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跟你一起打鬼子 身手小试

jingdong12 收藏 26 6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他不知道,这段时间由于一无所获,明俊田已经被司令部严令斥责,这小鬼子现在深深懊悔自己当初所说的那些豪言壮语,他知道他的对手给他布置的是什么样的迷局了。这段时间他一共抓了三十多人,其中到是有间谍,可那是给国民党和共产党提供情报的人,还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脚色,根本就没什么价值。铁血队的情报网虽小,却隐藏的很好。明俊田知道,司令部能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何平去看了一下队员们的训练,感觉很是满意。在现有条件上的特种作战也只能是这样子了。没有充足的时间训练,没有优良于鬼子的装备,没有完善的后勤,想要和现代的特种作战在一个水平上是不可能的。

骑兵中队在拉巴的训练下也基本成型,不过拉巴的训练方式却非常野蛮,动不动就是马鞭招呼,还好铁血队队体罚战士没什么规定。何平当新兵的时候就经常被老兵罚,刘虎更是不用说了,因此队员们对体罚倒没什么看法,习惯了么。反正现在突击鬼子步兵是没什么问题了。

何平想想,喊来商越等人说道:“鬼子现在正对共产党的根据地进行扫荡,我们得去支援一下。上次打阳原,人家帮我们不少忙。”商越点点头说道:“这是应该的,礼尚往来,精诚团结么,现在是共同抗日,只要他们打日本,我们就要帮一下。”何平说道:“让虎哥带三中队去和陈书民他们一起作战,那里最是吃紧。”

几人都没什么意见,何平想想说道:“顺便考验一下我们最近训练的成果。”刘虎这时候说道:“我这就去?”何平笑笑说道:“当然把我们嫂子带去了,要不然你也不会发电报。”刘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边的几人都笑嘻嘻的看着他。

这时候拉巴却也提出要去,何平怕骑兵中队还没有训练好,没同意。拉巴说道:“骑兵主要训练的是骑术和刀法,队员们的刀法本来就不错,骑术更要靠天份的,剩下的战术技巧训练并不多,我们现在缺少的就是实战,马匹必须经过炮火的洗礼,才能成为真正的战马!”何平本就对骑兵训练一窍不通,听拉巴说的有道理,便同意了。

第二天,七百多铁血队员便从黑山南向杀出。两百多步兵在前,骑兵距离步兵五里多路。中午的时候就到达了杨屯。刘虎问道:“我们从哪里先下手?”靳戴说:“现在我们必须先和八路取得联系,确切的了解日军的行动方向。”刘虎拍拍脑门说道:“哪里能联系的上,八路的电台始终找不到。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鬼子这次可动用了三万多人。”

靳戴想想说道:“我们继续前进,尽量能把鬼子给带出来一个口子,那样八路就有了回旋的余地。我看就让骑兵驻守在杨屯,一旦有以外可有做奇兵用。”刘虎一点头说:“你安排吧。”

拉巴却反对这种做法,他认为让骑兵有更大的机动性和灵活性,应该充分的发挥。靳戴对骑兵也是一窍不通,没办法,就由着拉巴忽悠吧。拉巴不但不留下,还带骑兵跑到了步兵的前面。没跑多远正好看见一股日军正在进攻一个村庄。

大概有两百多日伪军吧,拉巴一策马头,拔出腰间的马刀喊:“冲杀!”五百多队员旋风一样的冲了过去。那些鬼子伪军忙的掉头对付拉巴,可马匹冲刺的速度决不亚于高速行驶的汽车。队员们一个个将身体斜趴在马上,直冲入鬼子阵地,只有十几人被打落下马。骑兵一但冲入了步兵群里面,那就是虎入羊群!更何况铁血队有五百多骑兵,对方只有两百多人。

挥舞的马刀在阳光下发出夺目的光芒,马刀上淋漓的鲜血看起来格外的醒目。有一些伪军开始投降,不过他们的运气实在不好。如果是靳戴和刘虎,肯定会饶他们性命。可是对汉奸仇深似海的拉巴却毫不理会,一刀刀的将那些跪在地上的伪军砍死。

鬼子想用伪军抵挡一阵,自己退开一些,避开骑兵的砍杀。拉巴哪里会让他们如愿,一马当先就冲了过去,一个指挥官模样的鬼子忙的掏枪射击,枪还没掏出来就被拉巴一刀从脖子上撩了过去。村庄里面的八路这时候也冲了出来,紧跟着骑兵后面收拾那些残存的敌人。

刘虎带着步兵来的时候,战场都快打扫完了。刘虎看着靳戴问道:“你能打这么漂亮么?”靳戴摇摇头说道:“或许我也能用小伤亡结束战斗,不过绝对没有这么快。”刘虎咧嘴说道:“那次看鄂有三的骑兵冲杀是晚上,没看清楚。这次看清了,真他妈厉害。和砍西瓜差不多。”靳戴想想说道:“骑兵的作战能力确实很强,不过看样子一定要有突然性。”

两人正在议论,拉巴就过来了:“你说的很对!”拉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骑兵就是要在对方还没准备好的情况下突然出击,才能取得良好的战果,如果攻击对方布置好的阵地,明显不如步兵。”

这时候,那些八路中有一人走了过来问:“请问你们是哪支部队的?”刘虎不答反问他:“你们是哪部分的?是雁北的还是恒山的?”那人一愣说道:“我们是雁北四支队的,”后面的话还没说,靳戴就又问:“前面的情况怎么样?鬼子现在在什么位置?”那人回答到:“前面有六百多鬼子和四百多伪军,我们刚刚跳出他们的包围圈就被这股敌人包围在村庄里了。”靳戴说道:“你们还有部队没出来么?”那人摇摇头:“不知道,我们是分散突围的。”又问道:“你们是哪部分的?”

