我就不怕马青、李良相一伙穷棒子了!也不管你们这二叔、表哥、表妹是真、是假、是啥意思?进了大院,你们就谁也说了不算了!

大街上雾气蒙蒙,街道两旁还三三两两的站着不少人,默默地看着打手们把花轿抬进了张灯结彩的马家大院。

鞭炮声、鼓乐声骤起。

马家大院分前堂、正厅、后院三层院落,加上东西厢房有八十多间房子。

正房大厅里灯火通明,可座席上却冷冷清清,连宾客带大手们不过才四桌三、四十人。头插双翎礼帽、十字披红的马金龙在:“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进入洞房!”匆忙的拜堂礼仪中,牵着新娘急急地走进了后院新房。

短发姑娘刚把新娘掺扶坐在床上,马金龙就急不可耐地掀开新娘盖头、抱着新娘就要亲嘴儿。

忽然,门开了,段铁珠不顾门口两个丫环的阻拦、匆匆走了进来,拉扯着马金龙说道:“少爷!快出去!沈老板都等急眼了!他吵吵要押车回家呢!你快敬酒去吧!”

“谁?沈老板?”马金龙松开手,“嗯,沈老板可是咱的大主顾,不能含糊了。”马金龙不舍地看着床上坐着的小敷子,“大妹子,我到正厅里照应一下,去去就来!”

站在小敷子身旁的短发姑娘说:“少爷快忙去吧!这里有我照顾呢。”

马金龙对门口一胖一瘦两个丫环喊道:“大萍、小青!你俩进来!小心侍候着!”

“来啦!”两个丫环嬉笑着、拧身扭腰摆摆地走了进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