要知道铁血队的军服可是何平最近才“发明”的专利,又没有肩章。那人不认识也不奇怪。刘虎说道:“我们铁血队的,我是刘虎。”那人一愣,马上就是一个立正然后敬礼说:“报告长官,雁北四支队三连连长蒋顺飚,”后面话还没说,刘虎就打断道:“少来这些虚头,鬼子在哪里?你给我们带路!”蒋顺飚又是一个立正:“是!”马上就去集合队伍去了。

这帮八路军大概有一百多人,装备倒还不错。一路上刘虎得知鬼子把雁北的几个支队给围困在十几里外的大山沟里面,昨天晚上一场血战以后,雁北支队大半突围,只有少数断后的人马现在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对那附近的地形也问了个清楚。

不过几个小时以后,枪声就传入铁血队员的耳朵里面。刘虎忙的把队伍布置在一个山头,同时派出侦察员去侦察情况。十几分钟以后,队员回来报告:有两千多个鬼子和伪军再围攻前面的几座山头!并详细汇报了敌人的兵力布置情况。靳戴想想对刘虎说道:“我想用何队长最近训练的办法来打!让骑兵先去干掉鬼子的炮兵阵地。然后用五个作战小组攻击右侧的四百多敌人。再用五个小组攻击左侧的五百多敌人。”

刘虎迟疑道:“那小子的办法有用么?”靳戴摇摇头说:“理论上应该没错,不过我没打过这样的仗,没把握。”这也难怪,何平从现代带回去的作战思维那时候哪里有人实践过?靳戴接着说道:“不过应该没什么风险,我们的骑兵有很强的机动性,可以随时支援。”拉巴却说道:“骑兵现在还不能打大仗,主要是我们的战马没怎么经历过炮火,如果上了战况惨烈的战场可能会受惊吓。不过突击炮兵阵地应该不是问题。”

刘虎看着靳戴,靳戴想了一会终于下了决心:“就这么打!请蒋连长给我们压后,随时准备支援。”蒋顺飚立即又是一个立正,还没敬礼就被刘虎喝断:“少来了,去集合队伍布置阵地去。”

十个战斗小组,在各自的小组长的带领下,隐蔽着匍匐前进,快速的向目标阵地移动。几个月的训练和一身的迷彩军服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直到进入了攻击位置敌人也丝毫没有察觉。

鬼子的炮兵阵地不断的射出炮火,轰击着山头上八路军的阵地。大炮发出的震动使得鬼子没有察觉到骑兵的到来。等拉巴出现在他们视野里的时候再想准备已经晚了!守护炮兵阵地的一百多个鬼子根本就不够五百骑兵冲的。那五百骑兵从鬼子的防御阵地上呼啸而过后,一百多鬼子就成了没有生命的尸体。炮兵更菜,不够看的!

拉巴冲下鬼子的炮兵阵地以后,赶忙下令拉走鬼子的六门步兵炮和二十门小炮。还有三门山炮带不走的就把炮弹拉走,炮炸掉。鬼子的炮火彻底哑巴了!等六百多鬼子冲到炮兵阵地的时候,拉巴早就带队撤回了。

山头上的八路突然听不到鬼子打炮的声音了,心里虽然奇怪,可是却异常兴奋。要知道鬼子一但没有了炮火,那占据有利地势的八路军可就算是占尽便宜了,大不了拼刺刀。

不过让他们更加兴奋的是鬼子的两翼居然开始混乱起来!八路军的指挥官用望远镜一看:一群身上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的人从鬼子的后面发起了进攻。人数虽少,但是何平的方法确实有效!铁血队员的突然打击让小鬼子马上就乱做一团!步话兵不断的汇报鬼子相对集中的区域,铁血队的炮火像长了眼睛一样,准确的轰炸使得鬼子根本就没有可能组织完整的队形。

一些不怕死的指挥官挥舞着军刀想稳住阵脚。可是铁血队的神枪手却成了主宰他们生命的神,一颗颗子弹不断的夺取那些指挥官和机枪手的生命。机枪布成的火力网将一些还敢冲锋的鬼子给扫进了地狱。每个作战小组的小钢炮也发出悦耳的喊叫,轰击着对面的鬼子工事!

那些工事本来就是主要防止山顶的八路修建的,因此铁血队从后面打是一打一个准。鬼子的炮火早就哑巴了。明知道铁血队的炮兵阵地的位置也毫无办法!有三百多敌人步兵想冲过来端了铁血队的炮兵阵地,结果被拉巴砍了一个人仰马翻。

何平用小部队渗透,呼唤炮火准确攻击敌人。和集中优势火力对敌人进行突然打击的现代战术,在这个战场上充分的表现出超强的战力。半小时以后,遭受重大伤亡的鬼子的两翼部队开始向鬼子中间的阵地撤去。

靳戴用望远镜看着战场兴奋的说道:“这办法还真行!比我预想的要好的多的多!”刘虎也说:“何平这小子,不知道怎么想出来的。”靳戴笑笑说道:“虎哥,你完了!”刘虎奇怪的问:“我怎么完了?”靳戴说道:“按这样的打法,以后指挥官都不用上战场拼命了,你受的了么?”刘虎马上呆在一边,想想也是,如果以后都不用上去拼命,那自己哪里受的了?看那些突击进去的队员也没有和鬼子拼刺刀,是那些小鬼子根本就没有拼刺刀的机会。

靳戴看着发呆的刘虎,哈哈笑了起来:“虎哥,跟你说着玩呢。这种打法必须是我们有了足够的弹药补给以后才能大规模的使用。不然我们那点家底,可架不住。”刘虎点点头说:“炮火是打的凶,我们带了多少炮弹?”靳戴接道:“这次何队长有意试一下这种打法,给我们带了不少弹药,刚才拉巴又从鬼子那里拉来不少,应该够用。”

山顶上的八路军这时候也完全被铁血队的炮火惊呆了,不但猛烈,而且准确!几乎每一发炮弹都砸在鬼子的工事里和敌人较多的地方。看到两翼的鬼子溃退以后,山顶上的八路军马上冲了下来。铁血队的战斗小组急忙带领八路军撤向刘虎布置好的阵地。

鬼子当然不甘心到嘴的鸭子又飞了,可是铁血队猛烈的炮火和凶悍的骑兵却让他们知道,追击是一种自取灭亡的行为。刘虎等人安心的在这一批鬼子眼皮地下休息,小鬼子却乖乖的后退十几里!在援兵没来之前,给他们几个胆也不敢来拂刘虎的虎须。

从山上撤下来的八路正在重整队伍,几乎两天一夜的战斗早已经让这些战士疲惫不堪。不过他们的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本来么,说是断后,其实就是拖住鬼子让大部队转移,和送死没什么区别。突然之间被人从地狱里拉了回来,那心情能不好么?

蒋顺飚这时候却把一个女八路带了过来,刘虎看的直愣!蒋顺飚说道:“刘队长,这是我们徐主任。她负责这次阻击任务。”那女八路伸出手来:“久闻刘队长大名,没想到会是这样见面,哦,谢谢刘队长援手。”靳戴看着刘虎,那刘虎闷了半天冒出一句:“蒋顺飚,你们他妈的是不是男人死光了?让个女的断后?”蒋顺飚被刘虎一句话呛的愣是没什么说的了。一边的那女八路却说道:“刘队长怎么看不起我们女人么?听说你们铁血队有一位张婧是不是?”

刘虎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辩的人,更加上对方是个女的,更是没话说了。那女八路接着说:“不知道刘队长是不是也不让她上战场?”刘虎被憋的脸都红了,一边忽然又有人说道:“就是,有些男人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真了不起啊,把半个中国都送人了。”

这话一出,脸红的可就不是刘虎一人了,周围大半的男人都低下了头。寻着声音看去,说话的正是拉巴的妹妹米玛。靳戴上来打诨道:“这里可不能呆时间长,徐主任要是整好队伍我们就赶紧走吧。”徐主任的名字叫徐惠,一路上都没搭理刘虎。只是和胡松云说一些悄悄话,想是再询问铁血队的一些事情。

估计胡松云为刘虎说了不少好话,走了一段以后徐惠对刘虎的态度也有所转变。毕竟现在不是讨论大男人主义和大女人主义的时候。路上刘虎给何平发了电报,详细的汇报了何平的新作战方法使用的效果。同时也和雁北昨天突围的部队取得了联系。得到的消息却是鬼子紧紧的追在突围部队的后面,现在还没有甩掉敌人。位置就在刘虎他们西方四十公里的地方。

靳戴转头问徐惠:“你们还有多少人能参加战斗?”徐惠说道:“四百多人吧。”靳戴看看刘虎:“刘队长,是不是赶过去?”刘虎点点头:“当然赶过去,一定要想办法打开一个缺口!”徐惠这时候才用另一种眼神来看刘虎。靳戴忙的下令部队火速前进。自己则一边骑马赶路,一边拿出地图看着。

到晚上的时候,刘虎等人到达了八路所说的位置。留给他们的是一片炮火过后的痕迹,和两百多八路军的尸体。鬼子的尸体估计被掩埋了。靳戴想想说道:“刘队长,我们这么跟在后面赶也不是办法,一但让鬼子大部队发现了不但救不出八路,还会把我们自己给搭进去的。”刘虎说道:“你少说废话,就说怎么打就行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